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余少涵本還佔據些許上風。可轉眼間,李靜軒這劍法風格一變,就令他心頭寒意頓生,周身肌膚冰冷,似乎有無數劍氣切割過來。

「好傢夥……若非我不是真的只依靠耳朵聽你的劍風掠過之響,而是依靠自身精神力對氣機漫布區域進行更為深刻的把握,恐怕我也要被他的劍招給矇騙過去了。他現在的劍招和原本那飄渺如絮的感覺並不相同,卻是很有些鋒芒畢露的味道。」余少涵念叨著,眼皮微微一巔,似乎想要睜開,看看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但他最終還是沒有這麼做。因為他的心告訴他現在這麼做並不正確。

余少涵是相信這種感覺,他並不是那種溫室里的天才,只通過苦修練到現在這種水平,雖然經歷的戰鬥不是太多,可卻有不少極為危險激烈的戰鬥,在這樣戰鬥中回來的他,自然更加相信自己直覺上的判斷。他一邊仔細體悟李靜軒手中劍法的變化,一邊利用自己手中鐵尺對李靜軒的劍招進行破解反擊。

雙方激烈的爭鬥,一團銀光和一團碧影交錯在一起。一會是銀光壓制了碧影,將在自己的光芒綻放開來。一會卻是碧影將銀芒遮蔽起來,只留下淡淡的銀絲在空中飄蕩。

這無疑是一場勢均力敵的戰鬥。

李靜軒將自己精氣神統合起來,發動了三個丹田的力量,一種莫名的感知在隱約之中形成。這一刻,他劍意凝聚,手中長劍都隱隱有一層蒙蒙光暈繚繞,看著似幻非真,很有點驚心動魄的美麗。但這美麗只是表面上,這內里這一層光暈,冰冷森寒,卻是由無數劍氣凝練而成。李靜軒持劍揮舞,每一劍斬出,在虛空中劃出玄奧的軌跡,令人感受到一絲絲淡淡的卻足切割虛無的鋒銳。劍光如電,帶給余少涵的壓力極為可怕。在銀色的鋒芒之下,他周身肌膚冰寒欲裂。為了與李靜軒抗衡,他心意勃發,凝神感應周邊的一切,手中碧色不斷揮動,劃出一團團碧影,在與那無形的劍光激烈碰撞之時,響起了一連串叮叮的聲響。

兩人這一番對決可謂是盡顯機巧,竭盡所能,其爭鬥之激烈,招數之變幻,都登峰造極,韻味悠長,神意綿綿,都把自身的能力發揮到極致。李靜軒固然是手段齊出,而余少涵也沒有多少保留,他除了將自己的元氣壓制到引氣境的水平,保留了一手煉神境才能使用的飛劍之術以外,他也算是手段齊出了。

叮叮噹噹的聲音在虛空之中響起,星星點點的火花四散而逸,兩人交手的動靜似乎僅此而已,根本就沒有更多的波動,這是他們力量沒有達到那個地步么?

不,當然不是這樣。

不論是余少涵的鐵尺,還是太元的長劍,此時在虛空中演繹的都已經是各自招法路數上的極致。這樣的極致在他們所擁有的先天元氣的附著之下,一招一式都蘊含了極為恐怖的力量。這種力量如果沒有受到約束而四處濺射的話,周邊圍觀的人除了幾個水平高的之外,只怕都要受到不小的傷害,但眼下卻不會如此。

因為余少涵和李靜軒都刻意內斂了自己手中的勁道,他們自身的氣機精神在發招的瞬間凝聚起來,該用多少力量,就用多少力量,卻是沒有引起更大的轟動。雖然就表面來看,二人的交手沒有多大的動靜,可其中勁力的變化,產生的破壞力都到了一個極為可怕的程度。這一點,一般的修士無法看出,可在場的幾位那些引氣境後期的強者都十分清楚。

