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假駱葉站在原地,雖氣勢十足,但身體卻已經輕微戰慄。他的虎口被震的發麻,若不是強行用真氣御劍,舉劍的手都有可能在這一瞬間廢掉。

這次碰撞毫無花巧,一方是滔天的劍壓,一邊是強大的音爆!

都是有着崩山裂地之威的強力殺招!

光芒耀眼如同驕陽,弱小的駱葉如一片樹葉,倏地彈飛數丈!

待他艱難爬起時,卻發現自己的小腹和右腿上,赫然多出了三道劍傷,每一道都深可入骨,森然可怕!

右腿緩慢地伸出,無邊痛感頓時襲來,像是一道電流,讓駱葉猛的一抖,險些暈厥。

要命!要不是最後用踏星步挪了三分,我這條小命,就交代出去了。

駱葉有些後怕地想着,後腦一陣發涼,用唯一還能自由活動的手摸摸後背,發現後背的衣服已經完全溼透。

那假駱葉的情況也好不到哪去,雖也頑強站立住,但劍已經拿不住,倒在地上。虎口已經被震的裂開,指頭完全沒有了力氣,悉數斷掉。

假駱葉的眼裏駭然莫名,“你、、、你怎會有如此大的力量?”

“我要有力量,還會這麼慘麼?”駱葉冷冷瞥了他一眼,忽然像是發現了什麼,急忙問道,“那棵樹我道是怎麼看怎麼眼熟呢,應該就是你這符陣的中心吧,唔,準確點說是你還沒有將它隱蔽住的實力,索性就故意放在這裏,作爲幻像,嘖嘖,不得不說,剛開始的嫩芽吐綠,還真挺唬人的。”

只不過是一擊,駱葉便看出了這符陣的唯一漏洞。

假駱葉隨即冷笑,沒有傷掉的手在臉上一抹,露出一張蠟黃臉龐,冷冷說道:“好眼力。”

原來是抹容泥!

駱葉心中已經全部瞭然,這抹容泥可是二品靈藥,號稱能夠美容養顏,更能讓人更換容貌。而那假駱葉的容貌,就是用這東西做成的。

“抹容泥可不是市面上就能有的東西,你還真是富有。”看到抹容泥,駱葉的眼睛裏就好像有無數靈石碰撞,頓時讚歎起來。

假駱葉不禁失笑,“我是精英中心的嚴符,這幻鏡符陣可是我最得意的作品,沒想到還是沒能圈到你,失算了。”

精英中心,又是一個坑人靈石的地方。駱葉想到記錄衛城門派的告示,加入精英中心需繳納二十顆一品靈石。

“原來是精英中心的高徒。”駱葉笑道。

嚴符竟扭捏起來,許久才訥訥道:“我是精英中心的主人。”

駱葉傻眼。

“難道你覺得我這張蠟黃老臉,能是跟你一樣的年輕人?”似乎能理解駱葉的不信,嚴符翻個白眼,無奈的解釋。

駱葉說話已經猶如夢囈,“我做夢都不會想到,我竟能夠打敗一位掌教。”

嚴符一臉無奈,不過他旋即好笑道:“雖然我已無力再戰,但這符陣你還未破,此時談敗,太早了些。”

“想要破陣,將這巨樹上的紙符破去便是。”駱葉不以爲然說道。

嚴符反倒笑意更濃,擺出一副“有種你就試試看”的表情。

他笑的森寒無比,聽得駱葉心中不妙飆升,看待那張符紙的態度也頓時凝重起來。

“你自己玩吧,玉簡我交給連家小姐,你破了陣,玉簡上的字自然浮現。”嚴符說完,掉頭就走,竟然重新回到那個鏡子裏,待他身影消失後,鏡子啪的一聲,碎了滿地。

只留下一臉豬肝色的駱葉,和他那驚怒及絕望到骨子裏的可憐聲音。

別走啊,不帶這樣的! 駱葉在心裏簡直已經將嚴符千刀萬剮了不下百遍。

每一擊都像是泥牛入海,悄無聲息得隱沒於大陣之內,最令駱葉頭疼的,就是時隔半個時辰,就會重新出現一位駱葉來與自己對決。

若非有足夠的固靈丹和回氣散支撐,駱葉已經足夠死上幾次了。

“啊!”

