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但當她邁開步伐的時候,所有人都感覺到了:這個世界,這個位面,竟隨著她的腳步而顫抖!似乎她的腳步太過沉重,以世界之廣闊厚重,都有些承受不起。

超級生命與位面同列——這句話不是說說而已,而是真的!

本來蘇珊和龍琪琪、坑爹、還有備胎說話,氣息完全隱匿,戰場上沒人注意到這邊,直到這時候,眾人終於發現了她的出現,然後大驚失色。

「怎麼回事?愷撒輸了嗎?」女將軍難以置信地說,「之前蘇珊不是化身結界,把愷撒困住了嗎?她現在出現,豈不是說愷撒他……他已經……」

「好像不是同一個蘇珊。」鳳凰的眼光很准,不過臉色也很難看,「眼前這個應該才是真的蘇珊,而且她的氣息……」

鳳凰沒說下去,她心裡的話是:「眼前這個蘇珊,不是人,不是生命體,而是災難的化身!」

位面在顫抖,瑟瑟發抖。

很快,帝都開始下沉,帝都周圍的平原上,則浮現出一道道巨大的裂紋。

原本晴朗的天空中,雲層憑空匯聚,最後變成了深灰近黑的鉛雲,黑壓壓地壓落下來。

「撐住,都給我撐住,別管周圍發生什麼了,對付你們眼前的敵人!」帝都城頭上,負責城防的指揮官怒吼著,戰鬥法師的潮水攻勢還沒結束。

但話是這麼說,這名指揮官自己回過頭看了一眼那個一步步走向傳送門的身影,眼中浮現出的不是恐懼,而是絕望。

任何一個超級生命對於位面而言,都是災難。

這場災難本來在百年前就要毀滅這個世界的,被馬努斯阻止了,百年後的今天,她終於捲土重來,而且比當初的她更強大!

一個身影擋在蘇珊的面前。

蘇珊腳步暫停,眉毛揚起,說:「小姑娘,你瘋了嗎?」

可憐身穿灰色鎧甲,手持標槍,面對蘇珊,認真地比劃著:大人說了,讓我守著傳送門,任何人要染指傳送門,一律殺無赦。

說著指了指倒在腳邊的帕尼爾。

蘇珊失笑,說:「你把我和帕尼爾這種貨色相提並論?呵呵,也是可愛。而且,我不是人啊,我是超級生命,不在愷撒對你的吩咐範疇之中。」

可憐呆了一下,認真想了想,最後緩緩搖頭,比劃著說:請您退開吧。

蘇珊臉上的笑容一點點消失。

諾諾急切的喊聲傳過來:「可憐,讓開!快點讓開!你不是她的對手,別白白送死!讓開啊!!」

喊聲很快被悶哼聲取代,諾諾分心他顧,被一直隱忍防守的蘭德里抓住機會,狠狠一拳打在肩膀上。

可憐聽到了諾諾的喊話,其實不用諾諾說,她在這麼近的距離面對恢復實力的蘇珊,又何嘗不恐懼到了極點?

