icon-close

其他小隊,可都早已進入未知區域了。

在過渡區轉悠了大半天,獵殺了幾隻闖入過渡區的凶獸后,封已經感到了不對勁。

他想要詢問,但見不知火水獲一副心不在焉,毫無幹勁的樣子,慢慢明白過來了。

為此封也只能在心裡嘆氣,感嘆自己失算了。

兩個領導者之子所在的小隊,怎麼可能會讓小隊去執行危險的任務。

即便波風水門和砂瀑羅砂不介意讓鳴人與我愛羅參加危險的任務,其他人也不敢真那麼做。

這樣的話,自己加入小隊就毫無意義了。

想著,封一陣頭疼。

不知道什麼原因,他這段時間總感覺有些心神不寧。

似乎要有什麼大事即將發生。

要不……重新加入一個小隊?

就在封認真思索的時候,大地突然一震。

「怎麼回事?!」

「是凶獸來了嗎?」

「大家小心!」

一時間,好幾個人同時大聲開口,而小隊的其他人也快速將鳴人我愛羅和封保護起來。

封此時苦無已經持在手中,謹慎的看著四周。

然而十多秒后,什麼也沒有發生。

「不是凶獸?」鳴人背靠著封,小聲的開口。

「嗯,應該不是。」封皺著眉頭猜測是不是發生了地震,但如果是地震,也不應該就這麼一下呀。

而就在此時,不知火水獲突然一頓,隨後從忍包里拿出了一支苦無。

只見這苦無上有查克拉在波動,似乎在傳遞什麼信息。

「緊急通知,全體回去!」

苦無上查克拉波動停止后,不知火水獲大聲向眾人開口。

「隊長,是發生了什麼嗎?」鳴人開口詢問。

「我也不知道,先回去吧。」說完,不知火水獲已經動身。

封雖然心事重重,但還是趕緊跟上,開始返程。

……

第三軍團,總部。

此時軍團總部會議室中,坐著五六十位忍者,其中第三軍團的三十多位影級強者來了八成。

軍團長猿飛草雲坐在上席,目光掃視了一圈四周后開口:「廢話我就不多說了,這次緊急召集大家過來,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說。」

「相信你們也知道,最近不斷有凶獸闖入了過渡區。」

「原因已經調查出來了,在未知區域與過渡區的交界的蛇岩山,出現了一隻超影級凶獸。」

「這隻凶獸因為從影級突破到超影,所以想要佔據更大的領地,從而將其他領地的凶獸驅逐,導致那些被驅逐的凶獸闖入其他凶獸的領地,如此一層一層,最終迫使最外層凶獸闖入過渡區。」

