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位於03號隕石基地處的楚潔、楚玲幾人,也愉快地迎來了貌似打醬油的第一、第二作戰集羣。

沒錯,的確是打醬油。

讓我們將時間稍稍回溯1個小時。

此時,第三作戰集羣所在的洞山(戰後命名(=。=))炮擊陣地,纔剛剛與地下突襲的蟲族接戰,讓蟲子們品味空泡羣的樂趣;而位於03號隕石基地方向的陰神和幽神小隊,則開始看了對03號隕石基地的突襲作戰。

對於急性子楚潔而言,沒有什麼比看着敵人在那裏卻需要等待後續軍隊更讓人鬱悶的了。

因此,在楚玲第三次以雷雲不足,需要確保安全等理由讓她不要急着進攻遠處的隕石基地之時,這位陰神不滿了。

“反正只是在外圍打一打,如果可以進一步的話就進一步,不行大不了退就是了。”

對於楚玲這位曾經嘎嘎小隊的副隊長楚潔還是很尊敬的,即便此時此刻雙方的實力已經差異巨大,可對於她們這些已經沒太多可追求,或者說追求已經趨向於純化的長老而言,過去的記憶和關係可是極爲寶貴的東西。

因此在交流時,即便身爲陰神,楚潔依然在面對楚玲時將自己擺在了一個較低的姿態上。

這種行爲倒是讓周圍的音無等人震撼而又疑惑,不過對此楚玲楚潔兩人都習以爲常。

“現在不也是在外圍敲打嗎?”

如同楚潔對楚玲的瞭解一樣,楚玲對楚潔雖說中間有幾年空蕩,但現在也補回來了,所以同樣是知根知底:“你現在是陰神,實力固然強大,可這不是你追求實力突破的世界,而是關係着整個朋族文明的戰場!”

在楚玲看來,真實的戰場和故事那絕對是千差萬別:在故事中,主人公可以在戰場上因爲熱血而狂熱地不顧上級命令,不顧無數人慎重的計劃,卻能屢屢獲得成功,還神奇般地突破實力,千鈞一髮之際成爲高高手,最後成爲什麼什麼英雄之類的。

可那畢竟是故事。

真實的戰場之上,作爲指揮者最討厭的就是不聽命令的士兵,即便他因爲不聽命令會建立更大的功勳也是如此。在指揮者看來,每一步都必須小心又小心,她們需要考慮到萬一在冒險的時候作爲朋族四陰神之一的楚潔,如果因爲那千分之一的意外而隕落,那麼遭受重大損失的可是朋族而不是蟲族。

而且,即便楚潔在這次戰鬥中有什麼突破,以她穩定在陰神級初級的實力,最多不過進入中級。與可能造成的損失比起來,收穫實在太不成比例了。

因此,深知真實的戰場是多麼無趣和危險的楚玲,無論如何也覺得必須爲整個朋族的實力考慮,不允許楚潔的冒險。

不過不管楚玲是對是錯,腦熱的楚潔顯然是不會接受這種想法的。

在她看來,戰鬥中冒一點險又有什麼,‘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這句話可是當初空幻親口告訴她們的。雖然虎這東西在她們看來就和小毛球一樣只能作爲寵物,但稍稍轉換身份到小靈韻……啊不,是小白兔身上的話,這個想法的寓意似乎還可以理解。

所以,當楚潔與楚玲各執一詞的爭論開始趨於僵持,有可能造成時間浪費之時,隊伍的四幽神、一陰神選擇了進行投票。

結果,音無和楚玲兩票同意繼續維持現如今這種小刀割肉的保險戰術;長仗和楚潔兩票同意發揮高端實力的優勢,一舉突破蟲族隕石基地以獲得快速勝利。

兩票對兩票,這結果讓兩方的人都面面相覷。

不過這時候,一路護送鱷族人前往L15赤道浮空觀測站接受質詢,現在放心不下又獨自跑回來的拉米亞,好死不死地正好掐準時間抵達,兩方人餓狼般的眼神頓時讓這位來自遠西的女幽神壓力很大。

