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但是,眼角的餘光卻看到了梅莉的竊笑。

「!!!你…你…你幹什麼呀!」

少女內心的羞恥感,推動了身軀,展現出了自身傲嬌的一面。

就像是受驚的小兔子一樣,一把推開了羅恩。

「你騙我?」

「沒有,Master,只是你太帥了,把這位小姐給帥醒了。」

「這樣啊!嗯,真是沒辦法啊!」

「喂,不要信啊喂!你到底是有多自戀啊!」奧爾加瑪麗心中吐槽著,臉蛋上依舊保持着剛剛與羅恩近距離,所導致的緋紅,美麗的眼眸眨動幅度彰顯著心中的羞澀,時不時還不自覺地瞥了一眼羅恩,暗道:「的確是很帥……等等,你在想什麼呀!瑪麗,快清醒一點,重點是那個魔法少女……」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有那把劍?」

奧爾加瑪麗記得,那是之前與那位騎士王對戰時,她手中拿着的聖劍。

雖然外表的光感不同,但是庫丘林的一句話說的好,只要是見過那把聖劍,就不會忘卻。

奧爾加瑪麗可以肯定,那就是騎士王的『誓約勝利之劍』,怎麼會在她的手裏?

「我不是說了嗎?我是魔法少女梅莉。」

「口胡,我可沒聽說過拿着最強聖劍的魔法少女。」

「嘛!我們魔法少女是要對抗各種各樣的邪惡怪物與敵人的,一不小心就會變成各種五六十頁的限制級書籍,帶上把聖劍防身,很合理吧!」

「很合理!」

羅恩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合理什麼啊?還有那什麼五六十頁的書籍又是什麼啊!」

奧爾加瑪麗一臉茫然的吐槽著,她覺得自己跟眼前的兩個傢伙,可能不是一個世界的。

「五六十頁的書籍就是那種霓虹的18x的,魔法少女被獸人,被觸手怪、惡魔之類的本……」

梅莉一本正經的開始給奧爾加瑪麗講解起了所謂的「五六十頁限制級書籍」。

而奧爾加瑪麗則是臉上緋紅一片,也不知是被氣的還是別的什麼原因,總之,有些氣急敗壞的說道:「誰讓你解釋這個了?你到底是誰?」

「其實我覺得解釋那個還是比較重要的。」

「沒錯!」

看着「一唱一和」的兩個傢伙,奧爾加瑪麗不禁升起了一種深深的疲憊與一種「我總是因為不夠變態與你們格格不入」的感覺。

「夠了,快說…你是誰?你的真名!」

奧爾加瑪麗不相信梅莉就是她的真名,因為沒聽說過,而擁有着那把聖劍的,也絕對不可能是無名之輩。

「我是魔法少女……」

「啊啊啊———」

奧爾加瑪麗出現了一種拿梅莉毫無辦法的感覺,她十分懊惱的薅了薅自己的頭髮。

「好了,好了,就讓我來說吧!」

羅恩看着奧爾加瑪麗懊惱的神情,不禁帶着些許愉悅的笑容開口了。

他的手則是趁機放在了奧爾加瑪麗的頭頂,輕輕的撫摸著奧爾加瑪麗那一雙白色柔順的貓耳朵。

「唔~」

耳朵上的觸感要比身軀強烈很多,奧爾加瑪麗不禁渾身一顫,眼神之中出現了些許迷離,一種獨特的安心感,從心中湧出。

隨後,羅恩的話語又令奧爾加瑪麗從迷離之中清醒。

「這位小姐,的確叫梅莉,這點沒有錯,不過在歷史上…人們則是稱她為『梅林』。」

「梅林!!!」

這個稱呼的確是如雷貫耳,伴隨着亞瑟王傳說流傳四海的賢者,而對於魔術師來說,更是有着比亞瑟王更勝一籌的知名度。

畢竟,梅林也可以說是魔術師的祖宗了。

「……」

奧爾加瑪麗仔細打量著梅莉,無論如何她都無法把眼前的這個傢伙當成那位賢者,女性倒是無妨,畢竟之前亞瑟王都是女孩子了,梅林女孩子完全可以接受。

但是,這樣惡劣的樣子,這隻惡劣的傢伙,真的是那位賢者?

