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但機會不容錯過。抓住現在,先出去再說!

月千歡冷淡掃了眼曹易他們。解救出來的男男女女有十八人。此刻規矩的站在他們身後,低頭保持沉默。絲毫不敢打擾月千歡他們。

見此,月千歡是比較滿意的。

她起手掐訣,撕裂面前的裂縫。霽華和墨九卿一左一右,像是在為月千歡護法。

霽華開口警告:「我娘打開空間裂縫,誰也不許搗亂。要是被我們發現了,殺無赦!還有,出去后就會正面碰上公西妙妙,你們的死活與我們無關。不許拖我們後腿!」

「是。這個你們放心!我們絕對做不出恩將仇報的事來。」曹易再三保證。

身後的男女們也沒有意見。甚至有人偷偷的瞥了眼霽華,交頭接耳小聲說:「他可真酷。」

霽華聽見了。

嘴角微彎。收回目光,專註看著月千歡施法。

空間利刃切割四方,巨大的裂縫越拉扯越大。沿著空間裂縫,域中世界開始顫動崩塌。失去靈魂的能量修補,這個粗糙的域正在走向毀滅。 波莫山脈中。

公西妙妙正在逃亡。在她的身後是公西臣和公西陌兩人,還有幾個受傷的傀儡。

爆發的九眼神鷹太兇殘了!尤其這還是兩隻九眼神鷹。公西妙妙他們根本無法對付。什麼幻靈陣法,輕易被撕碎成渣。

公西妙妙甚至想過祭出發簪對付九眼神鷹。可剛拿出發簪,她才發現發簪的明珠表面有了裂縫。域中世界出事了!

不等公西妙妙去花時間關注發簪,九眼神鷹殺死其中兩個幻靈族,正朝他們來了。

逃!

必須逃。慢一步,死的就是她。

公西妙妙不僅逃的速度。她還不停出手偷襲後面的公西臣兩人。

砰——

險險避開公西妙妙的偷襲,眼見參天大樹斷裂幾截。公西臣大怒:「公西妙妙!」

「哼!別怪我心狠手辣。要是你們跑到前面,你們也會這麼做的!」

「公西妙妙,你以為誰都像你這麼無恥蛇蠍嗎?」公西陌瞪眼,氣的胸膛急劇起伏。他大喊:「公西妙妙等這件事結束,我跟你沒完!」

「哈哈哈,你先能活著出去再說吧。」公西妙妙並指為掌,磅礴能量匯聚成球砸向兩人。

察覺到致命危險,公西臣兩人不得不停下腳步躲閃。同此時他們也出手攻擊公西妙妙。但公西妙妙太狡猾了,他們根本碰不到公西妙妙。

反倒是被公西妙妙拉下腳步,被九眼神鷹追上來了!

聽到後面傳來九眼神鷹的厲嘯,還有公西臣他們的憤怒叫罵聲。公西妙妙咧嘴笑的毒辣陰狠。

這可怪不了她!

要怪就怪你們自己技不如人,沒有先下手為強。

扭頭,公西妙妙將速度提升到極致。路上,她還不忘用上逃命的符籙。力求將速度拉開足夠遠。

眼見她就要順利的逃出去時。砰!的一聲炸響,公西妙妙當場被炸飛出去,口鼻出血。

在她身後原地,空間撕裂開。

落在地上斷裂的發簪。在公西妙妙不可置信的視線中,被一隻腳給踩碎。「不!」

轟隆!

所有人都聽見了從空間裂縫後傳來的破碎聲。那個粗糙的域中世界,徹底毀滅了。

霽華抬了抬腳,挑眉看著腳底下明珠碎成的粉末。

「啊啊啊!你毀了我的至寶,我要殺了你!」公西妙妙瘋狂憤怒的衝殺向霽華。

墨九卿拔出斬天,迎面對上公西妙妙。

在他們身後,曹易他們出來。一見公西妙妙,分外眼紅。齊齊大吼廝殺震天,一群人沖向公西妙妙。

月千歡抬手,按住霽華的肩膀。她開口:「你就在這兒盯著,不要讓公西妙妙逃跑了。」

「可是娘親……」

「這是最重要的任務!你的弓夭能輕易追上敵人,龍骨劍也能助你殺敵。」月千歡笑看著霽華。

最終霽華只能點點頭,同意留下盯著公西妙妙。

摸摸他的頭。月千歡轉身,幽光月劍鞭出。咔咔鋒利劍刃,從四面八方鎖定公西妙妙。強人難敵四手,更何況他們都不是弱者。

公西妙妙栽了有史以來的第一個大跟頭。

栽在她的「獵物」身上! 一場混戰,一場圍殺。漸漸變成單方面的虐打。從公西妙妙的域中世界逃出來的男女,都恨不得將公西妙妙千刀萬剮。

因此他們出手,雖各種瘋狂拚命。但也都沒有要公西妙妙的命。他們要她死無葬身之地!飽受折磨,嘗嘗他們身上經歷過的折磨和苦痛。

砰!

