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其中以呂布的身形最高,將近五十丈的他,是最強的存在,其次是典韋許褚張遼等人,最弱的要說宋憲。

無形的氣勢開始環繞四周,附近無論是曹軍開始呂布軍,都被氣勢壓得後退,方圓數十里只有他們十四人。

就連天空也因爲他們氣勢的凝聚,發生了鉅變。

本來漆黑的夜空,被濃濃的雲層遮蓋,但是十四人的氣勢瞬間衝破雲層,露出雲層後面的景象。

一輪皓月正在綻放光芒,那光芒之下,則是十四人的身影。

附近見到這種奇觀的士卒,都紛紛愣住,連眼前的敵人都不顧了,只是擡起頭,看向天空的皓月,在看看那些巨人,被這種力量所感染。

戰將的蓄勢沒有持續多久,以呂布的率先完成而告終,他一個人殺向典韋五人,手中巨大的方天畫戟開始撕天裂地。

劇烈的狂風被呂布攪氣,弄的典韋五人眯起了眼睛,嚴肅的對待呂布的攻擊。

“當。”呂布這一擊被典韋與許褚兩人兩手擋住,然後夏侯淵與夏侯惇直接攻擊呂布。

夏侯淵的箭矢瞄準了呂布的眼睛,要一箭爆頭,殺死呂布。

夏侯惇的長槍則是對準赤兔馬,他要殺掉呂布的角力。

面對夏侯兩人的攻擊,呂布沒有防禦也沒有抵擋,則是繼續攻擊典韋和許褚。

“噹噹……”連續兩聲巨響,高順出現在呂布的身前。

巨大的盾牌擋住了他的身形,也擋住了夏侯淵兩人的攻擊。

一枚箭矢正在天空中亂飛,一柄長槍則是頂在盾牌之上,高順強大的防禦,讓他們的攻擊成了無用功。

而呂布的攻擊則是壓制的典韋和許褚不能動彈,呂布和高順,直接頂住了典韋四人的攻擊,雖然還有一個樂進,但是呂布方面還有七人。

他們七人聯手,開始攻擊樂進,殺得樂進根本無法抵擋,他也豁出去了,不顧敵人的攻擊,認準其中最弱的宋憲,手中大刀開始玩命攻擊,而宋憲則是也一樣,不抵擋,兩人互相換傷。

“死來。”張遼認準樂進的一個破綻,手中長槍打在樂進的脖頸上,一下子打的樂進眼冒金星。

其他幾人也紛紛攻擊,幾下之後,樂進昏迷過去,巨大化的身體也隨之消散。

看着變小的樂進,張遼將他抓起,扔向重傷的宋憲,讓他暫時看管樂進,順便休息一下。

宋憲則是接過樂進,在包裹裏拿出繩索,將樂進捆綁上,並且在樂進的身上重重的打了幾下,要爲剛纔的傷勢報仇,不過他很有分寸,不會直接殺了樂進,只是讓樂進受傷,省的他一會掙扎。

樂進被俘虜,張遼幾人開始轉向典韋四人,與呂布一同攻擊。

典韋四人受到八人的攻擊,抵擋的更加艱難,眼看着典韋幾人也要被擒,這時曹操發威了。

“都給我去死。”一聲震怒,只見天邊長達萬丈的曹操虛影出現,他一隻手掌如同山嶽,重重的擊向呂布,看攻擊的威勢,要一擊滅殺呂布。

但是這攻擊在呂布看來,華而不實,還沒有瀕死的典韋攻擊有威脅。

“速速動手,然後爾等速速離開,我來抵擋敵軍。”呂布大喝一聲,驅動赤兔馬,飛躍而起殺向天空降下的巨大手掌。

方天畫戟與手掌開始碰撞,巨大的聲響傳出去很遠很遠。

就連天空都出現了無數裂痕,彷彿是上天承受不住兩人的攻擊。

呂布擊破曹操的一擊,自身也不好受,落到地上深呼吸數次,才平復了氣息。

相比較呂布的安然無恙,曹操可是重傷倒地,施展法術的他被呂布破之,當場吐出一大口鮮血,然後就昏迷了過去。

幸虧郭嘉及時發現,將曹操安置下去,不然能否甦醒就不知道了。 巫玄臨別那一眼,林白如何能沒看到。.訪問:щщщ.。只是那眼眸中的怨憎之『色』再深重,對於林白而言,卻也只是無物罷了,而今的巫玄,對他根本造不成半點兒威脅。若是單單用眼眸中的仇怨,就能殺人的話,那這世間豈不是早已血流成河。

