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你想聽實話嗎?”雬月聲音有些冰冷,雙目灼灼的看着我。

眼底帶着一絲的疼痛,卻極力的想要隱藏住。此刻的他威嚴冷傲的就好似高不可及的天神一般。

和他四目相對了一會兒。我隱約感覺到自己好似能體會到雬月的內心。

能夠如此牽動雬月,讓他但覺到擔憂和心疼的,恐怕就只有小狐狸的事情了。

我自己的心也是一緊,“是不是跟小狐狸有關?你……你不要騙我,不然……”

不然我也不知道自己不會借住他胸前星月菩提的力量,命令他把真相說出來,小狐狸對於我來說也同樣的重要啊。

“你這個小胖妞,真的是越來越膽大包天了,還敢威脅我了。”他眉毛一擰似是生氣了,捏了一下我的鼻翼,眼中卻是充滿了寵溺,“這個降頭……是爲了詛咒孕婦滑胎的,不過,有我在我會保護好你們母子的。”

聽到這一句話,我整個人似乎都慌了神了。

居然是一個詛咒我腹中小狐狸的降頭,心口忽然好疼,很害怕我會保護不了小狐狸。

又想起剛剛大金說起的楞嚴咒,急忙去問大金,“楞嚴咒真的能解降嗎?全文你會背誦嗎?金叔叔,你把楞嚴咒先教我吧。”

“莫瑤!”雬月剛纔一直都沒有生氣,現在看到我病急亂投醫,居然喊了一聲我的全名。威嚴而又嚴肅的睨視着我,狠狠的掐了一下我的側臉,“你知不知道,如果自身的功德不夠,妄圖用楞嚴咒化解,是會被降頭反噬的。到時候,只會加速小狐狸……離開我們!!”

大金剛準備念,聽到雬月這句話,一下就咬到了舌頭。

立刻用手捂住了嘴,睜大了眼睛看雬月,“我靠啊,我的舌頭,雬月你怎麼不早說呢?我要是念了楞嚴咒被反噬了,是不是會多關好多年啊。”

雬月壓根就沒理大金,一雙冷幽的眼睛就這麼看着我。

我自知理虧,低着頭不敢說話,卻還是厚着臉皮抓着雬月的手。我們僵持了大概有三五分鐘,他冷魅的臉上便閃過一絲無奈,將我摟進了懷中。

https://ptt9.com/116503/ 在雬月懷裏睡了一會,秦桑纔開車到了他家。

路上大概是折騰了有半個多小時,睡眼惺忪中,我是被雬月打橫抱着下車的。秦桑停好了嘟嘟車,開門回家。

他老婆不是那種傳統的泰國女人,一點都不溫順。

是那種皮膚黝黑的肥胖婦女,秦桑回去以後就開始罵罵咧咧的,“這麼晚纔回來,該不會是又跟狐朋狗友去喝酒了吧?這幾個人是誰啊,如果是借住的旅客,一晚上800泰銖不講價。”

“may,他是大金,我朋友。這兩個是莫老闆的女兒和女婿,你別這麼說話。”秦桑臉上微微有些掛不住了,臉色微微的漲紅。

那個女人掃了一眼我們,說道:“既然是朋友,那就兩百泰銖吧。”

大金明明賺的盆滿鉢滿的,卻很是摳門,似乎不想花錢,說道:“秦桑大哥請我們免費過來住的,嫂子你怎麼還收我們錢呢。”

那女的就開始開罵了,用泰語罵秦桑多麼沒用,活兒沒接多少卻總是做賠本買賣。總讓一些狐朋狗友,白白佔了他的便宜。

秦桑是位個頭一米七,滿身肌肉的壯漢,被這個女的罵的狗血淋頭的。

可他愣是不敢擡頭,低着腦袋捱罵。

一副受罪習慣的樣子,讓人看得心裏很不是滋味。

我躺在雬月的懷中,微微有些愣住了。

秦桑看起來還算英俊,也是有力氣有頭腦的男人。只是可能因爲特殊的原因去開了嘟嘟車,可是這個女人跟他真是一點都不般配。

這個女人還那麼兇悍,秦桑居然也忍得。

我在心裏犯嘀咕,然後拉着雬月的肩膀,從他懷中掙扎出來。

摸出了錢包,遞給了秦桑的老婆三千泰銖,並且笑着幫秦桑解圍,“您就是秦桑大哥的嫂子吧?我叫moya,這些錢是秦桑大哥拉我們來住一個晚上的借宿錢。”

