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其中一個警察喘著粗氣,這居民樓有八層,一路小跑上來把這兩人累各夠嗆的。

「沒事了,把他帶走。」陳若溪手一揮,兩名警察一邊一個把殺手架起來。

「剛才謝謝你了。」陳若溪臨走向葉皓軒微微一笑,這個混蛋,至少不是一無是處。

總算是又躲過了一劫,以後還是離這個妞遠一點,說不定哪天她心情不好,就雞蛋裡挑骨頭把自己關上個十天八天的也有可能。

葉皓軒聳聳肩,然後也跟著下了樓,只是他的車後面已經被撞了變形,他只得叫拖車拖去修。

來到診所,裡面的人並不多,自從有黃牛倒賣號后,葉皓軒便讓店員立下了新規則,每天所發的號必須持患者的身份證,而且每個身份證都會存檔,如果有發現私自倒號的情況,以後就把這個人拉入黑名單,以後一律不接診。

閑的時候也不一定是每天三十號,葉皓軒又坐在大廳的診桌前看了幾個病人。

這個時候,一個黑臉大汗背著一個老者走了進來,邊走邊焦急叫道:「葉醫生,哪個是葉醫生,快幫我爸看看。」

葉皓軒抬頭一看,臉登時沉了下來,他起身喝道:「出去,馬上。」

「你是葉醫生?」大漢問。

「我是,你這個人,我不接診,馬上出去。」葉皓軒淡淡的說。

「為什麼,你是醫生,為什麼拒絕接診,我爸的命不是命嗎?」大漢憤怒的吼道,他轉身向等著看病的幾個病人叫道「大家看看,大家評評禮,見死不救,他也能叫做醫生,我要去媒體曝光你,我要去告你……」

