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但這只是單純的力量拼比,絹旗最愛卻不是真正有足以媲美危險種當中百獸之王的力量,而是操縱氮氣裝甲進行了防禦。

而氮氣裝甲所能做的卻不僅僅是防禦。

雷歐奈的豎瞳微微收縮,本能的揮拳向前方空無一物的地方打了出去。

嘭!

空氣中一聲爆響,被雷歐奈打中的地方一股若有若無的氣體飄散,但是雷歐奈也因為陷入被動,倒飛了出去。

雷歐奈稍微吃了點虧,畢竟第一次應對能力者,即便事先看過絹旗最愛的詳細資料,也不可能做到應對自如。

這時候,兩邊的走廊中跑出了幾個手持手槍的青年,他們二話不說將槍口指向了雷歐奈和黑瞳。

雷歐奈的獸耳抖了抖,不過並未在意,注意力依舊全部放在絹旗最愛身上,儘管她和黑瞳關係不怎麼樣,但是黑瞳答應了的事情一定會做好。

「別礙事。」

黑瞳也沒有讓雷歐奈失望,取出棒棒糖,小嘴微張,吐出一片無形的風刃。

嗖嗖嗖···

啊啊啊!!!

無形風刃避開了雷歐奈和絹旗最愛,精準的斬斷了所有青年持槍的手腕,鮮血迸射,所有青年抱著斷腕慘叫不已。

沒有殺人,已經是黑瞳手下留情。

絹旗最愛神情凝重,對面這個下作乳量的女人是強敵,能夠和自己的氮氣裝甲硬碰硬而不落下風,另一個少女實力不明,從操控風刃的精準操控力來看就絕非弱者,而且全部斬斷手腕,談不上殺伐果斷,但也算是心狠手辣。

可想而知,絕對不是普通的學園都市學生。

「雖然超不該問,但我還是超想知道,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看不慣不人道實驗而已。」

「···超多管閑事嗎?」

絹旗最愛半信半疑,這樣的理由聽起來似乎合情合理,但是她們作為暗部都不知道這所研究所做了什麼不人道實驗。

那就說明,對方要麼是過來專門找她,或者找intem的茬,要麼這家研究所的實驗是等級非常高的機密實驗。

根據這幾天內,這家研究所所屬公司旗下多家研究所被連續破壞的事情來看,後者的可能性很高,但也不能排除第一種可能性。

「你就當是這樣吧!」

雷歐奈笑著揮出了拳頭。

轟!

絹旗最愛連忙進行防禦,結果卻讓絹旗最愛始料不及,她的氮氣裝甲沒有被打破,但是距離極限也就差一點。

裝甲雖然沒有破掉,但是衝擊力沒有抵消,絹旗最愛飛了出去,巨大的力量之下,連續撞穿兩層走廊牆壁,鑲嵌在第三面牆上才停了下來。

正在進行緊急轉移的研究所人員嚇了一跳,抱著文件和要轉移的包裹急忙逃竄,遠離危險的戰場。

絹旗最愛面無表情,心中卻是一沉,她的氮氣裝甲差點達到承受極限而崩潰。

是爆發還是之前隱藏了力量?

絹旗最愛不知道,但她明白,如果自己不全力以赴,會輸,甚至可能會死,任務也就失敗了。

啪!啪!

