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做出這個決定,豪老頭考慮了很久,最終才下定決心,此刻話一出口,便沒法挽回了,哎,此刻豪老頭在心中嘆了一口氣。

過了一會兒,豪老頭本意為華贏天禾聽到自己會放了他,會一臉欣喜立馬答應,但是等了好久之後,都沒有聽到華贏天禾的回答,便疑惑的抬起了頭。

此刻,華贏天禾嘴角掛著冷笑。

「抱歉,由於冷玉這個渣子惹怒了我,所以我改注意了!」

噌!

豪老頭聞言一臉怒氣的站了起來,大吼道:「華贏天禾!你什麼意思!我都答應放你了!你還不知到好歹嗎?」

卻不料華贏天禾一臉冷笑:「沒聽到我剛才說的話嗎?我改注意了!如果你不想聽,不想答應!那我就只好拉著元星陪葬好了!」

本書來自 手機閱讀

冷玉的話應驗了,華贏天禾這個人渣現在隨便找了個理由,便想要得寸進尺。

豪老頭此時臉色鐵青,他的手上有光芒閃爍,這說明,豪老頭剛剛想一掌拍死華贏天禾,但華贏天禾彷彿先知先覺一般,緩緩說道:「我如果死了不會寂寞的,畢竟有元星上這麼多人跟我陪葬,我死而無憾」

「你怎麼能這麼無恥!!」

豪老頭此時已經被華贏天禾氣得找不到罵人的話了。

「少廢話!要麼聽我說完,答應我的要求!要麼殺了我!我敢保證,只要我一死,整個元星便會『嘭』的一聲炸上天!哈哈!」

此刻,華贏天禾帶著一絲癲狂,以前,殺無戒在的時候,問過他,他將寶壓在哪裡,壓在他心中計劃的哪一個環節,如果殺無戒此時還活著,看到華贏天禾的表情,一定會知道,華贏天禾將自己的寶,壓在了這裡!

「你憑什麼保證只要你一死,震蕩核就會啟動?要是皮萬特夫不聽你的命令,你怎麼辦」

豪老頭冷冷的質疑道。

「哼」華贏天禾聞言冷冷一笑:「要是眼前我或許沒辦法保證,但是上一次冷玉將皮萬特夫的身體給毀了,我給他做了一個機械身軀,在做這個機械身軀之時我在裡面設定了一些程序,你明白了吧?」

聞言,豪老頭面無表情的看了一眼華贏天禾,兩人就這麼互相對視著,直到…

「哎!」

最終,豪老頭妥協了,他已經妥協過一次,這第二次再妥協基本上沒什麼難度。

「說吧!你有什麼要求,如果過火,我不會放過你」

豪老頭淡淡地說道:「如果要我殺人,我不會答應」

聞言,華贏天禾冷冷一笑。

「很簡單的,打開大惡牢之門,讓我看一眼我師傅!這個條件上次我就和你說過了!這麼簡單的要求,你能做到的,對吧?」

豪老頭望著一臉邪笑的華贏天禾,久久無語,猶如在凝視著深淵一般,越久越難以掙脫…

……

遷徙計劃失敗!

冷玉一個人坐在惡魔人公會大廳,臉色鐵青。

「不到最後一刻不死心嗎?」

冷玉咬咬牙,決定先轉移了自己的人再說,當天,冷玉便宣布了命令,要所有人全部轉移到玄道界去,一同的還有元央市的市民,同時,冷玉以『徵兵令』為由,以惡魔人公會的名義向全世界發布招募,無論男女,無論老少,要他們一起去玄道界。

惡魔人公會的名聲在元星的口碑和名氣非常的響亮,『徵兵令』一發布便引起了非常多人的注意。

「最近,好像有些不太平」

一座小鎮中,這裡坐著兩名男子,一名年紀頗大,一名年紀頗小,這兩人不是別人,正許久許久未見的原不同和黑動明兩人,他們兩人一起相伴旅行,在正個元星轉了好多地方。

「是不太平,小黑,你要不去問問你家老大發什麼了事情唄?」

原不同此刻一臉滄桑,抓著酒瓶子正『噸噸噸』灌酒。

黑動明聞言思索了一會兒,點了點了將身上攜帶的惡魔人身份卡拿出來,插入了一台機器,準備直接通過網路聯繫惡魔人公會總部詢問一下情況,結果才將卡插入機器,便收到了一條指令。

