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作為一名武將,戰績和威名等於是鳥兒的羽毛,必須珍惜。

所以,趙子龍機智而委婉地拒絕,把包袱甩給劉備。

諸葛亮眨了眨眼睛,看出趙子龍的心理狀態,他忙說:「主公乃群龍之首,豈能親自出馬?雲長和翼德已經落敗,目前陣中,可力纜狂瀾之人,非子龍莫屬!」

林宇心說,卧槽,還是諸葛亮善於玩手段,以吹捧的方式,鼓勵趙子龍登場。

果然,趙子龍的雙目閃過亮光。

諸葛亮接著說:「別被兩個妖女所迷惑!她倆獲勝,全靠強大的兵器和邪惡的妖術!林宇僅有一根竹竿,內部頂多藏著細小的毒鏢,不會有殺傷力驚人的暗器!」

這番慫恿,激發了趙子龍的鬥志。

趙穎兒憤然反駁:「諸葛亮,你能不能閉上破嘴!你老娘才是妖女,生出你這個血口噴人的妖男!死不要臉的臭神棍,怎麼沒被馬糞熏成弱智!」

狄莉娜也斥罵:「裝叉失敗的狗頭軍師!你忽悠劉備,忽悠孫權、忽悠魯肅,現在又忽悠趙子龍!你才是真正的妖男,成天妖言惑眾!」

諸葛亮氣得右手發抖,髒兮兮的羽扇落地,他大聲怒叫:「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自己分明是妖女,卻侮辱我是妖男!」

林宇大笑:「哈哈哈,各位請安靜,現在屬於單挑時間,不是罵街節目!」

趙穎兒和狄莉娜一起沖諸葛亮翻白眼,表達鄙視之情。

林宇舉起竹竿,朗聲說:「這是我從旁邊的竹林中,隨手摺取的一根翠竹,內部沒藏暗器,我也不屑於用暗器!」

趙子龍聽完,覺得自己剛才過於謹慎,多慮了。

林宇繼續說:「第三輪,我將施展的武功是——打狗棒法!專打狗腿子!」

「休得狂妄!」趙子龍終於被激怒。

林宇說:「而且,我只使用兩招,棒打狗頭和反戳狗腚!」

趙子龍氣得劍眉倒豎,鋥地抽出「青釭劍」,騎馬沖向林宇!

這把劍極為鋒利,原是曹操的寶物,贈與大將夏侯恩,被趙子龍在長坂坡之戰中奪走。

林宇識貨,機敏地閃身,避開青釭劍!

趙子龍一瞧,信心倍增,拽馬掉頭再攻,揚劍猛砍林宇的胳膊。

剎那間,林宇騰空而起,飛到趙子龍的頭頂,使出「打狗棒法」!

「棒打狗頭!」

啪!啪!啪……

竹竿極速擊中趙子龍所戴的戰盔,產生清脆的聲音,打得他頭暈眼花,持續耳鳴。

與「降龍十八掌」「乾坤大挪移」「六脈神劍」之類的牛逼武功相比,「打狗棒法」的威力明顯較弱一些,但在三國時代,它非常適合對戰格鬥,足以威懾敵手。

趙子龍坐在馬背上,無法靈活地躲避,更何況,林宇在他的頭頂展開攻擊。

竹竿猶如狂風暴雨,籠罩住趙子龍。

他怒吼幾聲,毅然下馬,抄起亮銀槍,刺向空中的林宇。

緊接著,林宇落地,順勢前滾翻。

「反戳狗腚!」

竹竿夾帶聲勢,穿過盔甲之間的空隙,準確地戳中趙子龍的腹部以下需要嚴密保護的區域。

「嗷!」趙子龍慘叫,兩腿併攏、彎腰、收腹、撅腚一氣呵成,姿態喜人。

諸葛亮一瞧,不爽地抗議:「林宇!你明明戳后腚,為何戳子龍的腹下要害?」

林宇笑著說:「格鬥需要技巧,也需要戰術,我先戳趙子龍的腹下要害,促使他彎腰撅腚,便於我施展棒法!你瞧好了!」

沒等趙子龍躲閃,竹竿狠狠擊來,戳中他的后腚!

「嗷!」趙子龍疼得驟然收臀,腹部向前,氣勢恢宏,姿勢更喜人。

隨即,林宇飛快地揮舞竹竿,戳一下趙子龍的前腹,再戳一下他的后腚,反覆打擊!

趙子龍拄著亮銀槍,被迫跳起「甩腚舞」,持續不斷而且節奏歡快。

趙穎兒鼓掌喝彩:「好帥呀!三國男神表演鋼管舞啦!」

狄莉娜笑著調侃:「沒想到,趙子龍還有舞蹈的天賦。」

目睹趙子龍的搞笑動作,劉備臉色煞白,大汗淋漓。

幸虧他沒出戰,否則,可能依靠這種不雅的舞蹈動作,流芳千古。

趙子龍足足跳了半分鐘,同時極力躲避,卻始終無法擺脫「打狗棒法」的折磨。

劉備突然舉手:「林掌門!手下留情!子龍輸了!」

林宇這才停止進攻,收回竹竿。

然而,趙子龍處於運動的慣性狀態中,仍繼續前頂后撅。

張飛猛地撲來,抱住趙子龍:「子龍!別跳了,咱輸了……」

狄莉娜舉起一隻火把,命令叫喊!

