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公爵有差距,可是這樣的差距絕對不可能表現在速度之上,即便有些公爵在速度上十分的有天賦,但是面對著同等級的高手,也不可能就這樣突然毫無徵兆的一下子出現在自己的面前讓自己好不準備,但是就是這樣的邪門,齊老祖就這樣做到了,這絕對是不可能完成

的事情,除非……

意識到不對的辛未大將軍趕緊爆發出自己全部的力量,希望能夠從被時間靜止當中掙脫出來,雖然最終辛未做到了,可是他還是慢了一步,齊老祖已經出手一拳打在了辛未的胸膛上,辛未一下子就被打在地上,砸出了一個十幾米的大坑。

被打倒坑裡的辛未沒有就這樣丟了性命,但是已然不遠了,他現在的意識已經開始有些模糊,要是這個時候沒有人來救他,他必死無疑。

「我想對你說的就是,這次來的人可不止我一個。」

看著已經沒有多少時間可活的辛未,齊老祖得意一笑。

沒錯能將他這樣的實力突然將控制住,至少也是一位三公出手了,這一點完全出乎了辛未的意料之外,他沒有想到為了對付他,枯木帝國居然這樣捨得,要知道使用了時間靜止的三公就跟一個廢人一樣,一個普通人都能殺了他,而且能讓公爵被靜止,至少他們的距離

是十分的接近,現在大軍就在身邊,這可是極容易出現問題的。

「卑鄙!」

「不!不!不!這不叫卑鄙,只是我們不想要付出一些不該有的代價而已!」

「你……」

辛未還想要說話,可是一個人已經到了他的身前,將他給殺了。

「我還忘了告訴你一件事情!這次來的可不止我一個高手,可惜你已經沒有機會知道了。」

動手的正是另外一個公爵高手。

「走吧!落日帝國的救援來了,不要浪費時間了,太傅大人不能出現任何問題。」

這個公爵提醒了齊老祖一句,他本來也不想要插手,可是落日帝國的救援已經快要到了,沒有還手之力的三公極容易出事,他們可不敢讓三公冒險,這可是逆天的輔助。

「呵!沒有想到這麼快就到了!我還想說殺幾個人玩玩了,走吧!」

齊老祖一個后跳從人族中突然抓起一個人,便以極快的速度消失在了眾人的眼前。

此刻所有落日帝國的士兵都呆立在原地不知道該幹什麼,神仙打架他們能活下來就已經很不錯了。

很快一個滿頭銀髮的老人就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這下子這些士兵們更不敢動了,他們不知道眼前這位是誰,但是他身上的危險氣息卻在告訴這些人,這又是一個公爵高手,一個即便是伯爵都有可能幾十年見不到的公爵高手,今天就像不值錢一樣一下出現了四位。

「說!這是誰幹的!」

看著死在坑中的辛未,老人不怒自威。

「是!是!是枯木!帝國的!齊老祖!」

「啊!枯木帝國!你們欺人太甚!」

白髮老者身上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勢,好像要將人吃了一般。 「陛下你來了!」

辛未被殺的同時,這邊的枯木帝國的皇帝——焦葉也到了。

「恩!立刻通知下去,立刻集結大軍立刻對燕雲帝國發動進攻。」

「什麼?」

焦葉連一口水都沒有喝,甚至現在才剛走進大營,而他的身邊也只跟著一個大太監,和焦葉一樣同樣是一位公爵級別的高手。

焦葉的到來齊老祖深知這場戰鬥很快就會有結果,可是齊老祖完全沒有想到焦葉會這樣的果斷,立刻就發動進攻,這讓齊老祖一點準備都沒有。

「有問題嗎?」

焦葉的臉色十分不好的盯著齊老祖,最近這斷時間他的心情十分的不好。

「陛下!落日帝國的大軍剛剛離開,現在大營中的士兵還是人心惶惶,加上燕雲帝國不時的騷擾,現在的大軍根本不能發揮全部的實力。」

齊老祖一臉的為難,他也想儘快解決燕雲帝國,但是現在這樣進攻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只要沒死就行,立刻去給我集結大軍。」