肥女人是個見錢眼開的主,看到三千泰銖擺在眼前,雙眼都發直了。

立刻催促秦桑去準備房間,羅勇不是旅遊勝地,但是每年也有很多旅客從這裏路過。他們家是有專門給旅客準備的房間,我們住過去並不算給秦桑添麻煩。

秦桑讓那個女人去準備夜宵。

有了金錢的支持,那個女人也沒反對,嘴裏哼着泰國民謠就去廚房準備夜宵了。

然後,他對着我們苦笑了一下,滿臉充滿了歉意,尤其是對我,“yaya,對不起,我沒想到會是這樣。本來……本來還想好好招待你們的,卻讓我搞成了這樣。” “沒關係,你收留了我們一個晚上,3000泰銖是應該的。去機場酒店住的話。說不定更貴,還不能吃到像樣的夜宵。”我對秦桑印象很好。覺得他是個老實巴交的好人。

也特別同情他,所以安慰了幾句。

神奇寶貝之智爺天下 幾個人圍着方形的桌子坐下,家裏是那種淡黃色的吊燈,感覺過去十分的溫馨。只是家裏似乎還祭祀供奉了什麼,讓四周圍都瀰漫着一股香火的味道。

沒想到秦桑這種整日開嘟嘟車的人。也有功夫信奉那玩意。

自從做了龍婆艾的弟子。我就反應過來。任何陰牌和陰物接觸了一開始可能都會有點甜頭。

日子久了,就該遭報應了。

所有接觸過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的。

秦桑有些愧疚的擡不起頭了,嘆息了一聲。拿出了榴蓮酒招待我們。“我這裏也沒有什麼別的好喝的酒,倒是有自家釀的榴蓮酒,大家一起喝一杯吧。”

“榴蓮!!”雬月聽到這倆字,雙眼都冒出紫光了。

問到那味道。立刻拿手掩住了鼻子。

我看雬月這個反應,急忙和秦桑說道:“抱歉,我家先生不太習慣榴蓮的味道。可不可以改喝別的東西,我剛好懷孕了,喝不了酒。”

秦桑看到我已經顯懷的肚子,恍然大悟了一下。

一拍自己的腦袋。說道:“抱歉。我都沒注意到。莫大哥的女兒已經是大姑娘了,那……那我這裏還有些葡萄汁,那就一起喝點葡萄汁吧。”

聽到不能喝榴蓮酒,大金臉上閃過了一絲失望的神情。

榴蓮酒大概是我喝過最好喝的果酒,別說大金了,就我都嘴饞。

葡萄汁上來了以後,就見到秦桑的老婆也來了,直接扔上來一堆燒烤。一看就是沒怎麼用心的,很多都是烤糊的,或者夾生的。

這些海鮮吃下去,非鬧肚子不可。

秦桑終於有些生氣了,和那個女人理論,“你怎麼可以這麼不認真呢?阿yaya現在懷孕,要是吃出問題了怎麼辦?”

“你是覺得我做的不好?”那個女人肥的就跟行走的煤球似的,兇起來的時候,更是醜到了沒朋友。

滿臉的橫肉,看的就讓人噁心。

我雖然知道我在心裏這麼想一個人,實在是對這人的不尊重,可是心頭還是有些可憐秦桑的。

秦桑一縮頭,皺了眉頭,盯着她看了好幾眼,才緩緩的說道:“沒有,但是……你做的食物是真的不能吃。”

怕老婆沒見過這麼怕的,他還在跟那女人講道理。

那女人的胖手這時候已經掄圓了,一巴掌打上來,秦桑是個肌肉男。但是猝不及防,被這種重量級選手打腫,也是面頰骨凹陷進去。

整個人都飛出去了,咳嗽了幾聲,連嘴裏的牙都掉出來了。

那女的問他:“你覺得我做的好不好?”

一旁的桌子都被秦桑摔倒這一下,推的掀翻在地,大金趕緊去扶他,“嫂子啊,你不能這麼打人。他畢竟是你丈夫……”

“什麼丈夫,不聽話就得捱打。”那個女人瞪大了牛眼,一腳就踩在秦桑的手指頭上,憤怒的說道,“我告訴你,我做的東西就這樣,要不是看在三千泰銖的份上。我會收留你的這三個豬糞一樣的朋友嗎?”

那女的滿口髒話,然後又甩了秦桑兩巴掌。

我和大金都嚇呆了,大金實在沒辦法了,只能擋在秦桑面前,“秦桑……秦桑這個小子不賞識您的廚藝,我賞識,您做的菜可好吃了。”

“真的嗎?”那個女人的怒火消退了一半,眯了眯眼睛,說道,“秦桑,別人都賞識我做的菜,就你不識貨。”

“我沒不識貨,你做的很好吃。”秦桑縮着腦袋,被逼無奈說着違心話。

側臉都被打的高高腫起,愣是畏畏縮縮不敢還手。

肌肉上畫的那些青龍白虎,就跟擺設似的,愣是不敢動這個女人一根手指頭。

那女人抓住了秦桑的頭髮,狠狠的揪着,“那你就把那些全都吃了,要是讓我知道你剩了一絲肉渣。看我睡醒來,不把你打死。”