「所有人聽著!迅速脫下盔甲和衣裳,按秩序排隊,放在我的面前!」

現場變得安靜,僅有呼呼的風聲……。 「加速同調嗎?」帕拉多克斯聞言沉吟了一會,「我會,但又不是完全會。」

游燁:「……」

你跟我擱這鬧啥呢?

「這個世界的加速同調可不是像你原來的世界那樣效果明明白白的印在同調調星師怪獸的卡上的。」這個時候,幻透翼在游燁的腦中為其解釋道。

「這個世界的加速同調是需要D輪手達到了明鏡止水之心的境界,能把D輪開的比光還快時才能用出的招數。」

「這也是我所隱藏的力量,與凶餓毒的超融合以及暗叛逆的升階變換一樣。」

「那他這又是什麼情況?會了又不完全會?」游燁問道。

「我可以短暫的達到明鏡止水之心的境界,但是這點時間無法支撐著我完成一次加速同調。」帕拉多克斯為游燁解惑。

「把卡組給他吧,只要接觸到了加速同調的門檻,這副卡組就能夠使用了。」幻透翼說道。

「這套卡組交給你了,不管你曾經的同伴是否願意聽你的,看事情不對就跑。」游燁遞上一副卡組后說道。

「我明白了。」帕拉多克斯點了點頭,仔細查看了一番卡組后,轉身離去。

……

「他人呢?」傑克見只有游燁一個人回到了病房,皺著眉問道。

「他去釣幽靈了。」游燁說道。

「你就這麼相信他?」

「當然,他也不是什麼壞人,他也只是一個想要拯救他的世界的人罷了,只不過之前的手段過激了一點。」游燁說道。

同時,趁著深影小姐去安排工作,遊星也將這段時間的見聞告訴了小夥伴們。

「也就是說,我們這次的敵人,是來自未來的決鬥者?」克羅問道,「還有這位,就是傳說中的決鬥者,游城十代?」

「你們好啊,很高興認識你們。」十代笑著說道。

「十代前輩是過來幫助我們的。」遊星說著,看向了病床上的牛尾。

這個時候,牛尾悠悠轉醒,看著眼前的眾人,牛尾艱難的開口說道。

「這次……又要麻煩你們了……」

「受了傷就老老實實躺著,其他的事情就交給我們吧。」克羅說著,把掙扎著想要起身的牛尾給按回了病床。

「那就……拜託了。」全身被裹的像個木乃伊的牛尾斷斷續續的說道,「還有……不要使用同調召喚去對付那個幽靈。」

「這一點我們已經知道了,你好好休息吧。」遊星說道。

……

新童實野的D輪專用高架上,帕拉多克斯開著他的D輪漫無目的的閑逛著。

沒用多久,一台神秘的D輪便跟了上來,發起了決鬥邀請。

「來了么?」帕拉多克斯回頭看著跟過來的D輪,「是誰?普拉西多?還是其他人?」

「帕拉多克斯,真沒想到你會跟他們混到一起去,你是打算背叛人類嗎?」帕拉多克斯身後的神秘D輪手用一種怪異的聲調說道。

「我沒有背叛人類,我只是想親眼見證人類所能創造的奇迹。」帕拉多克斯冷靜的說道,看起來曾經的同伴這是來者不善。

「多說無益,既然選擇了背叛,那就做好承受代價的準備吧。」

帕拉多克斯陷入了沉默,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高速世界2設置。」

「終究還是避免不了一戰嗎?」帕拉多克斯喃喃道。

「疾馳決鬥,加速!」

「疾馳決鬥,加速!」

「我的回合!抽卡!」神秘的D輪手拿下了先攻。

「守備表示召喚智能之核,蓋上3張卡,回合結束。」

「智能之核?你是普拉西多嗎?」帕拉多克斯抽卡前問道,但隨即搖了搖頭,「不,你應該只是普拉西多控制的傀儡吧?」

「對付你這個背叛者,這個傀儡的力量綽綽有餘。」來者冷冷的說道。

「那就試試看吧,我的回合!抽卡!」

帕拉多克斯SPC:1

幽靈SPC:1

「守備表示召喚水晶機巧·綠晶龜。」帕拉多克斯召喚出了一隻怪獸。

「這個瞬間,陷阱卡,激流葬發動!對方怪獸召喚成功時,破壞場上所有的怪獸!」

狂涌的浪潮席捲全場,全部的怪獸盡皆葬送在了浪潮之下。

「智能之核送入墓地時,我方場上所有的怪獸破壞,從手牌,卡組將機皇帝·智帝∞,智帝·頂部,智帝·攻擊部,智帝·防禦部,智帝·載部各1隻特殊召喚。」

「接著,機皇帝·智帝∞的效果發動!將我場上的怪獸組合在一起!」

隨著核心組件綻放出一道耀眼的光,其餘4個部件組合在了一起,一個巨大的機器人成型。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