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兩人似乎感受到一股無形的力量在牽引他們,讓他們居然沒有任何瓶頸就提升了。

現在兩人反而嫌自己煉化木屬性元素之力不夠快。

其實這都是淬木的原因,淬木是木屬性植物中的神木,生長了不知多少年,它的效用除了能夠匯聚木屬性元素之外,還有很多的微妙,現在正在一一體現出來。

洞內,其餘兩人眼巴巴的看著正處於修鍊中的兩人,各自找了地方開始休整,眼不見為凈啊!

兩人這一修鍊很快便到了第二天清晨,直到濃郁的木屬性元素逐漸散去兩人都沒有停下修鍊,不消片刻伴隨著一聲轟鳴,薩琳娜身子一震,目中透過狂喜,她發現自己的木屬性已經繼自己的金屬性之力之後達到了星師的水準,雖然是一階星師,但離自己的六階星師的境界也已經不遠了,可惜這樣的情景沒有持續太久,如果持續再久一些,她有信心將自己的木屬性星力達到跟金屬性星力一樣的地步……六階星師的星力水平。

不過一夜修鍊,薩琳娜自己的實力他能夠清晰的感受到提升了至少三倍,儘管比之貝克相差很遠,但比之千鳳公主卻強一些,因為她有兩種屬性之力都達到了星師。

而千鳳公主雖然託了貝克的福,上次在奇蟲穀人品爆發提升到了六階星師,但總的比不上薩琳娜。

在貝克想來,薩琳娜能夠有六階星師的境界,那是因為他有個星宗級別的哥哥在一旁輔助。

在這個年紀階段能夠達到這樣的地步也算是不錯的天才了,但現在她似乎看見了自己修鍊的新方向,那就是木屬性星力,因為看見貝克是兩屬性同修,她居然也萌生出了這個想法決定金木同修。

薩琳娜原地徘徊一圈,看向另一邊的佐羅,讓人震驚的是佐羅身體上面的青色光點已經遍布全身,其星力已經達到了九階巔峰大星師,似乎他現在正在努力衝擊星宗境界。

不得不說佐羅天賦也是驚人,此刻山洞中濃郁的星力以他為氣場散發而開,讓在場安其羅,薩琳娜,千鳳都為之一驚。

「佐羅大哥要進階了?」安其羅激動的道,同時他為佐羅捏了一把汗,進階星宗可不容易啊,能夠成功么。

三人怔怔的看著。

……

而在山洞外面,貝克一早就出去了,一夜的修鍊他雖然沒有抓住木屬性規則之力,但是卻讓他對木屬性規則有了一絲領悟,只要他能夠徹底將這絲領悟融入心間,再加上淬木引導相信要不了多久木屬性規則範圍也就是水到渠成。

早上他先是在山脈中找了一處清水潭洗了一個澡,然後換了身上最後一套白色的衣服,便回到了山洞,剛來到洞口便感知到洞口內部那股驚人的木屬性之力,雖然這股力量與淬木引導的木屬性之力相比還有所不足,但也相當的濃郁了。

「怎麼回事,異象?難道是有人要進階,是佐羅叔叔?」貝克當即就想到了佐羅,只見他身子一閃便進入洞內。

洞中佐羅一身木屬性星力徘徊不定,天地間似乎有某種規則在排斥,木屬性星力雖然多但總是進入不了他的身體中,他渾身已經布滿了緊張的細汗。

貝克進去之後一眼就看見了問題,同時,薩琳娜,千鳳,安其羅也看見了貝克。

「貝克。」

「貝克大人……」

貝克對三人點點頭,隨後目光凝重的盯著佐羅,薩琳娜走過來對貝克道:「貝克,佐羅叔叔會成功么?」

薩琳娜心中非常希望佐羅能夠成功,畢竟在這個世界人們對實力非常的看重,她心中沒有底,所以就想問問貝克。

聽見薩琳娜的話,其餘緊張的兩個人也都看向貝克。

貝克搖了搖頭道:「難,佐羅叔叔的星力雖然到了,但是境界似乎還未完全穩固,沒有觸摸到星宗那層膜,這樣導致天地規則之力無法與他的身體溝通,佐羅叔叔現在正在試著領悟木屬性規則之力,同時也在試著與天地規則之力進行溝通,進階星宗一般時間很短暫,如果佐羅叔叔做不到與天地規則溝通,那麼進階必會失敗,一旦失敗對佐羅叔叔來說一定會是一個很大的打擊。」