“我,那個,我覺得,啊!對了,聽說05號那邊情況不好,我想我們這邊應該快點結束吧。”

也許是過於緊張,拉米亞開始的話語顯得很混亂,不過兩方的理解力都很高,所以很快了解了她的想法:我們不是孤立的戰局,03號隕石基地解決了,可還有05號隕石基地等着,如果我們這裏可以冒點險去快速解決問題,然後再儘快馳援05號,那對整個戰局來說都是有利的。

如此一來,楚玲表示接受。

“對不起,之前一直處理03號這裏的問題,竟然將思維都侷限在一地了。”

低頭認錯,不等幾人安慰就重新振作起來的楚玲,對衆人露出一個笑臉:“不過這也是重要的經驗啊,也算是戰略思維上的東西了吧,嘎嘎。”

“……”

於是,不等被她這快速變臉給雷的裏焦外嫩的幾人恢復,楚玲這次以比楚潔還積極地飛向天空。此時問題的考慮已經不再是是否冒險的問題了,而是從整個戰局去看待問題而得出的結論。很顯然,如果03號這裏儘快結束戰鬥,那抽調出來的戰力就能更快地馳援05號方向。

個人冒險與戰略問題,孰輕孰重,幾人瞬間就瞭解。

“說我急性子,楚玲你比我還急!”

被搶先的楚潔毫無怨言,大笑着衝上天空,很快便以陰神級的速度抵達了楚玲身旁。

隨後,幾人停留在了天空那片雷霆獸忙碌大半天,才收集起來的雷雲之中。

楚玲最開始的計劃產生的原因就在於雷雲不足,小刀割肉是穩妥的辦法,也是在後勤補給雷雲不足的情況下的無奈決定,因爲這種計劃可以讓進攻消耗雷雲的速度和雷雲的補充速度達到一個平衡。

可既然計劃改變成重點突襲隕石基地,那換了思維之後來看問題,這片幾公里半徑的雷雲似乎也正好滿足幾人的進攻消耗。

“那麼,還是楚潔先一個雷霆風暴過去,清理隕石基地周邊亂七八糟的東西之後,我們就依靠人少而精的優勢一起衝入基地中。到時以楚潔主攻,我們幾個輔助的方式迅速清掃隕石基地內部,最好能夠一擊解決對方的指揮中樞腦蟲,那就非常不錯了,如何?”

“同意。”聽到自己主攻,楚潔當然滿意。

“同意!”拉米亞緊接着附議。

“同意。”長仗隨後。

“同上。”音無……

“那好,上吧!”

陰神的實力相當於幽神加雷雲的組合,這還只是在量上的對比,事實上在操控上,陰神也極爲強悍。

這次進攻因爲是重點突襲,楚潔的雷霆風暴所需要清理的主要隕石基地周邊幾人前進道路上的蟲羣、防空設施,所以她沒有如同之前一樣製造無差別的大範圍雷霆風暴,而是多消耗了些精神力,縮小雷霆風暴範圍,來達到精確攻擊的方案。

正在基地外警戒,因爲楚玲等人之前持續的小刀割肉戰術,也難免有些加重外圍防禦而忽視內圈防禦的隕石基地,在迎來天空中毫無徵兆般的雷霆風暴之時,明顯出現了一絲‘慌亂’。

這種蟲族的‘慌亂’並非其它種族的羣體忙碌,而是指指揮者在出現暫時的指揮停滯之時,面對攻擊的底層蟲族反應遲鈍。

連續不斷的雷霆一道又一道地精確轟擊在隕石基地外一側的蟲羣和建築上,如果觀察仔細的人會發現,同一時間出現的雷霆事實上只有六道。然而因爲雷霆的攻速產生速度太快,而雷霆的殘影又會停留幾秒,這就導致人們看起來,天空中是同時有成百上千的雷霆在出沒一般。