兩個金屬罐被打開,內部的液氮迅速氣化流出,然後被絹旗最愛控制形成更加堅固的氮氣裝甲。 「事情終於解決了,接下來就是等待了。」

林牧現在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的天穹之上。

前往了另外一處不知名的地方。

他現在的心情十分的好,至少把自己隱藏在諸天萬界當中的那一些隱形對手給清除掉了。

到時候就算這個世界晉陞為高等世界流露出來的氣息,也絕對不可能會被諸天萬界當中那一些和自己同等級別的強者感受到。

到了那個時候,自己也就只有和這個世界裡面的那兩個半步聖人之上強者去競爭了。

唐華這裡自己已經動了好幾處手腳了,已經有很大的把握可以讓他出局。

而那個時空管理局那裡,那個傢伙的實力自己也去感受到了,雖然和自己是處於同一個境界,但是還是有一些差距的。

如果自己真的認真的對話,那個傢伙很少有把握能夠贏自己。

再加上自己手中的還有一些在諸天萬界當中歷練而得來的底牌。

對於那個傢伙,他更加的不懼了。

所以,林牧現在感覺自己已經十分的輕鬆,對於即將到來的那一場機緣的搶奪,已經有一些十拿九穩了。

不過,他做事一向十分的警惕,雖然事情已經完成的差不多,但是他也不會就這樣的放鬆下來。

雖然時空管理局的那個傢伙很有可能不是自己的對手,但是為了保險起見,自己還是要去布局一番才好。

小心駛得萬年船這一個道理是絕對不會錯的。

而且,也費不了自己多大的時間和精力。

這個傢伙也沒必要拿出像對待唐華一樣認真,畢竟他可沒有談話,那樣的心境能夠隱藏下來布局無數年的時間,為的就是等到那一天的到來。

而且如果沒有自己的出現,說不定他已經快要成功了。

在林牧看來,時空管理局的這個傢伙的威脅遠遠沒有唐華來的大。

……

時隔多年,林牧再一次的來到了時空管理局的總部的這個地方。

他依舊是無比的小心警惕,把自己的氣息隱藏的極好,不讓任何一個人發現他的氣息。

畢竟就在這個空間當中,還有這一位和自己同等級別的強者,一旦讓自己流露出來了氣息,說不定很有可能就被那個傢伙給察覺到。

雖然現在茶具也不是什麼特別大的麻煩了,但是對於已經想要坐收漁翁之利的林牧來說也不是一件好的事情。

至少現在還遠遠沒有到達暴露在這兩個人前面的時機。

時空管理局的總部和他上一次來基本上沒有多大的差別。

依舊是忙忙碌碌的。

無數試圖想要穿越時空的傢伙都被時空管理局當中的執法者給帶了過來。

說實話,這個世界的時空管理局在這個世界當中還起了很大的作用。

要不是因為這個世界有著時空管理局的管著,說不定那一些強者早就無法無天了。

畢竟這個世界的天道本源法則已經處於在最為關鍵的時期,可沒有那個閑心去管理那一些在世界當中亂來的傢伙。

所以這些年以來,時空管理局的效果還是顯而易見的。

…… 暗部組織做的都是見不得光的事情,黑暗之中,陰謀詭計,就算是lv5也不是無敵的,一次失手就是結束。

絹旗最愛深深的明白暗部這個行業的危險性,所以超了解自己的能力弱點,也做了充足的準備,隨身攜帶的兩罐壓縮液氮就是底牌之一。

鑒於自己沒有遠距離作戰能力,絹旗最愛甚至裝備著攜帶型對戰車飛彈的彈頭。

顧名思義,那就是便於攜帶,威力卻足以轟開戰車的大威力武器。

絹旗最愛並沒有急著沖回去和雷歐奈戰鬥,而是釋放了隨身攜帶的液氮,隨後甩出了六支對戰車飛彈的彈頭。

嘭!

炸裂聲中,彈頭尾部噴出了火光,衝進了塵土正在消散的走廊破洞!

絹旗最愛發動能力,操縱氮氣做推力,瞬間將身後已經遭受過一次摧殘的牆壁轟塌,整個人包裹在席捲的氮氣中,排開塵土,緊追在彈頭後方。

她的氮氣操縱範圍很小,只能在身邊形成裝甲,但是防禦力極其強悍,承受彈頭的餘波沒問題,打算在雷歐奈和黑瞳受到彈頭攻擊受傷之後,進行第二次打擊。

黑瞳和雷歐奈的感知都很強,頓時察覺到了彈頭的攻擊,黑瞳后躍拉開距離,並非逃避,而是遵守約定不參與雷歐奈的戰鬥。

而雷歐奈也不會硬拼,身上電光一閃而逝,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留下肉眼可見的風旋在原地打轉。