幾個患者也詫異的看著葉皓軒,更有一個老頭怒氣沖沖的起身叫站定:「你為什麼不給他爹看病?我們可以等一等,你不是媒體吹捧出來的神醫嗎?為什麼見死不救。」

老頭話一出口,餘下的幾個患者也對葉皓軒議論紛紛了起來。

葉皓軒冷笑道:「我看病,有三不救,該死者不救,將死者不救,還有就是已死者不救……」

大漢心中狂跳,難道葉皓軒看出來什麼了?他定了定神叫道:「我不管你幾不求,總之我爹現在命懸一線,你不救他,出了問題我要你負責。」

「他真是你爹?你確定?」葉皓軒問。

「廢話,當然,當然是我爹,不然我背他來看病幹什麼。」大漢有些底氣不足的說。

「你爹病多久了,現在才背你爹來看病?」

「我爹的病有多年了,昨天我聽說你是神醫,所以就來找你,沒想到你是這樣一個見死不救的傢伙。」大漢做出一幅憤怒的樣子。

「昨天?你確定昨天他還活著。」葉皓軒冷笑道。

「你……你說什麼,我爹剛才還跟我說話呢……」大漢吃了一驚。

「你身後的這個人,至少已經死了兩天左右了,我不管你是什麼目的,馬上帶著他走,我就當你沒來過。」葉皓軒一揮手道。

「死人?」

幾個患者吃了一驚,連忙後退了幾步,離那名漢子遠遠的,生恐沾上霉運,他們心頭雪亮,難怪葉醫生不幫他看病,原來這大漢是醫鬧。

「你放屁,我爹剛才還好好的。」大漢強自鎮定。

「唐進,報警。」葉皓軒淡淡的說。

大漢大驚,他把背後的屍體一丟就要往外跑,葉皓軒抄起一把板凳向前甩去,大漢應聲倒地。

「說,是誰派你來的,」葉皓軒一腳踩在大漢的身上,他原本不想多事,但這個大漢惹得他心裡不爽,醫鬧他見過各種各樣的,但背個死人來鬧的,他還是第一次見過。

「沒……沒人派我來。」大漢哆哆嗦嗦的說。

「你不說我也知道,東方弘是吧,」葉皓軒一聲冷笑,現在整個清源,最恨他的也只有東方弘了,如果不是這段時間事情多,他都想找個機會好好的教訓一下東方大少了。

過不多時,警察趕到了現場,與警察一起來的還有法醫,經法醫鑒定,這老者的確已經死有兩天以上。

後來大漢也交待了事情的經過,說是自己見懸壺居生意好,就生出敲一筆的念頭,這個老者是一個流浪漢,是他在天橋底下發現的。

做好了筆錄,警察才離開,唐進走上前來詫異的問:「師父,你怎麼知道這老頭是死人。」

葉皓軒淡淡的笑道:「很簡單,活人身上有生氣,死人身上有死氣,生死之氣,是兩個完全截然不同的氣息,所以我一眼就看出來他已經死了。」

「你說的氣玄之又玄,我怎麼看不到。」唐進鬱悶的說。

「你慧根不夠。」葉皓軒拋出了一句,便離開了懸壺居。

經過數天整頓,養生膳坊的生意越來越好。

六樓包間里的客人都不是一般人,一般來說,要在這裡訂下一間包廂,地位和家世都不是一般的人,夏寸心做為這裡的總經理,不免要挨個包間里敬酒拉關係。

六號包間里今天來了一群人,其中為首一個是一個小年輕,而且看起來在這一群人中說話極有分量。

夏寸心一出現,那年輕人眼前一亮,夏寸心原本長得就極為漂亮,加上一身職業裝,修長的雙腿更是亮得包間里所有男人狗眼都要瞎了。

「幾位,我這是里的經理夏寸心,招待不周的地方還希望大家海涵,以後可要來多照顧下小妹的生意。」

夏寸心盈盈一笑,舉杯飲去,那優雅的氣質更是讓當場的人著迷,那個年輕人雙眼發亮的站起來笑道:「夏小姐,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郭遠,以前這家店是我表哥李君臨的,沒想到會被夏小姐接手了,沖著夏小姐的氣質,我們以後也會多光顧的。」

郭遠雙眼中露出毫不掩飾的驚艷和貪婪,他邊說邊伸出手,跟夏寸心握在一起。 《聖體術》便是遠古時期一名聖人留下的傳承。

看到這裡,杜風內心之震驚可謂是如驚濤駭浪般,又如霹靂雷雷擊般,這本功法居然有如此驚人的來歷?而在遠古時期,人界居然是如此的繁榮昌盛?

人妖大戰?長達萬年之久?聖人隕落過半,連大陸都被打碎了兩塊?這是何等的驚人!那些聖人的實力該是多麼的強大,舉手投足間山嶽崩碎,河海蒸發,虛空撕碎。

只可惜,這樣的強者,三萬年前便絕了,再沒出現過。

這些事迹,杜風從未聽說過,畢竟他所處的環境太偏僻了,最多不過對上古時期的事情知道一鱗半爪,而遠古的事情,根本聽都沒聽過。

看完之後,杜風久久不能平靜,遙想當年,聖人的風姿,不禁心下羨慕。

良久,杜風平復心緒,翻看《聖體術》的正文,一讀之下,杜風便被吸引住了,這種純粹鍛煉肉身之力的功法果然不一般,他之前也修鍊了一點煉體術,但根本無法與這聖體術相比。

功法正文不長,不過數千字,便卻有些誨澀難懂,杜風足足用了一個時辰,方才將前面的三層口訣記住。

按照他目前的狀況,前面三層都可以修鍊,而且應該問題不大。面露喜色,決定等下就開始修鍊這聖體術。如此一來,實力便能更強一分。

將這本聖體術小心的收好,杜風深吸口氣,看向第三個盒子,前面兩個盒子里的東西都是如此的珍貴,後面的兩個應該也不會差到哪兒去,不知會是什麼。

第三個盒子被打開,是一種秘術,叫做《滅世訣》,此種秘術,修鍊有成后,可以讓施展者擁有到三倍的戰力,不管是法力也好,肉身之力也罷,都是一樣的效果。

而至於是兩倍還是三倍,各人修鍊出來后,各有不同,有的人增加了一倍,有的人卻是兩倍,有的人可能是增加了一倍多。

見到這個,杜風再次一喜,果然都是寶貝啊,不愧是上古時期一個宗門的傳承啊,試想,修鍊了這種功法后,若是增加了兩倍戰力,相當於三個自己同時在作戰,那得多麼強大啊!瞬間就能碾壓同階的存在。

這個也是好東西,必須要學會,杜風暗暗下定決心,有了這個秘術,以他的實力,便能力壓冷青林之流,而不是只能被動防守了。

最後一個盒子里也是一門修鍊功法,叫做《寒水功》,是寒水宗正統的修鍊功法,杜風不過略微看下,便知道此功法博大精深,雖然比不上他所修鍊的《天元聖典》,但放在如今的宗派界,也是一種了不得的功法。

杜風自己雖然用不上,但以後可以給父親、堂兄、師父等人修鍊,也能夠讓他們的實力更上層樓。

四個盒子四種傳承,皆是珍貴無比,杜風內心暗暗激動,幸虧江灝流說出了如何破解四象離合陣的方法,讓他有機會得到這些功法傳承。

同時,他也暗暗告誡自己,萬不得已不可讓人知道他拿到了寒水宗的傳承,特別是不能讓江灝流、靈天門、趙姓灰袍人等知道,這些人都是狠人,背後有強大的宗門,能不得罪盡量不得罪。

