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其中另一個亦笑道:「賊頭,受死吧,吃你爺爺一刀!」

梓萱眸光一冷,開弓一箭射向他的心口,他的聲音戛然停止,口吐黑血斃命。

剎那間,連空氣都變得冷凝,剩下的九個殺手,目光兇惡的盯向梓萱,二話不說,朝她圍攻過來。

梓萱不能短距離搏鬥,但嬌小的身材,也是她的強項,她快速閃開,和他們拉開距離,一邊跑,一邊搭箭激射,又一個殺手應聲而倒。

她穿梭在樹林間,如同狡猾的泥鰍,片刻不到,就結束了三個殺手的性命。

剩下的七個感覺到威脅,不再貿然圍殺,而是各個分散開來,利用大樹作為隱蔽點,朝梓萱逼近。

然此時,他們的背後才是真正的危機,一道幽冷銳利的白色刀光,在林間飛出一道好看的弧線,只是,它每一個轉折點,都伴隨着殺手大動脈的斷裂,溫熱的血,噴灑在沉寂的山林里。

梓萱貓著腰,看到主帥朝她大步走來,才從隱蔽的大樹后出來,剛站起身,她就看到地上橫七豎八的屍體,血腥味直嗆鼻頭,她捂著口鼻,乾嘔了聲。

但相比這個,站在她面前的這個男人,才真正讓她心底發毛,三條大蟒蛇,七個殺手,全部被他解決掉。

尤其是這七個殺手,他只用小刀飛了幾下,就悉數斃命,真是讓人背脊發寒。 「等等,弟妹啊,你仔細跟我說說你的這個想法?」

嚴鳳茹聽着林氏激動的說了一大串話,一時之間都沒反應過來她說的是什麼意思。

但是她下意識的就覺得林氏說的是一件好事。

林氏其實也就是憑着一時的想法,一鼓作氣。

現在嚴鳳茹讓她再說一次,她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大姐啊,你要是覺得我這想法不現實也沒啥。」

林氏笑了笑說道,「其實我也就這麼一說,我們家兩個臭小子,自從大姐你回來之後,你是不知道,他們在家吃飯就東挑西撿的,差點我沒拿掃把把他們趕出去。」

林氏說着,又怕大姑姐想太多,傷了彼此的感情。

「實在是我笨,手藝不能跟大姐你相比。」

林氏頓了頓,總算是步入了正題,「我聽興業說,大姐你準備在運河街那邊蓋個房子做吃食?」

林氏本來是想說酒樓的,但又怕自己的消息有誤,說出來讓嚴鳳茹傷了面子,就改口說賣吃食。

反正自家大姑姐本就在買吃食。

倒沒什麼可挑剔的。

「運河街」是新的說法,因為朝廷開挖運河,導致那邊做生意的小商販越來越多,如今也已經發展到了一定規模,這個名字也是口耳相傳來的。

「是有這個想法。」

嚴鳳茹完全不避諱林氏。反正如果真要弄的話,顧大鵬那邊肯定是指望不上。

嚴鳳茹就想着,喊上三個兄弟,再僱人。

雖然應家兄弟人多,但是人家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她也不好意思直接說讓他們人來。

僱人是最好的,村子裏的青壯勞動力也是多的,反正只要工錢到位,一切都好說。

況且一個村子住的,給人家掙錢的機會,有些話也比親戚好溝通。當然,現在這一切都還只在籌劃,都還早呢。

林氏的眼睛就跟着一亮。

「大姐啊,你別怪我的想法不切實際。」

林氏頓了頓說道,「我就是這麼想的,你那個果木烤鴨不是做的好吃嗎?要不我跟弟妹他們閑來無事就養點鴨子。」

說着林氏的笑容倒是有些訕訕的,大概是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農村養鴨子的人家不少,但大多數就是養幾隻逢年過節的時候吃肉的。

養個幾隻,基本上就能滿足需求。但如果嚴鳳茹要做果木烤鴨的話,那麼這個鴨子的需求量就會相對高起來了。

嚴鳳茹的眼睛瞬間一亮,「這倒是個好主意。」

「回頭我們再仔細商量商量,等我那個房子蓋起來,再看看烤鴨吃的人多不多,你再去捉小鴨仔。」

「誒我也是這麼一個意思。」

「到時候還可以發動我娘家他們一起養鴨子。」林氏一時激動就說禿嚕嘴了,下意識就看了嚴氏一眼,見她神色不變,這才鬆了一口氣。

她琢磨著自己還有孩子要養,可能顧不了那麼多鴨子,但是林氏腦子也靈活的,自己雖然養不了那麼多,那可以分開啊。

家家戶戶都養上一些,有錢大家一起掙。

不得不說,林氏的這個想法確實不錯。

顧玉珠正好聽到,眼睛瞬間就亮了起來,她覺得二舅娘竟然還挺有生意頭腦的。

「好好!養鴨子!」

顧玉珠忽然之間出聲,嚇了兩人一跳。

「小丫頭,你什麼時候過來的?」

林氏沒好氣的說道。

「就是,嚇我跟你二舅娘一跳。」

「娘,那我不是聽見二舅娘說養鴨子,以後我們家是不是有很多烤鴨吃了?」

顧玉珠故意天真的說道。

嚴鳳茹和林氏對視一眼,頓時都笑了,「你小丫頭想的倒是挺美的。」

顧玉珠:「……」

為了童真我是豁出去了,你們竟然還笑話我?

