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但,也要把力量使在正確的地方啊!

石頭還沒搬完就把自己累死了,得不嘗失!

「難道他們發現什麼了不得的事情了?」

「李竹林肯定撐握着什麼秘密!」

「又或許是因為東倭傾倒的廢水問題!」

「還有可能是科V特輪胎燃燒讓他們呼吸困難了!」

「總之,他們真的這麼做了,而且,似乎沒有給自己留條後路!」

隨後,社會學家,心裏學家,法律博仕等等各學科的高質量人士,紛紛出來分晰討論紅集團這麼做背後到底有什麼深意?

如果只是因為傾倒廢水和輪胎燃燒產生的污染,使他們覺得地球呆不下去了,這解釋顯然差強人意!

甚至是有點糊弄人的意思!

但好像除了這個,也沒有什麼原因能讓他們火急火燎地開路逃亡啊!

他們不斷地@紅國科學院!

然而得到的答案,都是早就已經公佈出來的!

史丹尼仍然悲觀道:「這樣仍然透支紅集團的資金的!而且不要忘了,現在是全球經濟共同體,許多製造業都在紅集團!如果他們倒下了,歐州這邊,還有美州,以及奧洲都會受到巨大的衝擊,誰也別想好過!」

紅集團改革發展這四十多年,世界上許多重要的製造業都已經轉移到紅集團內!

或者說許多企業都已經與紅集團內的一些製造業形成了長期的何諧的合作,如果製造業突然倒塌,這邊的也會受到影響,幾乎可以說是鏈鎖反應!

「可是,有沒有想過,如果計劃成功了呢?」有人問道!

「我說了,這無異於以卵擊石,需要的是長期的巨量的投入,可是,紅集團撐不到那個時候!」史丹尼斷言道!

這種舉國之力朝一個目標前行的,要麼馬上成功,要麼,馬上垮塌。

但以目前眾科學家們對現有的科學技術的了解,很顯然會是後者!

「可惜了!」

「紅集團終究是沒那本事!」

「一沒本事二沒錢,還想搞這麼大的工程,有點自不量力了!」

普通民眾也大多覺得計劃不可能成功!

畢竟太過超前,就連馬斯克的火星計劃,許多人都持悲觀態度,更不用說更加科幻的「蟲洞計劃」!

他們將親眼見證一個超級大國倒下的場面,這將是驚駭世俗的。

當悲觀的氣氛充斥着已被輪胎污染的空氣時!

捐款現場這邊,剛剛疲軟下來的數據跳動,竟然出現了一次飛躍!

¥羅斯柴爾得財團,向「穿越基金」捐贈2000億美金!¥

這一幕發生后,許多人腦子嗡的一下!

有那麼一瞬間,他們對這數字竟然沒有了概念!

甚至覺得自己是在看一場電影,而非現實事件!

過了好一會,人們才終於慢慢醒轉過來!

「2000億~美金??」

「這是多少?」

許多人對這如此巨大的數額,根本沒有什麼概念,你要說2000美金,或者2000萬美金,他們還能震驚到跳起來!

但是2000億美金,完全就是他們從沒想過的數目!

不過很快,大夥就都反應過來了!

「是羅斯柴爾得家族!我的天啊!他們居然也給計劃捐錢了?」

「又是捐,而不是投資!」

「我的媽呀,到底發生什麼了?」

「如此巨大的數額流出境外,這算不算是判逃啊?」

「他們有自己的銀行,這些錢想怎麼花就怎麼花!」

「而且『五虎』們只需要每個拿出來一點點,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可是,憑什麼?」

「這就不知道了,大老的眼光向來都是很獨特的!」

如此龐大的家族,家底確實雄厚,可是連馬斯克的火星計劃,都沒有資格從他們那裏申請到貸款!

而現在,他們居然向「穿越基金」無償捐贈2000億美金?

難道就為了在大夥面前露個臉嗎?

沒有人猜到他們到底想幹什麼?

而科學論壇這邊,自然也是在直播間里見到這一觸目驚心的捐贈舉動!

史丹尼眼皮跳了跳!

