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先不說這個,我這裏有個人想要見你。三十分鐘之後,我們在王宮酒店的二號總統套房見。”草雞匆匆的說了這些話之後,便掛掉了電話。

奇怪,什麼人會讓草雞這麼拘謹呢?鄭宇白有點疑惑,可他知道既然草雞這麼謹慎,那就一定有重要的事情。

告別了依依不捨的素素,鄭宇白在約定的時候準時來到了王宮酒店。這裏應該算是他的福地,一個月前他就在這裏擊敗了高飛,不但爲自己解決了一個**煩,還幫徐瑾報了仇。現在又來到這裏,不知道又會發生什麼事情。

剛一進酒店的大廳,鄭宇白一眼就看到正在裏面來回踱步的草雞,他喊了一聲走過去,草雞一見他來了,臉上堆滿了笑道:“你可算來了,這回可有天大的好事。”

“什麼好事?”鄭宇白丈二的和尚摸不着頭腦。

“跟我上去就知道了,今天要見你的,可是個大人物。”草雞也不解釋,不由鄭宇白分說,拉着他直奔電梯。

很快來到總統套房的門前,草雞進去之前還特地給鄭宇白整理了一下有褶皺的外套,悄聲道:“見到那人之後要恭敬一點。”

鄭宇白本來也不是個沒有禮貌的人,隨口答應下來,就見草雞輕輕的敲了三下門,很快就有人開門了。

開門的是個黑衣年輕男子,他看了眼草雞,又打量了眼鄭宇白,身體一側,讓開進去的路。

跟隨着草雞進門,鄭宇白才發現偌大的客廳裏還有七個黑衣人,這八個人一看就知是有很厲害功夫的高手,看起來都是某位大人物的保鏢。

“是草雞來了嗎?”一個渾厚的聲音從裏間傳出來,“進來吧。”

“請。”那開門的年輕人做了個手勢,帶着草雞和鄭宇白走進了裏間。

一進裏間,鄭宇白一眼就望見正對面有一張寬大的辦公桌。桌子的後面坐着一個四十歲開外的男子,皮膚黝黑,身材健碩,留着幾毫米的短髮,額頭到鼻翼處有一道長長的疤痕,而眼中則流露出一種野獸般的目光來。

這人絕對是個練家子,鄭宇白一見他立刻就有所感應。而那人一見鄭宇白,微微點了點頭,笑起來道:“這個就是鄭宇白吧?”

“老闆,這就是鄭宇白。”草雞忙道。說着順手一拉鄭宇白,把他拉到身前,低聲的道:“這是咱們公司的大老闆。”

“公司的大老闆?”鄭宇白一時有點想不出來這人究竟是誰,略一琢磨,不禁一驚。

黑星公司名聲鵲起也就是這十幾年間的事情,能夠在十幾年的短暫時間裏就打敗許多百年基業的幫會,成爲稱雄亞洲的頂尖黑社會社團,正是因爲出了一個絕頂的領導者。

這個領導者用自己的名字來命名他一手創建的社團,他的大名在江湖上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就連美國的時代週刊都曾經在雜誌上報道過他傳奇的黑道經歷。

這個人的名字很好記,他叫做許黑星。

“老闆好。”得知面前這個精光四射,魄力十足的中年人就是自己的衣食父母,鄭宇白連忙把腰彎成九十度,鞠了一個躬。其實他見過很多的大人物,就算面對許黑星這樣的傳奇人物也沒覺得有什麼驚訝的。不過想到自己這份管理員的工作乾的有點尸位素餐,時不時的三天打魚兩天曬網,頗有點對不住那頗爲豐厚的工資。這個躬就算作賠罪了。

“很好,很好。”許黑星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鄭宇白,一臉的欣賞,“我很早就聽過你的大名了。我們黑星公司還真是人才輩出。一個E級公寓的管理員居然身兼賭神和武林大會冠軍兩個頭銜,實在讓我很驚訝。我該怎麼誇獎你呢?文武雙全嗎?似乎不太合適啊。”

