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兩人就這樣獃獃的相望許久,行宮之外傳來一道聲音,「師尊,小公主前來拜訪。」

含家聖皇只有一大一小兩個女兒,而且都是最近幾十年才出生,長公主是含流蘇,小公主自然就是含初月了。

含九姨瞪了羅征一眼,「你爹的天賦不知道你遺傳了幾分,不過這方面你倒是和你爹差不多……」

含初月與含流蘇關係那麼好,如果前來探望羅征,必然是兩姐妹一同來,現在一前一後分開來探視,要麼兩姐妹之間的關係出現了什麼罅隙,要麼是因為相互之間有了避諱!

含九姨記得含初月與含流蘇是差不多時間進入神煉禁地的,含初月應該也認識羅天行,她這樣偷偷摸摸的避開姐姐前來,除了對羅征產生了少女情懷之外,還能有其他解釋?就不知道日後聖皇大人知曉了此事會作何感想!

羅征撇了撇嘴,自宮殿門口已有一道身穿藍色裙裝的女子一溜煙跑了進來,機靈的眼珠子滴溜溜一轉,看到了含九姨后含初月隨性了叫了一聲「九姨」后,這才蹦到了羅征跟前,「羅……羅天行!」

她吐了吐舌頭,一不小心之下竟是差點叫錯了。

含九姨陰陽怪氣的笑道:「我是真好奇,你的真名到底是什麼……」

含初月小臉一紅,她摸了摸自己的頭頂,露出一絲歉意,佯裝不知的說道:「真名? 在八零年代做富婆 什麼真名?他就叫羅天行啊!」她自然不知道,自己如此掩護之下只會讓人更加懷疑……

含九姨自然不會當著含初月的面拆穿她已經知道的事情,於是也很配合的點了點頭。

「羅天行,謝謝你前幾天幫我和碧羅!改天邀請你來我家做客……」含初月可是比含流蘇大膽許多,一邊說著偷偷的朝羅征眨巴著眼睛,示意自己有很多話要偷偷跟他說。

然而羅征則滿臉木然,被含九姨那一番話說的羅征心亂如麻,哪裡還有心情陪這個小女孩戲耍?

偏偏含初月不懂察言觀色,她倒是主動抓著含九姨的手晃了晃,撒嬌道:「我有話要跟羅天行說,九姨你能迴避一下嗎?」

含家中敢這樣對含九姨說話的人,不會超過四個人。

含九姨對聖皇大人的兩個女兒還是很寵愛的,可這一次含九姨卻拒絕了,「羅天行還有要事在身,今天恐怕是不行了!」

聽到這話,含初月流露出失望的表情,不過她很快就調整過來了,反正羅征居然已到了羅家浮島,以後有的是機會,她隨後說道:「對了,我這裡還有謝禮!」

說著,只見她輕輕一拍手……

魔術一般的從她的須彌空間中取出一張巨大的桌子,隨著她手再度一揮,又魔術一般的出現了各種杯盤碗盞,其中則盛滿了各種各樣的名貴菜品,其中一些菜品就連含九姨也不曾多見。

等到含初月離開后,含九姨盯著這一桌子盛宴笑道:「倒是讓這小丫頭費心了,其中的一些菜品十分名貴,能夠收集起來也破不容易的……」

她話音沒落,門口又傳來同傳的聲音,「師尊,族長之女含碧蘿求見……」

於是含九姨原本優雅從容的臉上的眼角,也非常意外的抽搐了一下。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含流蘇,含初月和含碧蘿這三個小姑娘可是含家這一代的三朵金花。

其中含流蘇與含初月是聖皇之女,而含碧蘿則是族長之女,在含家浮島上,她們三人便是年輕一輩中最受關注的。

如果三個小姑娘一同來探望羅征也就罷了,畢竟羅征那天出手也是為了她們,可她們三女都是單獨前來,就讓人感到十分奇怪!