此前蟲族已經遇見過幾次雷霆風暴,雖然隕石基地靠着避雷針可以躲避,但普通小基地和蟲族卻沒法規避這種具有主動攻擊作用的雷霆轟擊。

因此在反應過來之時,蟲族的指揮者首先做出的是按照此前的經驗,在隕石基地上方升起數根長長的避雷針,同時急忙調動還活着的蟲子脫離了雷霆風暴的範圍,並守護在不大的風暴區外圍準備隨時衝進去重新佔領雷霆之後的領地。

自以爲藉此動作,雖然會損失些建築,可還是能夠避免敵人進攻的蟲族指揮者顯然沒有想到,在這次雷霆風暴產生的同時,楚潔幾人已經進入了雷霆風暴內部。

能量體能夠製造雷霆,卻也容易吸引雷霆的攻擊。

朋族每年意外都有三四名意外死於觸雷的杯具,大都是些體內能量不穩,卻又不按照朋族防雷措施去做,自以爲能夠學習前輩藉此能量化的杯具。在能量化技術成熟後,這種杯具相對減少了,可每年還是有那麼一兩名倒黴蛋。

如果同一時間被雷霆擊中而注入的能量過多,即便是能量體也沒什麼好下場。

不過此時,有楚潔精確控制着雷霆,幾人又是幽神級,倒是沒這種憂慮。

所以在雷霆風暴開始減弱,蟲族指揮者如同之前遭遇雷霆風暴的經驗一樣開始縮減蟲羣包圍圈,準備重新收復這一區域,然後看看損失了多少建築之時,楚潔幾人已經飄在了隕石基地的外殼外,注視着堅硬的隕石基地出神。

天空中,本來位於隕石基地外圈的雷雲,此時已經乘着蟲族不注意,立在了隕石基地的正上方。

也許是過於久遠的‘雷霆與雷雲不可分割的關係’記憶,導致蟲族指揮者在這方面產生了思維盲點,以爲雷雲不過是在自然移動,卻讓楚潔等人的行動更加順利。

“04號隕石基地和之前的02號大家都看過,雖然不確定眼前這個基地和那兩個一樣,可內部結構必定有相通性。”

藉着雷霆風暴還有一分多鐘持續時間,楚玲開始分配具體任務。

“我們幾人裏面,音無是情報部門出身,而且又是少有的精神控制Lv7,可以較好地確認道路和目標位置,所以就由你帶路。記住,我們的主要目標是蟲族指揮者,癱瘓之後再去慢慢清理其它的!”

“拉米亞和長仗實力差不多,都是幽神級初期接近中期,你們就負責在楚潔左右側護衛,確保整個小隊不被蟲羣近身,免得被遲滯了行動!”

“楚潔你的實力不多說,遇上那些攔路的牆壁啊、巨象啊、腐蝕龍啊什麼的麻煩東西,給我一拳頭撂倒,如果有誰能夠但小規模戰鬥中擋住你這種陰神,那我們朋族還是洗洗睡吧。”

“當然,嘻嘻。”

對於楚玲的說法,楚潔深表認同地昂起頭。

不過她有這個自傲的資本,若是單論個體實力,陰神級甚至可以飛上近百公里的高空,甚至只需要從自然吸收能量而無需氧氣、食物等東西支持。在進化的念力罩防禦之下,她們更是擁有着超越戰艦級別的防禦能力。

如果說一位陰神就是一艘全身裝備雷霆炮的超級主力艦,那都是無誤的。

“不過,楚玲你幹什麼呢?”