奧爾加瑪麗是想要懷疑的,但是她也懷疑不了,畢竟那把聖劍做不了假,而擁有那把聖劍的,似乎除了亞瑟王之外,也就是梅林了。

「是不是覺得我這種惡劣的傢伙不可能是那位賢者?但是,我的確是……人們不需要,也不會去在意我真正的樣子,他們只是需要名為『賢者梅林』的符號而已,我是什麼樣的人根本無所謂,重要的是…我代表的精神或者名頭。」

梅莉臉上的笑容沒有絲毫的減少,她並不對人們的行為而產生憤怒或者說別的情緒,她只是在複述,在向奧爾加瑪麗解釋,就像是一個觀眾,一個獨立於世界之外的觀眾。

這是一個怪物,一個對於大眾來說的怪物,是一個絕對的『異類』。

奧爾加瑪麗認識到了這一點,卻並沒有發現她的異常,似乎……她就是一個正常的人類。

那一瞬間的感覺,似乎就只是一種錯覺,但是卻莫名的深刻刻印在了奧爾加瑪麗的腦海。

「Master,請容許我再一次的自我介紹吧!我是魔法少女梅莉,是背負着指引使命者使命的賢者,根據……嗯……就叫她們命運吧!根據命運的指引,我來了,我將會成為您的妻子,為您指引方向。」

求推薦票!求收藏!求月票! 6月9號,早上六點!

上官顏再次醒來,一睜開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她房間,時間個上次一樣分秒不差。

她還是不太確定這到底是做夢還是真實發生的,下意識的在床上摸了摸,那把匕首確實在她的床上。

不禁鬆了一口氣。

掀開被子,急忙下床,到浴室洗漱一番,換了一身簡便的衣服,前兩次都是穿裙子出門有些不太方便。

上官顏一臉憂愁走出房間,走一樓,跟前一次不一樣,上官絕這一次沒有在客廳,而是在廚房裡做早餐。

並不想打破接下來要發生的事,她按照之前的時間軌道,該中途離開考場就中途離開考場。

事情的發展跟被殺之前一樣,她成功的被綁架了,不過這次不一樣的是,她提前吃了抵抗迷藥的葯。

所以並沒有真的被沒藥迷暈。

在綁匪綁架她離開后,來到季雲山,上官顏從腰身拿出匕首割斷繩子。

按照前兩次的時間線,現在應該已經是十號,一路上上官顏強忍著困意,最終還是睡著。

割斷繩子后,上官顏靠近後備車廂一打算林大小蝦一開後背車廂直接把他們兩打暈。

車子緩緩的停下來后,兩個綁匪下車,在後備箱里上官顏隱約聽到一名綁匪打哈欠的聲音。

這時,咔噠後背車廂被打開的聲音,一抹亮光照射進來。

上官顏沒有給開門人反應的機會,直接一伸腳把人給踢飛。

直接跳下後背車廂,一看地上躺著的人不是林小蝦也不是林大蝦。

而是一副生面孔,「你什麼時候醒的。」另一個綁匪突然開口,上官顏直接出擊,直接把人給打暈。

這幾天她戰鬥力夠猛的。

解決完綁匪后,上官顏回想起這兩天發生的事。

前兩次綁架她的人都是林大小蝦,而這次卻不是,難道是第二次的時候林大小蝦沒死,被她改變了命格?

