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偏偏人家就是不給。

任你穿嘴皮,全當沒有聽到。

這麼一個無賴模樣,卻誰也奈何不得。

畢竟對方代表的是祖廟,直接動手是不行的。言辭攻擊再無效,也只能徒呼奈何了。

不過他們轉念一想,經過這麼一番事情之後,這長老原囂張到事事干涉的態度,肯定要有所收斂,這倒也算是獸王的一個不大不的勝利。也就不用再窮追猛打,免得撕破臉皮。

到時候對獸族可不是什麼事。

其他人的勾心鬥角、爭權奪利,獸王凱末爾根沒有在意。

他的眼光,可不在這上面。

獸族就那麼點東西,大家爭來爭去,又有什麼爭的呢?還是將目光放到整個天下吧。

他煩心的是別的東西。

如今獸族已經初步開始推行華夏文明。

推行華夏文明當然是給獸族帶來了不少處。

至少獸族的整體實力,在華夏文明的力量之下,已經悄然的提升了很大一截。

但是不的地方,就在於對獸王指手畫腳的人也多了起來。

想一想之前的獸族是多麼的統治啊

人人老實純樸,甚至可以得上是愚鈍。上頭的人什麼就是什麼。上頭要衝鋒,那麼無論付出多少代價,都會衝鋒。哪怕死光死絕,上頭命令不改,那就不會停下來。

唯一的不就是紀律方面,實在不行。

沒辦法,獸族天性散漫。聽話是聽話,就是那天性往往讓獸族軍隊沒有辦法變成人類正規軍那樣如同一架高速運轉的精密機器一樣,嚴絲合縫,不出任何偏差。

引入華夏文明之後呢,原純樸憨厚的獸人,就開始變得不那麼聽話了,想的事情多了,考慮自己多了。

雖然起來軍隊的紀律了些,可那有什麼用?

現在是終極戰器的時代,軍隊紀律再也沒用了。況且這紀律也只是表面上的東西,起來聽話規矩,但你要讓他們去送死,對不起,爺不伺候了

文明的作用是開闢民智。

但是軍隊卻不能有自己的思想。

這是很有衝突的。

凱末爾不知道人類以及那傳中的華夏文明是如何解決這個問題。

反正他知道,他現在對這個問題根無解。

這沒什麼。

更重要的是,華夏文明引入之後,獸族的人多了很多花花腸子,很多中高層獸族,對獸王的種種國策有了自己的想法了。

不但如此,他們還希望讓自己的想法成為國策。

於是乎獸王的耳邊就不得清凈了。

動不動有人跑到他的獸王宮來,先是評頭論足一番,然後長篇大論一番,指手畫腳的要求獸王照辦

偏偏獸族之前文明程度不高,上下尊卑秩序並不嚴,對那些有資格角逐獸王的高層獸族,倒是比較防範,但是對中下層的普通獸族,卻幾乎沒有什麼防範——哪些淳樸到愚蠢的傢伙,有什麼防範的?這些獸族幾乎叫作沒有腦子,都是一根筋,再厲害的騙子也無法動搖他們。而他們的想法中,獸王就是天,祖廟就是神,兩者加起來就是一切,根不可能反對他們。

所以,獸王宮對獸族的戒備並不森嚴,普通的獸族,可以任意往來。

當然事實上也沒什麼普通的獸族往來。

最多也就是附近的那些普通獸族,跑過來要求獸王為他們做主——也就是丟了半張羊皮,少了一個牛角之內的雞毛蒜皮的事。

可是引入華夏文明之後,這也成了一個很大漏洞,誰都可以跑到獸王宮,在獸王的面前大放厥詞。

有時候獸王正在辦公,便冷不丁有人跑進來一番大叫大嚷。

這實在讓獸王難以忍受。

他於是只要將獸王宮的戒備加強。

但這樣,實際上相當於將獸王和獸族的其他人拉開距離,自然引來大大的不滿。

獸王凱末爾為什麼非要親自帶領獸皇山出征,就是想要用戰$淫蕩小說/class12/1.html功來壓下這些聲音——雖然這些聲音都是中下層的聲音,但獸王可是明白,這才是獸族的根。他們不滿意,自己的王位就要動搖了。

他並不在乎什麼王位,但他卻無法容忍自己無法掌控獸族的未來——因為在他來,只有自己才能讓獸族輝煌起來,其他人統統辦不到所以他不能容忍自己失去權力。

因此他才想到了親征這一招。

獸族最重實力,只要他為獸族打出一個輝煌的勝利來,那些不滿的聲音自然會消失。

獸族畢竟引入華夏文明不,中下層獸族的心思還不至於像人族那樣多的。 豪門情變:總裁你混蛋 他們要的其實也就是一個可以帶領獸族走向輝煌的獸王。

而勝利的獸王在他們來,就是這樣的獸王。

但也正因為這樣,就分外要求權力的統一。獸王和祖廟也不得不因此產衝突了。

事實上,雖然雙方都知道這個衝突其實遲早有一天會到來,但其實大家都在盡量延緩這一天到來的,不會來得這麼快。

但種種形勢所迫,卻將這個衝突提前了。

不管怎麼,凱末爾帶著獸皇山現在到來,可不是打醬油的

他需要一個勝利

哪怕僅僅是表面上的勝利也行。

而現在就有一個機會。

新龍島和恆神國已經在透支力量了。

透支完力量的雙方任何一方,都是最的獵物。

但是選擇哪一個,以及在什麼時候加入戰鬥,卻是一個很考驗人眼光的活計。

現在的獸王凱末爾,就是在為此犯難。

「是選擇恆神國呢,還是選擇新龍島?」

「恆神國的大日金烏很可怕。可是新龍島現在也很可怕啊」

「我應該鑽誰的空子?」

凱末爾遲疑不決。

不過他心中還是比較傾向於對付恆神國。

「龍族的強大,實在不可輕侮至於那天族,不過拼湊起來的種族,得罪他們,比得罪龍族強況且他們背後的聖人,也是龍族的更強。」

但是他還沒有最終決定:

