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你是他的孩子嗎?

雖然他有孩子天經地義,但自己心底,卻還深藏著那麼竊竊的期許……期待就算自己利用了他,禍害了他,在他心中,依舊能留下一點點,關於自己。

那怕是恨也好,不要忘記。

默默消化著自己內心沸騰的思緒,出神了片刻,牡丹火母才伸手拍了一下真小小的腦門。

「師什麼娘!明明沒名沒份的,小混賬,我是問你,你師尊近來可好?」

可好?

這個問題,可真把小小給難住。

好么?

連少尊說過,魔立雪早已寂滅。

自己之所以能在右眼內看到他老人家的身影,那都是因為,他殘存在世的力量,在拚命反哺著被選中的弟子。

渴望斬神刃橫空出世的同時,十人繼承了劍法與刀意的修士,可以繼承他與無疆戰神守護東靈的意志,在北東戰場上,浴血揚威!

但這話……

真小小抬頭看了看丹海空虛,大限不日將來的牡丹火母。

又看看她居住的這片……與師尊枯坐之景極度雷同的風景。

她眼窩一酸,笑著回答:「師尊很好,就是脾氣很壞,不喜歡跟人打交道,年復一年地,獨居在一座雪山上,沒事就蹲在峰前,看雪。」

「不過他喜歡的雪也很怪,不是白的,是黑的。」

更新速度最快趕緊來閱讀!.. ?「如果你是來向我挑戰的話,我很歡迎。」

莉莉絲握了握劍柄,旋即又鬆開了。

「不過,如果是要吵架的話那就恕不奉陪了。」

莉莉絲轉身就打算離開。

「怎麼,搶了別人的男人就不敢認帳了?」

梅麗爾擋在了莉莉絲的前面。

「你是指格里高利嗎?」

莉莉絲不會真的有男朋友了吧???

聽到這裡,易峰的心頓時就涼了半截。

「難道還有其他人嗎?」

梅麗爾狠狠地諷刺道。

「他是個好人。不過,他和我沒有半點關係。」

聽到這裡,易峰的心裡才安定了下來。

如果莉莉絲真的已經有了男朋友的話,對他還真是一個不小的打擊。估計從此一蹶不振也不是沒有可能。

「還真能說啊。難道他因此而拋棄我的事就這麼算了?」

梅麗爾已經有點歇斯底里了。

「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

易峰終於忍不下去了,他擠開人群走了進去。

「你又算哪根蔥啊?」

看著鑽出來的易峰,梅麗爾毫不客氣地道。

「我是易峰,莉莉絲的朋友。你要為難莉莉絲的就儘管放馬過來吧。」

易峰一臉豪氣地道。

「易峰,難道他就是那個敗家子?」

「是他,是那個排到酷哥榜第9名的男人。」

圍觀的群眾里頓時響起一片呼聲。

「小峰,你怎麼來了?」

看到易峰的出現,莉莉絲疑惑了。

「小峰?!」

圍觀團的人聽到這麼親切的稱呼,嘴巴都張成了o字形。

「我有點擔心你,所以就過來了。」

說著,易峰站到了莉莉絲旁邊,還一副戒備的樣子看著梅麗爾。誰敢動他的saber女神,他就跟誰拚命。

「哎呀,還真是郎情妾意啊。」

梅麗爾怪叫著打斷兩人的對話。

「閉上你的嘴巴。」

這時候,莉莉絲的眉毛終於顫動了一下,顯然是生氣了。

一時間為莉莉絲的氣勢所攝,梅麗爾乖乖地閉上了嘴巴。

「莉莉絲,我們走吧。」

用「兇狠」的目光掃了周圍的人群一眼,易峰就打算帶她離開這裡。

「這麼容易就想離開嗎。」

原來是回過神來的梅麗爾發覺自己弱了氣勢,立即加強聲音道。

「那你想怎麼樣?」

易峰下意識地將莉莉絲拉到了身後。

「怎麼,害怕了?!」

看了易峰那動作,梅麗爾還以為他們害怕了。

「害怕?別開玩笑了。有什麼道道就劃下來吧,我應了。」

有了莉莉絲在身邊,易峰頓時覺得豪情萬丈。

「好,很好。」

梅麗爾一連說了幾個好這才繼續說道。

「學生會梅麗爾在此向你們發出挑戰。」

「學生會?我還風紀委員呢。」

易峰一聽就立即笑了。

「風紀委員?是什麼?」

莉莉絲倒是聽說過學生會。至於風紀委員嘛,她倒是沒聽說過。

這裡的學生會可不是地球上那種學生自己組織起來的非學院性的組織。這裡的學生會可是學院授權學生們組織起來,用以協助學院的導師們管理學生的日常行為的監督機構。這個世界的學院基本都有自己學生會,不過是權力大小的差別罷了。

「啊哈哈,沒什麼沒什麼。」

突然發覺這裡似乎沒有風紀委員這種職業,易峰悻悻然地閉上了嘴巴。

「學生會梅麗爾在此向你們發出挑戰。怎麼,不敢答應了?」

看到兩人一副旁若無人的樣子,梅麗爾就覺得特別火大。她重重地強調了一遍。

「這是我的私事,就由我自己來親手解決吧。」

正當易峰想應下來的時候,莉莉絲出聲了。

「好吧,小心點。」

感覺到這個梅麗爾並不如想像中的強大,大概也就高級戰士的水準,易峰就乾脆就任由莉莉絲自己決定好了。而他就打算在旁邊欣賞莉莉絲的風姿,順便看一下她的風王結界練得怎麼樣了。