「SSS級指令!凡我惡魔人公會成員,需在xx日回本部報道!」

黑動明見狀一臉疑惑,回頭一看原不同,原不同搖了搖頭,他都不是惡魔人公會的人,就更不懂了。

「回去吧!」

黑動明拍了拍屁.股直接走了出去。

原不同想了想,噸噸噸灌了幾口酒後,跟了上去。

類似的事情在全球範圍內上演,惡魔人公會的成員收到了SSS級指令,不是的則是被『徵兵令』吸引到了惡魔人公會。

……

「長風,你帶人加速轉移,到了玄道界去找王狂,他可能還在玄道界,秦音!加大宣傳力度!務必要吸引更多人來!」

「好!」

惡魔人公會內,此刻亂成了一鍋粥,冷玉一條條命令頒布下去,李長風接到命令後有些遲疑:「我們真的要大規模轉移嗎?」

「不轉移讓那些人等死嗎?」

冷玉頭也不抬說道

聞言,李長風還是有些躊躇,見狀,冷玉抬起了頭:「華贏天禾這個人不是一般的簡單,他在權力上已經達到了讓人難以企及的地步,進化大陸是他的,CH研究院是他的,黑暗集團是他的,統治北方大陸的波羅斯帝國,都是他的,但這一次他卻甘願拋棄進化大陸,不惜以世界為敵,一次不成,更用百枚震蕩核做威脅,你覺得他是為了什麼?是為了錢嗎?是為了權利嗎?你覺得豪老頭把他放了他會天真的交出震蕩核嗎?你覺得他真的會一點目的都沒有嗎?他早就布局在北方大陸埋下震蕩核,你真以為他的要求就是被放出來這麼簡單?如果你有這種想法,我只能說你太天真了!」

冷玉頓了頓繼續說道:「在華贏天禾地下基地時,我聽到過他與殺無戒的對話,他之所以會跟著殺無戒離去,是因為知道神血的下落,結果他在半路被殺無戒出賣,用作擋箭牌,否則的話,我估計當時他根本就不會離去,而是大搖大擺直接用百枚震蕩核要挾我們!所以,我猜測!他的最終目的一定和神血有關!」

正在這時,外面敲門聲響起,打斷了冷玉和李長風的談話。

「什麼事!」

冷玉皺眉看了一眼房門。

「會長,世界安全組織的豪老親自來了!」

「豪老頭?」一旁的李長風聞言有些狐疑,他來幹什麼?

而冷玉聞言則像是想到了什麼,『蹭』地一下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臉色陰晴不定的望著房門,過來一會兒后,才恢復了平靜的表情,對李長風說道:「長風,你先下去,繼續安排他們從元星撤離!一定要抓緊時間,要在最短的時間內轉移最大的人數!」

