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兩人劃出一道流光,同時弈星手指天空,星盤崩碎,所有棋子在空中歸於一體,化作一道黑白色的光芒,沖著那鏈子砸了過去。

同時,達摩也迅速出手,和他一起攻擊鐵鏈。

當得一聲,鐵鏈登時斷裂,魯班七號的身體迅速往下落去。

「快帶走!」

一聲大喝,兩人接住了魯班七號,迅速往一邊撤離而去。

「趕緊走,他沒了心智,怕是會大殺四方!」劉邦嚇得大叫了一聲,用混沌神頂護住了自己,直接往南邊逃竄而去。

那猩猩猛地一抬頭,一雙紅眼冷冷的看著他。

緊接著,一個偌大的拳頭砸了上去,由下而上,霸道無邊!

「啊!」

劉邦慘叫,碰的一聲炸碎了,一道魂魄迅速鑽進了神頂當中,急忙逃走。

猴子也不去追,而是轉頭看向了天空之中另外一些家主。

他的眼中帶著一些迷茫。

這些人是誰?

在自己腦袋上幹嘛?

好像是蒼蠅,看著好煩啊。

他呼的一下,伸出了自己的巨手。

這些家主,瞬間炸毛。

「快跑啊!」

御龍飛大叫一聲,乘坐著自己的戰車疾馳而去。

周道炎惶惶如狗,帶著自己的老婆和孩子,祭起衝天火焰,將速度催發到了極致。

凰天大叫一聲,翅膀猛地揮出,直接現出御天凰真身,帶著凰天驕兩人死命奔逃。

只剩下玄坤了。

玄武家族防禦無雙,但是速度就慢了點,但他也看出不對勁了,想要趕緊開溜了,但是那隻大手上來了。

猴子的手在空中撈了一把,就跟抓魚似得。

很可惜,幾條魚因為他的大意而逃了出去,就剩下中央那隻王八了。

「不!」玄坤嚇得叫了一聲,迅速釋放出自己的玄龜真身。

逃不走的話,還能多抗一會!

同時,在上方懸浮的玄武真身上落下來一面巨盾,擋在了他的身上。

「玄武真身,開!」

他怒吼了一聲,身體之上出現了青黑色的光芒。

上方漂浮的大陸,那玄武真身之上也落下了一道黑光,加持在了玄坤的身上。

巨盾亮了起來,在他的身上出現了一團濃重的黑影,龜蛇一體,那是昔日玄武的形象,正俯瞰著猴子。

好怒啊。

竟然敢這麼看著我?

猴子怒了,手猛地一合,抓住了那隻玄武,往下拖拽而來!

蛇靈張嘴,沖著猴子的大手咬了過去。

猴子的手硬的變態,那蛇靈也無法破開,龜靈也動了腦袋,一張嘴便吐出一道河水來,沖著猴子臉上落下。

「孫悟空,我跟你拼了!」

玄坤大概知道自己今日必死了,仰頭怒吼:「我以我血祭真主,召喚玄武真身!」

轟!

一股大陸久違的滄桑氣息,從上方的玄武真身之上,瀰漫而下。 綠色的血花不斷的在玄坤身上噴出,沖在了那玄武巨盾之上,光芒四射。

玄坤開始和落下的玄武巨盾開始融合了,而玄武真身也越來越凝實了。

最開始只是一道虛影,而到了如今,卻像是一頭真正的玄武,並且身體在不斷的放大著。

「玄坤要拚命了。」

跑到遠處的幾位家主停了下來,遠遠的眺望著。

在家族祖地,有至尊屍體加持的情況之下,可以以自己的生命作為代價,徹底喚醒至尊之器的靈魂,並且融合自己的肉身和靈魂,進行最後一戰!

其爆發的實力,據說是無限接近於至尊在世的。

玄武的身體正在不斷的放大,猴子竟然停住了手,有些好奇的看著,看著頭頂的那個很大的王八。

這王八真的很奇怪哦,怎麼還連著一條蛇呢?

蛇的眼神很不善,看得猴子很不爽,但他沒有動,抬著頭,一雙巨大的眼睛閃啊閃,充滿了好奇的光,似乎在等待著對手進行蛻變。

一個在地上,一個在天上,氣息同樣恐怖,身體同樣巨大。

天空中那玄武,如今也成了百丈的大小,方才停住了。

玄武壓在神龜峰上,就像是另外一片天空,讓下面全黑了。

猴子立在山頭上,腳下血炎滔天,嘴裡的獠牙密集而恐怖,就像是未曾開花靈智的野獸,一身毛髮林立如鋼鐵。

雙方在對峙。

人們怕死,但是也喜歡看熱鬧,當兩個發生衝突的時候,他們會選擇盡量保證自己生命前提之下,看熱鬧。

而且眼前的熱鬧,世所罕見。

一個或許是傳世無數年的孫悟空,一個是神獸家族族長的臨死反撲,發動昔日先祖殘餘的最後威能。

遠處,虛空之中藏著一道漆黑的人影,他低著眸子看著眼前的一切。

「這小子命真不是一般的大,竟然連這種東西都搬了出來,到底是哪裡來的運氣?」

沉默一陣,他突然笑了:「也好,我等你強大起來,等你境界追到我!我會光明正大的擊敗你,不管如何,也要向她證明,你不如我!」

「已經到了這一步么?」

玄武的龜腦袋開始睜眼了,聲音非常的蒼老,低頭打量著這片大地,發出了一聲嘆息:「幾十萬年,彈指一揮間而已,如今再現人寰,卻是物是人非。」

重生之天價經紀人 他掃了一眼,隨即便落在了猴子身上,眼神猛地一變。

「有些熟悉的氣機,你是……孫悟空!」

「你怎麼會變成了這個模樣?」

玄武有些驚訝。

「這是玄武神獸么?」李元芳湊過去一個腦袋,沖著諸葛亮打聽道。

「不可能的,玄武神獸已經死了,這麼多年,他的魂魄不可能留下來,這是器靈。」諸葛亮說道,臉色有些凝重,抬頭看著上方:「玄武神獸的聖軀留了下來,玄坤用自己的生命和靈魂作為代價,讓器靈全面復甦,一方面也將自己的血脈全部點燃,可以召喚出昔日的玄武力量。