敗退又一位假駱葉之後,符陣輕微波動,隨即恢復正常。

“不行,這樣下去,遲早會力竭氣枯的。”往嘴裏倒了半瓶固靈丹,駱葉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符陣的光芒依舊不減,甚至在天黑之際,亮的更甚。

修者的世界裏,符陣之學高深莫測,能像嚴符這樣專精於符陣的人少之又少。畢竟符師是一類極冷僻的修者,法訣少且不說,還需要有極其強大的神識作引。

所以,對於符陣,駱葉一點頭緒都沒有!

符陣之外,小連燕枯燥的坐在地上,無所事事的樣子讓一旁的嚴符越發覺得挫敗。

“你真的破陣了?”

小連燕茫然得看了他一眼,才問道:“什麼陣?”

嚴符一臉愕然,過了一會兒反應過來,臉色一陣紅一陣白,哆嗦着嘴脣道:“你難道就沒見過另一個自己麼?”

看着小連燕一臉好奇的樣子,嚴符強行壓抑着胸口涌動的氣血,將自己辛苦佈下的幻鏡符陣解釋了一遍。

幻鏡符陣雖然只是個二品符陣,但其中卻有一面三品的墨陽玄鏡,能夠做出與相當闖陣者八成實力的幻像。再加上大大小小的二品靈符,以及或大或小的四個子陣,這個幻鏡符陣其實已經達到了三品。

小連燕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原來長的像我的那個女孩,是你的符陣啊。”

嚴符感動地點着頭,眼裏閃爍着淚點。

“不過,她被我打敗了。”小連燕無所謂說道。

“你是怎麼擊敗她的?”嚴符不免覺得好奇,就算能夠擊敗幻象,也不一定能夠破陣而出啊。

小連燕歪着腦袋,想了一會兒說:“我只會煉藥,我們比了很久煉藥,結果我贏了,就、、、就完了啊。”

“你的修爲不夠苦修肉身中天位?”嚴符強忍着吐血的衝動,沙啞着嗓音問道。

這雖然觸到了小連燕的痛處,但小連燕還是老實得點了點頭。

哦,原來是這樣。嚴符那顆頂在喉嚨的心總算是沉了下去,額上的冷汗也褪了下去,長舒了一口氣,自我安慰道:“看來我的符陣沒有出問題,這個符陣只有對那些苦修肉身中天位以上的修者纔有威脅。”

小連燕‘哦’了一聲,纔想到駱葉的修爲纔剛剛踏進了苦修肉身中天位,心裏怒火噌的竄起,殺氣騰騰得看着嚴符,“駱葉哥哥如果有危險,我就讓我父親打死你。”

嚴符雖是精英中心的主人,但他在衛城的地位跟粉妝侯比起來,有着天壤之別。

想着粉妝侯那種不陰不陽的嗓音,以及狠辣陰毒的招數,冷氣就像是電流一樣鑽進嚴符的骨髓之中,讓他打了一陣哆嗦。

忽然,符陣之中,刺出一道強烈劍芒,直指入蒼穹!

嚴符不由自主得將視線移到符陣。

雙臂帶着劇烈的顫抖和一蓬血霧,無骨無力地垂下。駱葉眼底已經毫無精光,只剩下無盡的疲倦和怒意。

他利用星源吸收了大量靈氣,瘋狂得運轉十週天后,發出了自己強有力的一擊。

但這依舊沒有任何效果,樹林裏的黃色符紙隨風飄動,發出沙沙的聲音,在駱葉聽來就像是冰冷的嘲諷。

“媽的!”駱葉低吼一聲,腳下的靈氣繼續源源不斷地涌入體內,他只覺得剛剛虧空的身體再一次變得澎湃充裕。紅色膜體已經興奮到了極點,眼花繚亂的枝杈像極了綿延的根部,無數靈氣被紅色枝杈攜走,轉爲真氣,瞬間便加入到真氣的運轉中去。

駱葉就像是瀕臨絕境的野獸,本能地嚎叫怒吼。

“看來他已經被逼到絕路了。”看到這一幕,嚴符高深莫測得笑道。

小連燕緊張得踮起腳尖,可眼前除了蔥蔥郁郁的樹木,便什麼都看不到。

“駱葉哥哥怎麼樣了。”

嚴符搖搖頭,安慰道:“沒事,這符陣沒有我主持,已經對他造不成任何威脅,但若想破陣,還需他修爲再進一步。能不能突破極限,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就在此時,嚴符身後的一顆參天大樹上,黃色符紙忽然詭異的亮了起來,紅色的字體閃着觸目驚心的幽光。