於是在一幫人的圍繞下,三人來到了五個競技場中離戰士分院最近的那個。

「這次,我要把以前積累的仇恨一次過給找回來。」

「別只會說些漂亮話,趕快開始吧。」

對於梅麗爾的挑釁,莉莉絲完全無動於衷。

「哼,我可不會像那些白痴男人一樣手下留情。待會可別輸得太慘了。」

梅麗爾放了句狠話,然後示意擂台邊的導師可以開始了。

戰鬥一開始,梅麗爾就搶先攻了上去。雖然場面話說得倒是挺響亮的,但是她知道莉莉絲是一個勁敵。從以前開始就是了,這是毋庸置疑的。她現在也就是仗著自己的裝備比莉莉絲好而已。

實際上,她所知道的那已經是昨天之前的事情了。現在的莉莉絲穿上了易峰用上了全身心特別為她趕製出來的戰鬥女神,防禦力有了大幅度的上漲。現在也就是武器方面還有些欠缺而已。如果她再想像以前那樣佔佔裝備方面的便宜的話,那是休想。

「讓你看看我這些年苦練的成果吧。」

「噬電斬!」

隨著梅麗爾的輕喝,她手中的長劍片刻間便布滿白熾的電流。白熾電流響著絲絲聲在劍上繚繞輾轉,讓這把劍看起來就像一把大號的電棒一樣。高級劍士雖然不能鬥氣離體,但是像這樣放出體外倒是沒什麼問題的。

碩大的電棒朝著莉莉絲的面門直劈而下。

「不僅僅只有你成長了啊。」

面對這熟悉的招數,莉莉絲沒有半點驚慌和遲疑。她迅速地拔出了腰間的騎士劍,一劍便封住了對方迎面而來的攻擊。

「什麼?!」

梅麗爾之所以會如此驚訝並不是因為莉莉絲封住了她的攻擊。而是因為出現在莉莉絲手上的只有半截斷劍,而且擋住她攻擊的還是斷劍之外的地方,但是這半截斷劍卻確確實實地擋住了她的攻擊。

「這不可能。」

梅麗爾接連試了好幾次,然而卻被同一把斷劍給擋住了,而且還都是在斷劍以外的地方。梅麗爾吃驚之下不由得一連後退了好幾步才穩住心神。

「怎麼了,梅麗爾,站著不動可有辱你的激電女神之名。你不攻過來的話,我就要攻過去了。」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你!」

薄啟封當即臉色一沉,下意識地被激怒要發作,結果老太太一道冷冽的視線射過來,他漲起來的氣焰瞬間偃旗息鼓。

是,他不能。

他今天是來求和的,不是來跟她置氣的。

閉上眼睛用力吸了一口氣,他再次開口,「到底要我怎樣,我到底該怎麼做,你才能不要繼續鬧下去……」

薄老太太眸中已有不耐,「你是聽不懂人話,還是老年痴獃聽不到別人講話?」

薄啟封整張臉都忍不住在抽搐,握著拐杖的手實在控制不住地顫抖著。

老太太大概也猜得出來,薄啟封的耐心也差不多該用完了。

從他今天再次出現這裡,她就知道,上次她說的那些話,並沒有讓他下定決心放她走。

今天她軟硬皆施,好話說在前頭,既然他還是不肯放棄,那麼接下來的話,只能是他自己咎由自取。

更何況,她也不是故意說那種難聽的話來刺激他的。

這本來就是事實。

「薄啟封,話我已經說到了這個份兒上,你覺得,我還給我們之間留著餘地嗎?」

老太太再次強調一遍,突然冷笑出聲,「也或許你只是覺得離婚是我提出來讓你覺得丟臉,不然我再去跟那些記者說明一下,其實我本不願意離婚,是你執意要離,我只是被逼無奈成全你的好不好?」

「反正你趕人成癮,兒子要趕出去,兒媳婦也要趕出去,孫子還要趕出去,還有什麼是你沒有趕過的?不就只剩我了嗎?沒關係,我不計較,你也把我趕出來吧,省的只留我一個,你這位強迫症患者心裡不舒服。」

她說完,雙手撐著腿艱難地站了起來,「離婚是必然的,至於最後以什麼局面離,你說了算。只要能離婚,你想怎麼離就怎麼離。」

薄啟封看著站起身的老太太,眸子里有驚訝閃過。

「你……」

「想說我的腿嗎?是,為了照顧我未來的兩個曾孫,這些天我一直都沒有閑著,縱然承受再大的痛苦,我都要讓自己好起來,因為只有我自己足夠健康,才有可能多照顧我曾孫幾年。這才是身為我們這個年紀,最該做的事情。」

「跟你說了,你也不可能懂。在你眼裡,永遠只是薄氏最重要。」

薄啟封的視線卻還是放在老太太的雙腿上,聽聞她的話,才緩緩掀起眸子看向她、

「你說……兩個……」

老太太淡淡看了他一眼,極為諷刺的冷笑一聲。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