「是!」

李長風高聲應了一聲,便轉身離去,打開房門的瞬間,李長風便見到了站在門口一臉面無表情的豪老頭。

「真親自來了?」李長風有些吃驚,隨後立馬正色行了一禮:「豪老好!」

「李副會長好」

豪老頭淡淡的點了點頭,隨後徑直進入了房內,房門一關,李長風便再也不知道房間內的情形。

房間內

豪老頭隨手不下屏障后,便坐到了冷玉的對面。

「第一次來我惡魔人公會吧?」

見到豪老頭坐下后,冷玉端起茶几上的茶壺,給豪老頭倒了一杯茶。

「是的」

豪老頭的精神似乎有些頹廢,聲音很低沉,望著茶杯中升起的一縷清香,有些出神。

「說吧,有什麼事情!」

玉瞳 冷玉倒完茶后,十指交叉,靠在座椅上,平靜的問道。

「我…」

豪老頭有些不知道怎麼開口,臉色有些糾結。

見狀,冷玉便問道:「華贏天禾這個人渣提出了什麼新的條件?」

見到冷玉一幅早已知曉的一切的神情,豪老頭有些尷尬。

「他的要求很簡單,就是去見見他的師傅」

豪老頭一咬牙說了出來,聞言,冷玉眉頭一皺。

「見見他的師傅?是要你打開大惡牢之門,見見他的師傅,邪君嗎?」

豪老頭艱難的點了點頭

見狀,冷玉知道豪老頭的來意了。

「你答應了?這次來,是來要回鑰匙的?」

冷玉問道,豪老頭以前做出過一個大膽的決定,將鑰匙隱藏到了冷玉這裡。

聽到冷玉的話,豪老頭再一次艱難的點了點頭。

見狀,冷玉心中來一絲火氣,事情果然按照他的預料一般,豪老頭屈服了華贏天禾一次,就不得不被他牽著鼻子走了。

君顏再歸 「沒想到你第一次來我惡魔人公會居然是為別人來的,我還記得當初亥豬事件時,你連我元央市都不想靠近半分呢!」

聞言,豪老頭臉色頓時變得無比難看。 絕戀腹黑女王 但也沒說什麼,見狀,冷玉咬牙道:「華贏天禾要見他師傅,這其中肯定有陰謀!我記得上一次他也是提的這個條件吧?他三番五次提起!絕對是有目的!你不能打開大惡牢之門,帶他去見他師傅!」

豪老頭聞言沉吟道:「這我知道,可是,如果不答應他,元星就很有可能成為他的陪葬品!」

冷玉聞言直接冷酷的說道:「那就把他殺了!或者用他反威脅皮萬特夫!」

「不行的,華贏天禾有控制皮萬特夫的能力」

豪老頭搖頭道:「只要華贏天禾一死,那怕皮萬特夫不想執行他的命令,也不得不執行」

說著,豪老頭拿出了一個存儲視頻資料的記憶卡,遞給了冷玉,冷玉見狀,隨手接過,插入了視頻播放器,下一秒視頻播放開始。

這是一間地下室,地下室中,皮萬特夫的頭被華贏天禾裝到了一個機械身軀上,隨後,便見到皮萬特夫站了起來,再接著,皮萬特夫似乎在檢查自己的身體時,發現了別的東西,一臉怒氣的跟華贏天禾吵了起來,最後更是一甩門要走,哪知道華贏天禾冷笑一聲,喊了一聲;站住,回來,皮萬特夫便如機器人一般;不可控制的自己走了回來。

「這個視頻是華贏天禾指示我在他的基地中找到的,他跟我說,他在皮萬特夫身上設定了相關程序,即使他死了,皮萬特夫也會按照既定的程序,執行他的命令,相反,如果我們答應他的要求,他會在大惡牢之門開啟的時候,給予我們控制皮萬特夫的許可權,解除皮萬特夫身上設定的相關程序!」

本書來自 惡魔人公會,會長辦公室,豪老頭親自前來,希望拿回鑰匙。

「冷玉,我的想法是這樣的,只要我們從華贏天禾那裡拿到控制許可權,我們順手將他關入大惡牢,他即使再有陰謀和詭計也無處可施展!」

在此刻,豪老頭將自己的想法講了出來,那就是趁著這個機會,在拿道控制皮萬特夫的許可權之後,順手將華贏天禾關入大惡牢。

這樣一來,即可解決百枚震蕩核的危機,又能消除華贏天禾這個不穩定分子,可謂是一舉兩得,但冷玉聽完之後,還是有些不放心,總覺得事情沒這麼簡單。

「他華贏天禾現在身在牢獄和皮特夫遠隔萬里,到時候,控制許可權如何交給我們?打電話叫皮萬特夫自己送上門來,讓我們研究一番,敲開皮萬特夫獲得控制許可權嗎?」冷玉冷笑不已,如果真是這樣就有點兒戲了。