含碧蘿的年齡比含初月還要小上一歲,但心機卻比含初月多一些,她一進來就朝著含九姨屈腿一拜,「含碧蘿拜見九姨,許久不見九姨,碧蘿好生想念,今日就過來了,九姨又變漂亮了呢!」

含九姨淡淡一笑,盯著含碧蘿說道:「小丫頭的嘴巴一直都這麼甜,不過我看你想念的不是九姨,想要拜見的也不是九姨,」

含碧蘿的心微微一跳,不動聲色的說道:「九姨說到哪裡去了……」

「呵呵,九姨是不是要猜一下,因為羅天行那日出手幫你解圍,你自當備了謝禮而來?」含九姨抿嘴笑道,一副老謀深算的樣子。

含碧蘿眼中流露出一絲局促之色,但很快就消失殆盡,不慌不忙的說道:「羅天行那日出手,含碧蘿心中感激,特地前來謝過他也是正常吧?」

「恩,恩,很正常,」含九姨的一張臉如同盛開的艷麗玫瑰一般笑了起來,「不過你們幾個小丫頭今天一個接一個的單獨前來,就有些不正常了!」

含碧蘿微微一愣,她沒想到之前已有人來過,「含初月也來過么?」

「自然是了,不僅僅是初月,流蘇那丫頭同樣也來過,」含九姨繼續笑道。

聽到含九姨這話,含碧蘿心中其實是有疑惑的……

含流蘇是最先猜破羅征身份的人,後來含初月也看出來了,可是含碧蘿一直都被蒙在鼓裡。

她並不知道羅征曾在神煉禁地中就已結識她們兩人,甚至於上一次羅征出手教訓劉承天,含碧蘿也以為他是為了自己!@^^$

含初月和含流蘇兩姐妹也是單獨來拜訪羅天行,的確是讓她倍感奇怪。

心中困惑歸困惑,含碧蘿倒是不動聲色,她原本打算將羅天行爭取到聖皇城中培養,那裡才是她父親含天笑的地盤。

不過最近含九姨與父親可是鬧了彆扭,何況羅天行現在拜入紫魂殿,竟然還被含九姨親自召在了身邊,重視程度可見一斑,她當然不會傻乎乎的當這含九姨的面屈觸霉頭,何況這也不是她能夠插手的事情,最多只能向父親建議一下……

於是含碧蘿也拿出了一件早已準備好的謝禮送給羅征,那是一件湛藍色的項鏈,算是入品的鴻蒙至寶,可保護自身靈魂不受傷害。

雖然不是頂尖的鴻蒙至寶,但在尋常浮島弟子眼中也是價值不菲了,送出了這份禮物后含碧蘿也告辭而去。!$*!

等含碧蘿走後,含九姨才微微嘆了一口氣,「她怕是不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

羅征點點頭,既然含九姨已經猜出了大多數真相,他也沒什麼好隱瞞了。

「三個丫頭都有話想偷偷對你說,我今天倒是成了一根蠟燭,」她似乎想起了一些不開心的事情,接著又說道,「你們年輕人的事情我不會幹預,不過她們到底是我含家的女子,若你跟你爹那般敢於隨意辜負人家,我第一個饒不了你。」

這話聽起來有些不對勁,再看看含九姨那神情,羅征隱隱有些懷疑父親當年是不是做過什麼對不起含九姨的事,畢竟含九姨封為亞聖已經不少年了,那時候羅家浮島應該還沒有衰敗,父親尚且是羅家的聖皇……