公西妙妙倒飛出去,撞斷了十幾顆大樹才停下。

張嘴哇哇吐血,公西妙妙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眾人。她到現在都不相信,都不接受她的發簪被毀了。而這些她當做商品販賣的奴隸,居然翻身來殺她!

尤其是月千歡他們!

公西妙妙直勾勾盯著他們。她有直覺,這些人逃出來,肯定和他們脫不了干係。

「啊啊啊!」公西妙妙氣的大叫。

她五指成爪,紫瞳妖異憤怒。公西妙妙衝過來,她大喊道:「你們這些卑賤的奴隸,也敢反抗主人。我要殺了你們!把你們的靈魂拿來煉成傀儡!」

「還有你們!」公西妙妙怨毒瞪著月千歡他們。「我要把你們發賣成最下賤的奴隸,一輩子都受人折磨虐打!生不如死!」

「哼!公西妙妙你這個蛇蠍毒婦,別再說大話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你逃不了的!」曹易揮手吶喊,「所有人一起上!往日的仇,我們今天一起報仇!」

「好!」

「上啊!別放過公西妙妙!殺了她!」

「殺了她!」

月千歡和墨九卿對視一眼,他們抽身拉開距離。

不用他們出手,公西妙妙也被曹易一群人追殺的狼狽不堪。她受傷了,極重的傷。根本不可能在逃。

「夠了嗎?」墨九卿問月千歡,「她活著浪費空氣,辣眼睛。歡歡若覺得夠了,我殺了她。」

「等等,有人來了。」

月千歡回頭看向森林深處。

敏銳的聽力捕捉到破空聲。速度非常快!眨眼就到附近,而且是朝著他們來的。

神識掠過。月千歡挑眉,「是公西臣他們。」

咻!

破空聲響,公西臣和公西陌出現在了眾人視線中。他們渾身是血,狼狽虛弱。身後沒有一個傀儡護衛,他們都死了。

抬頭看到月千歡他們,還有這陣勢。公西臣兩人齊齊呆愣住。什麼情況?

公西妙妙好像忘記自己先前有多麼惡毒的偷襲毒害公西臣和公西陌。她恬不知恥的開口求救:「救我!公西陌,公西臣救我!」

兩人嘴角抽搐。

公西妙妙這個賤人,哪兒來的臉還朝他們求救?

公西陌看向公西臣。卻見公西臣身體緊繃,滿頭冷汗的看著月千歡他們。公西陌驚訝,「你這是怎麼了?」

看到公西臣突然轉身,然後猝不及防的在他脖子上來一下。公西陌震驚的瞪大眼倒下去。他怎麼也想不到,公西臣會偷襲他!

放倒公西陌,公西臣深吸口氣扭頭。「月千歡,我們做個交易!我會為你保密,也會幫你隱瞞你殺了公西妙妙這事。我可以發誓!」

「你要做個交易?那你要什麼?」月千歡有些感興趣了。

公西臣:「你和墨九卿也忘記我怎麼樣?我們這就離開,絕不回頭。以前的恩怨,也一筆勾銷。」 公西臣的話,讓月千歡頗為驚訝。她沒有想到,公西臣居然會做這樣的交易,這可一點也不像他本性。

或者也可以說,死亡的危機改變了公西臣。讓他做出了一個聰明的舉動。

但月千歡並不打算輕易答應。她和墨九卿對視一眼,勾唇戲謔開口:「可我們也能殺了你們兩個。這個交易,完全沒有必要做。」

公西臣面色一變,身體緊繃。

他感覺到墨九卿落在他身上的目光,冷戾殘暴。那是廝殺飲過無數鮮血的霸主,手掌過天下的帝王。公西臣毫不懷疑,月千歡只需要一個眼神,墨九卿就會衝上來殺了他。

掂量雙方的實力,公西臣吞了吞口水。不行,完全不敵啊!