「那怎麼辦,佐羅大哥豈不是會很難過。」安其羅道,要知道如果第一次完成不了進階,那麼第二次再次進階的時候會更加困難。

安其羅為佐羅感到擔憂。

「為今之計只有一個辦法了。」貝克說著便走上前去。

在眾人疑惑中,貝克來到佐羅的身邊,隨即掏出自己懷中的淬木,此刻的淬木在離開淬木身體之後已經逐步收斂了木元素,現在淬木化為了一顆拇指大小的淡青色珠子,不過不要小看這顆珠子,只要貝克利用木屬性之力催動,他隨時能夠引動八方木屬性元素之力。

「淬木之心乃天地神木淬木的精華,其中含有淬木經過不知多少年的風雨飄零,對天地規則的感悟,正好可以幫助佐羅叔叔,但能不能成功也說不準,但至少有六成把握,其餘四成還需要靠佐羅叔叔自行領悟。」

貝克立即利用木屬性之力催動淬木之心,淬木之心瞬間散發出驚人的木屬性之力,四周木屬性之力好似受到了牽引一樣直接被淬木之心霸道的拉扯過來……



洞內其餘三人倒吸一口涼氣,看著貝克手裡的那顆珠子眼神變了,毫無疑問這是一個寶貝啊……

!! 千鳳公主在瞬間腦子發熱,有想將貝克手裡的淬木之心搶過來的衝動,但這也是想想而已,這麼厲害的東西,就算是她再喜歡,貝克也絕不會送給她。

而這時角落中的佐羅在淬木之心青光照耀下,身體忽然有了一絲微末的變化,一股看不見的氣機在緩慢的將周圍的木屬性之力拉入他的身體,雖然很緩慢,但貝克卻清晰的感知到了,他臉色一喜道:「果然不錯,淬木之心能夠幫助佐羅叔叔凝聚規則之力,溝通天地規則的橋樑,看來進入星宗是必然的事情。」

貝克的話落,只見佐羅周身的氣勢越來越重,天地木屬性之力越來越多被他吸收,而且一股奇特的波動在他身體周圍若隱若現,又過了片刻,那股奇特的波動似乎跟天地間的某種力量達成共識,佐羅身體猛然一震。

只見他睜開眼睛,大喝一聲,身體忽然暴起一股氣勢,這股氣勢一出,洞內四人除了貝克之外安其羅,千鳳,薩琳娜都被這股氣勢壓得有些踹不過氣來。

佐羅身體一丈內化為一股罡風,木屬性之力儘速被收斂。

這樣的情況持續了三分鐘,佐羅周圍的一丈方圓木屬性之力已經濃郁到了快要凝固的程度。

隨即那一丈方圓立即擴大,達到了兩丈,隨後是三丈,貝克眉頭一促,身子朝後數步,直到木屬性規則範圍達到五丈之後才停止。

貝克讚歎道:「沒想到淬木不僅讓佐羅叔叔領悟木屬性規則之力,成功進階不說,而且還讓規則之力衝破了五丈範圍,就憑這木屬性規則之力,等閑的星宗都有所不及,只是佐羅叔叔的木屬性星力才剛剛一階,尚未穩固,一旦穩固將來必定如魚得水,修鍊速度絕對不慢,至少修鍊到三階星宗很容易。」

正當這時佐羅忽然睜開眼睛射出兩道青光,隨即他身子一閃便出了洞,四人大喜不已,連忙跟著跑了出去,只聽外面傳來巨大的笑聲。

哈哈……

佐羅身立半空,仰天狂笑。

「星宗,我也成為星宗了,哈哈,沒想到我還有機會成就星宗之境,踏空而行,踏空而行啊……」

半響之後佐羅眉目一轉,看向下方的貝克,身子一閃便來到下面,貝克身前道:「貝克,這次託了你的福,我又欠你一份大人情啊,從今以後你要是有什麼事情,我佐羅必定肝腦塗地。」

貝克一抱手道:「佐羅叔叔客氣了,對了還沒有恭喜佐羅叔叔,恭喜恭喜。」

其後安其羅也跑過來恭喜佐羅,薩琳娜微微一笑似乎對佐羅能夠成就星宗非常的高興,而千鳳卻大大的鬆了一口氣,佐羅也是她這一方的人,現在見著他實力提升,她當然也高興。

佐羅聞言一一點頭,然後對貝克道:「貝克,我方才正冥思苦想規則之力而沒有半點頭緒的時候,忽然感知到一股玄之又玄的感覺湧上心頭,這感覺來的這樣突然,恐怕也是你的原因吧!」