而且此番爭鬥,更是叫林白堅定了心中對力量的追求。不管是在隱世,還是在俗世,只有擁有強大的力量,才是唯一安身立命的方法。若是沒有足夠的力量,就只能如巫玄這般,人為刀俎,他為魚『肉』,任由別人宰割,也不能反抗分毫。

這樣的日子,他林白不想過,所以哪怕前路多少坎坷,都要一往無前的走下去,不斷的提升自己的實力,不讓自己,以及自己的家人受到任何威脅。

「木道友果然是天縱奇才,不過是短短三月不見,竟是已有了如此強大的手段!」而就在林白心中感慨之際,顧太虛卻是笑『吟』『吟』開腔道:「而且木道友不但天資過人,就連氣運也是驚人的緊,只不過乍一入崑崙,竟然就能有如此不凡的收穫。」

「不過是機緣巧合罷了,也是那巫玄自己不開眼。」林白聞言淡然一笑,然後向著顧太虛玩味望去,輕笑道:「莫不是顧山主你也想要如巫玄般,與我『交』手一番?」

「我還沒有愚蠢到那種地步,只是乍一開始,就惹上木道友這樣的勁敵。」顧太虛聞言連連擺手,朗聲笑道:「而且這開明獸的眼眸,我能得其中之二,就已足夠。」

「若是顧山主你真的出手,鹿死誰手,恐怕也尚未可知。」林白聞言不置可否一笑,緩聲道:「而且這眼眸如今雖在我身上,卻是不見得最後還能在我身上,顧山主你說是不是?」

林白這話,是在講述一個事實,也是對顧太虛的一種試探。所講的事實,便是崑崙這一行,從開始就已經註定了,在最終必將要有廝殺在諸人之中掀起,而一切的真正歸屬,也只有在大戰結束之後,才見端倪,現在得到的東西,不過是燙手山芋罷了。

而試探,便是想要用這話來套顧太虛的話,試探一下他對自己究竟是抱有何種心思,是否在心中也已有了對自己動什麼詭譎心思的盤算。

顧太虛輕笑一聲,卻是一言不發,只是言笑晏晏,仿若沒聽到林白話中的深意般。

「實在是沒想到,顧某有生之年,竟然能進入這真正的崑崙之中。」沉默許久后,顧太虛輕笑出聲,然後轉頭看著林白輕笑道:「木道友,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我想到處走走看看,看是否還能有什麼收穫。」聽得顧太虛的問話,林白也不去『逼』問顧太虛緣何岔開話題,輕笑一聲后,向著百靈老人和顧太虛一拱手,緩聲道:「顧山主,百靈前輩,咱們就此別過,若是機緣使然,咱們終有再見的時候,只希望到時是友非敵。」

經歷了那一番『波』折之後,林白著實不願再跟顧太虛和百靈老人一道。雖說三人同行,的確是能夠讓風險降低不少,但自己身上藏有太多秘密,而且這兩人也都是心機深沉之輩,說不好什麼時候就要『露』了馬腳,到時候若是起了糾紛,反倒不美。

而且林白更是隱隱覺得,顧太虛和百靈老人這二人對自己都是存了某種不可言說的心思,說不好也早就看穿了自己的身份,這就讓他更不願待在兩人身邊。

並且對於林白來說,他也是早已習慣了單打獨鬥,並且他前往崑崙,更多的是想要探尋一下,這崑崙遺迹,是否與當年在隱世中出現過的那一批強大相師有關。在這樣的情況下,若是讓這兩人跟在身邊,更是會平添許多麻煩,做事都要束手束腳。

「顧某恰好也有此意,想要好好看看這崑崙的景緻。」顧太虛似乎早就料到了林白會說這樣的話,微笑著頷了頷首,然後轉頭向百靈老人望去,道:「百靈道友,你有何打算?」

「兩位道友的心思,和我也是不謀而合。」百靈老人聞言一笑,向著林白拱了拱手,道:「木道友,那咱們就此別過了,希望你能有不凡的收穫。」

「我也恭祝兩位道友都能有不菲的斬獲,到時候就不用對木某的所得動心思了。」林白輕笑著拋下一句后,向著兩人拱了拱手,再不發一言,轉頭便向著一側走去。

眼瞅著林白越走越遠,最後更是連身影都看不到了,顧太虛嘿然一笑,轉頭向著百靈老人望去,然後輕笑道:「這位木道友也著實是『性』情中人,而且天資也真是非凡,如此年輕便能有這般強大的修為,看起來離我隱世復興之日為時不遠了。」

