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何林華可想錯了。這傳言不假,是真的。只不過,肖善篤一直以來接觸的都只是官場上的人,沒有跟特殊部門接觸太多。特殊部門的神秘感,也造就了肖善篤對何林華的恐懼感。所以何林華臉一鐵,再這麼硬邦邦地一嚇唬,肖善篤就怕了。

難道就這麼看他把東西給拿回去?不行!不行!我可還計劃拿這東西找事呢!行賄敢找到老子身上,這次不把這個肖貪官給整下台來,他可不會善罷甘休!眼看著肖善篤已經提取了東西,正要轉身,何林華輕咳了兩聲,又換了一種語氣說道:「……不過,看在你還算誠心地份上,這次的東西我就先收下了,下不為例啊!」

「是!是!」原本已經絕了心思的肖善篤趕緊又把東西放下,然後居然直勾勾地盯著何林華,彷彿想從何林華臉上看出什麼意思似的。

何林華擺擺手,說道:「好了,你先出去吧,以後有機會我請你坐坐。」請中紀委陪你好好坐坐!何林華在心裏面補充道。

「是,是。」肖善篤應了兩聲,興奮地出去了。

肖善篤一出門,裴玲就有話說了,她鄙夷地乜了何林華一眼:「哼!何前輩,您的眼界也太低了點兒吧?居然連這種檔次的東西都收?」

「去!去!忙你的去。」何林華覺得這女人有問題,莫名其妙地說話那麼沖。他伸手向那四個文員招了招手:「你!就你!過來一下,幫我把這些東西整理一下!」

「我?」被何林華指著的是一個長相清純可愛,胸襟博大寬廣的美眉,她眼睛瞄了瞄四周,最後指著自己,不相信的說。

何林華道:「對! 至尊商女千千歲 就是你。你過來一下,幫個忙。」

「是,何前輩!」大胸美眉很是興奮,把手中的東西往桌子上一扔,然後一挺胸,一路小跑過來,那胸顫抖的啊,讓裴玲失神地咬牙切齒地羨慕著。到了何林華的辦公桌前,大胸美眉一個停頓,然後又是一挺胸,力道之大,好像想把胸直接甩到何林華臉上似的。

「哼!狐狸精!」裴玲雖然羨慕的流口水,但嘴上卻不說實話。

何林華看的一陣眼花,他把肖善篤的那個袋子拿到桌子上,說道:「得,你別挺了,知道你夠大的。過來幫我,把這些東西都給拆開——拆的要有多零碎就有多零碎,明白嗎?」

「嗯。」大胸美眉不好意思地點點頭,然後開始學著何林華拆酒拆煙。

「撕拉」一聲,煙盒子裂開,幾盒硬中華從煙盒中掉了出來。何林華撿起一盒,撕開了口,把裡面的香煙一把抓出,在那些香煙的中間,赫然夾著一張銀行卡。何林華微微笑笑——看來江湖傳言果真不假,這肖善篤藏錢的方法,就那麼幾套。

何林華看了看那張卡,是工行的,背後的簽名處留有密碼,寫清楚了數額,100萬。

「呵呵,肖老闆還挺大方的嘛,一盒煙就是一百萬!」何林華笑呵呵地說道。

這時,大胸美眉也拆開了一盒煙,學著何林華把香煙全部抓了出來,也發現了夾在中間的一張卡:「呀!我這裡面也有,也是100萬!」

「拆吧!繼續拆吧!每個盒子裡面都有,這兒有三條煙,那就是有3000萬了?我再看看,這酒裡面藏了什麼。」何林華笑嘻嘻地把煙給扔到了一旁,又開始拆酒。

裴玲和其他三個文員都已經被這邊的聲音給吸引住了——她一直都在武林世家長大,跟社會接觸的也不是太多,哪裡能知道這些門門道道?她站起身來,向著何林華說道:「何前輩,那些東西是贓物,你不能收!」

何林華不屑地乜了一眼眼前的這些東西,說道:「誰說我要收了?我就是看看,肖善篤到底給我送了多少東西。這麼一丁點兒錢算個屁啊!我當初做買賣的時候,有人五億、十億地求著我賣他東西,我都沒搭理。」

何林華說的,當然是他當初跟天刀鬼、肖青做靈符買賣的時候了。

「切!吹牛!」自從何林華鄙視了她的胸部后,裴玲就再也沒有把何林華當成前輩尊敬了。

何林華懶得搭理,把酒瓶也拆開,然後從酒瓶兒的底座里找到了一份授權合同,上面寫的是治安市商業中心地區的一間1000平米商鋪的三年使用權——治安市中心地區的1000平米的商鋪,就算只有三年時間,那價錢也至少在500萬了!