「陛下!可是現在沒有了落日帝國的大軍,我們貿然進攻,我們的損失會不小的。」

「這件事情沒有必要擔心,讓你做你就做。」

「可是……」

「你是皇帝嗎?」

「是!」

齊老祖被焦葉一句話給問倒了,焦葉都這樣說,他還能說什麼。

很快大軍就被集結起來了,不過這些士兵一個個的動作緩慢,一點也沒有正視這種集結,甚至有些還在打哈欠,一看就知道精神狀態十分的有問題。

「讓烈日帝國的人配合我們的人進攻燕雲帝國,我們來開道,他們從旁輔助就行了,先讓大軍開拔。」

「啊?」

這下齊老祖更加驚訝了,三國聯盟之所以到現在都還沒有進攻,就是因為生怕自己吃虧了,在攻打燕雲帝國的時候自己的損失太多才沒有打起來,要是分配的很好,恐怕他們早就進攻了,但是現在的這種情況自己的陛下居然讓他們擔任主攻,很明顯不管這次

的結果如何,枯木帝國都會是最大的損失方,齊老祖實在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人是自己的皇帝,這絕對不是自己的陛下會下達自己的命令,要不是齊老祖很確定眼前這人就是他們的陛下,估計他都要動手了。

帝少的隱婚情人 「難道我的吐字不夠清楚嗎?還不動手?」

「是!」這下齊老祖徹底沒有脾氣了。

「大軍準備!我們……」

「報!啟稟主帥!陛下!燕雲帝國大軍已分成三軍從大營的三個方向打來。」

「草!怎麼會那麼快?」

齊老祖更加驚訝了,今天發生的一切似乎都和他預想的方向都不太一樣,先是自己陛下下達的命令,現在燕雲帝國又打來了,還好這個時候將軍隊集結了,不然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了。

「還等什麼?各大隊迎戰!」

「呼啦啦!」

上千萬的大軍像螞蟻一樣密密麻麻的動了起來,但是還沒有等他們組織好戰鬥,燕雲帝國的大軍便已經打了過來,一時間喊殺聲傳到了幾百里之外,這便是戰爭,一場只分生死的戰爭。

看著眼前被燕雲大軍壓著打的聯盟軍,焦葉整個人都不好了,他沒有想打在人數優勢的情況之下居然會被壓著打,而且明顯燕雲帝國的士兵精神狀態和配合都和聯盟軍不在一個等級之上,這樣的差距即便人數差距再大,也不可能有多大的迎面,而且燕雲帝國從三個方

向發動進攻,讓原本佔據人數優勢的聯盟大軍反而不好施展,現在的他們敗也就敗在了現在的人數優勢上,人數太多必定要拉開才好發揮。

但現在全部被圍在了一起,這裡面的出不去,外面的又沒有多少的戰鬥力,可以說光是現在這個情況,就註定了兩方之間最後的勝敗關係。

「吩咐下去,讓所有的高手加入戰場,將整個戰場給我撕開一個口子,讓大軍拉開。」

焦葉知道現在的問題點在什麼地方,所以他毫不猶豫的讓最強大的人出手,一個侯爵抵得上一直幾千人的小隊,一個公爵就能改變一個戰場上的走勢,現在這樣的頹勢之下,也只能

用這些高手了。

「是!」

一聲應下,十幾個公爵高手便踩著大軍的人頭向外圍突襲而去,他們的目標是其中東方大軍的將領,只要將將領給殺了,沒有指揮的人,他們的行動就算是成功。

除了這些高手上百給侯爵高手也快速的加入戰場,他們沒有去和這些公爵一起,而是沖向了最外圍,為外圍的士兵減輕壓力,有了這些高手的加入,士兵們也顯得沒有那麼有壓力了,甚至有幾個方向開始發起了反攻,在短時間來這樣的戰鬥,算是將頹勢給逆轉下來,

現在就看公爵們的發揮了,要是他們能將主將擊殺,那麼這次的攻守就完全轉換過來,那麼這樣他們不僅將頹勢給逆轉了,更是能利用現在燕雲帝國大軍的傾巢而出,發動反擊,一舉拿下空虛的雲都。