羅征也只敢在心中亂猜一氣,自然不會說出來。

「還有……『羅天行』應該也是化名,你的真名又叫什麼?」含九姨又盯著羅征問道。

牧海極對羅霄的大衍之宇發動寰宇戰爭人盡皆知,她已經想明白,羅征改名字自然是為了隱匿自己的身份。

以羅天行現在的修為,一旦暴露自己的身份根本沒有倖免的可能性。

「我姓羅……」羅征回答道。

「廢話么?」含九姨狠狠瞪了羅征一眼。

「單名一個『征』字,」羅征又道。

「羅征?」含九姨咀嚼著羅征這個名字的意味,一會兒才說道:「羅霄倒是給你取了一個挺有志氣的名字,曾經他在道爭之上就書寫過『征天途』的道爭名篇,想必你的名字應該是從那一篇道爭名篇中得來,」含九姨微微一笑。

羅征不置可否,他並不奢求太多,只希望含九姨為自己的身份保密就好,現在看來,這位亞聖對自己是沒有敵意的。

含九姨也沒有在這個問題上過多討論,反而話鋒一轉,將問題轉移到眾神競技場中,「我觀察了你與四位真神之間的戰鬥,你的體質的確異常強大,靈魂的境界甚至比大多數下位真神都要強大,但你完全就是憑藉蠻力擊殺對手。現階段你的對手只是一些剛剛證入神道的下位真神,若是你的排名不斷的提升,遲早會遭遇豪門中的那些頂尖天才,再想這麼輕鬆取得勝利恐怕就難了。」

實際山含九姨所說的問題,正是羅征苦惱的地方。

證神武者參加越級戰的的確能獲得極高的額外積分,可只要落敗一場,積分的損失也會相當大。

現在羅征應付這些排名極為靠後的下位真神,尚且能夠遊刃有餘,但排名上升后他將面對的真神也越來越強,應付起來也會越來越困難。

可是羅征現在也無法凝聚神格,實力很難進一步提升,而斬情神道更是不敢動用,就算羅征是以匿名者的身份參加越級戰,他的積分最終也會清算在含家,屆時含家有一位修鍊禁道的弟子出現,恐怕不會為眾聖堂所容。

而且按照含九姨的策略,羅征真的有凝聚神格的機會,她也不會允許。

剩下的時間並不多,他要在不到三個月時間贏得足夠多的積分,就只能通過越級戰在眾神競技場中戰鬥,如果他的修為真能突破真神境,越級戰自然也就不存在了,額外的積分獎勵也不會那麼高,除非他以下位真神的身份挑戰那些中位真神……

「短時間內,我的實力怕是難有很大的提升,」羅征思索了一番后說道。

誰知道含九姨微微一笑,「並不是沒有可能,你且閉上眼睛!」

說完含九姨伸出手指,指尖在羅征的額前輕輕一點,一縷縷純粹至極的紫色霧氣將羅征所包圍。

轉瞬之間,羅征周圍的一切景象都消散了,他被含九姨拉入了一個陌生的世界中……

等到羅征再度睜開雙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個紫霧瀰漫的世界,這裡有著末日一般的景象,濃厚的紫霧之中,一隻只龐大到難以想象的蛇形巨獸在其中緩緩遊盪,那些巨獸感應到下方的含九姨后,紛紛發出高亢的叫聲,似乎歡迎著含九姨的到來。

除了這些蛇形巨獸之外,在這個世界中還豎立著高達千萬丈的巨大植物,這些植物的葉片遮天蔽日,而在葉片之上則懸挂著密密麻麻的紫色蝙蝠。

那些蛇形巨獸高亢的叫聲驚動了葉片下的紫色蝙蝠,這些蝙蝠們紛紛揚起翅膀,頓時遮天蔽日。

一切都顯得光怪陸離。

這裡很像紫極界……

羅征剛剛進入此地心中便如此想著,不過他還是開口問道:「這是哪裡?」

含九姨淡淡的回答道:「紫天絕地,是我所構築的寰宇。」

紫天絕地也算是一個特殊的寰宇,含九姨也是憑藉紫天絕地才被封為亞聖,而且隨著紫天絕地的完善,她也有了封聖的可能性!