“咦?”嚴符詫異一句,表情凝重得盯着這張名爲感應符的三品靈符。

符紙上的光逐漸變亮,竟然到了刺眼的程度,嚴符下意識擋住眼睛,透過指縫,他看到自己的感應符燃起一團紅火,旋即化爲飛灰。

“有獵物來了。”嚴符低沉說道,抓着小連燕的肩膀,“駱葉十分對我口味,這次我且幫他一次,你快些去東面那棵樹下藏起來,那裏有個小型的初階雷符,能保你安全。”

小連燕也能從他的表情中嗅到危險的味道,點點頭,便走進冬眠的雷符附近。

果然,小連燕剛剛藏匿好,就發現有三道急光出現在嚴符面前。

待他看清之後,差點就脫口喊出聲來,這三道急光,其中有一道,竟然是李遠征的身形。

不過他還是沒有出聲,剩下的兩人距離李遠征三步之遠,看向李遠征的目光充滿了憤懣,而且從李遠征身上的污漬看來,他定同那兩人激戰許久,而且幾人還實力相當。

心裏有些擔憂李遠征,小連燕沉靜下來,眼睛一眨不眨,看着這幾人。

“哈哈,看來幾位都是高手啊,想敗我,就來闖陣吧。”嚴符打個哈哈,身形一轉,便消失在符陣中。

李遠征面無表情,瘦小的身軀幾乎被風吹得搖搖欲動,他狐疑的自言自語,“剛剛的劍芒,不在這?”

話音剛剛落下,符陣中心,又爆射出一道劍芒,比起之前那一道,更凜冽更鋒利!

而且伴隨着劍芒,還有駱葉那聲怒吼,“死嚴符,放我出去!”

“哼,原來是他。”李遠征冷哼一聲,化作一道光,循聲遁去。

這裏還剩下兩人,均穿着黑色勁裝,精煉無比,其中一人看着李遠征消失的方向,嘿嘿冷笑幾聲,“哥,這裏只剩下李遠征和嚴符這兩人了,咱也有了‘生’字玉簡,那這熱鬧還湊不湊?”

被他喊做哥的人舔了舔猩紅嘴脣,妖異笑道:“嚴符不是精英中心的主人麼?聽說他精通符陣之學,是衛城少有的符師,比起咱們劍師,進了內門他所受到的待遇肯定要高一截。”

“依你的意思,湊?”

“嘿嘿,當然。”猩紅嘴脣的笑聲讓遠處的小連燕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二人的身形頓時也消失在符陣中。

小連燕忽然一拍腦袋,“這兩個人一定是衛城的齊飛齊揚兩兄弟,完了,他們都進了符陣,那駱葉哥哥,肯定就有危險了。那父親的計劃,就功虧一簣了。”

此時若駱葉在這,定會大吃一驚,小連燕眼裏的深邃寒光,是他從來沒有見過的。

小連燕運起還不成熟的踏星步,也跟着幾人進了符陣。

符陣中心地帶,駱葉雙眼發紅,面容扭曲成一團,手中的錚骨琴也斷了兩根琴絃,剩下的三根琴絃一閃一閃着血光,是在駱葉發動顫音的時候割傷的。

他的額上已經凸起幾道青筋,每塊肌肉都在顫抖,每塊骨頭都在咔咔作響。

“啊!!!”他已經記不清這是第一次嘶吼,將手指附上了僅剩的那三根琴絃之上。

嘎嘎嘎!

重生小甜妻:老公,纏上癮 手指的關節在響,傳來一股鑽心疼痛,但駱葉臉上毫無痛感,他的心神已經被這符陣折磨的幾欲瘋狂,所有的疼痛都拋卻腦後。

“駱葉。”嚴符的聲音突然響在耳朵旁,駱葉嘿嘿笑了,邪氣無比,一字一句道:“你、可、讓、我、好、等。”

看到這幅景象的嚴符,冷不丁打了個哆嗦,歉意笑笑,“看來你也快到極限了,有人進來了,小心點。”

哼!

駱葉轉過頭去,不再理他,一步一步走出中心地帶。

哥沒出去,你們倒進來了,哼哼,哥跟你們死磕!

錚骨琴琴身的黑光詭異而神祕,倒映着駱葉那張猙獰可怖的臉。

“呃,如能成功邀到駱葉加盟,我的精英中心大興在望啊。”嚴符滿意的感慨一句,“不過李遠征同駱葉一樣,都跟他們那高高在上的父親有些許不合,拉攏他或許也不難。”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