學園都市的彈頭沒有到黑科技的程度,但也不是RPG這種簡陋的東西,小小的彈頭上安裝著熱感應追蹤,受到雷歐奈雷遁瞬身留下的電磁影響,頓時調整方向追了過去。

「好麻煩!」

雷歐奈耳朵抖了抖,科技武器的單兵武裝能力或許沒有帝具強,但是擁有者更多帝具不具備的優秀戰鬥功能,而這一點讓喜歡拳拳到肉格鬥戰的雷歐奈煩不勝煩。

躲了一次,雷歐奈發現這些小小的彈頭都有追蹤功能,乾脆不多了,單手握拳,用力砸在了腳下乾淨光滑的通道上,轟鳴聲中,走廊猛然一晃,雷歐奈面前的通道瞬間翹起一大塊,然後迅速抽身後退。

單純的力量大是做不到這一點的,雷歐奈用查克拉維持了前方地面的完整性。

轟!轟!轟!!!

飛彈彈頭撞擊在翹起來的地板上,頓時發生劇烈的爆炸,翹起來的地板雖厚,想要完全防禦飛彈的攻擊也是不太可能的,填滿了通道的衝擊波攜帶著飛彈碎片和碎石泥土沖向了雷歐奈。

雷歐奈雙臂交叉擋在面前,依舊被弄得灰頭土臉的。

一隻小巧白嫩的拳頭與此同時從飛彈碎片和碎石泥土中穿出,重重的打在了雷歐奈光滑的小腹。

咚!

拳擊聲格外沉悶,彷彿空氣都為之震動,好似一柄大鎚的轟擊,由此可見威力驚人。

然而這僅僅是開始,嬌小的拳頭包裹著氮氣,席捲氣流,風聲呼嘯,如同加特林機槍一般,高頻且連綿不絕。

不過這樣的攻擊僅僅持續了兩秒就停了下來,一雙骨節分明,毛茸茸的獸爪攥住了絹旗最愛的小拳頭。

白嫩光滑的小腹多了一個和絹旗最愛拳頭大小的紅印,雷歐奈倒吸一口冷氣,金色豎瞳盯著絹旗最愛,呲牙露出一對犬牙,略帶獸性,豪爽的大笑道:

「不錯嗎,力量比之前更強了!」

雖然被搞的灰頭土臉,又吃了一點小虧,但是這種對手,這種戰鬥才有趣,她在忍界只有雲隱村那幫忍體術達人才能打的盡興。

絹旗最愛卻是笑不出來,她剛剛的攻擊全力以赴,任何一擊都足以把一輛轎車打爛,兩秒鐘足以她打出三十拳,三十拳在同一個位置,就算是裝甲車鋼板也被打穿了!

然而從外表上看,僅僅是給雷歐奈留下了一個紅印,而且那個紅印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其實雷歐奈受傷了,而且傷的不輕,但是百獸王化的恢復力本就驚人,甚至可以做到斷肢再續的事情,雷歐奈修鍊忍術,通過查克拉更能得心應手的發揮帝具的能力,儘管不會醫療忍術,恢復力也不亞於超速再生。

不過那種劇烈的疼痛感還是讓雷歐奈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氣。

絹旗最愛不知道其中的詳情,但她清楚自己在絕對的劣勢,即便如此,她不準備就此放棄,拳頭被抓住了,纖細的右腿裹著氮氣裝甲,破空風聲呼嘯,迅猛的踹向了雷歐奈的膝蓋。

其實絹旗最愛想要用膝撞撞擊雷歐奈的小腹,奈何身高不夠,她比雷歐奈太矮了,尤其是雷歐奈那一雙大長腿就比她肩高,只能退而求其次。

雷歐奈右腿後撤一步恰好躲過了絹旗最愛的攻擊,然後抓著絹旗最愛的雙手一甩,想要將絹旗最愛甩出去。

就在這時,絹旗最愛讓自己拳頭部位的氮氣裝甲內層氣化,製造出了一層縫隙,輕易的從雷歐奈手中拔出了拳頭,矮身一蹲,掃堂腿橫掃,專攻雷歐奈底盤。

在身高差距較大的情況下,一般而言,矮子打高個底盤是非常明智的策略,因為高打底需要彎腰俯身,姿勢並不舒服,攻擊力也會因此受到大幅削弱。

可惜雷歐奈並不屬於『一般』人,帝具百獸王化的原材料百獸之王是一頭獅子王超級危險種,貓科動物,最突出的就是平衡性。

雷歐奈壓根不需要彎腰攻擊,直接原地起跳,修長的大腿舉過頭頂,對著絹旗最愛進行最經典的戰斧式攻擊。

轟!