這個玩笑其實不好笑,但很能緩解氣氛,起碼一直很緊張的草雞就沙啞的笑起來。鄭宇白也覺得面前的大老闆和傳說中殺人不眨眼的黑道魔頭頗有差距。

“你的形意拳練到什麼程度了,入象了嗎?”許黑星忽然道。

一聽許黑星的問法,鄭宇白就知道這位老闆看起來不但是個練家子,只怕造詣還很深了。如果只是一般的武術愛好者,怎麼會知道練拳的入象呢。

其實所謂的入象就是恍然的境界,鄭宇白早在六七年前就達到了。不過進入恍然的境界容易,想從恍然裏面得到東西可就不那麼簡單了。

人一進入恍然的境界,潛意識裏的各種亂七八糟的東西就自然而然的出現了,而形意拳講究的是從恍然的這些東西里面學功夫。在恍然之中,看到什麼,見識什麼,就等於擁有了什麼,之後再一練,功夫就上身了。

這種說法聽起來比較怪異,其實卻是練出真正功夫的必然途徑。不過恍然的感覺類似於走火入魔,常人很難進入,就算偶爾進入,也會覺得十分的害怕。一旦生起了畏縮之心,這功夫也就沒法成就了。

如果不畏懼,跨過了對恍然懼怕的門檻,真正進入了恍然的境界,就會有大收益。在恍然之中,出拳並不是簡簡單單的一拳打出去,而會覺得兩臂之下的空氣託着胳膊前進,沒有了肌體的束縛。兩個胯上的骨頭只要一動,就似乎能牽動天地勾起風雷電火一樣。就連隨隨便便的一溜達,都覺得萬事萬物跟在身後。

這樣的比方或許有點誇張,可恍然就跟吸毒之後產生的幻覺一樣,在裏面想到什麼,就能得到什麼,最後成就一身絕頂的功夫。這種見識,還是鄭宇白在熟練的掌握了四目重瞳的能力之後才漸漸領悟到的。可以說他現在對恍然的理解,對入象的把握,已經完全超越了一般的形意拳手。許黑星的話,還真是問對了人。

“勉強算是進入了。”鄭宇白非常謙虛的回答道。

“是嗎,我看你的程度應該不只是入象而已啊。”許黑星站起身,走到鄭宇白的身邊。這個時候鄭宇白才發現他的身高將近兩米,真是一條龐然大漢。

“只是一些粗淺的功夫而已。”鄭宇白撓撓頭,他可不擅長炫耀自己的本事。

“跟我打一場如何,咱們比試比試,點到爲止?”許黑星興致盎然的問道。

“這怎麼行。”鄭宇白心說一個員工跟老闆比劃功夫,輸了會被認爲是無能,贏了或許下場更慘。這種完全討不到好的事情,他現在也學乖了,能避則避。

草雞一旁也嚇了一跳,忙出言勸阻,可許黑星特別有興致,非要鄭宇白陪他過兩招。還生拉硬拽的把鄭宇白給拉到大廳,讓外面的黑衣人保鏢們把客廳裏的沙發都搬開,讓出了一片空地。

“形意拳講究的拳打臥牛之地,這塊地方夠施展了吧。”許黑星問鄭宇白道。

鄭宇白點點頭,既然被硬趕鴨子上架,他也只好恭敬不如從命了。

兩人分開大概三四步的距離,鄭宇白先一抱拳,對許黑星道:“失禮了。”

許黑星大大咧咧的一笑道:“你可千萬別留手,否則我可開除你。”

鄭宇白沒有回答,而是用一計拳頭來表明他不會留情的。

“來的好哦。”看到鄭宇白這一拳打的空氣砰的作響,許黑星眼睛一亮。十幾年前他和一羣兄弟一手創立黑星公司,算是用拳頭和刀打下了一片天。每天都在血光裏討生活,身上那四十多道傷疤就是拼搏歲月的最好證據。

當他成就了一番事業之後,雖然不用再衝鋒在前,浴血透衣,可每每夜闌人靜午夜夢迴的時候,也總覺得一身的武藝荒廢掉了。不過他既然已經身爲亞洲第一黑社會大佬,誰又有資格有膽量和他痛痛快快的打一場呢?