何林華又把另外兩瓶酒底座給卸開,裡面各自都是一份授權合同,價值也都在500萬左右。何林華看了看,乜嘴笑了笑:「肖善篤還真是大手筆啊!連我到底是什麼人都不知道,居然就敢送4500萬!真不知道這丫挺的在治安市到底撈了多少!」

大胸美眉不僅胸大,手也夠巧的,不過一小會兒工夫就把所有銀行卡全部翻了出來。她手裡面拿著一疊銀行卡,眼冒金星地說道:「哇!何林華前輩!這才這麼一小會兒工夫,就4500萬,要是每天都能來這麼幾次就好了!」

「每天多來幾次?」何林華腦中靈光一閃——這他娘的貌似還真是一個很不錯的……嗯,騷主意!

「大胸美眉,你說的確實正確,這種事情,如果每天要是再多幾次的話,咱們就可以想吃雞排吃雞排,想吃雞翅吃雞翅啦。好!我決定了!大胸美眉,你現在就派幾個人到處散布,就說在治安縣有高級領導在秘密辦公,偏愛斂財,收了錢以後肯定出手辦事……還有,說的一定要誇張一點兒,級別能吹多高就吹多高,能力有多牛就有多牛。咱們這兩天不是有夠清閑的嗎?從明天開始,咱們要開門迎客,就招待那些願意往上面遞錢的人。嗯……級別上也得有個限制,正處級以下的恕不接待,還有,送禮少於100萬的恕不接待!」何林華越說越興奮,最後唾沫星子飛到大胸美眉臉上都沒發覺,「現在,大胸美眉,你馬上把這些東西整理整理,然後做個花名冊,把錢數都給寫清楚了。咱這次要干次大的!」

「何林華前輩!請您自重。您要知道,您這麼做,與您的身份不符!」裴玲認定了何林華想要大肆斂財,一臉鄙夷地勸道。

「怎麼就與我的身份不符了?」何林華詫異了,「我在這兒收了這些人的黑錢,記下帳來,然後倒手賣給……啊不!是讓給中紀委,讓紀檢監察部門下手把這些**分子一一清除,我這麼做,怎麼就不對了?」

「啊?!」裴玲呆住了,她還真是誤會何林華了。

何林華哼哼了兩聲,得意地笑道:「怎麼樣?被我的宏偉計劃給鎮住了吧?!我告訴你,咱這叫懲治**。你懂不懂?懂不懂?」 第一百零三章何前輩,我還要……

夜。京都市武盟總基地,劍俠哭笑不得地看著手下遞上來的何林華的《懲治**計劃書》。

計劃書的內容非常簡單,上面就把何林華下午遭遇的事情解釋了一下,然後又把他計劃偽裝成貪污**的高層人員,讓人散發出去這個消息,然後坐在辦公室里,等著這樣的人找上門兒就行了。

在何林華看來,這份計劃書已經非常完美了,但是在劍俠看來,這份計劃書卻是漏洞百出。劍俠皺眉思索了片刻,然後自言自語道:「也罷,何小友既然有這個心思,那我也就陪他胡鬧一回吧!不過,僅僅只是散布傳言,恐怕還不夠啊!」

劍俠想了想,跟武盟控制中心聯繫了一下,要求他們與河上省委、省政府進行聯繫,在最短的時間內下達提升肖善篤職務的命令。確定無誤后,劍俠才又自語道:「何小友思慮的還不夠啊!只有真實的例子,這最具有說服力嘛!」

而提出這個計劃的何林華現在在幹什麼呢?