「真是難以想象啊!這居然是他們造成的……同樣是引氣境,竟然能夠做到這一步……」說話的人正是那陰翳的男子岳琪,只見他輕輕的搖了搖頭,臉上全都是難以置信的驚訝:「至少我是做不到這一步的。」

岳琪自承不如,這一句他說得很是尋常,而且說出之後並沒有得到旁人反駁,反而得到了他們的贊同。在真正的強者面前屈服,並不會贏得多少人蔑視。當真切的情況展現在自己面前的時候,余少涵是他們眼中的強者,李靜軒也同樣不曾例外。

當然,作為已經升到煉神境卻又將實力壓制到引氣境的余少涵當然不能完全被視為引氣境的強者,然而與余少涵打得不分上下的李靜軒卻是結結實實的引氣境。

引氣境居然還能擁有這樣的戰力,李靜軒的出手讓很多人都吃驚不已。他們在驚嘆李靜軒實力的同時,也不禁有些擔心,余少涵在李靜軒的猛攻之下,在自身壓制了實力之後還能取得勝利么?他們對此有些懷疑——在不知不覺中,他們已然將李靜軒看作比引氣巔峰還要強大的人物了。

「真的能贏?」

「或許吧……」

疑惑的種子已經在他們的心底種下,他們的心開始搖弋起來。

聞君入夢來 其實不單是那他們這些圍觀的人如此,直接與李靜軒反對的余少涵也感受到了這一點。這一刻,他原本緊閉的眼睛猛地睜開,眼中綻放出銳利的光芒,卻是在無言的訴說起了他對李靜軒的進一步重視。

「來吧!讓我看看你究竟有多少本事!」余少涵低沉的吼道,手中的鐵尺揮舞得越發凌厲起來,一股驚人的氣勢在他身上爆發來開,他似乎在施展自己的絕招:「風傾天下!」

他清喝一聲,手中的碧色猛然化作一團團幻影,在高速的移動之中幾乎消失無蹤,沒有人能夠看清它的爭心所在,在隱隱約約朦朦朧朧的虛空之中只剩下一團碧綠的幽影,層層疊疊的朝李靜軒傾蓋過來。一時間,李靜軒所處之地,上下四方,虛空凝滯,磅礴大氣的風之力從四面八方洶湧而來,無孔不入的間入李靜軒的招法之中,幾乎要把他生生地封鎖在一方小天地之內與整個大天地切割分離開來。

這是余少涵所施展的那套劍法中最後一招,也是只有到了煉神境才能發揮出其全部威能的一招。這一招不像是與人搏鬥的劍法,更像是以劍衍化的法術。此招一出,無盡的風帶著肅殺的氣息從四面八方轟殺而來,其中鋒銳之力層層疊加。不過轉瞬,其中的威力陡然激增到了一個極端的程度。這種程度的力,還沒衝到李靜軒的面前,便已經讓他感受到其中的危險。

「居然能夠引動小範圍內的天地之力……怕是真正的道法在煉神境能夠做到的也就是這樣了吧。」李靜軒的眼睛微微的眯起,原本的平靜微微變得凜然起來。他真切的感受到了這一招的恐怖,也歡喜的明白這一招已然證明了自己當初所想的出錯:「用劍法真的能夠產生類似法決的力量。而且以劍法衍生的法術,在殺伐之上,似乎具有更加強悍的威能。」

這是一條路,而且是一條正確的路。

「一劍滅萬法,一劍生萬法!前世里聽過這樣的話,其實是無錯的。」李靜軒對此閃現歡喜。

當然這樣的歡喜在他心底不過存在了瞬間便被掠過,李靜軒真切的明白對於眼前的自己來說在和余少涵的爭鬥之中取得最後的勝利才是最重要的。

「你都出絕招了……那我也不能隨便應付了……就讓你看看我究竟能做到那一步吧。」李靜軒小聲的說著,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身上的元氣毫不保留的爆發出來。在他的意念之下,三個丹田的氣海高速的旋轉震蕩,一股股精純的先天元氣以他現在所能夠承受的最大程度在他的筋脈里穿梭著,一股精純浩瀚的力量劇烈地升騰起來,令他手中的秋水劍發出嗡嗡的巔動聲,似乎有了定點難以承擔的感覺。而就在這巔動之鳴響起的同時,他上丹田處的某個莫名的存在忽然一顫,凝聚起來的精神之力,帶著一縷深寒劍意爆發出來,以他為中心向四周蕩漾。