「復興之日?我看是大爭之世更為貼切些吧!」對於顧太虛這種笑意,百靈老人冷然一笑,淡淡道:「而且你也不是不知道他的真正身份,又不是不知曉他是何人。在老夫的面前,又何必做此種態度,莫非你覺得我會被顧山主你面上的笑容騙過去?」

「是我失態了。」對於百靈老人的冷嘲,顧太虛恍若不覺,仍是一臉風輕雲淡的笑容,向著四下逡巡了一番后,緩緩道:「前輩,你是打算去什麼地方?」

「這麼多年沒回來了,自然是想要去看看熟悉的地方,緬懷一下過去的日子。」百靈老人聞言淡然一笑,然後向顧太虛冷漠的掃了眼后,淡淡道:「你放心,老夫既然答應你要帶你去那地方,不管那小子等等肯不肯幫忙,都絕對不會食言。」

「前輩是高人,自然不會哄騙我。那我就靜待前輩的好消息了,恭祝前輩你能一解心中之『惑』。」顧太虛聞言,眼眸中登時有璀璨光芒閃過,然後笑意滿滿道。

百靈老人聞言默不作聲,目光複雜的向著一側那躺倒在血泊中的開明獸望了眼后,口中一聲百味陳雜的清嘯,而後邁步便向著遠處疾奔而去,再不做逗留。

看到百靈老人離開之後,顧太虛向著四下一掃,輕笑一聲,卻是毫無徵兆的持緊了法器,向著那地上的開明獸屍骸一陣猛掃,等到那屍骸已然化成一灘『肉』泥后,這才滿意一笑,然後緩步向著另一處方向走去,而且他的眼眸中更滿是躍躍『欲』試之『色』。

而就在他離去許久之後,順著開明獸那已化作了血泥『肉』醬的屍骸中,陡然有詭異的悸動出現,而後一道血箭驟然迸『射』而出,一陣甩動,血污散盡后,赫然是一條五彩斑斕小蛇。

那小蛇出現后,蛇頭猛然抬起,向著四下緩緩逡巡一番,然後眼眸中『精』光一閃,蛇軀扭動,恍如一枚利箭般,疾刺而出,而且一躍之下,竟然直接沒入到了虛空之中。

「他們真是這般說的?那百靈老人說他這麼多年沒有回來過了?」許久之後,林白眼眸中『露』出疑『惑』之『色』,雙眸緊盯著出現在眼前的五彩斑斕小蛇,沉聲問道。

這五彩斑斕,頭生『肉』角的小蛇,這世間除卻禁蛇之外,又能有何物有此種姿態。而當初在決定前往崑崙之時,想到此前顧太虛所說的進入崑崙之後,需要用到觀靈之術,林白便將這能夠勘透原石之中所蘊靈石成『色』如何的禁蛇,攜帶在了身旁。

而且在剛才與巫玄『交』手之時,林白便已決定等到紛爭之後,便與諸人分道揚鑣。是以趁著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自己和巫玄身上之時,他便以神念傳音給禁蛇,讓其沒入開明獸的屍骸之中,想要探聽一番看起來明顯是有所圖謀的顧太虛和百靈老人的對話。

事實證明他果然是一點沒算錯,顧太虛和百靈老人之間,的確是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

不過林白卻是沒想到顧太虛竟然會小心謹慎到此種地步,竟然會在離去之前,對開明獸的屍骸下那樣的辣手,也虧得禁蛇能夠刺破虛空,否則的話,怕是真要枉死其中。

而讓林白好奇的,還是那百靈老人的身份。按照禁蛇給自己透『露』的訊息,百靈老人明顯是曾經在這崑崙之中待過的人,但讓林白想不通的是,如何崑崙被封閉的話,他又是以什麼手段從其中脫身,又為何他這曾經在崑崙中生活過的人,還要藉助上古玄『玉』進入。

但更叫林白好奇的,還是兩人『交』談中所說的那什麼『那個地方』,他很清楚,以顧太虛的心思,他的所圖恐怕絕對不小,他們所說的『那個地方』,很有可能就是崑崙真正的核心之地,也很有可能就是自己想要揭開心中疑『惑』的關鍵所在。

但不管林白如何思忖,卻是根本無法推敲出任何結論。 那年青春人和事 不過即便如此,林白倒也不是全無所得,終究是讓他知曉了,自己的身份已經被顧太虛和百靈老人『洞』悉,並且這兩人間,更是達成了某種協議,以及對自己的確是抱有什麼叵測的心思。

算了,不想那麼多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小爺還不信,他們能把我怎麼樣!念及此處,林白洒脫一笑,緩緩抬頭,向著身前的廣渺未知之地望去,然後嘿笑著搓了搓手。