「為何帶我來這裡?」羅征又問道。

「雖然不知道你的力量到從何而來,但你現在的手段過於簡單,我授你力量神道中的一個法門,可將你的力量發揮到極致……這法門是針對凝出神台九星的真神們所創造,雖然你不曾開啟一顆星辰,但也能受益頗多,」含九姨說道。

針對神台九星?

羅征微微一愣,他的神台九星不僅僅是已經完全凝出了,而且早已沉降在體內世界中……

含九姨自然不清楚這世界上會有《混沌秘術》這種難以理解的東西存在,更是有人將其練成。

當年鳩聖贈送海量的力量本源幫助羅征凝出九星后,也順理成章的將其沉入羅征的體內世界,而在羅征之前,只有聖人才能將神台九星與寰宇相互融合!

(路上堵車,太晚了,抱歉~) 神域對神道的理解相當透徹。

無論哪一種神道單列出來,就是一套成熟與完整的體系。

但通過無數年的鑽研后,一些天才就將神道中的道蘊切割,同時再配合自己的領悟化出自成一體的功法,例如鳩聖的「冰魄魔焰」與含耀之的「五行幻滅」。

這種功法在神域中有一個統一被稱為「道外神通」,也就是神道以外的神通……

有一些道外神通極其厲害,例如冰魄魔焰,迄今為止還有無數真神想要拜入鳩聖名下,以求修鍊冰魄魔焰。

而五行幻滅相對而言就比較一般了,比起五行神道自身的神通也厲害不了多少,耗費心思屈修鍊五行幻滅還不如將時間投入在神道本身,所以五行幻滅在真神眼中的價值也就一般,真神們並沒有太大的興趣。

關於道外神通與神道本身之間的爭論,也是一場經久不息的道爭,有人說神道乃神域根本,專註於修鍊神道才是正道。

而也有人說道外神通才是神域的未來,三千神道也是被強大的生靈刻意創造出來的,在神域之外還有更為廣闊的混沌,局限在三千神道之內就是自閉雙眼……

這場道爭迄今都還在持續著,始終沒有一個結論。

「力之神道的寶貴之處,就是對力量的單獨運用,實際上本身是非常厲害,因為力量本源完全可以塑造成各種形狀,且效果非常非常直接,比起其他神道,這是力之神道的天然優勢,」說著含九姨伸手朝著絳紫色的天空輕輕一揮。

「嘩啦啦……」

紫色霧氣中那些蛇形巨獸頓時朝著一個方向涌動,眨眼之間消失的一乾二淨,與此同時,在深空之中出現了二十一顆紫色星辰。

羅征數了數后隨即問道:「不是九星嗎?為何有二十一個星辰?」

含九姨微微一笑,那二十一顆紫色星辰中就有九顆星辰開始閃爍光芒,這九顆星辰閃爍的光芒五彩斑斕,彷彿在太陽下反射出不同光芒的寶石一般美麗。

而羅征也知道,那是力量本源的顏色,在羅征的體內世界中同樣也有九顆相同的星辰閃爍著彩虹一般的色彩。

羅征的九顆星辰比含九姨的星辰要略小一些,但也僅僅小了大約四分之一左右,而羅征只是吸納了鳩聖三分之一的力量本源,這說明含九姨雖然已擁有的神台九星,而且也將其納入了「紫天絕地」中,但力量本源還是比一般聖人要少。