白雲劍意,這是李靜軒所領悟得比較深刻的劍意。在這門劍意的運轉之下,李靜軒的臉色雖然還是那樣的平靜,但他整個人的氣質卻是為之一變,彷彿已然化為真正的神人,如同蒼天造化,高卧於九霄之上,俯視天下,映照萬物,無情,無爭,看似恆古,卻有千變萬化蘊含其中。在他一對看似平靜的眼中無窮劍氣在氤氳翻騰,隱隱然形成一方劍氣漩渦,將所有的一切都吸納其中。此時,他手中的劍已然划動起來,儘管不成章法,卻在莫名之間引得整個演武場氣流激蕩,虛空顫鳴,令人驚恐不已。

「用白色雲霧來惑人耳目么?」面對李靜軒凝結起來的劍霧,余少涵一開始便是這麼認為的。他知道對方如此做便是針對自己的眼睛。然而他更清楚,已經晉陞到鍛體期的自己,眼下所依靠的並不完全是自己的眼睛。

當下,余少涵再一次閉上了雙眼,完全依靠氣機來感受李靜軒的劍勢。在他的感知中,李靜軒可謂是劍勢森嚴。他將自己周身三尺之內,都化作一片劍之世界,劍氣吞吐,處處皆是無盡的鋒芒之氣繚繞,寒意逼人。

「沒想到……他的內里也是如此的表裡如一……」余少涵輕嘆一聲。這一刻他總算是明白李靜軒的強悍並不是他的那位師弟隨意誇耀的結果了。他明白,李靜軒是一個厲害的劍客,而這個劍客的手段與自己其實是有一些相似的,都是那麼的多變。

既然都是多變的,那余少涵也只好隨機應對了。面對李靜軒那令人眼花繚亂的劍路軌跡,他不為所動,手中的碧綠鐵尺,以無厚入有間之姿,招招皆使出巧妙的勁力來,絕不與李靜軒的利劍硬拼,只是乘隙尋找李靜軒劍招之中的破綻之所在,飄忽的揮尺攻來。當下青影橫空,變換莫測的諸多精妙招數在他的手上連環使出,卻是生生地把李靜軒身邊的一層劍勢給壓制回去一圈,讓李靜軒劍光潑灑的面積變得不是那麼大了。

「真是厲害的劍法!」李靜軒感受到從余少涵鐵尺之上傳來的鋒芒,自然明白余少涵用的是劍法而不是其他。就余少涵眼下施為而出的劍法,李靜軒對對方所在的宗門更有了十足的興趣。因為他看得出來余少涵這劍法的精妙程度乃是在自己眼下所施展的白雲劍訣之上的,是一種非常強悍的劍法。李靜軒並不認為能夠擁有如此精妙劍法的宗門是什麼令人看不起的二流存在。

「也就是說……曲少、余少涵這些人和那個自稱是附屬宗門的傢伙是不同的咯。」李靜軒如此猜測著,嘴角卻是輕輕的翹起。

他這邊想了許多,那邊手上的動作並沒有絲毫放緩。當下,他心意一動,身上氣勢凜然一變,手中長劍為之一晃,揮灑而出的劍招頓時變得無聲無息,若有若無起來。在偌大的虛空之中,一縷淡淡的銀光摺疊划動,卻是綻放出了更為耀眼的寒光。(未完待續。) 「轟」一聲巨響爆起,銀色的流星與青翠的大網狠狠的撞在一起,在閃出耀眼的銀光之後,卻是飆起了令人的覺得驚愕的狂風。這一擊,兩人的竭盡全力,讓他們彼此都無法將心思放在控制自己勁力之上。他們都以「引氣」境的水平打出遠超引氣境的力量,而這種程度的力量一經釋放,便成了無法無天的存在。