公西臣急忙開口:「但是你們殺我,一定會在幻靈族手中落下馬腳。你們難道想被幻靈族一輩子追殺,亡命天涯嗎?」

月千歡嘴角笑意加深,並沒有回答。

公西臣好像有了點底氣,繼續道:「我可以發誓。發誓我一定會為你們保密,隱瞞公西妙妙的死因。 愛情原來那麼傷 如果消息走露,我不得好死怎麼樣?」

「那麼他呢?」

公西臣看了眼倒在地上的公西陌。他咬咬牙,「我也同樣發誓。他不會說出去,倘若說了。下場跟剛剛一樣,我們兩都不得好死。這下可以了吧?」

不等月千歡回答,驚呆了才回過神的公西妙妙憤怒尖銳的大喊大叫。「公西臣你這個叛徒!你竟然跟人類做交易,叛徒!」

「公西臣我不會放過你們的!我詛咒你們!詛咒你們不得好死!必將千刀萬剮!嗚嗚……」

曹易直接脫了襪子塞公西妙妙嘴裡。堵住她的嘴,不讓她打擾月千歡他們。

同時曹易心底無比震驚。 願深情不負歲月 這三個人到底是誰?竟然讓幻靈族都只能乖乖求饒做交易。什麼時候,聖域出了這樣的人物了?

想想他們被公西妙妙綁架也有一兩個月的樣子,曹易心底有個難以置信的猜測。

他們,該不會是外域的新人吧?

這時,月千歡終於同意了公西臣的交易。親眼看著他,親耳聽他舉手發誓。誓約的法則起效,公西臣立馬抓起公西陌匆匆而逃。

看他們的背影,生怕月千歡和墨九卿反悔追殺他們。

月千歡:「公西臣解決了,該處置這個垃圾了。」

他們轉身回頭,看向公西妙妙。公西妙妙必須死!

她正被塞在嘴裡的臭襪子熏得翻白眼。逃出去的男女正一刀刀割公西妙妙的肉。他們沒有阻止,冷漠看著公西妙妙。

有因有果,公西妙妙活該!

她落得這個下場,真該叫人鼓掌慶祝才是。

墨九卿:「歡歡該走了。九眼神鷹來了。」

「這麼快?」月千歡皺眉。

她神識看去,果然捕捉到九眼神鷹在萬里之外了。這點距離,很快就能過來!

九眼神鷹應該是追著公西臣他們的腳步過來的,月千歡暗罵一聲該死。她轉身,抬手一劍斬下。

噗呲——鮮血飛濺。

「公西妙妙,便宜你了。」 一劍斬殺公西妙妙。月千歡冷冷看向曹易等人,「不想死就趕快逃。」

「什麼?」曹易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他們正疑惑看著月千歡他們三人時,身周空間突然一陣顫動吧。所有人瞪大眼,驚駭錯愕的看著出現在眼前的龐然大物。

月千歡瞬間握住了幽光月。

這是一頭王級凶獸!一頭堪比九眼神鷹的王級凶獸。

只見它身高百米。頭像山羊,有長長尖銳的羊角。羊角是紫色的,閃爍著幽藍色美麗而神奇的紋路。

它從耳後開始,身軀卻像是狗一樣。有著三條毛茸茸的尾巴,還有兩對羽翼。此刻四翼張開,遮天蔽日。

遠處,傳來九眼神鷹威懾憤怒的咆哮聲。

巨獸平靜的看了眼九眼神鷹的方向。他們已經能聽見九眼神鷹振翅的聲音,呼嘯捲起颶風。正在迅速雷霆靠近。

巨獸低頭,看向月千歡他們。

有聲音傳入他們腦海中。身體微僵,遲疑的對視一眼。

九眼神鷹越來越近了。月千歡和墨九卿,還有霽華沒有多做遲疑。他們閃身直接沖向巨獸身下。巨獸漸漸收攏一對羽翼在身側,將月千歡他們籠罩在了其中。

這一幕看的曹易他們目瞪口呆。手指著還沒說話,一陣溫煦的微風刮來。包裹著他們,眼前景色瞬息萬變。

等腳踩實地,睜眼看去。他們已經到了另一個地方。

抬頭,遠遠的只能看到巨獸和九眼神鷹縮小的身影。他們這是被傳送出來了?

面面相覷,一時發愣。

直到有人開口:「曹易師兄,那個恩人他們?」

「他們應該是安全的吧。我們現在回去也只是添亂。走!先回聖域。至於恩人他們,我日後會去尋找他們報恩的。」

曹易說著,眼神警告的掃了眼眾人。「恩人的事,你們都閉好嘴巴。誰也不能說知道嗎?我們絕不能做忘恩負義的人!」

「是!曹易師兄你放心,我們絕對不會說出去的。」

「沒錯!我們都會保密!」

月千歡他們救了他們,他們絕不會恩將仇報!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