契約隱妻 現在,這個心願終於了結了。第一眼看到鄭宇白,許黑星就知道這是個老實人,跟他打一場一定會酣暢淋漓。果然鄭宇白的第一拳就讓他有惺惺相惜的感覺,他左手虎爪,右掌牛舌,赫然一身施展出兩套不同的武功,迎向了鄭宇白的拳頭。

“好功夫。”鄭宇白暗暗心驚。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沒有,許黑星雙臂一掄,好似兩個大風車,虎爪帶着凌厲的殺氣攻來,牛舌橫在胸前,遮擋鄭宇白的拳頭。一攻一守渾圓自如,正是極高明的功夫。

兩人你來我往,轉眼之間就過了十七八招。客廳裏拳風激盪,空氣中悶響連連。

草雞和八個保鏢呆若木雞的看着兩個打的不亦樂乎的人影,心裏如同打翻了五味瓶。草雞是驚歎於鄭宇白膽大包天,竟然和名震亞洲的大老闆打成一團,還拳拳都是狠手。八個保鏢本以爲功夫不錯,沒想到老闆的武藝這麼厲害,這才知道他們以前一直都走了眼,不禁羞愧萬分。

鬥了足有五六分鐘,兩個糾纏在一起的人影終於砰的一聲分開來,兩人各自退出兩三步,齊齊的往地上一坐。

“老闆!”衆人都嚇了一跳,唯恐鄭宇白錯手傷了許黑星。 5月19日14時28分起,全國人民默哀3分鐘,屆時汽車、火車、艦船鳴笛,防空警報鳴響。停止一切公共娛樂活動。

不知道看書是不是屬於公共娛樂活動,還請大家到時候爲災區人民默哀……

****************************

“痛快,真是痛快,好多年沒這麼痛快過了。”四個保鏢虎視眈眈的要奔向鄭宇白,四個要去扶許黑星。卻見他雙拳錘地,哈哈大笑起來。聽他聲音裏的中氣十足,就知道他不但沒有受傷,心情還很愉快。

鄭宇白微笑着爬起來,做了一個長長的深呼吸道:“武林大會之後,老闆你是我遇到的第一高手。”

“怎麼,武林大會裏還有比我更厲害的?”許黑星頗爲不服氣的道。

鄭宇白想了想道:“螳螂拳的陳川,八極拳的王褒,無影腳的黃石玉和形意拳的孫海童,這幾個人的實力不容小視。若是真刀真槍的格鬥,五十招以內,你和他們的水平接近。”

“那五十招以後呢?”許黑星追問道。

“五十招以後,我也看不透的。若論體力,你不如黃石玉和孫海童,但你的經驗更加豐富。若論技巧,你略遜於陳川和王褒,但勝在力量充沛。這麼算起來,我實在是難以評定。”鄭宇白認真的道。

“那你我若是繼續打下去,誰勝誰負?”許黑星又問。

“再有二十招,我自信能取勝。”鄭宇白頗爲自信的道。

許黑星點點頭:“你很謙虛,要我看,再有十招我就不行了。”他說着一躍而起,哈哈大笑起來。

“今天很痛快,我請客,大家去吃飯。”許黑星一揮手,眉宇之間露出一股豪氣來,不愧是掌握着數萬黑道分子的大人物。

鄭宇白本來剛吃過素素熬的粥,可和許黑星打了一場,也消耗了不少的體力。隨着他來到王宮酒店的餐廳裏,吃了點東西之後,便聽他天南海北的侃起來。

兩人談論起武術方面的軼事來,可謂是滔滔不絕,聽得草雞和跟隨而來的兩個保鏢昏昏欲睡,他們兀自興趣盎然。

“當今武林之中,以你之見,誰人可爲第一高手?”許黑星忽然想到一個話題來,便問鄭宇白道。

鄭宇白略一沉吟:“形意拳掌門孫雲清,此人拳法高明,用勁一道已至化境。”