狂風一下子釋放開來,爆裂的氣流呼嘯著席捲向眾人,其中所蘊含種種雜亂的劍氣,令周邊的旁觀者都不由自主的眯起了眼睛釋放出了罡氣來保護自身的安全——這一點是他們當中那些實力較強反應較快的人做到的事情。至於其他的人,雖然在這樣的衝擊下沒有真切的受到什麼傷害,但道道凌厲深寒的勁氣卻還是在眨眼的瞬間切裂了他們身上的衣服后發,令他們顯得狼狽不堪。

「該死……這樣的對拼怎麼會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李靜軒呢?他怎麼了?」

「這一擊到底是怎麼回事?」

勁風拂面,銀芒爆起,在一番劇烈的變動之中,很多人都失去了對戰局的觀察,他們不知道在李靜軒和余少涵之間究竟比試出了一個怎樣的結果。為此,他們議論紛紛。然而單獨的議論是沒有用的,所以在自己的眼睛最終能夠適應場上變故的時候,他們不約而同的睜開了眼睛。

這一刻,他們看到兩個微微有些不穩的身影踉踉蹌蹌的很開,朝各自的後方退了好幾步。俱是一般的面色蒼白,手臂顫抖,氣勢虛弱異常。

「究竟是誰取得了這一擊的上風?」

「是余少涵?

「還是李靜軒?」

旁觀者關切的目光在兩人的臉上掃來掃去,最終也沒有得出什麼合適的就結果。雖然沒有更多的話語,可他們都從兩者臉上的表情,而手中顛動的兵器來看,他們似乎又是一個勢均力敵的平手之局。

然而,真的是平手么?

呼呼,狠狠地呼吸了幾口寒冬的冷氣,努力平息了一下筋脈之中脹痛的感覺,壓制了不住翻湧上來的氣血之力,余少涵微微黯淡下來的眼睛,再次綻放出如電神光。一時間他兩眼神芒吞吐,卻是用凌厲的目光直勾勾地看著李靜軒那同樣顯得有些蒼白的臉。

旁人看得雲里霧裡,可余少涵卻感受得十分真切。他知道李靜軒在這一擊之下,並沒有什麼大礙,只是因為釋放了自己還不太能夠掌握的力量,而導致自身氣息微微有些紊亂。這一點,卻是比已然有些了小傷的自己好的太多太多了。

當耳邊的轟鳴漸漸的消散,狂亂的氣流漸漸平復之後,一身青衣空袖的李靜軒在演武場上悠然矗立。他臉色已經恢復如常,原本微微顛動的手也重新變得沉穩起來。

他元息內斂,氣脈似有似無,依著玄奧的頻率呼吸著,一股股悠長的濁氣從他的口鼻之間呼出,一團團精粹的元氣被他吸納入體。在余少涵的感官之中,李靜軒仿若要融入周圍的一方天地虛空當中,隱隱然與戰鬥之前有了某種莫名的變化。

「他這是突破了?」余少涵想著,心中做出了這樣的猜測。只是這樣的猜測在他心中盤踞了一個呼吸不到的功夫便被他否認了。已經是煉神境的他自然感受的出來,李靜軒眼下元氣的水平並沒有掀起太大的波瀾。他當初是什麼水平,現在也依舊如初。

「那麼究竟他給我的感覺究竟是怎麼回事呢?人與天地相合,這樣的情況在煉神境能夠做到的人也不是那麼多啊。」余少涵小聲嘀咕著,心中對李靜軒越發的好奇起來。

不過好奇歸好奇,余少涵眼下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認輸。

是的,余少涵認為自己輸了。因為他感受到自己將功力壓制到引氣境之後所能發揮出來的最強招數「風傾天下」在李靜軒那一劍恍如星辰爆裂的劍光面前完全崩潰了。毫無疑問的,李靜軒的那一招已然超過了引氣境所能發揮的威力。他的那一招已經能夠對自己造成傷害,這一點,別人看不出來,可余少涵內心深處來自靈魂的顛鳴卻毫無疑問的說明了這一點。余少涵知道自己的靈魂不會欺騙自己,所以他對李靜軒卻是越發的重視起來。