但是能夠保留多少,就不一定了。」

「那這大猩猩……不,猴哥打的贏他么?」裴擒虎有些害怕的看著猴子。

猴子此刻的形象實在是太過恐怖了,整個就像是會吃人的野人猩猩,一臉凶神惡煞的模樣,而且也不大好看。

「至尊不可戰勝,玄武和青龍一樣,恐怕猴子難辦。」龍靈兒搖頭。

「不,其他人或許是難辦。」李緣風搖頭,道:「但是孫悟空不同,我聽師父說過,他的身體是天地間最為堅固之物,即便是至尊也無法摧毀,他是殺不死的。而器靈復甦的時間有限,孫悟空必然會贏。」

「孫悟空,昔日至尊放過了你,你要恩將仇報么!」

器靈開口,道出了一則秘辛。

同時,玄坤的聲音也響了起來:「他要搗滅我族!」

其他人沒開口,一向話多的諸葛亮也閉了嘴,這種情況插嘴的話,會很危險的。

猴子也沒開口,只是抬頭打量著上方,過了很久,他抬起了一個拳頭,沖著玄武砸了過去。

「大膽!」

器靈登時大怒,張嘴一吐,一道黑色的河水自就九天而落,稀里嘩啦落在了猴子的腦袋上。

同時,那拳頭也砸在了他的身上,卻是沒有多大的攻擊效果。

黑水落在猴子身上,隨後迅速冰凍起來,眨眼的功夫,就成了一個冰凍猴棍。

所有人傻眼了。

猴子,就這麼交代了?

開始秒天秒地的氣概呢?

「困不住他,他好像入魔了。」器靈搖了搖頭。

似乎是為了驗證他這句話,被冰凍的光芒之中閃動著一雙紅光,緊接著咔擦一聲,冰塊迅速崩裂,猴子的眼中已經出現了一股惱怒之色。

婚外有婚,情外有情 這個傢伙,竟敢還手,真是討厭!

腦袋裡充滿了戾氣,猴子腳一跨,就到了一座山前。

眾人不解之間,他一彎腰,一抬手,身子再度放大,抓起一座山來,沖著上面的玄武就砸了過去。

抬手擲蒼山!

蛇靈腦袋一擺,一口咬住了那座山,沖著猴子就甩了過來。

「嗷!」

他張開嘴發出了一聲嘶吼,震得眾人急忙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隨著猴子一聲吼,落下的大山頓時炸成了碎片。

「殺了他,不然他會滅了我族啊啊啊!」玄坤大叫了起來。

器靈搖頭,嘆了一口氣。

猴子又是抬著頭,看著空中那個玄武,隨後兩腳一彎,直接跳了起來。

一躍萬丈高,跳起來一拳沖著腦袋上的玄武打了過去,動作有些滑稽,但是威力絕對駭人。

他那拳頭打了出去,導致空間出現了一片空白。

「你破不開我的防禦的。」玄武搖了搖頭,隨後道:「要想辦法鎮壓他才行。」

果然,玄武的防禦力出奇的強大,猴子一拳頭砸過去根本就沒有什麼反應,頓時氣得哇哇大叫了幾聲,一把拽住了玄武的一個尾巴!

「不好!」

玄武臉色猛地一變,身體失去平衡,讓猴子拽了起來,直接往地面上掄了下去。

「快躲開!」

弈星嚇得再次大叫了起來。

玄武落向地面,方圓之處幾座大山頓時炸成了齏粉,取而代之的是深不見底的坑! 好好玩哦,終於把他弄了下來。

猴子歪著頭,沖著那坑裡直接跳了下去,悍不畏死。

轟!

咔擦咔擦!

猴子跳了下去,大地顫抖了起來,裂紋四處密布,神龜峰周圍的大山全部裂開,神龜峰也不能例外。

裝著姜亢的那口棺材,猛地一歪,往坑底落去。

「不好!」虞姬臉色大變,想要衝過去已經來不及了。

發現猴子舒醒之後,眾人並沒有急著把姜亢給搶回來。

第一猴子是認識姜亢的,既然會出手,說明他應該不會傷害姜亢,而且會保住他。

待在他的身邊,是最為安全的。

第二,就是猴子不認識其他人,難免會出手,那時候就不大樂觀了。

可此時,那棺材一斜,直接往裡面落去,那幾個骷髏沒有了姜亢的指揮,一動不動,就站著等死。

「哼!」

天空中響起了一聲冷哼,一道黑色的鳳影躥了下來,一把托住了那口棺材,在攻擊波來臨之前,又落在了虞姬等人的面前,將棺材丟了下去。

鳳影化作一個極其英俊的人,腰間還掛著一個葫蘆,十分嫌棄的樣子,丟了姜亢之後還拍了拍自己的袖子。

烙印嬌妻:爹地,媽咪又跑了 「是你,李白。」諸葛亮皺眉,有些不解的看著眼前這個傢伙。

「我會等他到了我相同境界,再擊敗他,而不是讓他撿了便宜去死。」

李白直接轉身,身體一晃,就不見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