何林華現在正躺在自家卧室的床上,一邊給胡雨菲發著簡訊,一邊抱怨自己:「我怎麼就那麼笨呢?本來事情就已經夠多的了,還再自找麻煩,給自己找了個這事兒——我他母親的這不是自找麻煩嘛!哎!都怪當時一時熱血,才下了這麼個決定……」

看到簡訊成功發出后,何林華把手機扔到了一旁。

「不行!絕對不行!咱大好的時間,怎麼能夠荒廢到這裡呢?」何林華腦袋轉了個大圈,眼珠子往四周瞄了瞄,「反正哥好歹也是先天武者了,誰也管不了我,要不咱家現在偷跑吧?咱先跑去津河大學接上雨菲和娜娜,然後逃到人煙稀少、野獸叢生的山林子里,過每周一三五雨菲侍寢、二四六娜娜侍寢、周日雙飛的性福生活……」何林華YY著留著口水。

「小師弟!小師弟!」卧室門外響起了肖青的聲音,「師父剛才把你的計劃書給批複下來了,他說,武盟全力支持!這次,咱們不僅要把暗世界的蛀蟲除掉,也要順帶清楚掉一些官場上的蛀蟲!小師弟?小師弟?你怎麼還不開門?不是偷跑了吧?」

得!理想是豐滿的,現實是骨感的。肖青好像早就知道何林華會有這個計劃似的,老早就要去了何林華住的地兒的鑰匙,幾乎查崗似的每天來一次,萬一要是發現何林華逃走,估計就要全國通緝了。

「來了,來了。」何林華有氣無力,打開了門,「劍俠前輩怎麼那麼快就給批複了?他就沒發現這份計劃書裡面漏洞太多?」何林華一直叫劍俠「前輩」,而不是「師父」,現在叫習慣了,也就改不了口了。

肖青說道:「師父他老人家怎麼可能看不出來?你看!這不?師父他老人家已經把計劃書給你修改完善,重新發了一份兒新的。」

老天啊!我這是造得什麼孽啊!何林華無語地拍著腦門兒。

肖青又跟何林華扯皮了兩句,然後告辭離開了。何林華則隨便瞄了兩眼修改過的計劃書,然後扔到一旁,開始提取靈力,打坐練氣。

早上,何林華停止了打坐,神識掃過中丹田——中丹田內靈力充盈,兩色靈力交融在一起,色彩斑斕,整個丹田都彷彿已經完全被靈力灌滿一般。何林華滿意地收回神識,雖然事實與神識掃到的有些差距,但也相差不遠,他能感覺到,最多只需要一晚上的時間,何林華就能完全把中丹田灌滿,到時候,就是靠靈力重塑中丹田,洗髓十二正經,突破先天第二境的時候!

胡亂地跑去浴室洗了個澡,何林華又踱著步去上班。快要走到新聞中心的時候,何林華忽然想吃雞排,於是又折了回去,慢悠悠地跑去小吃街炸雞店買了一百來塊錢的雞排——現在這家炸雞店的老闆、老闆娘都已經記住了何林華,何林華去一次就買一二百塊錢的東西,對他們這種店面兒來說,那可是大客戶了。

一路啃著雞排到了新聞中心,還沒進辦公室的門,何林華就聽到了裡面五個女人在嘰嘰喳喳地爭論什麼。

何林華一進門,爭論的聲音全部消失,只見裴玲和大胸美眉五個人直勾勾地盯著何林華,興奮地表情不予言表。

太陽啊!這些女人是怎麼搞的?看錶情一個個跟欲求不滿似的,要是現在是晚上,順便再把燈給關上,何林華敢保證,他看到的一定會是十道狼光。

何林華被這些女人的目光盯得打了個寒戰,情不自禁地把還沒吃完的雞排遞到身前:「你們怎麼這麼看著我?是不是都沒吃東西?我這兒還有點兒……」把東西遞過去的時候,何林華又在YY著。如果這些女人衝過來要那啥我,我是抵死不從呢?還是逆來順受呢?還是逆來順受好了,要知道,哥可是被逼的啊!當然,在活動的過程中,還是可以主動出擊,維護大丈夫的尊嚴。

「吃這些垃圾食品有什麼好的?何前輩,只要你答應我們的要求,你天天要吃什麼,我們就給你做什麼。」大胸美眉一把奪過何林華手中的袋子,作勢就要扔掉。

何林華趕忙又奪了回來,啃著雞排道:「別介!我就喜歡吃這個味兒的,換成別的,我還真不願意吃呢!說說吧,什麼要求?」

「何前輩!」今天裴玲說不出的溫柔,「我還要!」

「噗……」何林華側臉把嘴裡地雞排吐到地上,咳咳地乾咳著,「你說什麼?」我擦!這傻妞兒說什麼胡話?她還要?難道自己在什麼莫名其妙的時候把她給了?