他認為李靜軒是一個強者,而自己在這樣的時候輸在一個強者的手中卻是不必太過懊惱的。

當下,他大大方方的向李靜軒承認:「你的劍法很厲害,我在壓制了實力之後完全不是你的對手。看樣子你或許有引氣巔峰的水平吧!但以你最後那一劍所能爆發出來的力量,怕是煉神初期的人物也會傷在你的劍下。真是強悍啊!這一戰,我是輸的心服口服了。」

自己的失敗,余少涵說得很是坦蕩。他如此自然的承認了失敗,不但沒有人看不起他,更是讓李靜軒對他也不禁有了些許好感。

在李靜軒看來,如此大氣實誠的人,怎麼也算不上是一個壞人吧。

當下,他卻是笑著客氣了一番:「你的鐵尺也很強啊!你用的也是劍法吧。如此迅捷凌厲的劍法,我也是平生僅見,當真厲害的很。若不是我最後冒險施展出那一招我自己也不怎麼能夠掌握的力量,只怕輸上一招的人是我。」

「呵呵,客氣了!你贏了,就是你贏了。畢竟當初約定的條件便是如此,你是引氣境,我是煉神境。雖然我壓制了實力,可依舊對你來說並不公平。你能最終取得勝利,這已經證明了你的實力。」余少涵笑呵呵的擺了擺手,卻是讓李靜軒不必太過謙虛。

之後,兩人又說了一些話,旋即分別開來。李靜軒領著沙璇返回自己屋子,余少涵也挑了另一條路從演武太離開。雙方都沒有再談什麼。似乎這一番衝突隨著李靜軒勝利就此過去了。

只是,真的是這樣嗎?

「這件事並沒有你想象的那麼簡單。今天的結束,只是衝突的暫停,而不是整個衝突的完結。在方才離去的時候,我從他們中那個曲少的臉上看到了他的厭惡和煩躁。我可以感覺到他狠毒的心思在躍動,只是這個躍動卻被更加厚實的存在給遮蔽起來。」在返回院落的路上,沙璇小聲的向李靜軒提醒道。

「也就是說,如果我們再和那個曲少碰上,他會來找我們的麻煩,是么?」李靜軒對此輕輕的揚了揚眉頭。

「的確如此!」沙璇重重的點頭,她旋即向李靜軒建議:「怎麼樣?要我直接幹掉他們嗎?現在他們的實力還不強……如果你我聯手的話,幹掉他還是能夠做到的。畢竟,你還有那個東西。」

「你是說陣盤?」聽沙璇如此說,李靜軒微微的愣了愣,隨即重重的搖頭:「還是不要這樣了。直接消滅他對我們來說並沒有什麼好處。」

「為什麼?你不像是一個遇上困難就會退縮的人。我記得,你應該不怕麻煩啊。」沙璇對此很有幾分不解。

「我不怕麻煩,但我也不想隨意招惹麻煩。今天對方退去,那就算了,下次的事情下次再說吧。」李靜軒對此輕輕的擺了擺手。

「下次再說……下次就不知道對方對我們打什麼算盤了。這一次他們能出動一個煉神,下一次說不定就有一個煉神跑出來了。從那個曲少對你的感覺來說,我相信他已經將你記恨到骨子裡了。那個傢伙的心思很是狹窄,只要有一點不如意的地方,他就會將對方恨死。對於這種人今早將之滅了才是正理,若是遷延時日,等到下一次再碰上,怕是他又會弄出什麼問題來。」沙璇小聲的反駁著李靜軒的觀點。