說完就抓着秦桑腦袋,將秦桑的額頭狠狠的撞擊了地面幾下。

撞的那叫一個頭破血流,比起我和大金,秦桑纔像是中了降頭。

也不喊疼,硬是忍了,更是打不還手。

那女人拍了拍手,揚長而去。

我去拿了紙巾給秦桑擦額頭上的血,大金把秦桑扶到了椅子上坐下,嘆了口氣,“你……你是不是有受虐傾向啊,都這樣了,你還不跟她離婚。你不怕她有一天,會把你打死啊。”

“may以前人很好的,我也很愛她。”秦桑也不知道是腦子被撞了,有些迷糊了,還是真的中了降頭了。

整個人都很迷茫,身子微微顫抖了一下,又說道,“可我現在又很怕她,但是……但是離不開她。”

離不開她?

那是什麼意思啊?

難道秦桑還沒法離開一個黑醜胖的女人麼,還要每天忍受着家暴,秦桑有手有腳還能貢獻勞動力。

即便離婚了,也餓不死的。

大金吃了一驚,“你說的may是不是莫老闆提過的歌劇女演員?她……她好像去國內發展了,不在泰國。我記得,莫老闆好像說過你跟may是情侶,你老婆也叫may?”

秦桑愣了愣,翻箱倒櫃的找了結婚證。

拿到我們面前,那結婚證上女人的名字根本不是may,而是另外一個女人的名字。結婚證上女人的照片,就是這個黑胖的女人。

“她不是may?可是我爲什麼我覺得她就是may呢……”秦桑有些呆愣住了,又看了一眼全都掉到了地上的燒烤。

又跪在地上,撿起來狼吞虎嚥,一邊吃一邊說,“我知道她不是may,可是腦子裏卻一直有個聲音告訴我她是may,如果我不承認就會頭疼。”

看着秦桑狼吞虎嚥的吃着那一盤子給狗,狗都不吃的燒烤。

我過去,把盤子接過來,放在了旁邊的椅子上,“秦桑大哥,你……你會不會是中了降頭了,比如你剛纔說……你離不開她。”

在這個世界上,就沒有誰一定離不開誰的道理。

我拿出了金銀銅四面佛,放在秦桑雙眼前搖了搖,唸了一段經咒。

秦桑的雙眼立刻就恢復了清明,張嘴哇的一聲,就把所有的吃進去的烤的亂七八糟的燒烤全都吐了。

可是這一瞬間,房間裏的燈好像壞了,突然就熄滅了。

一片黑暗之中,傳來了嬰兒的哭叫聲,那聲音尖利無比,就好像發請了的野貓一樣,充滿了憤怒和急需發泄的情緒。

大金大喊了一聲:“壞了!!是拍嬰啦,那個女的爲控制秦桑,在家裏養了拍嬰。完蛋了,我們!招惹了拍嬰,下場會比死還難看啦!” 據我所知,拍嬰乃是正神佛牌。

現在隨着這聲嬰兒的啼哭聲,整個四周圍都是一片的陰冷和潮溼。讓人由心底裏感覺到了恐懼。

嬰兒撕裂一般的哭聲,還帶着鬼魅般的回聲。就跟地獄裏傳出來的一樣。

https://ptt9.com/78727/ 從客廳樓梯上緩緩的爬下來一隻渾身漆黑的東西,那東西特別像是製作成乾屍的古曼,唯一不同的就是雙眼是猩紅色的。

嘴角流着涎水,惡毒的看着我們大家。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紅眼拍嬰?

那隻紅眼拍嬰根據大小來看,應該是隻有四五個月大的嬰兒的嬰靈製作的。陰氣和怨氣非常的大。

讓人有一種。掉進惡寒的冰窟中的感覺。

它一點點的爬下來。空氣中還能聽到大金和秦桑咽口水的聲音。

我已經習慣性的躲在了雬月的身後,雙手緊張的抓住雬月的一絲衣角。雬月遇到拍嬰的時候。氣勢非但沒有變的凌厲,反而是臉色微微一白。

右手摁壓住胸口。從口角里緩緩的溢出一絲鮮血來。

就好像這隻拍嬰是雬月的剋星一樣。讓倍感壓力,他的額頭上緩緩的流下了汗液。

此刻冰涼如同千年玄冰一樣的手有氣無力的抓住我的手腕,一字一頓似是從牙縫裏擠出來,“小胖妞。你……你好歹是龍婆艾的弟子,難道……難道不知道保護你老公我嗎?”

我來保護雬月?

他向來喜歡逞能,總喜歡一臉冷傲的保護我,此刻居然想讓我保護他。

“老公,我怕……那……那是鬼。”我要不是成爲龍婆艾的弟子,恐怕這輩子都不願意接觸那些陰物。

我是打心底裏害怕。但是感受到雬月驟然虛弱的靈體。又忍不住咬着脣看他,“你……你沒事吧?”