隨著含九姨伸手再度輕輕一招,一縷縷無形的力量波動就從深空之中降臨下來。

這些力量波動在平常的時候無色無形,是看不到的。

羅征之所以能傷到冷林岳,憑的就是那把力量凝出的一把長劍,冷林岳在關鍵時刻並沒有注意到那把無形長劍,差點被其洞穿了自己的腦袋。

實際上羅征與冷林岳以及謝角的那兩場戰鬥,也讓在場不少豪門子弟十分困惑,她們並不清楚羅征是如何運用那無形的能量的,也不知羅征修鍊的是何種神道。

畢竟他們不可能想到一個證神武者,就能以「跨世神通」將純粹的力量抽出體外……

紫天絕地中時時刻刻都有紫色霧氣不斷地氤氳,那些無形的力量就十分顯眼,霧氣將這些力量的輪廓凸顯出來了。

在含九姨的操控之下,那些無形的力量迅速降下來,這些力量不斷排開那些紫霧后化為各種各樣的輪廓,有人形,有龍,有鳳凰……

看到這一幕,羅征眼睛也睜的老大。

其實羅征也能做到這一點,運用跨世神通他能輕易將力量揉成各種各樣的形狀,但他同一時間只能柔和出一種,不可能做到含九姨這麼輕鬆隨意,還能一次性化出這麼多個體。

「這個神通是從力之神道中領悟的道外神通,一般被稱之為『力量溯形』」含九姨繼續說道,「其實最低級的力量溯形從開啟道台八重后,武者就一直在運用!」

最原始的力量純粹在於武者的肉身之中,與人對敵就要壓榨出自己肌肉與經脈中的力量。

開啟了八重道台後,額外的力量則凝縮於道台中,當煉體者需要力量的時候,就會將力量從八重道台中抽取出來,順著經脈傳遞到雙手。

這就是最為基礎的溯形,便是將力量塑造成流體,順著經脈得以迅速傳播到武者需要的位置。

「這也算是力量溯形么……」羅征撇了撇嘴,這力量溯形聽起來十分玄乎,沒想到人人都會。

含九姨淡淡的瞥了羅征一眼,「那只是最低級的運用,無法將力量逼出體外,等你完全了解了力量溯形后,可能做到這一步,大大增強你的禦敵的能力。」

說完之後,含九姨伸出頎長的手指輕輕一彈,自她的指尖前面就有五道無形的力量延伸出一寸遠的距離,彷彿是幾道尖利而無形的指甲輪廓。

「……」

這一幕噎了羅征好一會兒,愣愣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他都擁有跨世神通了,做到這一點簡直是小菜一碟!

含九姨並沒有看到羅征迎戰冷林岳的那一幕,否則她也不會多此一舉,十分認真的講解道:「力量溯形最強大的運用,還是擁有跨世神通后可幻化無窮形狀,令對手防不勝防,力量溯形分為是三個階段,我先教授你第一個階段,教你如何將力量本源逼出體外……」

力量溯形的第一個階段,就是簡單的將力量塑形,同時將力量作為自體的一部分延伸,就像含九姨手指尖的那些無形的指尖一樣,運用得當往往能夠出其不意。

第二個階段,則是能延伸的更遠,同時將力量塑造成簡單的形狀。

第三階段則是最為複雜的運用,將力量化為獨立的個體,操控這些力量個體,其中第三階段最厲害,可條件最為苛刻,也只有擁有跨世神通后才有資格隨心所欲的運用,但跨世神通可是聖人們的專屬能力!

實際上羅征現在已處於第二個和第三個階段之間,他以跨世神通已能輕鬆塑造一些簡單的形狀,不過遠遠不如含九姨那麼靈活。

就在含九姨打算傳授「力量溯形」最基本的原理之際,羅征終於忍不住了,開口說道:「師尊……這算是第一階段么?」

說完羅征輕輕打出一拳,自他的拳頭前方一道純粹的力量湧出,排開前方的紫霧形成一個拳頭的輪廓。

看到這一幕,含九姨臉上反倒是淡然之色,「既然你已領悟力量溯形之道,為何不曾看你在眾神競技場中運用?」

以羅征的天賦就算是自行將其悟出,也不是太奇怪的事情,含九姨倒是十分平靜。

羅征並沒有停下來,而是繼續說道:「這算是第二階段嗎?」說完他的拳頭輕輕一抖,手在紫霧中輕輕揮舞幾下,漸漸在羅征手中凝出了一把長劍的輪廓,不過這劍依舊握在羅征手中,不曾離開羅征的手。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