但猶豫和退卻只在腦海中一閃而逝,可憐重新恢復堅定,她的身子不受控制地顫抖,本能的恐懼也還在,但她的意志是堅定的。

第一次,她開口了,用有些嘶啞、很是艱澀的聲音說:「我……我不……不讓開!」

蘇珊嗯了一聲,眼裡忽然射出殘酷的目光,「真以為套了馬努斯的鎧甲,就能和我對抗嗎?這套鎧甲當初穿在馬努斯身上,都被我打廢了,更何況現在!」

她再次舉步向前走去,走過可憐的時候,輕輕拍了拍灰色鎧甲的肩膀,這一切都好像並不快,可憐把每個動作都看得清清楚楚,但她就是避不開。

蘇珊輕拍的動作,似乎什麼威力都沒有。

她拍過之後,便不再理會可憐,直接往前走去。

可憐身上的鎧甲忽然好像麻花一般,劇烈地扭曲起來,轉眼就從無敵的傳奇鎧甲,變成了一坨廢鐵。

灰色的鎧甲縫隙里,流淌出殷紅的鮮血。

可憐的身體已經感覺不到疼痛了,因為她感覺不到自己的身體存在了。

「愷撒大人,對不起,我……我儘力了……」

可憐其實是個特別簡單的女孩,看了好多地球街的騎士小說,單純的心靈里萌生了守護自己命中注定的那個騎士的信念,然後在遇到愷撒之後,貫徹信念。

她其實也沒做什麼,只是陪伴愷撒經歷了阿爾卡納戰區的磨練,然後一同前往龍道,之後就在森林族中修鍊,直到愷撒在北方轉了一大圈之後歸來。

在可憐的心裡,沒有什麼南北戰爭,也沒有什麼超級生命,她眼裡只有鎧撒一人。

她過得很簡單,很單純,甚至單調。

她的存在,也並沒有什麼特彆強的存在感。

但這都是外人看來啊,可憐自己覺得,遇見愷撒之後的每一天都很充實啊!

大人他喜歡鳳凰老師,身邊還有好多漂亮的女孩子喜歡他,但大人會拍著可憐的腦袋,笑著說:「哎呀,我們的可憐不比任何人要差呢!」

大人似乎一直有心事,有些修鍊方面的事情弄不清楚,但在自己成為他的靈魂傭兵之後,他花掉了好多積蓄,為自己打造了一桿標槍。

後來打仗了,大人很忙,但他依然會專門為自己修改鎧甲,仔仔細細地把每個細節都打磨到適合自己的身材比例,不厭其煩。

甚至在自己都不好意思的時候,略帶責備地說:「這是打造給你的鎧甲,當然要做好,你自己都不重視,不追求極致,就別出去說是我的靈魂傭兵啊!」

似乎又怕話說太重,放緩了口吻,半開玩笑地柔聲說:「聽話,人可以不管別人,但要對自己負責任的!而且你要對我負責,我還需要你幫我守好傳送門呢。」

可憐從小是個啞巴,不會說話。

她也不漂亮,身材太壯。

是愷撒讓她明白到了被重視、被需要是什麼樣的感覺。

所以她願意為愷撒付出一切。

「對不起,今後不能再……守護大人您了……」小丫頭心裡最後這樣想著,努力轉頭,想要去看愷撒所在的結界的方向,「還有就是,我真的……好喜歡好喜歡您!」

噹啷一聲。

扭曲的被染紅的鎧甲旁,那桿愷撒送給可憐的巨型標槍倒了下去,跌落在地。 蘇珊終於踏上了傳送門腳下的第一層台階。

她臉上掛著志得意滿的笑容,百年了,她等一這天百年的時間了,當年輸給馬努斯是蘇珊最大的恥辱,也是從未有過的慘敗,今天她要將所有的債,一併討還回來。

四道身影出現在蘇珊的前後左右,鳳凰、諾諾、龍將軍、女將軍,四人聯手向蘇珊發出了決死的一擊。

本來和他們戰鬥的大統領和蘭德里並沒有阻攔,而是放任四人去攻擊蘇珊,因為這毫無疑問,只是送死。

砰砰,砰砰!

四個人炮彈般地衝上前去,然後以更快的速度反彈回來,跌落在地上,劃過長長的痕迹才停下,沒有一個人爬起來。

蘇珊就好像揮手彈掉了幾隻無關緊要的螞蟻,腳步絲毫不受影響,繼續向前。

唰——

龍琪琪手持巨劍,和坑爹還有備胎,攔在前方。

蘇珊腳步不停,笑容越發燦爛,說:「那個穿灰色鎧甲的小丫頭的下場,你們看到了,還要來做無意義的事情嗎?」

龍琪琪說:「不是無意義的事情,我們多拖一陣,等會兒愷撒戰勝你的機會就多一分。」

伊蓮夫人掙扎著從地上抬起頭,卻爬不起身,嘶聲喊道:「兒子,走啊,你們打不過她的,走!」

坑爹和備胎對視一眼,緩緩搖頭。

伊蓮一直是個堅強又睿智的女人,但這個女人現在哭了,她再怎麼睿智,也沒辦法戰勝蘇珊這樣的壓倒性的力量;她再怎麼堅強,作為母親也沒法看著孩子即將走向絕路而保持冷靜。

龍將軍匍匐在地,神智已經模糊,嘶啞著嗓子,拼盡最後的力氣說:「琪琪,讓開,別逞強……別……別逞強……」

鐵石心腸的龍將軍,也在親身體會過蘇珊的恐怖之後,要讓龍琪琪走。

他現在不是將軍的身份了,只是作為一個爺爺,想讓自己的孩子能活下去。

龍鈞來到廣場,跑到龍將軍的身旁,眼看龍將軍已經受到無可挽回的傷勢,一聲悲吼,全身顫抖著卻哭不出來。龍將軍示意他靠近點,虛弱地說:「讓龍琪琪回來,她……她還年輕……沒必要這麼去送死……」