許黑星搖搖頭道:“孫雲清這人武功不錯,可惜爲人小肚雞腸,人品不佳,不提也罷。”

“嗯……那八卦掌的掌門人洛衡陽得自程式八卦掌的真傳,爲人光明磊落,可算是一個高手。”鄭宇白想了想又道。

許黑星手指輕輕釦着桌子,曬笑道:“洛衡陽這人倒是不錯,可惜性格軟弱,不適合爲一派宗主,否則早就光大八卦掌的門楣,哪會被孫雲清壓制住。”

“若是這樣,那太極拳的楊虎亭老爺子總該算是第一高手了吧,他老當益壯,拳法精湛,開一代拳術先河。”鄭宇白仔細一想,三大內家拳門派之中,其實還是以楊虎亭身份最高,武藝自然也沒的說。

沒料到許黑星卻依舊搖頭道:“楊虎亭的確武藝精湛,可惜人已老朽。”

“那我就實在不知道了。”鄭宇白搜腸刮肚,腦海裏掠過八極拳,螳螂拳,洪拳等無數門派高手的名字,可想來想去,卻也無人能再超過這內家拳的三位宗師。

“當今武林,羣龍無首,誰也不服誰,想要論出一個第一高手來,那純粹是扯淡。”許黑星哈哈笑道,“不過若要我論三五年後的第一高手,我可知道。”

“是誰?”鄭宇白好奇的問,自古以來文無第一,武無第二,雖然他不是個喜歡爭強好勝的人,可聽到許黑星這麼說,還是非常的有興趣。

許黑星手一指:“就是你。你是這一屆武林大會的冠軍,年紀輕輕,資質出衆,人品又好,武藝又高,日後武術界的第一高手,舍你其誰!”

這話一出,一旁的草雞和兩個保鏢都吃了一驚。鄭宇白更是被許黑星斬釘截鐵般的話語給說愣住了,他可沒想到這第一高手會論到他的頭上來。

“我資歷還淺,哪裏能擔得上這樣的讚譽。”鄭宇白忙擺手道。練武的人雖然很喜歡比個高低,可當第一高手難道真的是好玩的事情嗎?當年李存義做中華國術館館長的時候,尚雲祥成名之後都被紛涌上門來挑戰比武的人所累,別說正常的生活,就連想睡個午覺都不成。

何況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只有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才會認爲自己已經站在頂峯了。學武術必須有這山望着那山高的心思,才能不斷的長進,活到老學到老,永遠都不能停歇下來,否則很快就會被年輕後輩給淘汰掉。

總之一句話,鄭宇白絕對不認爲許黑星的稱讚是件好事情。他自從奪了武林大會冠軍之後,找他比武的人也很多,據說信件都快把楊飛雲的辦公桌給堆滿了,電話每天至少有三四十個。幸虧鄭宇白早就打好招呼,躲了起來。不然這麼多人的挑戰,他一天就算有四十八個小時都不夠應付的。若是許黑星今天說的話傳揚出去,以他黑道江湖大佬的身份,聞訊而來的人只怕會多出幾倍,到時候可真是被虛名所累了。

許黑星似乎也瞭解鄭宇白的想法,微微一笑道:“算了,不說這個了。你現在是安全公寓的管理員,太出風頭也不好。不過我還是要說,我很看好你哦。”

“多謝老闆。”鄭宇白唯恐他又說出什麼過譽的話來,忙接過話頭來。

“好了,私事咱們談完了。這次我找你來,是想跟你談一件公事。”許黑星吃飽喝足,點起一支雪茄,深深的吸了一口,將煙霧留在口中品味着濃郁的香味,過了許久才緩緩的吐出來。

鄭宇白等他一口煙吸完,這才問:“是什麼事情?”