“我。”笑了笑,楚玲指着頭頂的雷雲說道:“總得有人做後勤吧,我負責將雷雲引導進入隕石基地爲大家提供支援,這裏除了你楚潔,其它人可都指望這雷雲爲大家提供持久戰力哦。”

“而且,反正雷雲阻難視線的問題對我們而言根本沒有。蟲族基地似乎也沒有念力這東西,即便是蟲族外殼硬點(比擬戰車)、力量大點(近乎朋人)、數量多點(密密麻麻),可卻沒出現能夠完全驅散雷雲的手段,或者說根本沒有重視或在意到。”

“那我們就乘着大好機會將雷雲的能力完全發揮出來吧。”

“好咧!走吧,姐妹們組隊刷蟲族boss去!”楚潔情緒激昂地舉起了拳頭,拉米亞和楚玲應聲附和。

不過,音無與長仗兩位男士表示壓力很大。

“啊,當然還有兄弟,嘎。”發現這一點的楚玲急忙補充,而楚潔則可愛地吐了吐舌頭。

“是。”

五人臉色各異,不過還是排好隊形,在雷霆風暴停息的瞬間以楚潔一次強大的念力衝擊爲開始,砸開蟲族隕石基地自從外圍基地開始全力發展之後就關閉的大門之後,衆人以彷彿瞬移般的速度突然衝進了隕石基地內部。

外面,蟲羣再一次‘混亂’,不少正在衝向雷霆風暴區的蟲族因爲暫時沒有後續指揮,在原地打起了轉。

不過此時外面的情況,顯然不是楚玲幾人會去關注的。

而同一時間,位於幾百公里遠的天空中正遊蕩着幾十艘百米多長度的飛船。

第一第二集羣的龐大艦隊,此刻正追雲逐霧,向着03號隕石基地趕來。

第一集羣旗艦青松號上,集羣指揮官正在有一口沒一口地喝着杯中美味的茶水。

“還沒到嗎?”

“以現在的速度,還需要六個小時。”

這位副官倒是盡職盡責到有些呆板地站在艦長身旁,渾然沒有一絲鬆散的摸樣,看起來是個鐵血的軍人。

不過聽到回答的集羣指揮官卻顯得有些鬱悶。

“最開始離開朋族出戰的是我們第一、第二聯合集羣,實力最大的也是我們聯合集羣,可看看我們一路上幹了什麼?”

副官目不斜視。

“看戰報,趕路,吃飯睡覺訓練,繼續看戰報,繼續趕路,繼續吃飯睡覺訓練……我勒個去!在我們做這些的時候,人家第三集羣滅了04號隕石基地,現在又帶着重炮團穿越極地,跟05號隕石基地的蟲子幹上了!”

“你說我們的運氣怎麼這麼黴呢?”指揮官將茶杯重重地蹲在了操作檯上,看着飛濺的茶水兩眼出神。

“艦長,並非運氣問題,這只是受限於路程和任務的不同而已。何況,不是還有六個小時就要趕到了嗎?楚玲長老此前也說過會以小刀割肉戰術去不斷消弱敵人,等待我們抵達之後給予全力一擊。”

“全力一擊?不過是吃點殘羹剩飯而已,楚潔大人的實力(性格)咱們也不是不知道,就算是小刀割肉,到時候恐怕肉也已經被割完了,能剩下骨頭……那個隕石基地就算好的了。”

“至少還有個隕石基地不是嗎?”副官很淡定。

這時,身後的艙門被推開,一名遁甲通訊員急匆匆地向艦橋衝鋒,結果一不小心被艙門的凹槽給絆住,索性全身縮成一團,如同圓球般滾進艦橋,最後重重地撞在了艦長靠背上,發出一身痛呼。