那個趙姓灰袍人雖然一直是獨自行動,不知出於何門門派,他敢於和江灝流作對,和江家作對,想來背後的勢力也是極為了得。

看來,那四尊銅像在這遺迹裡面還是盡量不要顯露出來為妙啊,對了,想到那四尊銅像,杜風立即取出一其中一尊,仔細研究起來,看看能否操控使用。

這尊銅像傀儡身高一丈,頭戴黃金面具,身穿青銅戰甲,手持天羅傘,透過面具可見其雙眼緊閉,全身毫無氣息,但是想到其出手時,堪比初級戰神境的實力,就讓人不由得一陣驚懼。

高大的銅像傀儡全身用金剛玉石、天星砂、金砂、玄鐵之精鑄成,堅硬無比,手中的持著的天羅傘更是中級靈器。

杜風看向銅像傀儡的心臟處,胸前覆蓋著一塊厚厚的保護蓋,將其打開后,露出心臟位置,裡面放置著一塊晶瑩的玉石,此種玉石杜風從未見,不是靈石,裡面也沒有靈氣或者其他能量。

緩緩伸出手,探入銅像的以臟位置,那玉石居然可以拿下來。可是,研究了半天,杜風也沒弄明白這是什麼東西,唯一可是確定的是,正是這玉石,給銅像提供能量,它才能出手攻擊。

婚後霸佔嬌妻 想來,四象離合陣所匯聚的能量正是通過這塊玉石,傳遞到銅像的周全身,給它提供了足夠的攻擊能量,可是,它又是如何執行指令的呢?杜風想要進一步弄清楚。

只要把這青銅傀儡弄清楚了,才能想辦法控制它,就算自己暫時不能用,以後也會有機會用得上的。

杜風靈識放開,小心地控制著一縷靈識進入傀儡身體內部,想要探查清楚。

整個傀儡全部是用金剛玉石、天星砂、金砂、玄鐵之精鑄成,身體內沒有一絲其他雜質,整個身軀無比結實,最後杜風的靈識來到傀儡的頭部。

當杜風的靈識來到在這銅像傀儡頭部眉心位置時,感受到另外一股意念,杜風一驚,靈識立即一退。

看來,那股意念應該就是上古時期遺留下來的,用於給銅像傀儡發出指令的,銅像果然是以可以操控的,只要把那股意念消滅掉,換成自己的,那麼這個銅像傀儡就能夠聽自己的命令了。