「是,是!」龍鈞站起身來,對琪琪吼道,「回來,爺爺讓你回來,不準去送死!」

說著瘋了一樣朝那邊衝過去。

毫無懸念的,龍鈞也彈了回來,倒在地上,痛苦地扭動著,嘴裡還在喊:「回來啊,我和爺爺都讓你回來,你沒聽見嗎?你這個不孝的臭丫頭,從小就沒聽過話……」

龍琪琪小臉蒼白,身子顫抖,聽到父親說她「不孝,從小不聽話」的時候,她忽然流下淚來,說:「從小不聽話?呵呵,哈哈哈,如果我不聽話,還會被您和爺爺強行安排婚姻嗎?還是兩次?我喜歡愷撒,你們不支持也就罷了,反而處處針對他,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針對愷撒並不完全是出於為了帝國,也有私心作祟吧!哪怕是剛才,伊蓮夫人說我如果突破傳奇,對戰局的幫助很大,爺爺卻讓我直接上戰場,不由分說!最後還是愷撒把我留下來,讓我專心做突破。 鳳儀九天:武幹孽凰 爸爸,爺爺,你們,到底有沒有問過我的想法?你們考慮過我的感受嗎?我不聽話?我就是太聽話了,才會活得這麼可憐可悲!」

少女一邊大哭一邊叫喊,聲音越來越大。

蘇珊反而不著急了,饒有興趣地看著龍琪琪,因為少女哭喊著的同時,身上的氣息正在不斷攀升,封困她許久的傳奇的門檻,正在被她跨越!

蘇珊心中愉悅,她覺得人類真的太有趣了,在絕境之下總會有讓人意外的驚喜,而這也是蘇珊喜歡去摧毀一個又一個位面的理由,她真的很享受。

龍琪琪抹了把眼淚,深吸一口氣,堅定地說:「今天開始,我龍琪琪要做我自己,沒人可以再強迫我做我不喜歡的事,哪怕是父親還有爺爺!」

她轉過頭來,面對蘇珊,巨劍高舉,傳奇級別的能量瘋狂席捲,喝道:「來吧!」

戰鬥並沒有什麼懸念,只是蘇珊為了多享受一會兒,稍微留了點手,讓龍琪琪多堅持了幾秒才落敗。

青木巨劍斷折成幾截,少女倒在了血泊之中,眼裡的神采一點點渙散,但她的嘴角卻掛著笑容。

「我……我很開心,到最後了,我終於做了一回我自己。」龍琪琪喃喃說著,「我儘力了啊,接下來就看愷撒你了,你這臭傢伙倒是快點來幫……」

她沒能說完,眼裡的神采暗淡下去。

龍鈞爆發出一聲悲憤無比的吼叫,卻對此無能為力。

龍將軍怔然許久,最後低低笑了笑,喃喃說:「不愧……是我的孫女……琪琪,了不起!還有,爺爺……爺爺對你不起……」說到這裡,停止了呼吸。

蘇珊看向坑爹和備胎,柔聲說:「你們兩個小傢伙,要怎麼做呢?」

坑爹咧嘴一笑,「我們是男子漢,女孩子都沒跑,我們自然不會跑!傳送門不會讓你得到的。」

蘇珊盯著兩人看了好久,忽然有些意外地說:「你們倆,有點意思,居然是兩儀歸一的修鍊者……呵呵,你們以為不讓我上去就能阻止我拿下傳送門了?」

她忽然一伸手,傳送門巨震了一下,內部深處飛出來一道彩色的光芒,落入蘇珊的手中。

這是馬努斯注入傳送門的森德洛的一縷本源力量,蘇珊微笑著,將這道氣息收了起來,然後在一甩手,把自己的一道力量氣息注入到傳送門之中。

坑爹和備胎臉色難看,他們清楚地感覺到,傳送門已經被蘇珊納入了掌控中。

大統領狂笑起來,「太好了,實在太好了!歸途就緒,傳送門也到手了,我……我可以回家了!我可以回森德洛了,戰鬥法師的家鄉,超脫者時代的起點,我終於有機會一展我的抱負……」