不過很明顯擁有三個大軍師存在的燕雲帝國怎麼可能就這樣讓三國聯盟的大軍就這樣得逞了,所以當這群公爵高手出現在主將面前的時候,燕雲帝國的公爵們也已經在等著他們了。

「終於輪到我們動手了,好久沒有動手了,也不知道現在這手還生不生。」

其中一個公爵一臉笑意的看著這些到來的公爵,要說三國聯盟大軍才打進來的時候,他可沒有這樣輕鬆,但是因為現在攻守的轉換,他整個人的狀態也變化了,現在對眼前的這些高手他沒有一

點害怕,甚至他覺得自己有信心能夠拿下他們。

「動手!」

兩國聯盟的人也是沒有絲毫的廢話,他們必須速戰速決。

「殺!」

兩方人們不需要任何的語言立刻動手,兩方現在的公爵高手加起來高達近三十人,瞬間就開闢出了一個幾里的戰場出來,這也就是現在的戰鬥到了白熱化的程度,實在挪不開人,不然這樣的戰場根本不夠。 兩方正打的難解難分的時候,有三個人偷偷的摸到了戰場的邊緣。

「話說這樣的真的好嗎?岳將軍!周侗先生?」

范仲淹一臉不願意的看著身邊的兩人。

岳飛

等級:九星,擅長帶兵和槍技。

來歷:字鵬舉,宋相州湯陰縣人,抗金名將,中國歷史上著名軍事家、戰略家、書法家、詩人、民族英雄,位列南宋中興四將之首。(夢想看見一個安定的國家。)

周侗:

等級:九星,善於箭術

來歷:字光祖,華州潼關人,人稱「陝西大俠鐵臂膀周侗」。北宋末年之武術大師,以善於箭術聞名。南宋名將岳飛之師,明清評書人稱其為姜維的後代。(夢想看見一個安定的國家。)

他實在不理解這兩個師徒也算是堂堂正正的人,為什麼要用這樣的方式。

「范先生,現在不是婦人之仁的時候,雖然我也願意從正面將這些人拿下,可是兵者詭道也,敵強我弱,自然要用點非常手段。」

岳飛絕對算得上是最有名的軍事家之一,但凡是能被稱為軍事家的人,他們對於真正的用兵之道的理解,絕對不是膚淺的用正大光明的手

段,而是他們更善於利用他們的優勢,燕雲帝國現在軍力和兩國聯盟的軍力比起來實在差很多,岳飛最擅長的莫過於訓兵,現在他沒有那麼多的時間來訓練他的精兵,現在這種時候,他自然不會用正大光明的方式進攻,他忠勇是沒有錯,但是他絕對不傻。

「看來你死了一次之後這領悟挺深啊!」

周侗滿意的點了點頭,以前的岳飛就是他耿直了一點,不懂得變通,現在死過一次之後,似乎好了很多,這一點讓身為岳飛師父的周侗十分的滿意。

「謝謝師父的誇獎。」

你們倆還吹捧起來了是不是。

「到底要不要動手啊!現在就是一個不錯的時機。」

「那拜託范先生了。」

「禁!」

范仲淹看中一個落單的公爵之後,立刻發動了自己的時間靜止能力,一下子便將這個落單的公爵給定住了,這個公爵還沒有反應過來到底是怎麼回事,周侗和岳飛便同時出手,師徒兩合作那是默契無比,一招便解決掉了這個公爵的性命,而范仲淹則是無奈的

搖了搖頭。

他范仲淹好歹也是一個有名望的大儒,更是一個老師,現在為了勝利,也不得不用這種下三濫的偷襲手段,他實在覺得對不起先賢,但奈何現在給人打工,他不得不用這樣的手段,而且他們沒得選,就像岳飛說的那樣,非常時刻就得用非常手段,這個公爵的人頭剛剛

落下,范仲淹有看到了另外一個落單的公爵,瞬間鎖定了那個公爵,然後周侗和岳飛再次出手,連續兩次,雖然三人都是非常正直的人,但是使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也算是得心應手,配合的親密無間了。