杜風一喜,在剛才的短暫接觸中,他可以感覺到銅像眉心處的那股意念並不是很強大,以自己強大的靈識,完全可以將它抹除掉。

這一次,杜風全力展開靈識,一股龐大的靈識之力如潮水般湧入銅像傀儡的眉心處。

當銅像眉心的古老意念感知到杜風的靈識時,立即展開反擊,洶湧的靈識沖向杜風,欲將他吸收掉,化為己有。

杜風一聲冷哼,萬載過去了,當時的意念就算再強,如今也消耗得差不多了,他的強大靈識像張網一般,將那股意念包圍住,而後強力轟擊。

。 夏寸心把手一抽,沒想到對方緊緊的抓住她的手,這一抽竟然沒能把手抽出來。

「郭少,幾位請慢用,我還有點事,就不奉陪了。」夏寸心微微笑著,把手抽了回來。

「夏小姐的手真嫩。」郭遠露出一絲邪邪的笑意「既然來了,就不忙著走,坐下來陪我們喝一杯吧,剛好,我介紹幾位朋友給夏小姐認識。」

包間里的人會心的一笑,郭遠這個人很好色,看到夏寸心這種氣質出眾的美女,當然不會那麼輕易的放過了。

當下有人便起鬨道:「夏經理,來喝一杯吧……」

「不好意思諸位,我還有客人要招待,稍等我片刻,我馬上就回來。」夏寸心對於這種場面已經習慣,她微微笑著,轉身就要走。

郭遠豈會這麼輕易的放她離開,他手一拉,夏寸心一聲驚呼,整個人都被他拉入懷中,郭遠淫笑道:「夏小姐,不要拒人於千里之外嘛……」

「郭少,你也太心急了吧,哈哈……」

包廂里的人大多都是一些富二代紈絝子弟,一個個放場大笑,絲毫不掩飾心中的邪念。

他們平時玩過的女人無數,但象夏寸心這樣的極品,還真少見,在加上郭遠跟這家店的老闆是表親,所以他們更加肆無忌憚。

夏寸心一把將郭遠推開,她微微有些薄怒,平時的客人調笑風句她也忍了,畢竟做餐飲的,要左右逢源,可是象郭遠這樣動手動腳的還是第一次見到。

「郭少,請你自重點。」夏寸心冷冷的說。

「自重,我哪裡不自重了?」郭遠盯著夏寸心微微凌亂的衣服,心中更是湧出一股征服慾望,他淫笑道「夏小姐,陪我們哥幾個喝幾杯,好處少不了你。」

說著他伸出手向夏寸心的下巴挑去。

夏寸心厭惡的躲開他的手,冷冷道:「幾位來吃飯的話我歡迎,如果有別的目的,對不起,本店不伺候了。」

郭遠的臉突然間變得猙獰無比,他惡狠狠的指著夏寸心喝道「你在這裡裝什麼清高?我告訴你,不要以為你是這裡的管理層我就沒辦法了,我一個電話分分鐘讓你滾蛋。今天你不把我們哥幾個伺候舒服了,就別想走出這個門。」

郭遠手一揮,馬上有兩個人把包間的門反鎖了,五六個人站起來,不懷好意的向夏寸心靠攏。

夏寸心潑辣的性格馬上顯現了出來,她跑到餐桌上端起一盆熱氣騰騰的湯,捧在手中冷笑道:「我看誰敢過來。」

「喲,有性格,我喜歡。」

一個黃頭髮的小子雙眼放光,邊搓手邊向夏寸心靠近。

「你在向前走一步試試。」夏寸心冷冷的說。

「小妞,你潑一下試度。」黃毛淫笑道,他不相信夏寸心真的敢潑,他說著又向前走了幾步。

夏寸心冷冷一笑,一盆熱湯連盆帶湯扣向黃毛,熱氣騰騰的湯湯水水順著黃毛的腦袋澆了下來。

雖然這湯出鍋有一段時間了,溫度算不上很高,但黃毛還是一聲慘叫,被燙的整個人倒在地上打滾。

剩下的人嚇了一跳,不約而同的退了一步,沒想到這妞真敢潑,夏寸心順手又抄了一瓶紅酒在手中,她冷笑著向四周掃了一圈「如果誰想被開飄,就來試試,我已經敲了三個人的腦袋。」

夏寸心的氣場讓所有人愣了一愣,眾人絲毫不懷疑她說的話是假的。

「廢物,連個妞都搞不定。」郭遠拍了一巴掌身邊的那個混混,然後趁夏寸心不注意,猛的撲上去,劈手把她手中的酒瓶奪下。

然後順勢把她壓倒在牆上,奸笑道:「有性格,我喜歡,今天就賠本少玩一玩吧。」

「哈哈,還是郭少身手好。」

「滾開,姓郭的,我告訴你,你敢動我一下試試。」夏寸心奮力反抗,可是她的力氣太小,怎麼能反抗過郭遠。

就在這個時候,包間的門砰一聲被人從外面踹開,葉皓軒冷笑道:「郭遠是吧,你挺有興緻的。」

「是誰……」

室內的人吃了一驚,夏寸心趁郭遠愣神的這片刻,一把推開他,然後抬起玉腿,一腳踹在郭遠的褲襠里。

郭遠嗷的一聲慘叫,雙手捂檔,痛得倦成一團,夏寸心穿的是高根鞋,這一腳又是含恨而出,郭遠只覺得眼前一陣陣發黑,有種暈倒的傾向。

一腳踹出,夏寸心連忙跑到葉皓軒身後。

「郭少,你沒事吧……」

幾個混混嚇了一跳,連忙把郭遠扶起來。

「廢了他,還有那個妞,都不要放過。」

「小子,敢動郭少人,你活的不耐煩了吧。」一個混混衝上來,指著葉皓軒罵。

「我最不喜歡別人指著我。」葉皓軒雙手一分,一拉一提,咔嚓一聲,那混混的右手馬上被卸掉,他慘叫著退了下來。

「郭少……點子太硬,你表哥不是這裡的老闆嗎,打電話給他啊。」餘下的混混誰也不敢上前了。

郭遠慘叫了半天,這才感覺好了點,他恨恨的盯著葉皓軒道:「你是誰,你知道我是什麼身份嗎?」

葉皓軒徑直走到他的跟前,他所到之處的小混混無不避讓,生恐葉皓軒利索的把自己的手臂給拆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