說完,猿飛草雲停下,讓眾人吸收這個消息。

「竟然是超影級別的凶獸打破了領地圈,難怪。」

「原因果然是這樣。」

「超影級別的凶獸嗎?看開要大戰一場了。」

「竟然是蛇岩山,麻煩了。」

幾秒之後,猿飛草雲才再次開口:「蛇岩山的位置大家心裡都應該清楚有多重要,所以接下來,我們該想一下怎麼才能將這隻超影級別的凶獸趕走或者擊殺。」

「是趕走還是直接擊殺,說說你們的想法吧。」

眾人一靜,隨後一個中年男子先出聲:「能趕走就趕走,趕不走就擊殺。」

「這樣可以。」

「能趕走自然是最好,畢竟是超影級別的凶獸,如果它拼起命來,我們也會損失慘重。」

「贊成。」

「贊成。」

「贊成。」

一片贊成之聲響起,眾人的想法都一樣,能趕走就趕走,實在不行,在選擇擊殺。

猿飛草雲見狀,心裡點了點頭,對眾人宣布:「那麼,三天之後,在坐諸位,一起將蛇岩山上的凶獸趕走。」

……

未知區域,蛇岩山。

獸王看著下方沉睡著的巨大凶獸,目光露出期待。

這是它弄過來的超影級凶獸,目的是吸引人類高端戰鬥力聚在一起。

然後,發動獸潮! 既然已經查清楚了凶獸進入過渡區的原因,封自然也就沒必要繼續待在不知火小隊了。

他又回到了醫院,繼續著自己一變為傷者治療一變研究人體的歡快生活。

然而只是兩天,封醫院的歡快生活就又被打斷。

「佐助、鹿丸,你們怎麼來了?!」看著眼前著兩個久違的好友,封疑惑中帶著驚喜。

當初選擇部門的時候,佐助選擇的是執法部,鹿丸選擇的是科研部,兩人不應該出現在雷之試煉地這種地方才對。

「我是為了抓捕一個罪犯,鹿丸是來實驗他們部門新研製的武器。」佐助開口,看得出來,在這邊遇見封他的心情也挺不錯。

「呦呦呦,看不出來你都能去抓捕罪犯了,厲害啊佐助。」封大笑。

「切。」面對封的調侃,佐助翻了個白眼。

「鹿丸,你那邊怎麼樣,你們部長怎麼對你考核的?」封對鹿丸的考核挺感興趣,他感覺自己已經被部長「放養」了,都不知道能不能獲得推薦。

「我們幾個是不用考核的。」鹿丸聳了聳肩,這是他從和父親的對話後分析得到的信息。

應該說,潛力榜的前十都不用所謂部長考核,他們本就是村子選出的首席生候選者。

這十人不論是實力還是人品、身世,都絕對沒問題的。

如果不出意外,最後的首席生就是從十人中選出。

當然了,神見晉川那個倒霉蛋是意外,封的崛起也是意外。

聽了鹿丸的話,封一愣。

大佬從直播開始 隨後他搖頭失笑。

果然,不管在什麼世界,總會有種種不公和特權。

不過,作為享受特權的一方,封表示這種感覺很舒服。

「對了,方便說一下你們實驗的武器嗎?←_←」封開口,對於這個科技跑偏的世界所研製的產物,他也是很感興趣的。

封本以為鹿丸會直接告訴他,卻不想,鹿丸一臉認真的拒絕了。

「這個武器是機密,研究人員簽保密協議那種。」

封撇了撇嘴,又向佐助詢問:「佐助,你抓捕的罪犯不會也是要簽保密協議吧。→_→」

佐助:(ー_ー)!!

「沒有,就是一個光組織的傢伙,本來已經打算收網了,結果不知道怎麼走漏了風聲讓他跑到雷之試煉地來了。」

「光組織?」封眼睛一亮,想不到都大統一時代了還有「組織」的存在。

而且,「光」組織一聽就讓人響起曉組織,而且聽起來比曉組織還厲害的樣子。

「嗯,一個妄圖恢復舊時代制度的組織,只敢在暗地裡搞各種破壞村子和平的活動。」佐助一臉不屑,對於這種組織,他打心底里看不起且厭惡。說著,佐助一頓,隨後接著說:「對了,你們還記得三年前那個襲擊我們的傢伙嗎?就是光組織的人。」

「哦,原來那個傢伙是光組織的人啊。」封怎麼可能會忘記,當時他們四個可是被那傢伙逼上絕境。

當然了,如果以現在的實力,就當年那個傢伙,封隨手可以碾壓死。

「對了,鳴人也在這邊,我們去找他聚一聚。」封開口,讓佐助和鹿丸眼睛又是一亮。

隨後,封帶著佐助和鹿丸前往不知火水獲小隊的駐紮地。

因為凶獸反常的原因已經找到,不知火水獲小隊的任務也宣告結束。

但因為離首席生考核只剩十多天的原因,不知火水獲也沒有在接其他任務,加上總部打算對付那隻超影級別的凶獸,讓所有小隊原地待命,所以鳴人他們也就買第九區沒走了。

幾人相見,也是一陣寒暄。

然後五分鐘不到,鳴人和佐助又互相懟起來了。

封和鹿丸一臉無奈,這兩個傢伙,命中犯沖。

「好無聊啊,這段時間都不準隨意走動。」

這是一處半坡的草坪,幾人躺在嫩綠的草地上。

今天天氣很好,天空格外的藍,涼風一陣陣衝過,將草地吹出一道道波紋。

鳴人嘴裡叼著一棵草,看著天空中飄動的白雲,哀嘆一聲。

他的身邊是我愛羅、佐助鹿丸和封,無人實在找不到事情做,只能如此打發時間。

「要不,我們去探險怎麼樣?」似乎是回憶起了什麼,鳴人眼睛一亮,整個人做起來,興緻高昂的向眾人開口。

封翻了翻白眼,直接脫口而出:「不去!」

「不去!」鹿丸也和封同時開口,兩人對視一眼,心照不宣。

「什麼嘛,探險多有趣,這樣待著無聊死了!」鳴人撇了撇嘴。

「呵呵。」

「鳴人啊,你還記得你帶我們第一次去探險的事嗎?」封意味深長的開口。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