范仲淹是很有實力,至少憑著他的實力,他絕對能將這些公爵給定住一段時間,奈何他的攻擊無差別,除非針對某個人,不然他確實不願意使用這樣的手段。

連續死了兩個公爵,自然引起了兩國聯盟的注意。

「快!讓三公出手!不然我們都得死。」

能對付這樣手段的人,也只有三公了。

焦葉雖然處於戰場之外,但是也發現了這邊的事情,他立刻讓隨時待命的兩位三公出手,三國聯盟總共就九個三公,現在就出現了兩個在戰場上,本來是有三個的,但是落日帝國的離開才少了一人,可以說三國聯盟是絕對沒有小看一絲燕雲帝國,也是十分想要制燕雲

帝國於死地。

「時間靜止!」

兩個三公同時發動時間靜止,絕對比范仲淹要強很多,那天范仲淹的出手,完全只是出其不意,在收到了不一樣的效果,現在卻不一樣了,不過看到這個兩個三公出手,周侗和岳飛立刻帶著范仲淹就跑,他們深知不能讓范仲淹被控制住,不然他們的損

失就大了,由於兩方的距離有些遠,兩個三公的第一次出手就這樣失敗了,眼見第一次失敗,他們立刻將目光轉移到了還在戰鬥的其他公爵。

「時間靜止!」

「死!」

他們剛剛想幫助自己人,岳飛和周侗立刻轉移目標,放下范仲淹就殺到了其中一個三公的面前,一拳打死了其中一個三公。

「退!」

眼看死了一個三公,兩國聯盟的高手們,立刻後退,將剩下的一個三公保護起來,他們很清楚,要是這個三公死了,那麼他們就是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了。

此時的焦葉也是狠狠的盯著戰場,他沒有想到這短短時間的交手,便已經損失了兩個公爵和三公了,這對於兩國聯盟來說,絕對是一個極大的打擊,還好的是,這次死的都是烈陽帝國的人,不然只會讓他更心疼。

「撤退!」

焦葉無力的看著戰場實在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卻沒有想到一直佔據在上風的燕雲帝國,卻突然開始撤退,實在有些出乎焦葉的意料之外,現在這個時候不是應該乘勝追擊嗎?

不過也好,正好可以給自己時間整理一下大軍,進行第二次的攻擊。

進攻來的很快,去的也很快,很快燕雲帝國就撤了出來,就只剩下了滿地的屍體,不過大多數都是兩國聯盟的士兵,而這一次也是兩國聯盟,至聯盟以來最大的損失,短短一個小時的時間都不到,兩方加起來就死了兩百萬的人,其中九層是兩國聯盟的士兵。

「戰爭還真是殘忍啊!」

秦飛站在城牆上獃獃的看著滿地的屍體,這樣的戰場比他在枯木帝國那個時候給他的衝擊大。

「是啊!所以我們才要儘快的結束這場戰鬥。」

「快了!今日一戰基本上就算是結束了,接下來的時間我們就可以發動進攻了。」

今日一戰勝負已分,更重要的是迎接接下來的布局,秦飛要在最快的時間結束禁武之地現在的亂局,完成任務之後他才能儘快的離開。 「退了嗎?」

「呼!終於退了!」

沒有了燕雲帝國大軍的咄咄相逼,這一刻聯盟軍最後的一點信念也沒有了,一個個就這樣獃獃的坐在地上,什麼都不想做。

這完全是單方面的屠殺啊!聯盟軍夾勢而來,可是沒有想到卻被燕雲帝國三番四次的戲弄,現在更是連一點戰鬥的意志都沒有了,這樣的軍隊已經沒有了任何戰鬥的能力,即便是面對比他們少很多的人,只要他們面對的是一隻有信念,悍不畏死的軍隊,他們必敗無疑

,這就是現實,就連焦葉看著現在的場景也不知道該下什麼樣的命令了,現在這些人都廢了,想要他們再次擁有戰鬥的能力,至少得讓他們修養半年以上。

半年!黃花菜都涼了,焦葉知道,他們敗了,敗得很徹底,與之相悖的是,燕雲帝國接著這一波的強力壓陣,完全緩過來,甚至只要在給他們一些時間,這第一強國的名號,名副其實,甚至比老皇帝在的時候還要堅固,危險意味著機緣,桑明理這個新皇就有這樣的機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