“你看我現在像是沒事的樣子嗎?胖妞,你好歹……是龍婆艾的弟子,連只……連只拍嬰也對付不了嗎?”他咳嗽了幾聲,彎腰吐了一大口血。

他病體孱弱的讓人心疼,渾身都在戰慄着。

黑色的鬼絡已經消失了很長一段時間,卻在拍嬰出現的時候,忽然又重新如同魔咒一般的長了出來。

我手裏握着梵天,能感覺到梵天在隱隱的發燙。

這隻拍嬰可能比之前出現在影視城裏的賓靈要弱,可以我自身的靈力,根本就對付不了。雬月身體突然出現了虧損,我根本就沒有把握對付。

本來我就不是不畏生死的人,擡頭可憐兮兮的看了一眼雬月,將他搖搖欲墜的身體扶住,“我是真的對付不了,咱們……咱們跑路吧!!”

我是認真的說出這句話的,我是覺得這時候逃跑比較實在。

“你覺得我們跑得掉嗎?”雬月緩緩的吐息着,脣邊是一絲虛弱的笑意,他從袖子裏抽出了軟劍。

那軟劍一落地,立刻周圍便出現樅橫交錯的血凝成的線條。

這些線條從整個房間的四面八方竄進來,如同蛛網一般的覆蓋在周圍,只要動上那麼一動。

就能感覺到,雙腳好像踩在泥裏一樣。

被這些血凝一般的東西,糾纏的無法動彈了,更別說能從拍嬰的眼皮子底下逃跑。

這下跑不掉了,我的心臟在胸口猛烈的跳動。

四肢冰涼之下,腦子裏只剩下那隻拍嬰古怪的哭聲,那是一點主意也沒有。

我說:“開什麼玩笑,雬月,那是拍嬰啊,我打不過它的。”

“你打不過它,我們就都得死,算了。我知道你對付不了,反正……你都是我的人了,大不了……我們雙雙殉情怎麼樣。”雬月捏住了我的下巴,蒼白的脣輕輕揚起一絲笑意。

但那笑意並非玩世不恭的笑,而是絕境中悽然的笑意。

我從沒見過雬月這個天神一樣倨傲的男子,會把什麼東西當回事,就算是呆在地獄裏的塗山嬌嬌。

他也是舉手投足的就對付了,今天晚上的他格外的不同。

秦桑和大金已經抱在了一起,大金手裏緊緊攥着關公牌,已經抖成了篩糠了,“你們兩個人那麼厲害,怎麼到了關鍵時刻就掉鏈子。”

秦桑還在爲我說話,“大金,他們都還只是孩子。”

“去……去裏面的房間啦……去房間裏面,把供奉的真身破掉就好了。”大金也是到了絕境徹底的慌亂了,居然用母語粵語跟我說話。

泰語和粵語很多相似的地方,我勉強能聽懂,有些爲難道:“現在我們都動不了了,誰可以去破它的真身?”

唯有塗山嬌嬌咧着嘴,在一旁冷冷的笑着,“那可是阿贊溼做的拍嬰,絕對是絕品,送你們好好品嚐,哦呵呵……等你和我哥這個不要臉的死狐狸都死了,我就自由了!!”

她的雙目也跟着拍嬰一樣。在漆黑一片的房間裏,陰森血紅的雙眼,就跟飄在半空中的倆燈籠一樣。

她好像也被血線束縛住了,卻絲毫不害怕,那樣子有點兒像等着看我們死一樣。來秦桑家裏明明就是雬月自己的決定,現在卻搞的如同事先挖好等我們跳的陷阱一般。

武煉巔峰 那拍嬰已經爬上了大金的肩膀,用那種尖利詭譎的聲音說着泰文,語調太奇怪了。我聽不是很懂,好像是不太好吃意思。

拍嬰嘴上說着不好吃,一嘴巴就咬在了大金的脖子上。

登時鮮血就噴出來了,大金哀嚎了一聲,一副吾命休矣的模樣,“要死了要死了,莫瑤,救命啊。”

“大金,你不是有關公牌啊,你不會擋一下嗎?”

我一看有些急眼了,看大金當了大半輩子的牌商,身邊戴的關公牌對那拍嬰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

手持金銀銅梵天就對着那拍嬰唸咒,唸咒的同時我也看見了,房間裏的血線把我手中的焚天吊墜給貫穿了。

這四面佛焚天算是廢柴了,再看看大金手腕上纏着的佛珠上的關公牌,更是可憐被好幾根血線都貫穿了。

關公牌上的關公爺爺,雙眼當中更是流出了血淚。

難怪關公牌會不起作用,原來是被這些血線,一早就破去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