「何前輩!您慢點兒吃,不著急。」一個美眉立刻撫摸何林華的胸口。

「何前輩,這是我剛給您倒的水,您來喝一口,順順氣兒。」大胸美眉變戲法似的給何林華端來了一杯水。

「何前輩,您的桌子我已經收拾好了。我還給您準備了一個大盤子,一會兒您可以把雞排放在盤子里吃。」又一個美眉說道。

「何前輩,這點兒雞排夠不夠您吃啊?我去再給你買點兒吧——不用你掏錢!」最後一個美眉如是說。

何林華更加莫名其妙了:「等等等等!你們先都讓讓!」何林華順手抄過大胸美眉端的水,坐在自己的辦公桌上,然後把袋子里的雞排都倒在盤子里,才問道:「你們說吧。到底是什麼事兒?」

五個美眉都已經圍了過來,何林華問起了原因,大胸美眉說道:「這個……還是由裴姐姐來說吧。」

裴玲點點頭:「何前輩,我先為我昨天對您不恭敬道歉。今天早上……」

裴玲跟大胸美眉等人都是何林華秘書處的人,分配有專門的休息室。今天早上,裴玲起床后梳洗打扮,無意中翻出何林華昨天讓她帶回家的膨脹符。裴玲一般起得早,閑著沒事,裴玲就按照何林華說的方法試驗了一下,結果自然就不用說了——裴玲平胸的搓衣板身材搖身一變,成了一位擁有標準胸器的超讚美女。

胸部突然變大的裴玲不用說了,驚喜、興奮、害怕,反正什麼感覺都有了!她把大胸美眉四個人叫醒之後,立刻遭到了觸手及圍觀,經過大胸美眉四人鑒定,裴玲的胸部真實豐滿,就好像是原裝貨一樣。半個小時后,膨脹符的作用消失了,但是裴玲走了狗屎運,膨脹符那附加的10%增大被膨脹部位的幾率居然被她給碰到了,於是乎,在看到自己的胸部居然奇迹般的大了一圈后,裴玲終於抑制不住心中的興奮了……

「所以說,你的意思是,你還想要膨脹符了?」等到裴玲講述完之後,何林華瞄了瞄裴玲的胸部——果然,雖然不是很明顯,但裴玲的胸部確實明顯地隆起了一圈。打個比方,如果說以前是櫻桃的話,那現在就是旺仔小饅頭了。

「嗯嗯嗯!」裴玲連連點頭,拖著何林華的胳膊死纏爛打,「何前輩、何哥哥,人家昨天真的不是故意的嘛,你就原諒人家好不好嘛……」

「別!別!別這麼跟我說話!」何林華趕緊躲開,「我告訴你!我可是有老婆的人!兩個啊!兩個!而且她們都很厲害,最喜歡打人啦!尤其喜歡打女人!」說是一套,做又是一套,為了捍衛自己的貞操,何林華甚至不惜抹黑了胡雨菲和琦爾燕娜。