「唉……」聽著沙璇的說法,李靜軒嘆息起來。其實沙璇說得他哪裡沒有想過。如果對方真的是自己可以下手便能夠解決問題的人物,李靜軒當然不會遷延到現在。一切都向沙璇所說的那樣,李靜軒並不是一個怕麻煩的人,該果決的時候他還是很果決的。但眼下,他明白這並不是自己可以果決的時候。因為對面的那個人,那個曲少,他是內門弟子,他身後有宗門支撐,去不是自己可以輕易殺戮的。

「宗門弟子啊!這是一個不可忽視的條件……尤其是內門弟子。看他周圍的人對他阿諛奉承的模樣,想來他背後還有一個強大的人物。這樣的人物,估計是抱元境的。同抱元境的高人做對,我怕是還沒有那個本錢吧。」李靜軒正是因為想到了這一點,才對沙璇的意見報以拒絕的態度。因為他知道那樣的動作,只會讓自己在幹掉一個小嘍啰的同時招惹上一個大怪物——對於他來說曲少本身只是一個小嘍啰,是可以不在乎的,而曲少身後的宗門,無論他是大是小,卻都是自己不能夠輕易忽視的。

「不能夠因為消滅了一個小嘍啰,而把更厲害的角色引出來啊。」李靜軒嘆息著說道。

「原來如此!」聽李靜軒如此說,沙璇稍稍一想算是真正明白李靜軒如此忍耐的用意的:幹掉一個宗門裡的引氣境內門弟子,並算不得什麼,如果做得好也是能夠掩蓋下去的。但這個掩蓋只針對一般的宗門弟子來說。而對於那些有後台的內門弟子,卻是不能隨意動手,因為他們是大佬的關注對象。你動了他們,自然會引來大佬們的注意,到那時……你就算想死,恐怕也會成為一種奢望。要知道,這是一個修者的世界,折磨人的東西可比想象中的要躲閃許多。

「總之,曲少是不能亂動的。」李靜軒這樣叮囑沙璇。

「我明白!」沙璇想通了一切自然重重的點頭。不過,她也問李靜軒:「那我們該怎麼辦?就這麼任由兩者糾纏下去么?一直被動的應付,恐怕我會發瘋的。」

「各自做各自的事情就好。他們有他們任務,我們有我們的計劃,世界這麼大我們不一定會碰在一起啊。」李靜軒如是說道。

「可要是真的碰在一起那又怎麼辦?雖然這樣的可能性不高,可畢竟還是有一定可能的啊。」沙璇又問。

「那也只能見招拆招了。」李靜軒攤開手:「要知道我們的不爭,其實是佔據了一定道理的。而且,我曾經也在宗門待過,我知道一些關於宗門的規矩。像我們教訓他們弟子的事情,不管有理沒理,只要他們的人出來找了一次場子之後,無論輸贏,他們一般都不會有第二次——我看他們多少還算有些規矩的,應該不會鬧什麼幺蛾子出來吧。」

「好吧!」聽李靜軒如此說,沙璇只好暫時放下心去。

不過,她的放心也只是放心一半而已。在那一日過去的第二天,她就揣動李靜軒去了解更多有關昨天那批人的情況。她想知道他們從哪裡來,又到哪裡去,其大過年的在這裡盤踞究竟是為了什麼。沙璇隱約覺得,這些情報對自己這一行很是重要,是自己必須要弄明白的。

對此,場上的所有人都明白過來,他們面色肅然,神色震驚。幾個稍稍有些誇張的,都不由自主的張大了嘴巴。

在他們驚訝的眼神之中,李靜軒周身的白霧迅速的增多起來,絲絲縷縷的劍氣交織在一起,將李靜軒的身形遮蔽了大半。而這個遮蔽即是為了隱蔽躲藏自己,也是為削弱余少涵那絕招對自己的影響。

