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作為業界翹楚,有了他的帶頭,其他糧商必然紛紛效仿,在這國家危難之際,如此慷慨大義,當然配得上「華宸義商」的名號!

看著府里眾人略顯亢奮的樣子,張興有種吃了黃連說不出的感覺,這哪裡是御賜匾額,明晃晃就是一張討債符……

昨晚好容易輪到陪夜的小妾半路被晾下了,乘著家有喜事在張興面前暗送秋波,直接被他甩了臉子,只好一頭霧水悻悻地走了。

管家和貼身隨從也不知道老爺這是怎麼了,進出前院都是小心翼翼。

欽差離開不久,門外又來了人,自稱是淮南王貼身侍從。

守門人不敢怠慢,又不敢直接去見張興,少不得先去告知管家,管家雖然跟著張興見多識廣,今日這樣貴人密集上門,可是前所未有之事,他又急匆匆進去通稟。

茗雨一襲蒼綠色錦緞袍衫,銅扣皮革發冠束髮,腰佩銅製雕花革帶,在李霖身邊數年,他早已被熏陶出超然貴氣。

張興一身白布衣袍尚未換去,和茗雨這個王府侍從相比,好像氣勢都低了幾分。

張興恭敬地讓座上茶,茗雨毫不客氣入座,端起茶呷了一口,隨後從懷中取出一張帖子,放在茶案上推給張興。

「這是淮南王讓人寫給你的帖子,大王對張老闆的義舉大加褒獎,殿下統管三司,這也是為殿下長了體面,特地派在下請張老闆去王府一敘,順致謝意!」

「一定去……一定去……」 如題,今天中午接到站短,才知道明天這本書就要上架了。

說真的我還沒準備好呢!我現在的存稿是零。你們敢信?

一直以來都沒跟責編大大多說幾句的我,趕緊諮詢。

真的很感謝我的責編,雖然我這個不靠譜的傢伙一直沒和她溝通過,但是一直給我推薦。

寫這本書已經已經整整三個月了。

三個月前我陷入書荒,當時上班總是戴著耳機聽書,所以耳朵有些疼。

我當時想,再不戒掉耳朵可能會聾,所以得找點事情把聽小說的癮給戒掉。

然後這本書就誕生了。

有人說我寫的前三章和之後的畫風不一樣。

的確,前三章我寫了大概一個星期。

之後就開始放飛自我了。

你們在小說里看到的那些主角靈機一動之類的詞句,那真是我靈機一動寫出來的。

因為當時這本書真的沒有大綱!

我是想到哪裡寫到哪裡。

有些東西竟然能圓回來,就像我早就埋好伏筆一樣。

我自己都驚奇不已。

作為一個碼字的新手,我有很多不足的地方。

希望能在這本書里得到鍛煉。

第一次寫書就能簽約,還能上架,這已經大大超出了我的預期。

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這是我碼字的動力。

這不是說假話。

五一期間,由於本人所在公司上新系統的關係,只休息了一天半的時間。

整個公司都沒放假。

之後到現在我都一直沒有休過班。

如果不是你們一直的支持,讓我知道還有人在看我胡說八道,我真的就放棄了。

不多說了,我要在明天更新五章。

今晚需要熬夜碼字了。

最後各位看官們,求訂閱啊!