除了這個,上官顏想不出其他更有符合性的說法。

這一次上官顏打算直接在山腳下攔殺席呈璃,不給他上山的機會,說不定這樣還可以把莫小西給救下來。

半個小時后,席呈璃跟莫小西的車子停在了山腳下,上官顏從地上起來,舒展開了脛骨。

往下走,在席呈璃跟莫小西同時看向她時,上官顏冷冷一笑,「喂,小子,上面沒有你們要找的人」

此時上官顏戴著口罩,只漏出一雙眼睛,她眸子陰冷的看著席呈離。

那種眼神席呈離太過於熟悉了,是一個想要把你當成獵物的眼神。

席呈離上下打量著上官顏,看身形,應該沒成年,勾唇冷笑,「你一個未成年叫小子,會不會太沒有禮貌了點。」

上官顏不以為然的說,「我想怎麼叫就怎麼叫,你一個將死之人說那麼廢話幹嘛?「上官顏冷冷的看著席呈離。

你可能想像不出一個年紀不大,卻跑來告訴你,你是將死之人的那種感覺。

席呈離只是淡淡的笑了,「這麼說你是來殺我的?」他語氣極其冰冷,仿若臘月寒冬。

上官顏點頭,反正她也是死過二次的人了,還不如來殺席呈離。

這一次,上官顏打算把席呈離的臉給畫花了再殺,真是白搭了那張臉。

上官顏覺得她也活不過明天,索性,「對,反正你和我都活不過今天,不如來一決勝負吧?」

席呈離面上不動聲色,實際上已經把上官顏歸列為:深井冰!

莫小西;「噗—–」很不給面子的直接笑了出來,「不好意思,少爺,我是笑她。」莫小西急忙抬手指上官顏。

上官顏撇著嘴,「莫小西,你還是站到一旁去吧,省得下一個死的就是你。」上官顏說的話神乎乎的,但是莫小西還是下意識的挪動腳步。

上官顏叫他名字的時候他完全沒想過,為什麼一個第一次見面的人會知道他的名字。

也不是因為上官顏的話,因為席呈離已經給他使了一個眼色,莫小西才敢退到一旁。

「怎麼樣?近身搏鬥還是一槍斃命?」上官顏又說,她的聲音很平淡。

但是這些停在席呈離耳里,席呈離只當上官顏在挑釁他。

席呈璃面容冷然,冷聲道,「你選!」

上官顏勾唇一笑,那副陰狠的樣子,哪裡是一個十五歲的女孩會出現的表情。

槍,上官顏肯定不會選,還沒死之前她就已經見識過席呈離的槍法,那是打一個死一個,一打一個準。

上官顏肯定不會自找死路。

「搏鬥吧?」上官顏從小就跟她小叔在軍營里長大,她在打架這一方面,還沒有幾個人可以當她的對手。

只是她體質差了點……!

聽到上官顏的話,他沖著上官顏勾了勾手指,示意上官顏放馬過來。

上官顏二話不說上前出擊,過幾招之後。

席呈離擰著眉,這女孩的拳頭可不是繡花枕頭。

在他是真間,上官顏一拳打在席呈離精緻的臉上。

席呈離滾動著舌頭舔了下被上官顏打的地方,吐出塗抹。

看著就上官顏面上的口罩越發礙眼,恨不得把口罩給撕了。

這個想法一旦誕生,席呈璃瞄準上官顏的口罩,身手一抓,直接扯掉她身上口罩。

一張精緻的小臉顯露出來,席呈璃冷笑,「真丑」直接吐槽了句。

哪有人會喜歡被人說丑的。

上官顏怒氣上升,以她現在的功夫斷然不是席呈璃的對手,她只能智取。

話落,她剛想要出擊,身後,「想不到席爺這麼看重這女的,真是分秒不差就到了季雲山上。」郭緋的聲音響起!

上官顏看了去,「閉嘴。」兩個脫口而出。

郭緋微微一愣,目光打量著上官顏,眯起眼睛,「席爺,口味真重,這女孩還是個學生吧?怎麼就被你給拐上上了。」

席呈璃面無表情,上官顏一聽,有些不爽,「我跟他又不認識,你們要殺要打趕緊的,我一會還有話跟席爺說。」

她覺得省不了這個環節,還如先退到一旁,等著郭緋跟席呈璃打完了,她在上場!

這一樣想,上官顏幾步走到大樹旁邊,坐了下來,一副觀戲的表情,就差當場嗑瓜子。

郭緋見狀,嘴角抽了抽,「你當我是白痴的嗎?你們兩是一夥的!」

上官顏靈光一閃,站了起來,雙手抱胸,「我懂你的意思,你是要我跟冷麵男連手唄。」

「······」

這腦迴路,也是沒誰了!

上官顏走到席呈璃身旁,「我跟你說,這一次我跟你一起對付郭緋,但是事後,我們的賬還是要好好算算的。」

席呈璃看都沒有看她一眼,只聽見他輕微的喘氣聲。

還有旁邊莫小西的憋笑聲,上官顏有種自己是小丑的感覺。

「笑什麼笑,一會有得你哭的。」咕噥了句。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