崑崙之大,奇珍無數,他林白既然入了此中,又如何能入寶山而空手而歸!說–55789+dsuaahhh+25550713–> 曹操的昏迷,讓郭嘉十分頭疼,眼看着典韋等人危險,他也顧不得太多,接過戰場的指揮權。

命令悍勇級大軍開始衝擊戰將的戰場,用悍勇級的強大體質,抵擋那無形的氣勢。

還別說,真的做到了。

悍勇級的赤血鐵騎,一個推着一個,終於衝進了戰場,然後他們開始拯救典韋幾人。

義無反顧對着巨人般的敵人開始拼死攻擊,他們的攻擊雖然弱小,但是對於張遼等人可是很麻煩。

數不清的悍勇級騎兵,給他們的威脅也是不小,拼命的他們,能給自己造成微弱的傷害,這傷害雖然小,但是架不住敵人多,一個不行一百個,一百個不行就一萬個,反正張遼等人是巨大化的身體,圍成一圈一次性能有數千數萬人同時攻擊。

如果攻擊這些大軍,會給典韋幾人機會,攻擊典韋幾人,會被大軍慢慢耗光體力,無論是那一個,都不是他們願意看到的。

“呔,加快攻擊,必須在拿下一個。”張遼一聲大吼,開始全力攻擊。

至於大軍的攻擊,他則是不管不顧了,只要在拿下一名頂級戰將,這次戰鬥他們的目的就到手了。

張遼的爆發,讓其他幾人也開始搏命。

幾人齊心協力,典韋幾人終究是抵擋不住,紛紛被打破大招,緩緩縮小下去。

張遼幾人也不好受,攻擊典韋的這段時間內,被無數悍勇級大軍殺的體力不支,數人的技能被打破,落入了大軍的包圍中,還有幾個人的大招即將破掉。

“快,抓走那個使用弓箭的,然後你們走,我抵擋敵人。”張遼見此,大喝一聲,其餘幾人見此,齊齊殺向夏侯淵,將他幾下抓住,然後開始與宋憲回合,與俘虜的樂進一起,準備殺出重圍。

但是此時他們已經被包圍,想要突圍出去,十分困難,如果只是精銳級大軍的包圍,他們還能出去,但是悍勇級加上驍勇級大軍的圍攏,他們也是突圍無望。

高順見此,給其他幾人加持了防禦技能,自己則是留在了原地。

“你們快走,主公的任務必須完成,我來斷後。”高順的斷後,讓幾人加快了突圍。

一面的敵軍被高順強大的防禦抵擋,讓他們的速度加快了不少。

可惜外面還是有很多的敵軍,其他戰將見此,紛紛開始斷後。

“你們快走,敵將必須帶回幽州。”這是臧霸的聲音,斷後的他瘋狂的攻擊敵軍,吸引敵人的注意力。

然後是郝萌曹性成廉三人,最後只有魏續和宋憲逃出包圍圈,兩人對視一眼,急忙加快速度,向着幽州奔馳。

再看戰場之上,呂布恢復氣息之後,方天畫戟四處飛舞,殺得敵人橫屍遍野。

殺着殺着,竟然殺透了敵軍,回到了大軍本陣之中。

曹軍爲了救援典韋幾人,將攻擊的中心放到了戰將的戰場上,這裏則是攻擊弱了很多,讓呂布軍得以存活,環顧四周,發現將士們都很疲憊,尤其是弓箭手大軍,更是跌坐在地上。

“兒郎門,你們怕死嗎?”呂布忽然大喝一聲,他的聲音吸引了士卒們的注意。

仔細回想呂布的話,他們齊聲大吼。

“我們不怕。”

“很好,今天咱們必死,但是即便是死,也要站着死,都站起來,拿起你們手中的武器,隨我殺敵,殺。”呂布再次大喝一聲。

並且在大軍中來回奔走,將這幾句話反覆的強調,等到存活的大軍都聽到之後,呂布開啓了技能。

死戰。

此技能一出,所有將士的體力全部恢復,並且實力翻倍,但是消耗的是他們的生命力。

本來這支大軍是攻伐幷州的主力,但是因爲曹操的底牌盡出,讓他們成爲消耗曹軍的存在,這讓大軍一支有股怨氣,但這是李易與主帥的命令,他們只有聽從。

呂布利用了這股怨氣,將它化爲力量,讓大軍變得更強,作爲他們最後一戰的手段。

拼死作戰的呂布軍,發揮出巨大的破壞力。

已經疲憊的弓箭大軍再次開始發威,海量的箭矢再次升空,給曹操軍造成了巨大的傷害。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