貝克點點頭道:「佐羅叔叔言重了,我只是用了一丁點兒手段,其實大半部分還是因為佐羅叔叔自身的領悟力本身就很強,要不然就是我再有手段也是徒勞。」

聽著貝克的話,佐羅恍然,爾後道:「果然啊,貝克,本來我剛才還有一種豪氣想跟你試試身手,但現在想來還是算了,你的實力恐怕比我強盛不知多少,我就不自不量力了。」

「佐羅叔叔言重了,現在看著佐羅叔叔實力提升,我真心為你高興。」

佐羅點點頭,然後看向其餘的人道:「現在也不早了,既然貝克也回來了,咱們不如趁熱趕路吧,咱們這回在這裡可逗留了不少時間了。」

「不錯,佐羅大哥說的對,公主請稍等片刻,待安其羅將行頭都準備好,咱們繼續前行。」安其羅向千鳳公主請示。

千鳳點頭道:「好,你去辦吧!」

安其羅一禮,便去收拾離開的行頭,包括三匹追風馬以及馬車架子,順便拿著水袋去山間找了一些水注滿。

半個時辰之後幾人收拾行李,離開了雷罡山脈,三個時辰之後他們已經擦著雷罡山脈邊緣走出了這地方。

這一走又是四天時間,四天時間,眾人白天趕路晚上休整,每天晚上貝克都修鍊木屬性之力,每次到了修鍊的時候,佐羅與薩琳娜便會湊上去跟著貝克一起修鍊,因為他們發現挨著貝克修鍊,他們的修鍊速度簡直可以用神速來形容。

佐羅還沒有什麼,因為他剛剛進階,所以要想進階並不是那麼容易,但薩琳娜卻厲害了,四天時間她的星力提升速度是眾人用肉眼都能夠看得見的。

一天前她的木屬性之力就已經超越了自己的金屬性之力,達到了六階巔峰的程度,要不是他的修為是六階巔峰的話,恐怕她還會更進一步,當然為了幫助薩琳娜提升實力,貝克還送了她一顆木屬性元素果,木屬性元素果對於薩琳娜來說簡直是天賜的補藥,就在今天早晨眾人還都在休整的時候,薩琳娜的境界更上一層,居然一舉突破了六階巔峰星師,進入了七階星師的地步,而貝克自然有意見得薩琳娜提升實力,竟然在今天早上將淬木之心借給了她,這下好了,就是貝克不修鍊薩琳娜也能夠藉助淬木之心自行修鍊。

戴著淬木之心修鍊那速度絕逼的快啊!

薩琳娜也沒有讓貝克失望,就是趕路的時候呆在馬車裡面她也在修鍊,就這樣又過了兩天。

今天已經是從雷罡山脈出發之後的第六天了,而眾人也終於來到了暗之三角城的邊緣處。

在一個十字路口處豎立一個刻著暗之三角城的石碑。

「這就是暗之三角城了?」千鳳公主拉開馬車帘子看向外面喃喃道。

貝克也看著暗之三角城的方向,暗嘆一聲,自己又回來了,這次蠻荒城一行去了兩個來月,也不知道奧布里,露琪,阿諾他們還好么。

本書源自看書蛧

!! 「不錯這就是暗之三角城」貝克說著一拍下面的馬屁股,追風馬快速挺進,不一會兒眾人就真正踏入了暗之三角城荒山地域。

如此行進了半個小時,貝克一邊走一邊開始向眾人告誡道:「各位我們已經正式進入暗之三角城的地域,我得給大家說一下,暗之三角城是帝國的三不管之地,也是帝國最為重要的地方,這裡面資源非常的豐厚這一點我就不用多說了,大家應該都知道,最主要的是這裡面魚龍混雜,修為強大者不少,所以大家一定要小心,不管我們碰到什麼事情都不要慌張。」

「貝克大人放心吧,我們知道應該怎麼做。」安其羅笑著道。

貝克道:「恩,安其羅侍衛長我當然放心,但是某位我卻是不太放心啊!」

貝克說話間,眼神似乎穿透了馬車的帘子看見了馬車裡的千鳳公主,千鳳公主呆在馬車裡但耳朵卻沒有聾,自然聽見貝克的話,正當她要掀開帘子反駁的時候,忽然在馬車裡的薩琳娜嬌軀猛然一震,隨即眼睛促然睜開,身子一閃便出了馬車來到了外面,千鳳被這突起的情況嚇了一跳。