一個呼吸,只是轉瞬之間的一個呼吸,李靜軒已然布置好了這一切。

下一個瞬間,一抹耀眼的劍光,似從雲端飛來,透過虛無空洞,茫茫然化作一道森冷的寒芒,洞穿兩人之間的虛無,於剎那間便爆發出了璀璨的神光。

之後只聽得轟的一聲爆起,一團刺眼的光球在虛空中綻放,卻是讓演武場上戰力的所有人都不自覺的顛了顛身子。(未完待續。) 暗中的探訪,盡量不讓別人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李靜軒和沙璇小心翼翼的做著這一切,零零散散的也得到一些他們想要知道的情報。

首先,他們通過分析整理,得到曲少的身份。和岳琪只屬於天淬閣不同,曲少的身份比他們高得多,很有可能是葯神谷的,更有可能是葯神谷中某個長老的後輩,而且是比較直系的那種,很得長輩喜歡的。這從他可以隨意拿出代表了抱元境長老的令牌便可以看出。

「他的身份很高,但從他的表現來看,他卻是一個被人慣壞的孩子。」得知了曲少的身份之後,沙璇對曲少卻是更加關注了:「因為被慣壞了,所以他有時候的行為很令人無法理解。這樣的人差不多是完全以自我為中心的。除非你的身份實力完全在他之上,否則他就會給你弄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來。和他打交道,我們得小心了。畢竟,這樣的人是十足的小人,他們瘋狂起來可是一天到晚的。」

「有那麼危險么?」李靜軒隱約覺得沙璇有些大驚小怪了。

「怎麼沒有呢?向他那樣的人我在話本里聽說過,以前在海里也遇上過,這樣的人,他們在極度憤慨的情況下可是真的會做到損人不利已哦。」沙璇再次強調道。

「額……」被她這麼反覆交代了一番,李靜軒微微一愣,卻也不得不苦笑著點起頭來。他知道世上確實有這種奇葩。雖然這樣的奇葩在小說里出現得更多一些,但小說是以現實為基礎的,而且現實有時會比小說更加離奇。既然可能有這樣的人存在,那自己就必須小心再小心。人的命都只有一次,李靜軒可不敢保證自己還有繼續穿越的機會。

「好吧!我會注意的。」李靜軒小聲的說著,算是認可了沙璇的說法。

曲少的身份出來了,那與李靜軒對決,為那個曲少出頭的余少涵的身份自然也隨之被確定了:他是曲少的師兄——這是曲少對他的稱呼。從他和曲少對等,卻又對曲少相當關愛的情況來看,他確實是曲少的同門。不過,他並不是專門為了曲少找場子而來的。

根據從玉真觀弟子那兒得來的情報,他和曲少並不是一條路。曲少是在春節前十天來到玉真觀的,而余少涵則是在曲少入住玉真觀三天之後,才和他的妹妹一起來到這裡。

李靜軒根據玉真觀弟子話語中記憶下來的隻字片語中得了一個結論:余少涵和曲少不是刻意的在這兒等候自己,他們與自己的相遇乃至衝突也只是臨時起意的。事實上,他們在這裡是有著自己所需要負責的任務的。而他們的任務地點可能就是在南邊,這從他們自身所攜帶的物資之中可以看出。

「看來我們只要這些天小心點,不要再和他們碰上,便可以看到他們的離去。」李靜軒分析出這一點之後,長長的鬆了一口氣下來。

「你打算不再管他們嗎?」沙璇輕輕的揚了揚眉頭。

「為什麼要管?讓他們自己去做自己的事情不是很好么?」李靜軒對此很無所謂。

「等他們離開了,我們也可以安心的上路。和城雖然是一個小城,可是只要過了年十五,城裡的車馬行也會開張,到時候我們便可以大大方方的做著車馬離開這裡。」李靜軒這樣對自己的道路進行規劃。