砰的一聲響,打斷了他的狂喜。

大統領獃獃看著傳送門的方向,只見蘇珊灌入其中的那個力量忽然爆開,從傳送門的最內部,將之炸了個稀巴爛,破碎的石塊到處飛濺,傳送門沒能完成紮根於位面,就這麼被毀了。

「這……這……」大統領揉揉眼睛,發現自己沒看錯。

他用力閉上眼睛,再睜開,發現還是一樣,場景沒變。

他咬牙切齒,忽然用力打自己的眼睛,打得整張臉鮮血直流,吼道:「什麼眼睛,什麼眼睛?為什麼讓我看這種幻覺,為什麼?真相呢,事實呢?傳送門沒壞,你讓我看傳送門沒壞!!」

蘇珊終於忍不住,大笑起來,直笑得前仰後合,笑得捂著肚子蹲下來。

「太好笑了,哎呦笑死我了!」她指著大統領,眼淚都下來了,「普通人類也好,戰鬥法師也好,都太有趣了,真的太有趣了,為了所謂夢想可以不要命,也可以陷入瘋狂!」

大統領死死盯著她,低吼:「你……你打從一開始就沒想要傳送門?」

蘇珊抹掉眼角笑出來的眼淚,「是啊,我只想要那一縷森德洛的本源氣息。」

大統領尖叫:「那你從來就沒想要幫我回森德洛?!」

「你……這不是廢話嗎?」蘇珊又忍不住笑起來,「你這個卑賤的人類,把我當工具,我堂堂超級生命巨龍領主,你居然管我叫『歸途』?我真是去/你/媽的!」

大統領的臉色一片灰敗,好像一瞬間老了幾十歲,獃獃地問:「你怎麼不講信用?」

蘇珊哂笑,「你跟我們超級生命講信用?我們的世界里,只有吞噬和殘殺,哪有什麼約定和信用?」

大統領臉色變幻不定,忽然一言不發地掉頭就跑,冰火之力裹著他的身體,速度快得不可思議。

蘇珊笑吟吟的,「這就打算逃跑了?所以說你是戰鬥法師一族的垃圾啊。你們位面的大能杜蘭德,當初被困異界的時候,可以從來沒放棄過,無論如何都堅定地想要回歸,你呢?瞧瞧你這狼狽逃竄的樣子,你根本不配回歸森德洛。」

她並不追趕,只是對準大統領的背影,吹了口氣。

大統領慘叫一聲,身子凌空炸開,化作漫天血霧。

至此,北國大統領與諸位門徒,塵歸塵,土歸土,盡數隕落。

蘇珊有些意猶未盡地拍拍手,回過頭,再次看向坑爹和備胎,笑道:「傳送門都沒了,你們還有什麼可以守護的?」

坑爹苦笑,不再說話。

他看出來了,蘇珊就是個瘋子,以虐殺人類為樂,以毀滅世界為榮,坑爹打不過她,但無論如何都不願意示弱。

「哎喲,不想跟我說話了嗎?」蘇珊走上前去,「我倒是很想和你們倆親近親近呢,兩個兩儀歸一秘術的修鍊者,和帝國的元帥和無一樣……」

坑爹和備胎都閉上眼睛,他們動彈不得,掙扎不能,只能等死。

但就在這時,一個身影飛快地掠過,抱起兩人,避開了蘇珊抓過來的魔爪。

這是一個身穿斗篷的男人,他把坑爹和備胎抱到伊蓮身旁放下。

伊蓮罵了一句:「終於肯回來了嗎?你這混蛋!」

男人低低一笑,說:「抱歉,真的辛苦你了。」

他拍拍坑爹和備胎的肩膀,說:「好好照顧媽媽,爸爸去打怪獸!」

起身摘下連衣的帽子,露出一張人已中年卻依舊英俊非凡的臉,男人看著蘇珊,咧嘴笑道,「地球街,徐子陵。」 「歡迎。」蘇珊笑吟吟地看著徐子陵,並不意外的樣子,「地球街的創始人,我等你很久了。」

她頓了頓,又問:「被我溜得愉快嗎?」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