“我想提拔你。”許黑星倒是非常直截了當,“以你的本事,做區區一個E級安全公寓的管理員實在太委屈你了。我在京海還有一間安全公寓,是D級別的,想讓你去管理。”

還沒等鄭宇白有所反應,一旁坐着的草雞已經在桌子下面用腳踢他了。瞧他一臉興奮的樣子,這顯然是件大好事。

“我的能力有限,只怕管不好。”鄭宇白撓撓頭道,其實他只是想找一份普普通通能養活自己的工作,老老實實的過日子。在黑星公司工作只是一個美麗的錯誤罷了,如果答應下來,豈不是這輩子都要做黑社會了?

“你是賭神,又是武林大會的冠軍。如果你的能力還有限,那這個世界上恐怕就沒有有能力的人了。不要以爲我什麼都不知道,姚謙的倒臺,我可是都看在眼裏的。你這個小子,膽子大,想法多,我很欣賞。”許黑星又吸了一口煙,慢慢的吞吐着,點評起鄭宇白來。

以許黑星今時今日的身份地位,能得到他如此誇獎的人可謂少之又少。單憑今天的這番話,鄭宇白就等於在黑道江湖之上奠定了他的地位,走到哪裏都會被人高看一眼。

可鄭宇白不但沒有受寵若驚,還有點不自在。他並不打算一直混在黑社會的環境裏。在他的想法中,遲早有一天,他要找一份正當的工作,和別人一樣朝九晚五,過平凡的日子。

“怎麼,難道不想升遷?”許黑星看出鄭宇白的猶豫來,輕鬆的問道,似乎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說服鄭宇白。

“倒也不是。”鄭宇白在心裏斟酌着話語,畢竟在一個黑道大佬面前說自己不想做黑社會是個很失禮的事情。

“如果你是在擔心你的身份問題,那就完全多慮了。”許黑星呵呵一笑,好像看穿了鄭宇白一樣,“D級別以上的安全公寓屬於非常正當的機構,和黑道完全沒有聯繫。我保證,你會有一個光明正大的合法身份和工作。唯一的區別就在於,這份工作不但報酬豐厚,而且地位和權力十足。”

草雞都快要把鄭宇白的腿給踢斷了,看他那滿臉通紅的模樣,如果鄭宇白不馬上答應下來,只怕出門之後就會被他給活吞了。

許黑星的話字字句句都擊中鄭宇白的要害,他猶豫了下道:“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可以試試。”

“很好。”許黑星點點頭:“你是個很誠實的青年,我越來越喜歡你了。E級公寓的工作你交接一下,明天開始就去D級公寓上班吧。一應注意事項,小王會告訴你的。”他指的小王就是身旁一個非常年輕的黑衣保鏢。

說完這些,許黑星就長身而起:“好了,我的公事談好了,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明天中午,我會舉行一個記者發佈會宣佈你的任職。”

眼睜睜看着許黑星轉身離去,鄭宇白心說這個男人可真是個豪爽大氣的漢子,難怪他能成就這一番驚世駭俗的大事業——如果混黑社會也算得上是事業的話……

“兄弟,這回你可發達了。”許黑星的身影剛剛消失,草雞就一躍而起,胳膊鎖住鄭宇白的脖子上,似乎要把他勒死。

“咳咳……你輕點。”鄭宇白差點被他勒的翻白眼,好不容易把他甩開。

“D級公寓啊,我在公司混了十年也還只是在E級公寓做個管理員,你小子倒是平步青雲,升遷的不亦樂乎啊。”草雞有點酸溜溜的道。

“差別很大嗎?”在鄭宇白看來,無論是E級公寓還是D級公寓,不都是管理員嗎。最多工資能提高一點,似乎不值得草雞這麼大驚小怪吧。

“你這個榆木腦袋,真是什麼都不懂。”草雞又好氣又好笑道,“我先給你講講,免得小王帶你去的時候你鬧出什麼笑話,那丟的可不是你自己的面子,咱們E級公寓的人都跟着你丟臉。”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