整個艦橋的氣氛頓時爲之一鬆。

這被艙門下方與地面同一水平線的凹槽給絆住的情況,好像還是祖神創世造人頭一遭,一羣艦橋成員個個臉色古怪。

但下一刻,他們就淡定不能了。

“報、報告!楚玲大人通訊……” 淡定不能,絕對的淡定不能。

此時此刻,整個艦橋就瀰漫着一股無法淡定的躁動氣氛。

早就被漫長的行軍趕路給憋足了戰意的人們,此時根本無法平息自己的情緒。

這可與陸軍行軍不同,陸軍長時間行軍之後,即便有運輸載具,可個個還是會被累得跟獵犬似的,可戰艦行軍卻不是這樣。

自從第二代戰艦的試驗艦劍魚號出了那次漏水而導致的全艦停電事故之後,朋族的戰艦設計中對於人性化的考慮就越加豐富,而何爲人性化?最簡單的解釋就是舒適度。

所以,戰艦趕路這幾天,第一、第二集羣聯合艦隊裏面的成員們,除了平時的訓練外,基本上和度假沒什麼兩樣,而且浮空戰艦中也相當的平穩,途中有幽神和偶爾召喚的楚潔這位陰神幫助,更無懼海上惡劣天氣。

不過,每天就這樣看着身下那茫茫大海一片藍,時間一久,連‘大海啊,你都是水’這種經典句子都冒出來了,可想而知這羣船員們的無聊和閒的有多麼蛋疼了。

因此,在還有六個小時就可以開始的戰鬥,可是這羣傢伙期待已久的東西。

爲此,現在各艘戰艦上的非戰艦運行相關人員都已經開始做起了戰鬥準備,至於抵達目標就開戰的計劃更是早早就被定製完成。然而就是這種時候,楚玲長老居然給你來一個‘她們開始對蟲族隕石基地核心發起突襲’的消息。

這還了得!

“指揮官!本艦請求加速,前往協助戰鬥!幾位長老雖然實力強大,可畢竟以寡敵衆,身爲朋族軍人的我們,此時絕不能對此坐視不理!”

好吧,不虧是旗艦的艦長大人,連理由都那麼快就找好了。

主力艦的最高安全運行速度是399km/h,而聯合艦隊卻因爲考慮到保護貨運船的問題,所以速度只維持在貨運船那可憐的130km/h的安全速度上,這也是聯合艦隊要跑那麼久的原因之一。

然而眼下的情況在衆人看起來,已經是‘跑得快有仗打,跑的慢沒湯喝’的嚴峻情況了。

很顯然,她們可沒興趣讓此行真的變成郊遊。

若真這樣,那以後見到第三作戰集羣的人,她們豈不是連頭也擡不起來。

所以,必須加速!

而事實上,作爲第一作戰集羣的指揮官,坐在艦長席後方的中將也在考慮這個問題。但他所擔心的是如果貿然派船隻脫離聯合艦隊,一旦貨運船出現點什麼損失,那他們也是難辭其咎。

不過就在這時,一個通訊毫無徵兆地接入了他的腦海。

“刑天閣下,有什麼是嗎?”中將皺眉向對面第二集羣的指揮官詢問道,這種時候能夠這麼聯繫自己的貌似就自己的那位老對手了,而此時此刻,他有了一絲不好的念頭。

果然,對面很快傳來了迴應。

“昊天閣下,想必你們也接到了楚玲長老的通訊。雖然對於長老們勇敢的行爲表示佩服,可身爲朋族一員,特別是軍隊的一員,讓長老們親歷戰場爲我們爭取時間就已經足夠,此時我們絕對不能坐視長老們以身犯險。”

昊天中將下意識地點了點頭,隨後發覺這話聽着怎麼這麼熟悉。

不過沒等他細細思慮,對面的語氣已經更加激昂起來。

“因此,本集羣經過慎重考慮之後認爲,可以由第二作戰集羣脫離聯合艦隊先趕往03號隕石基地,以便保護或者說協助幾位長老作戰。而第一集羣實力強大,單獨就可以保護第一第二第三集羣的全部貨運船隻!所以,在此拜託了!”

一口氣說完這些東西,對面的刑天中將竟然完全不等昊天的恢復,便突然斷開甚至封閉了通訊。

隨後,艦橋傳出一聲驚呼:“中將!第二集羣的戰艦!該死,那些傢伙要跑!”