豪老頭聞言,道:「華贏天禾說控制許可權是一串口令,只要掌握口令,就能使用他基地一台名為TIAN-ZERO系統就能遠程控制皮萬特夫」

「TIAN-ZERO系統?」冷玉聞言一皺眉。

「是的!TIAN-ZERO系統,TIAN系統你應該知道吧?」

豪老頭問道,冷玉聞言點了點頭,他惡魔人公會有一台超人工智慧,名為TIAN系統,說起來,這台系統還是從世界安全組織手裡敲詐來的呢。

見冷玉點頭,豪老頭說道:「我們所擁有的TIAN系統實際上是從TIAN-ZERO系統衍生出來的,從技術層面上來講,TIAN系統沒有TIAN-ZERO系統厲害,甚至可以說是低一個檔次!」

聞言,冷玉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既然如此,何不叫技術人員直接攻克TIAN-ZERO系統,利用黑客手段奪取控制皮萬特夫的許可權?」

豪老頭聞言搖了搖頭:「很遺憾,TIAN-ZERO系統比TIAN系統高一個檔次,技術人員即使再厲害,也需要花個幾天功夫,華贏天禾不可能給我們這個時間,到時候,沒有口令,是不可能使用TIAN-ZERO系統,操控皮萬特夫的」

聞言,冷玉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負手在房間內來回渡步。

過了一會兒,冷玉說道:「萬一他要是給了假口令,到時候怎麼辦?」

豪老頭聞言一愣,隨後低頭陷入了沉思。

見狀,冷玉說道:「如果,他報了一傳假口令,然後在大惡牢之門打開的一瞬間,自己躲進了大惡牢,這個時候,外面的我們發現口令是假的,百枚震蕩核又要爆炸,為了避免震蕩核爆炸,你是不是要打開大惡牢之門放華贏天禾他們出來?」

聞言,豪老頭心中一驚;臉色變的煞白,如果真是這樣,那就不得了了,華贏天禾躲入大惡牢裡面,外面的人面臨元星爆炸,沒辦法只能打開大惡牢之門,這個時候,他聯合裡面的邪君殺出來,那不就完蛋了?

「應,應該不會吧?」豪老頭此時說話微微有些顫抖。

「什麼叫做應該不會?都這個時候了還應該不會?萬一應該會呢?」

見到豪老頭這個樣子,冷玉眉頭大皺不已。

「那,那怎麼辦?」豪老頭此刻宛如泄了氣的皮球,真的像個老人一般,精神頹廢,兩眼空洞無光。

見到他這個樣子,冷玉沒來由的心煩,冷玉不能說豪老頭不好,畢竟,豪老頭是為了整個元星在操心,但又覺得豪老頭太過優柔寡斷,早聽他的,在這裡壯士斷腕,一邊找機會拖延華贏天禾,一邊找機會將元星的人轉移到玄道界,減少最大傷亡,不就得了?到時候,華贏天禾能有什麼底牌和勇氣來要挾人?

「去找華贏天禾,除非他答應,在大惡牢之門開啟之前,讓我門核對好口令,才讓他見一面他的師傅邪君!」

說道這裡,冷玉還是有些不放心,說道:「大惡牢之門是什麼樣子的?在打開大惡牢之時,裡面的人能不能衝出來?」

由於,冷玉還沒見過大惡牢之門,所以並不清楚大惡牢之門是個什麼樣子,萬一,大惡牢之門一打開,裡面的人就抓住機會衝出來了,就完蛋了。

豪老頭聞言,稍稍回過神來,剛想說話,便聽冷玉到:「直接帶我去看看吧!看看到地是個什麼樣,事關重大,還是現場勘察一番比較好!」

「好!」

豪老頭聞言點了點頭,便和冷玉直接出了惡魔人公會,往大惡牢趕去。

惡魔人公會大廳門口,冷玉和豪老頭離去之時,大龍王一個閃身便出現在這裡。

「大龍王前輩!」

遠處,李長風見到大龍王便上前來問好。

「大龍王前輩怎麼了?」

李長風見大龍王一直望著天空,便詢問了一句。

「沒什麼,只是感覺,自己好閑…」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