謝謝!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戰天殤也不敢遲疑,立刻縱身一躍跳到了血魔的背上。

感覺到戰天殤已經到背上后血魔的速度又加快了幾分,四腿一蹬,載着戰天殤和小可愛快速的向峽谷底部飛馳而下。

身後的水晶地岩熊這時也回過神來,見戰天殤他們已經飛到峽谷底下了,怒吼了一聲緊跟着戰天殤他們從洞口跳了下去。

「我去,這頭笨熊竟然跳下來了。」

戰天殤他們剛一落地就感覺到了身後的破空聲,回頭便看見那頭水晶地岩熊出了洞口后竟一點都沒有遲疑,從二十多米的洞口一躍而下。

眨眼之間,水晶地岩熊就已經落到了地面上,伴隨着它的落地,激起了一層厚厚的塵土。

驚的附近弱小的魂獸向四處的逃竄,比較強大的魂獸已經俯下了身子,警惕的望向了那塵土中。

嗖,塵土還沒有落下,一個石球就從那塵土中間射向了戰天殤他們,還好血魔也沒有掉以輕心,翅膀猛煽快速的躲過了石球。

「你們下來,這頭笨熊已經盯上我了。」戰天殤和小可愛連忙就從血魔的身上跳了下來。

果然,就算是戰天殤和小可愛已經跳到了地面,那塵土中還是飛出了一個石球,直直的砸向了血魔。

這時,剛剛激起的塵土已經落了下來,塵土中水晶地岩熊的身影已經出現了。

不過現在的水晶地岩熊的樣子實在讓人不敢恭維,原本油的發亮的皮毛,現在已經佈滿了塵土。兩個腘窩內本身就已經被小可愛的空間裂刃給划傷了。

現在又從二十多米的高空跳了下來,兩條小腿上的皮毛已經和腘窩裏的鮮血混合在了一起緊緊的貼附在了小腿上。

而且它腳下被自己砸出的小坑也已經出現了一層薄薄的血液。不過就算如此它那雙發紅的眼睛中卻看不到一絲的疼痛只有那滿滿的悲憤。

吼,伴隨着怒吼聲那水晶地岩熊便從那個小坑裏跳了出來,跳出來后兩個熊掌一翻,兩個黃色漩渦便再次出現在了它的掌上。

血魔見黃色漩渦再次出現在了那水晶地岩熊的掌上,它知道現在的水晶地岩熊就算拼了命也要把它幹掉。可是它現在已經沒有了魂能,只好翅膀猛地一煽飛到了空中。

而水晶地岩熊的雙掌中又分別出現了兩個石球,右掌一揮就把石球扔向了天空中的血魔,當右掌上的石球扔向血魔后,那黃色漩渦又快速的凝聚在了它的右掌上。

隨後它的雙掌就如同投石機般把石球交替的向血魔扔了過去。不過空中的血魔卻靈巧的把所有的石塊都躲避了開來。

這時兩道空間裂刃快速的劃在了那頭水晶地岩熊的兩條胳膊上,雖然沒能劃出傷口,不過卻讓那水晶地岩熊的速度降低了許多。

「不用幫忙,它現在已經進入了狂化狀態,只會攻擊我一個。我們現在只用把它的魂能給消耗完就行了。你看好主人,其他的交給我就行。以它現在的狀態很難打着我的。」

雖然躲避的有些吃力不過血魔很清楚現在只用把它的獸靈力消耗完就行了。

吼,地上的水晶地岩熊見攻擊沒有什麼效果,終於停止了攻擊。不過兩行清淚慢慢的從眼睛裏流淌了出來。吼,又是一聲巨吼。

那水晶地岩熊突然雙掌托天一個黃色的大漩渦慢慢的在她的頭頂凝聚了出來,然後只見四周的石塊快速的向它的頭頂匯聚了過來。

「這應該是它最後的攻擊了,只要撐住它這最後一次的攻擊它的獸靈力就應該消耗完了。」

看着水晶地岩熊頭頂越來越大的石塊,血魔心裏明白這就是這頭水晶地岩熊最後的攻擊了。

「不好,主人,你上來,我們走。」看着水晶地岩熊頭頂的石球已經比它本身兩個都要大了,血魔的臉終於變色了。