裴玲道:「知道了,知道了。何前輩,你那種靈符還有多少?能不能再給我一些?」

何林華皺眉道:「倒是還有不少,不過,我事先可告訴你,那種靈符並不一定會起到豐胸的效果,成功的幾率只有10%。」

「10%?那麼高啊!」對裴玲來說,10%的幾率已經很高了,「何前輩,幾率低沒事,只要你多給我點兒靈符,我多試幾次就行了……」裴玲興奮地說道。

哎!這女人一旦跟美扯上關係,簡直太瘋狂了!聽聽裴玲這話,彷彿她使用的不是靈符,而是廢紙似的。

「怎麼?難道何哥哥你不給我嗎?你還在生我的氣嗎?」裴玲化身百變魔女,可憐兮兮地把嘴嘟到了何林華臉旁,何林華的身份再次從前輩降成了哥哥。

「給你!給你!你要多少都給你!」何林華又往後躲了躲。

「哈!我就知道何前輩會同意的!」裴玲高興地又蹦又跳。

何林華忍不住打擊道:「喂喂喂!你別高興的太早了,那個靈符是不是有什麼副作用,我自己都不知道呢。」

「不會的!絕對不會的!何前輩的東西怎麼可能會有副作用呢?」裴玲笑道。

「何前輩……」

忽然之間,又是四聲綿綿地話音,何林華掉頭,看向了大胸美眉四個人。

「何前輩,我們也要嘛!」

「好!好!給你們!都給你們!我今天就給你們畫靈符了成不?」何林華道。

「何前輩!你簡直太好了!你真是個好人!」

得!這麼快就領了不少好人卡。

大胸美眉四個人也高興地又蹦又跳,迤邐多姿,尤其是大胸美眉啊,那個胸器在何林華的眼前晃來晃去。

「停停停!大胸美眉!她們三個要靈符還能說的過去。你胸襟都寬廣成這個地步了,還要靈符幹什麼用?難道你覺得還不夠大?」何林華好奇地問道。

「撲!」

何林華兩道鼻血飈了出去——老天爺,咱不待這麼玩人的吧?讓大胸美眉在我面前扭屁股勾引人?你咋不直接讓她一屁股坐我臉上來? 第一百零四章又要突破?

膨脹符的事情僅僅是一個小插曲,這件事情造成的直接後果就是何林華在這群女人心目中的地位大幅度上升,工作量也輕鬆了不少。

在的環境里又過了一天,雖然賞心悅目,但是何林華對這個「監獄」卻更加反感了,反正已經跟裴玲、大胸美眉等五位「獄卒」搞好了關係,何林華便開始策劃「逃獄」了。

正月二十四下午,何林華下定了決心要離開這個鬼地方。跟五個美眉說了要出去閑逛一會兒,何林華打電話給了0503,讓0503開車接上他,然後又轉乘直升機逃亡了雲山宗後山的陰風洞處——何林華原本想的是要去津河市找胡雨菲和琦爾燕娜的,但想了想覺得目標又過於明顯,略一思索,何林華便決定去陰風洞了。一來可以逃避追捕,二來能夠順帶吸收陰魂,三來能夠潛心修鍊,何樂而不為呢?

何林華根本沒想過,他乘著直升機逃走,就已經是最明顯的目標了——這不,何林華剛走沒幾分鐘,肖青就收到通知,何林華潛逃了。

下午四點,直升機降落在了陰風洞上面的峭崖上,何林華吩咐0503小心守著,自己則跳到崖下,到了陰風洞旁。

何林華雖然在陰風洞附近吸收了不到三天時間陰魂,但就算他開著「加速器」,也不過吸收了近五萬條陰魂而已,相對這裡百萬陰魂的數量而言,不過是二十分之一而已。

經過七天時間的簽字運動,可以拿來消耗的功德、業力數量都超過了2500。功德這種妙用無窮的作弊神器何林華捨不得用,業力何林華卻還是捨得的。用業力提升了吸收陰魂的速度,何林華往陰風洞前一坐,想了想,又把太郎的魂魄放了出來守護,然後才開始了打坐。

聽說何林華坐著直升機逃走了,肖青還真是有種哭笑不得地感覺——這小師弟,也實在是有些太搞了吧?逃走居然坐直升機,這不是擺明了告訴別人你在什麼地方嗎?稍微思索了一下,肖青也便不在意了,反正他人是坐著直升機走的,還能找不到嗎?興許是何林華覺得累了,跑去津河大學找媳婦兒吐苦水去了吧?