而這時薩琳娜已經來到了外面的一塊大石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她牽引,看著靜靜盤坐在大石上的薩琳娜,貝克臉上掀起一絲笑意道:「看來是該咱們休息的時候了,也好,趕了半天的路,反正已經進入了暗之三角城地域,不著急,大家都休整一番吧。」

眾人覺得貝克說的有理,這時候千鳳公主從馬車裡面走下來,她徑直的走向另一邊,盡量不跟貝克挨得太近,似乎貝克剛才的話傷了她的心。

貝克自然不會管他,他的注意力現在全部放在了薩琳娜身上,他讚歎一聲:「淬木之心果然厲害,不止對星力修鍊有很大的幫助,而且對於天地規則的感悟已經達到了非常高深的地步,薩琳娜帶著他目前還沒有什麼瓶頸,現在不止星力已經達到了八階星師的地步,境界馬上就要衝破八階巔峰星師達到九階星師的地步了,也算是對得起古大哥將她交託給我。」

貝克雖然在說薩琳娜,他自己身體內部的情況更加令人恐怖。

現在他星海中的木屬性星力已經達到了巔峰大星師的地步,而他的雷屬性星力更加誇張,他根本就不用刻意修鍊,現在他的雷屬性規則範圍已然達到了十丈,這簡直就是神速,要知道六天前他的規則範圍不過才四丈,現在已經不知不覺達到了這個地步,要是說出去不知道有多少人會羨慕,但是貝克卻範圍很苦惱,因為雷屬性規則範圍越強大,他的其他三屬性之力就會很危險。

而至今他的木屬性星力卻始終沒有領悟到規則之力,這讓他非常的捉急,如果還不領悟出三屬性中任意一種規則之力,那麼等到雷屬性規則之力達到一定的程度,他身體中就沒有什麼東西能夠抑制它的了。

就在貝克沉思的時候,薩琳娜忽然身體閃爍一陣青芒,卡擦一聲細微的輕響,貝克嘴角掀起一絲笑意。

薩琳娜睜開眼睛,第一眼看見的正是一臉關切的貝克,臉色不由一紅,不過她眉宇間激動的神情卻絲毫沒有減少。

「恭喜你,薩琳娜,九階星師,就是在暗之三角城也是不錯實力的了。」貝克道。

薩琳娜應了一聲,道:「是啊,沒想到我這麼快也能達到這個地步,謝謝你,貝克。」

貝克哈哈一笑道:「別客氣。」

「哦,對了,這個東西還給你,我現在已經達到了九階星師了,達到九階巔峰星師也只是時間問題,九階之後便是一個大坎,暫時用不著這個,你拿著比我有用。」薩琳娜說著把淬木之心還給他。

貝克接過淬木之心,這東西他現在也是十分的需要,卻不能隨便送給薩琳娜,不過他將剩下的兩顆木屬性元素果給了薩琳娜,這東西對薩琳娜的效果非常的顯著,相信她很快便能夠達到九階巔峰星師,至於能不能達到大星師境界,貝克不能保證,只能靠她自己了。

「大家休整一番,一刻鐘以後再次趕路。」貝克道。

……

而貝克卻不知道,他們所坐落的這片荒山,離這裡不遠,大致一兩里的距離還住著兩個非常古怪的傢伙,以至於周圍不敢有人離這裡太近。

陰陽絕崖。

不錯正是這地方。

在陰陽絕崖之下的大道兩邊,兩個老傢伙互相干瞪眼。

「哈哈,陰老怪,我們鬥了三天三夜了,你還是沒有斗過我。」陽老怪撐著壯碩卻矮的不行的身體桀桀兩聲,對著陰老怪挑釁道。

「呸,老不休,你也沒有斗過我啊,有種再斗三百回合。」陰老怪撇嘴道。

「陰老怪,就我們這樣斗下去,一個月都別想分出勝負,不如換一種方式如何。」陽老怪道。

「怎麼換。」陰老怪怔道。

「離絕崖的一裡外之地,便是暴熊谷,那頭暴熊實力不錯,誰能夠先將它殺了,誰就贏。」陽老怪嘿嘿道。

「五階成年暴熊,在五階星獸中也是屬於不弱的角色,你確定要拿它來比。」陰老怪道。

「怎樣?你敢不敢?」陽老怪道。

「有什麼不敢……」陰老怪說完身形一閃就駛去了。

陽老怪哈哈一笑,跟了上去,不一會兒在對面谷中便傳出轟然的聲音,記憶怒吼般的嘶吼聲。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