整個研究所抖了一下,絹旗最愛掉到了地下二層,並非被砸到了,而是雷歐奈一腳下去,方圓十餘米的地板直接垮塌碎掉了,順帶連地下一層的地板也打穿了。

黑瞳看著走廊破開的大洞,叼著棒棒糖無語的翻了個白眼,自從雷歐奈修行了怪力術和雲隱村的雷遁忍體術,然後再有帝具加持,只要認真動手,每一擊的破壞力都是這麼誇張。

黑瞳搖了搖頭,不去理會雷歐奈和絹旗最愛的戰鬥,她來這裡可不是看雷歐奈拆遷的,她也有白露拜託的事情。

閉上眼睛,雙指併攏點在牆上,查克拉從指尖傳遞,轉化為無形的波動在研究所中擴散,然後回饋。

幾秒之後,黑瞳睜開眼睛,從雷歐奈砸出的洞口跳了下去,繞開正在『轟轟烈烈』戰鬥的兩人,徑直向下,根據感知到的目標位置,順著通道來到了一件科技感十足,還有一面牆壁是落地窗的房間。

布束砥信淡定的在鍵盤上操作,將早已準備好的情感編碼儲存器插入卡槽,然後通過學習裝置灌輸給下方培養槽中尚未轉移走的唯一一位御坂妹妹。

雖然只有一位御坂妹妹,但御坂妹妹們之間有著名為御坂網路的連接,只要將代碼灌輸給一個,就會通過御坂網路傳給全部妹妹。

儘管做這種事情是有違實驗條例,被發現的話後果難以預料,但不論如何,她都已經決定要做了,這是贖罪,只是希望在完成之前不要被人發現,不要被人影響。

可惜天不遂人願,被人發現了,儘管對方沒有發出腳步聲,她卻通過落地窗玻璃的反光看到了。

還差一步,只要拖延一會兒時間就好。

布束砥信稍微調整呼吸,轉過身,看向站在門口的黑瞳,神情自若的道:

「這裡是研究所最重要的地方,不是你們這些安保該來的地方,立刻離開。」

「如果不是知道真相就被你騙過了。」

黑瞳面無表情的說著走進房間,以她從事帝國暗殺部隊多年的經驗,完全沒有看出這個短髮女人有說謊的跡象。

黑瞳站在玻璃窗前,看著下方身穿黑色實驗服,躺在培養槽中的御坂妹妹,頭也不回的道:

「感情真的能夠以代碼的方式直接灌輸嗎?」

她也去過喰種世界,那個世界的科技也很發達,她見過模擬度極高的人工智慧,但是不論多麼接近人類的人工智慧,比起人類依舊相差甚遠,最明顯的差別就在於感情。

黑瞳沒有想過,感情這種虛無縹緲又極其複雜的東西,可以通過數據的形式,人為的建立、灌輸。

「御坂美琴的克隆體們本就是活著的人,她們有著自己的感情,只是存在的時間太短,沒有人去引導她們。

我做的並非創造,而是引導。」

布束砥信一隻手在鍵盤上悄悄的操作,同時回答了黑瞳的問題,她不理解黑瞳為什麼在是識破自己的謊言之後卻什麼都不做,反而問了一個毫無關係的問題。

但是毫無疑問,這是她的機會。

警報聲忽然想起,布束砥信操作的電腦界面彈出一個紅色的彈窗,接著彈出更多的紅色彈窗,密密麻麻,眨眼間填滿了電腦界面,而且還在疊加增多,警報聲也連綿不停。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