「這是第一個境外財團向計劃捐款!」

「這可是美金!」

「@史丹尼,有了這麼多錢,想必可以讓計劃撐到年底了吧?」

眾科學家,史學家,社會學家,心裏學家們,都被這巨頭家族的舉動給驚到了!

他們突然發現,從自己專業的角度去分晰他們的行為,居然無解!

史丹尼也發現自己的專業知識,在這裏好像受到衝擊了!

他理解不了這種不求回報的付出,特別是在從經濟學的角度去思考!

是因為愛嗎?

還是因為腦殘?

顯然兩樣都不是!

羅斯柴爾得家族能發展到如今這樣龐大,首先靠的絕不是愛,腦殘更不可能!

那麼!

決定捐出2000億美金,他們顯然也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有錢人,當錢達到一定數額后,錢對他們來講只是一串數字!

那麼,他們肯定會想追求更高級的東西!

更高級?

史丹尼突然想到什麼,迅速在屏幕上敲下自己的猜想!

「有答案了!」

「是什麼?」

「很簡單,你們想一下,有錢人是不是都怕死?」史丹尼說道!

「我沒有錢,我也怕!」

「更不用說有錢的人了!」 李貴妃拿着帕子捂嘴笑道:「三王爺可不要開玩笑,聽說按天王妃穿的可是男裝,有哪位妻子隨丈夫出府的時候,穿男裝的?而且要是隨王爺一起出府的,為何回府後王爺還要將王妃禁足呢?這是什麼道理?」

余微微看着李貴妃的笑,像是夾着冷風的刀子,讓身上不住的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這哪裏是問話,這是針對吧!

怎麼不去了解別人,她聽說的事情都是三王府的事情呢。

「稟父皇,王妃在余家的時候從來不曾出過府門,那天出府的時候,王妃才想着換做男裝方便一點,至於王妃被兒臣禁足一事,是因為在湖中有人刺殺,傷了王妃,兒臣想着為保護王妃的安全,才出此下策。」沈星漢不緊不慢的說道。

「所以你怕王妃在府中無聊,才送了舞娘過去,讓王妃消遣?」這話是皇上說的,語氣中還有着淡淡的笑意。

「是,父皇聖明!」

「哈哈哈……」皇上聽了沈星漢的回答,笑了出了聲道:「老三也知道疼媳婦了,是誰說三王爺和三王妃夫妻關係不好的,打板子!」

皇上一笑,下面的氣氛頓時輕鬆很多,有些官員也敢調侃沈星漢的。

有說他疼媳婦的,有說他怕媳婦的等等,沈星漢照單全收!

重新回到位置上坐下,余微微鬆了口氣,小聲對沈星漢道:「謝謝!」

要不是沈星漢,她不會這麼容易脫身!

「嗯。」沈星漢算是認下了余微微的謝意!

隨着兩人做下,場中想起了歌舞之聲。

雖然李貴妃找余微微的事被沈星漢擋回去了,但是歌舞照舊。

但因為剛剛經皇上的調侃,不少人都看向了余微微,想看看這個喜歡歌舞的王妃是什麼樣子。

於是余微微沒有看到歌舞什麼樣子,就覺得不少人的目光都看了過來,似有千金重。

余微微是徹底認識到女子看歌舞在這裏人看說是多磨大驚小怪的事情了。

不過想到沈星漢對換上的說辭,余微微頓時理直氣壯起來了。

往沈星漢身邊挪了挪,伸手挽住沈星漢的手臂,做出親密的模樣道:「王爺,你看看這些歌舞怎麼樣?」

沈星漢沒有看出歌舞有什麼不同,但是余微微過於親密的動作讓沈星漢有點不適應。

手臂往外伸了伸,伸不動,沈星漢扭頭就看到余微微正盯着自己,眼神中分明是不讓自己動的意思。

輕咳一聲,沈星漢道:「不好看!」

「不好看,你也要看。」說完這話,余微微察覺到沈星漢要有動作,忙道:「你不要動,大家都知道我喜歡歌舞,我總要做出看歌舞的樣子吧,但是我自己有點沒有意思,王爺就陪臣妾一起看吧!」

「我不喜歡!」

余微微淡淡道:「沒關係,允許你看着歌舞想其他的事情!」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