顧玉珠沒有一點不好意思,小孩子能有什麼壞心思?不過就是為了吃罷了。

她嘿嘿了兩下,「娘,那咱們啥時候開始動工建房子?」

這事兒其實嚴鳳茹早就在想了,只是,一來,盒飯的生意還是很火爆,就忙不過來,二來就是運河街那邊官府也有意要建新房,如果在官府之後可能就不好弄了,好的位置肯定要買,而不是自己想建哪裏就建哪裏。

因此嚴鳳茹這幾天說是在猶豫,其實是讓住在鎮上的嚴興家打聽打聽,鎮上有沒有富戶打那邊的主意。

先不說運河現在有很多工人,就是以後運河挖開了,那邊就是碼頭,在那邊建鋪子是絕對不會虧本的事情。

原本這也是嚴鳳茹的想法,她也沒個男人商量,就是跟兒子說過兩句,但是兒子畢竟還小。

在嚴鳳茹看來,顧青柏現在還是讀書最重要。

但現在,嚴鳳茹覺得可以開始行動了,如果晚了,可能後悔都來不及。

於是,嚴鳳茹就讓人帶信去鎮上,讓大弟帶着一家人回來,全家人,也包括顧大鵬。

「鳳兒,這……會不會太冒險了一些?造個酒樓,那得多少投入?」

顧大鵬底氣不足。

原本他今天收到嚴鳳茹的信兒讓他過來吃飯還十分高興,結果一過來,就聽說妻子要建酒樓了!

這可把老實人給嚇壞了。

顧大鵬在家裏也聽人說嚴鳳茹做盒飯掙了錢,但具體多少錢他是不知道的。

他沒什麼本事,也就是靠着苦力掙點錢。雖說他現在跟着大兒子過,但可能是因為分開了,他心裏反倒是把嬌妻和兩個幼子放在心上了。

他自己掙的那倆苦力錢,他還偷偷攢了一份,準備以後給小兒子。

可是老實人還沒反應過來,妻子就要做那麼大的事情,他下意識的眼睛瞪大了。

嚴鳳茹現在自己忙着小事業,越發的看不上這個老實人,覺得自己簡直就是瞎了眼。

算了,說這些也沒意思。

「今天來就是為了跟大家說這個事情。我的意思,你們也不用特意放下手頭的事情,如果你們沒時間,我就僱人建。」

……

「哥,你說咱們能不能找那位縣令公子入股?」

顧玉珠坐在哥哥顧青柏邊上悄悄說道。

顧家是農戶,要干這種大事,拉個大腿比較重要。

顧青柏也有這個想法,不過他十分驚訝自己的妹妹竟然能想到這個,他看了一眼妹妹,小姑娘一臉淡定,還咬着一根手指,顧青柏:「……」

忽然覺得,自家妹妹再怎麼聰明都沒問題。

「我也是這麼想的,改天就請松廷跟那邊聯繫一下。」

顧玉珠心裏頓時就放心了。。 宋娉婷性格溫柔內斂,她沒有站在鏡頭之下,沒有跟陳寧以及別的高官首長們站在一起,而是跟童珂、典褚隨普通賓客們站在邊上。

她安靜的站在人群中,望着熒光燈下的陳寧,以陳寧為榮。

此時,徐海燕端著兩杯香檳,出現在宋娉婷身邊,滿臉諂笑的道:「表妹,你喝香檳嗎,我給你端了杯過來。」

宋娉婷皺眉,不冷不熱的拒絕:「不了,我有身孕,不能喝酒。」

「哎呀,表妹你有喜了呀,表姐眼瞎,表姐這就給你換一杯牛奶。」

徐海燕慌忙的給宋娉婷換了杯牛奶,討好的道:「表妹你不說我還沒有發現你肚子有點圓了呢,按照我們老家的俗話來說,肚子圓懷的肯定是白胖兒子,恭喜表妹你了。」

伸手不打笑臉人。

宋娉婷接過了徐海燕殷勤遞來的牛奶,只是她端著不喝。

徐海燕知道,表妹這是對她有防備心呢。

她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厚臉皮的各種殷勤討好,完全沒法想像,在之前她可是對宋娉婷百般欺辱的呢。

宋娉婷忍不住在心底感慨,人真是善偽。

她知道以前對她態度極為惡劣的表姐,現在對她如此討好,無非是因為她丈夫。

妻憑夫貴。

宋娉婷深情的望着陳寧,正因為有這個男子愛護着她,所以她才會過得那麼幸福。

這時候,外交部長曾仕雄見到陳寧即將跟修羅國的外交大臣卡里握手問好了。

他沉着臉對旁邊的李坤道:「倉促之間,我沒有合適的修羅國語言翻譯人選,你趕緊上去,按照原先的工作計劃,當少帥的翻譯官。」

李坤聞言,慌忙快步來到陳寧身邊。

這會兒,在國主夫人王韞,內閣大員項城,還有眾多領導,現場無數賓客,以及大批記者們的注視下。

華夏戰神陳寧,跟修羅國鐵腕外交大臣卡里,握了握手。

陳寧望着眼前這個身高一米八,膚色黝黑,眼神格外銳利的卡里,微笑的道:「你好。」

陳寧身邊的李坤,立即用修羅國語言道,對卡里等人道:「我們少帥在跟卡里閣下你問好,你好。」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