「罷了罷了,就讓小師弟去放放風去吧。他逍遙自在慣了,一下子把他困在這裡,難免受不了,出去玩玩,估計也就回來了……」

兩個小時后。

「肖長老,這是來自武盟總部的一份文件,必須由何前輩親自簽署,然後在今天內下達各個分部。可是……可是何前輩他好像……」洪道先急匆匆地拿著一份文件找到肖青,「……好像出去了……」

肖青皺著眉頭接過文件,然後苦笑一聲,想到:「看來,小師弟就是想輕鬆一下都不行了……」

兩個半小時以後,肖青通過定位系統,總算找到了何林華的位置。詢問過了0503,肖青飛身而下,落到了陰風洞前,邁步向前卻彷彿被牆壁給擋住了一樣——貧道長、清玄等人身為先天、築基期高手,也只是勉強通過那些陰魂築成的「牆」,肖青就算變身之後也不過後天七層,如果能夠穿得過去?

無奈之下,肖青也只有在遠處觀察何林華的情況,大喊大叫道:「小師弟!小師弟!」

忽然之間,肖青只看到何林華身周的氣流一陣翻滾,身下的岩石也好像被炸彈轟炸一般向著四周濺射,同時,肖青也感覺到,何林華身上的氣勢似乎更加強橫了。

「這……這是怎麼搞的?小師弟這是……難道是在突破?」肖青對突破時的情形還是有所了解的,何林華現在的情況,正好相同。

「肖長老,劍俠盟主要求與您通信。」一個武盟長老手中拿著一塊玉簡符跑了過來。

雲山宗附近由於被天然陣勢籠罩,普通的手機信號根本傳不進來,只有特定的雙向通訊符才能進行聯繫。

「肖青,這是怎麼回事?都快三個小時了,那個文件怎麼還沒有發出去?」接通通訊以後,劍俠問道。

肖青苦笑道:「師父,不是不發,是小師弟他……」

「何小友?何小友又怎麼了?你還沒找到他?」

「這找是找到了。不過,小師弟他……他似乎在突破?」

「在突破?」劍俠頓住了,他甚至連這件事情的真實性都沒有懷疑,「這……這才幾天工夫啊!怎麼就又突破了?」

隱隱約約中,何林華似乎感覺到有人在叫他。

「有人會想到我會跑到這種陰森森的地方嗎?狗屎!這怎麼可能?」何林華用力甩到了腦中亂七八糟的念頭,經過近三個小時的打坐,終於就在剛才,中丹田檀中穴完全被灌滿,整個丹田之中都是液態宛如實質的靈力。中丹田第一次充盈,這是先天第一境達到頂峰的標誌。

先天境界,靈力液化,果然如此啊!

何林華腦中胡思亂想著,又開始在腦中思索著突破先天第二境的功法詳解。將腦中的功法詳解複習了一遍后,何林華閉上眼睛,開始了修鍊。

先天十三境,初入先天,掌握先天的運氣法門,是為第一境,而往後的十二境,則與人體十二正經相對應。武者的修鍊法門,是逐步打通十二正經,而修士的法門,則是擬造中丹田,然後將中丹田中的靈力散入人體十二正經,膨脹十二正經,重塑中丹田。如此一次,是為一個循環,十二次之後,十二正經亦可全部貫通,達到與武者修行相同的效果。

何林華現在,就是要進行第一步,蘊靈,也就是將中丹田中的靈力散入人體十二正經。

中丹田的靈力從任脈出,繞過帶脈,行督脈,然後在大椎穴處匯入手太陰肺經。

人體十二正經是為身體陽脈,主要掌控著人體的基本活動,十二正經的脈絡也非常清晰,經脈也很寬敞。有少部分經脈不夠寬敞或者經脈堵塞的人,便被稱之為先天不足,癥狀也各不相同。

十二正經雖然寬敞,但是相對於修士所需要的經脈寬度,卻還是要差太多。隨著靈力進入手太陰肺經,何林華便感覺到一股刺痛深入骨髓,深入靈魂。

「……詳解上怎麼沒有說,修鍊的時候會這麼痛!」中丹田中的靈力狂暴異常,巨大的撕扯力把手太陰肺經的經脈扯碎,然後再重新修復。巨大的疼痛,讓何林華差點直接暈過去。

何林華連忙從煉魂神殿中提取了六點業力,作用在了手太陰肺經上,疼痛感瞬間消失,何林華也鬆了一口氣,心裏面暗想,以後再進行這種修鍊時,一定要先用業力護住經脈,免得遭受這種苦痛。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