「不過也不。天族有天使轉,轉之後的天使簡直是的代名詞,實在不招惹。況且雖然天族聖人力量弱一點,他們卻有七大神上神啊眼下量劫之中,聖人不能輕易出手,七大神上神不是聖人,反而沒有了這個桎梏,況且他們也是些心眼的傢伙,真要是招惹了天族,難保他們不出來報復……」

「但龍族這邊,也是難惹啊龍神的強大,可也不是著玩的龍族個體實力又是天下最強……」

想著都讓凱末爾頭疼:「唉弱的種族就是難過啊如果我們獸族有強大的實力,有強橫的靠山,就跟人族一樣,還用擔心得罪什麼人么?」

想來想去,凱末爾都無法決定。

最後將心一橫,毅然決定,哪一個的機會最先出現,就收拾誰

反正誰都不得罪,那也就不在乎究竟去得罪誰了。

至於招惹九重天,凱末爾想都不敢想。

他根就沒有想過要爭奪什麼量劫主角。

在他來,有個量劫配角的位置就不錯了。

人族起來不強大,可是靠山太硬了,實在啃不動。自己種族背後可沒有聖人撐腰。

更可怕的是,人族的那個聖人,來頭太大,一個人抵得上全天下所有聖人。

自己背後有那個東西,別的聖人倒是可以得罪,唯獨這個聖人萬萬不能得罪

也就是那些被處沖昏頭腦的傢伙,才會去得罪人族吧。

其實在他想來,有這樣的人撐腰,還搞什麼量劫爭鬥?直接讓他們當主角了。根就沒什麼懸念嘛。

偏偏那一位還要裝模作樣弄什麼幌子,這不是多此一舉?

總之九重天是碰不得的,誰碰誰倒霉。

他一開始就沒有把九重天計算在內。

哪怕現在的九重天上去似乎出了點問題。

可是恆神國不就是前車之鑒?

他也是想撿便宜,結果如何?九重天沒拿下來,自己倒是騎虎難下了。

雖然起來這中間沒有什麼問題,但誰知道這是不是某種神秘力量的操縱?

總之一句話,對九重天,最敬而遠之。

打定主意情況話之後,戰局也終於出現了獸王凱末爾所希望到的變化

就到那大日金烏突然慘聲長鳴,然後身上的光芒,陡然暗淡下來

就連那隔得老遠都能夠趕受到的可怕灼熱,也消散了許多

這灼熱來就是隔絕戰場,讓其他人無法參與其中的可怕力量,那是大日金烏的強橫手段。

但現在即然灼熱消散,很顯然,大日金烏的狀態,恐怕保持不了多了。

恆神國,已經落敗在即

反過來新龍島,卻仍然龍活虎,似乎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

就算他也是在透支潛能,很顯然距離徹底透支,還有一段距離。

那麼選擇也就不用了

凱末爾當下就下達命令,獸皇山猛然沖了上去

在他動作的同時,七色元素環也沖了上去,樣子準備擋在恆神國的面前。

新龍島眼勝利在望,當然也不會不窮追猛打,也是猛然沖了上來。

就算那九重天,也開始了動作。

一時間,整個戰場都動了起來

場面非常的混亂。

沖得最快的是七色元素環。

畢竟它救主心機,此時它幾乎被七種光芒徹底籠罩,那已經在這個世界上開始衰落的七大元素的法則力量,猛然變得無比巨大

畢竟是曾經統治世界,成為天地基石的法則力量,雖然已經衰落,但是此時擊中起來,將方圓上百光年的地域,臨時改造成舊紀元那種七大元素處於基礎核心地位的環境,卻是沒有問題。

那七種光芒一照射,頓時眾人就感覺到外面的天地,彷彿隔了一層薄紗一樣,就連天道法則的力量,也已經變得有些弱了

這片區域,已經變成了舊紀元的環境

這種手段,的確很強大。

不過其他終極戰器並不畏懼。

原因很簡單,這種手段強大歸強大,到底不容於世,現在的天道畢竟不是從前了,舊紀元的環境已經和這個天地背道而馳,是無法存在多的。

而且,損耗之大,恐怕也足以讓七色元素環就此一蹶不振

所以這力量雖然強悍,卻並不足慮。

不過現在當然是要心些了。

不過最搞笑的是,第一個受到影響的,反而是恆神國

那大日金烏來就開始衰退,不過距離徹底衰退,還有點時間。

偏偏這舊紀元的環境一出,隔絕了外界部分天道法則力量。原十成的天道法則,現在只剩下一半不到。

偏偏大日金烏乃是得到天道法則力量加持的,才有如此威猛。七色元素環這麼一搞,直接就將大日金烏的力量削弱了一半還多

這點力量,已經無法維持大日金烏的狀態,那恆神國所化的大日金烏,直接就崩潰掉了

七色元素環顯然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烏龍事件出現,破有點不知所措的樣子。

幸新龍島的龍卦之力(即所有與龍有關的卦象之力的總和),也受到影響,新龍島變得沒有那麼強悍可怕,否則就這一下,只怕就要讓恆神國被重創。

不錯,形勢仍然很嚴峻。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