「你不打算劫殺他們,徹底的斬草除根?」沙璇直接點明了這一點。

「為什麼要呢?殺了他們,然後被他們身後的葯神谷追殺?我還想著從葯神谷獲得我一直想得到的五蘊塑體丹呢。」李靜軒對此翻了翻白眼。

「好吧!既然你這麼說,那我也只好放棄這個機會了。說實話,這個機會也還蠻可惜的。」沙璇對此顯得很是無奈。

「可惜?」李靜軒對此微微一愣,旋即沉默起來。他在思索,沙璇所說的那些你要說他完全不心動,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那位曲少的任性,居然帶了一位煉神境師兄來找自己麻煩的事情,已經讓他有些警覺了。他也知道那個傢伙並不是一個好人,可是他還是不敢下手針對他。因為他擔心自己的行為會因此而引發葯神谷的追殺,尤其在知道曲少的身份非同小可的情況下。

「我的確不能直接針對他動手,但……也不能就此放著他不管。」李靜軒思索一陣,咬咬牙做出了最後的決定:「沙璇,我有件想拜託你。」

「什麼事情?」沙璇對此有些好奇。

「我希望你多幫我關注一下那邊的那些傢伙。我希望你能夠跟蹤他們。當然,跟蹤他們的目的不是為了幹掉他們,而是為了了解他們。他們不是要執行什麼任務么?我對你的要求就是了解他們究竟想做什麼並儘可能多的拖延他們任務成功的時間。」李靜軒微笑著說道。

「拖延?」沙璇對李靜軒的命令感到奇怪:「為什麼要拖延?」

「因為我想將他們這群人拖住……我需要他們不在葯神谷中。我是去葯神谷求葯的,雖然我有介紹信,可如果葯神谷里有什麼大人物對我不滿,那也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所以,我想你幫我把這些對我不滿的人都拖住。讓他們悠哉悠哉的外面過個一年半載再說。」李靜軒說著奸詐的笑了起來。

「這樣的拜託可真是……」對此沙璇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該說什麼好了。

「怎麼樣?能做到么?」李靜軒問她。

「我不敢保證啊!我現在也只是煉神初期,能發揮出來的戰力恐怕還不如你呢。我擔心會做差了。」沙璇小聲的嘀咕著。

「如果我把這些符紙交給你呢?如果你能夠全力發揮出自己的實力……我是說在使用妖族真身的情況下!」李靜軒放開了條件。

「這個嘛!或許我可以試一試!」沙璇思考了一下,覺得如果自己能夠全力出手,並有李靜軒支援的那些符紙做支持的話,自己或許真的能夠做到李靜軒所拜託的那件事情。

「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好好的商討一下如何搞定這件事情吧。」李靜軒微笑著說道。他的眼睛微微的眯起,裡頭閃爍著危險的精芒。

既然打算行動,那接下來的商討就必須儘可能的機密起來。李靜軒對沙璇使了一個眼色,相關的談話便緊接著用傳音的方式在彼此之間展開。

對於接下來的事情李靜軒的意見很簡單,那就是在儘可能不和他們碰面的情況下,用一切手段遲滯他們的行動。這裡的關鍵有兩點:一點是儘可能不與他們碰面,一點是盡一切手段。

「不與他們碰面,就不容易和他們交手。也就不容易將你暴露出去……而盡一切手段,則代表了你的行事將無所顧忌,野地伏擊,買兇殺人,泄露機密……不管你怎麼做總之最後能夠達到目的就好。」李靜軒小聲的傳音道:「對了……我記得你們還要的人形模樣要到煉神後期度過雷劫之後才能確定下來。既然這樣你可以活用人形模樣的變化,幻化出更多的模樣來執行這個任務。」

「額……」聽李靜軒如此說,沙璇呆住了:「利用眼下人形幻化的不穩定進行變臉?這可行嗎?」沙璇不能理解,但她也隱約覺得這似乎也沒有錯。

「總之得把他們都拖住,是吧?」沙璇再次向李靜軒確認道:「只要能夠拖住他們,我做什麼都可以?」

「沒錯!」李靜軒重重的點頭:「過程你自由發揮,我只要目的,以及你自己的安全。」

「什麼時候開始?」沙璇又問。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