通過舷窗看到第二集羣那些戰艦動作的艦橋衆人哪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幾個有望遠鏡的甚至看着第二集羣戰艦中一些人的歡呼而咬牙切齒,所以一瞬間,所有人都吵吵嚷嚷起來。

而坐在指揮席的昊天中將,對此則好一陣無語。

“可惡,被刑天那個混蛋搶先了!”看起來因爲他那片刻的猶豫,導致自己在集羣的威信受到了不小的打擊。

不過,第一第二集羣本就互不統屬,之前楚潔大人在這裏還好說,而現在雙方指揮官平級,得到的命令只是相互配合。第一集羣慢了一步讓第二集羣跑了,那豈不是說要第一集羣配合保護貨運船隊?

這也是相互配合。

“不行,如果真留下來,到時候鐵定連湯都沒得喝,集羣的傢伙們還不把我給撕了。”很有自覺的昊天迅速想通了這一點,現在面對艦橋衆人貌似尊敬實帶審視的目光,五級大腦飛速轉動,視線不經意掃過窗外之後,一個應對方法很快出現在腦海中。

十分鐘後

一臉囧然地坐在集羣貨運船中的某個突擊峽軍士長赤雨同志,看着遠處消失的第一集羣作戰艦隊,再看了看幾艘貨運船後方拖曳的各一座浮空炮臺,以及更加緩慢的前進速度,喟然長嘆。

“早知道老子就去戰艦當個炮手了!”

與他一樣感覺的還有三個集羣總計二十多艘浮空貨運船中整整兩萬多士兵,此刻,這些人中恐怕不是在埋怨戰艦羣的搶人頭行爲,就是在哀嘆當初爲啥沒有去戰艦當炮手的過去。

當然,有一點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所有人都在對戰艦部隊的行爲表示集體鄙視。

而第一作戰集羣的艦隊之中,艦橋成員們卻一面對指揮官閣下的英明決策表示讚賞,一面開始後知後覺地對貨運船隊的安全表示擔心。

“中將閣下,我們這麼只留下浮空炮臺真的好嗎?”

“不用擔心!哈哈。”昊天中將此時還有些咬牙切齒,第二集羣的刑天先跑了五六分鐘,考慮到戰艦加速等等拉開的距離,說不定自己艦隊趕到時還是收穫不了什麼東西。

不過在此之前,他還是需要安撫一下在參戰意願上得到滿足之後,纔開始思考貨運船安全的這些傢伙們的情緒。

“一個集羣三艘主力艦,每艘主力艦拖曳三座浮空炮臺,再加上第二集羣的混蛋也丟下了干擾主力艦速度的浮空炮臺。那麼整整18座浮空炮臺,單論對蟲族飛行兵種的防禦力都已經超過一個集羣戰艦羣的防禦力了,所以根本不需要有多少擔憂,哈哈。”

“那就好。”在昊天中將忍不住腹議的同時,艦橋衆人則齊齊鬆了口氣。

不過此時,思維縝密的副官出言補充到:“這裏需要說明一下,我們並非是‘嫌炮臺遲緩了行軍速度’而‘丟下’浮空炮臺,而是因爲在即將進行的進攻作戰之中,炮臺產生的作用極低,反倒是在保護貨運船隊上,這種純防禦用的炮臺才能發揮出真正的實力。”

“因此,對於中將閣下留下炮塔保護船隊,而解放戰艦羣戰力的英明決定,我們應該予以讚賞和鼓勵。”

於是,在昊天中將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之下,一臉僵硬的副官率先拍動雙手。

很快,整個艦橋和聽到副官公告的艦隊戰艦之中,都響起了連綿不絕的啪啪啪拍手聲,不知道的還以爲第一集羣的戰艦羣正在開新年大會,進行領導發言。

節操啊……

在第一第二作戰集羣戰艦羣的節操開始跌落大洋、貨運船隊的成員們望着空蕩蕩的天空欲哭無淚、第三作戰集羣還在伏擊蟲族地底突擊部隊之時,楚潔等人的小隊已經突破了蟲族隕石基地的外圍走廊,一路遇蟲殺蟲,遇牆破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