快速的向戰天殤飛了下來,戰天殤只好又跳到了血魔的背上。戰天殤上來后,血魔不敢有一絲逗留,立刻猛的向峽谷上面飛了出去。

吼,見戰天殤他們要飛走,那頭水晶地岩熊終於把它兩個托天的熊掌猛地向下狠狠地拍下。

而伴隨着他兩個熊掌狠狠地拍下他頭頂上的巨石也隨之向戰天殤他們砸了下來,見巨石已經向他們砸了下來血魔也只能祈禱不要被砸到,它的速度已經到極限了。

萬幸的是,那個巨石的速度並不是很快,血魔在即將被砸到的時候終於飛到了那個巨石的上面。

轟隆隆,整個峽谷都因為這塊巨石而顫抖了一下,一大片塵土快速的由那塊巨石為中心瀰漫了整片峽谷。甚至峽谷邊上的石頭也被震落下來不少。引的峽谷下面的不少魂獸都四散逃竄了。

「走吧,我們下去看看。」戰天殤看着已經落到地上的巨石拍了拍血魔的脖子說道。血魔看了一眼下面便點了點頭慢慢的向巨石飛了下去。

因為血魔翅膀的煽動這一片的塵土也被煽到了一旁。而隨着塵土被煽到一旁,映入眼帘的是一堆如同小山丘般的碎石。

碎石不遠處正是那頭水晶地岩熊,不過它現在已經趴在了地上。

這時血魔的身旁黑光一閃,小可愛也出現了。「咳咳咳,這笨熊真是拚命,這麼強悍的魂獸技都能放的出來,不過還好,它已經昏過去了,不然,還得再費一番手腳。」

小可愛現在雪白的皮毛上也已經佈滿了灰塵,一張小嘴嘴裏的血正慢慢的向下滴著。明顯剛才還是受到了波及,傷上加傷了。

「給,把這個吃了。」戰天殤這時也跳了下來,手一翻,一粒回春丹就塞到了小可愛爪子上。

「嘿嘿,我也不客氣了。」小爪子一揚就把回春丹扔到了嘴裏。

身上綠色霧氣升騰,不過下一刻就回到了體內。當那綠色霧氣回到體內后,小可愛又變得活蹦亂跳的了。

「嘿嘿嘿,那個,主人。雖然還沒有取得靈草,不過我已經認可你當我的主人了,那個我可是看在靈草快要到手了才認你做主人的,可不是為了這好吃的糖豆。」

「行了,你看你,嘴角的口水都快掉到地上了。」戰天殤對這個嘴角還掛着晶瑩之物的小可愛表示著深深的鄙視。

「好了,現在你們兩個休息一下,恢復一下體力。一會兒我們就上去取靈草。」看着兩個已經累的快要趴下的兩隻契約魂獸,戰天殤都有點心疼了。

血魔和小可愛相視一笑,點了點頭,坐到了地上恢復著魂能。不過雖然恢復著魂能但兩個耳朵卻豎了起來,時刻保持着警惕。

不一會兒,兩獸便恢復好了。

「好,我們現在就上去。不過把這水晶地岩熊就在這不會讓其他魂獸吃了吧,要不小可愛,你在這看着它。有危險你就上來。」

看着那已經趴在地上的水晶地岩熊還是讓戰天殤有些不放心,畢竟當初說好要留它一命的。

小可愛也沒遲疑,點了一下頭,黑光一閃就坐在了那水晶地岩熊的身上。

「好我們走吧。」戰天殤縱身一跳,便跳到了血魔的背上。 這幾天,林靜心有點刻意疏遠顧前,這讓顧前很不是滋味,心裡又把秦也家十八代祖宗都給問候了一遍。

不過,這幾天,周夢倒是經常來找顧前玩。

秦也這幾天也沒見人蹤影。

有心人發現,顧前放學都沒有送林靜心回家了。

「顧前。」

周夢在三班教室門口招呼,林靜心默默的和周夢擦身而過。

「哎,你們不會真的掰了吧?」

周夢好奇道。

「有沒有在一起,何來掰了一說?」

顧前淡淡道。

「咦,是這樣嗎?」

周夢困惑。

「有些事情,說不清楚,而且,人家也說了,上大學之前,不談戀愛。」

「所以,你就放棄了?」

「慢慢來吧。」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