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但是即使清醒了過來響尾蛇依舊一動不動,眼睛半眯著,身體微微的顫抖,就像是沒有清醒過來一樣……響尾蛇不知道能不能騙過那個修鍊者,也不知道後面的隊伍能不能從這個幻境中脫離出來開出一槍,但是現在一切都是在賭博。

弒流拎著自己的小長劍藉助旁邊樹木在半空中不斷的飛奔……弒流距離騰空還是有不少距離的,他現在還沒辦法直接施展騰空,所以只能以自己的速度藉助樹木短暫的騰空……

「那個新來的手裡有林軒的金劍,應該很快就能從幻境中脫離出來,不過這個雇傭兵距離他們太遠了,這種距離他們根本沒可能能夠有機會在我出手之前干擾到我。」弒流現在看到所有的雇傭兵都被自己的幻境困住才露出了身形,得意的奔向了響尾蛇。

對於自己的幻境弒流還是十分自信的,即使是普通的修鍊者都很難掙脫,要不是之前有林軒的金劍在那裡,之前的那一撥襲殺就可以把這群人殺乾淨了,說到底自己第一輪的刺殺只是輸給了林軒那種級別的頂尖物境修鍊者,而不是輸給那幾個普通人。

弒流飛速的降臨到了響尾蛇的身邊,還抽空瞅了一眼身後的五個人,畢竟金劍在弒流的心裡還是在雷運手裡,所以弒流下意識的還是看向了金劍,就算是金劍能夠把那個雷運拉回來,那麼也肯定來不及了吧……

「嗯?」弒流注意到雷運的手動了動……

「果然林軒的金劍還真是強大,這麼快就能幫助那個新來的小子清醒過來,果然等級的差距還是太大了……」弒流回想了一下,就伸出了自己的那柄劍,目標自然就是響尾蛇的喉嚨……

「叮!」

弒流的瞳孔猛地一縮,預想中撕裂皮膚和組織的聲音並沒有出現,出現的竟然是那種金鐵相交的聲音?這是什麼情況?

這一瞬間響尾蛇犀利而冷漠的眼神映入了弒流的眼中,那柄原本應本應在在雷運手中的金劍此刻橫在了自己的獵物的脖子前面……

「上當了!」弒流一瞬間就反應了過來,弒流的力量並不大,而且原本弒流以為響尾蛇不會再動手了,所以只是隨手一殺,竟然真的被擋住了!

「砰!」弒流渾身一震,一股強烈的撕裂感從弒流的後背中突破了出來,正中弒流的心臟,而且這股撕裂感中竟然還存留著強烈的麻痹與刺痛的感覺,就好像是被雷電擊中了一般。

「砰!」就在這槍擊中緊隨其後,另外一槍也響了起來,這一槍擊中同樣擊中了弒流的心臟,但是僅僅是破皮而已,就被弒流的肌肉給夾住了。

響尾蛇在聽到響聲之後便一下子超相反的方向跳開,手中的金劍同時狠狠的甩向了弒流的頭顱,如今是已經是最關鍵的時刻了,如果不能殺掉這個修鍊者,那麼很可能死的就是自己!

「噗嗤!」金劍刺到了弒流的大腦中間,弒流彷彿失去行動能力了一般,竟然連這一擊都擋不下,弒流緩緩的回過頭去,顫抖著看向了自己的身後……

在那六個人中,有兩個人端著狙擊槍,但是弒流沒有去看沙蠍,而是看向了雷運,在雷運的額頭上弒流看到了一枚豎眼,而在這個豎眼中弒流看到了彷彿無盡的雷暴……

「覺……醒?」弒流張了張嘴,看著渾身開始爆發雷弧的雷運只覺得心中一片苦澀,竟然在這種時刻聚到了覺醒,自己的運氣真的是差到了一定程度。

「砰砰砰砰砰……」一連串的槍擊聲響起,此時響尾蛇已經離開弒流一段距離,舉起了手中的槍,而其他人也同時舉槍,無數發子彈擊中了弒流的身體,弒流依舊巋然不動,弒流依舊死死的盯著雷運額頭上的眼睛,嘴裡已經止不住的湧出了鮮血。

「砰!」雷運再次開出一槍,一道銀色的閃電轉瞬擊中了弒流的頭顱,銀色的電流剎那間貫穿了弒流全身。

「轟……」弒流的肉身一下子爆開,鮮血一下子噴洒了出來,肉身彷彿被切割了一般四散開來,有的竟然還帶著一絲焦糊……而弒流的精神力之前也被金劍鎖死在了肉神裡面,在此刻弒流的精神力也隨著這股電流一樣子化為了烏有。

「噹啷!」金劍失去了身體的承載掉落在了地面上,而響尾蛇也癱坐在地面上不斷的喘息著,之前響尾蛇可是真的在生死之間走了一遭,如果之前響尾蛇沒有反應過來,沒有擋住弒流的那一刀,就算雷運最後還是打中的弒流,那麼響尾蛇依舊會死!

劫後餘生的感覺總是美妙的,所以此刻響尾蛇真的是癱在地上有些脫力了,就這一擊,即使弒流沒有太用力,響尾蛇依舊用盡了全力才勉強擋住而沒有因為人家的力氣大而被自己的劍摸了脖子……

弒流死掉了讓大家都鬆了一口氣,雖然對於修鍊者的能力不太了解,但是都已經死成這樣了,應該誰都活不了了吧……關注完弒流之後大家都轉頭看向了雷運……原本他們的目標是傷到弒流,能殺掉最好,殺不掉也要擊退,但是沒想到雷運竟然……

「這……」砂蜥看著雷運額頭上的第三隻眼頓時目瞪口呆,如果不是多年以來培養的超高的心理素質砂蜥都想要開槍了,忽然自己身邊的人額頭上睜開了一隻眼睛其實是很恐怖的。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應該是成為修鍊者了……就像那些被稱為異能者的人一樣,覺醒了……」沙蠍有些羨慕的看著現在閉著兩隻眼睛只睜著額頭上那隻眼睛的雷運,他聽說過一些自己覺醒的異能者,只是沒想到竟然會有人在自己的身邊覺醒。

雷運額頭上的那隻眼睛如果不仔細看的話就像是一隻純白色的,但是如果仔細看上去的話,除了中間有一圈白色的瞳孔以外,在原本應該是眼白的部分此刻卻是銀白色的!與此同時雷運的頭髮已經從全黑色變成了全銀色,端的是威武帥氣!

「呼……」雷運輕輕的皺了一下眉頭,似乎在控制什麼,過了一會雷運額頭上的那隻眼睛緩緩的閉合,只留下一條彎曲的銀色細線,與此同時,雷運緩緩睜開了眼睛,眼神之中閃過一絲醒悟,一絲悵然…… ?一秒記住【風♂雨÷小☆說※網.】,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巨星從氪金開始 嚴格來說,最早的修鍊者應該都是自主覺醒的能力,或者換一種說法,最早的修鍊者都是天選之人,都是上天賦予的超級能力……其中一部分人將他們的能力化作各種各樣的功法以及術法穿給了後世,後世人學習了之後進行不斷的改進以及發展,逐漸形成了各種各樣的修鍊者流派。

而還有一部分人並沒有將自己的能力化作系統的知識流傳下來,而是通過血脈流傳了下來,這一部分人的能力只能通過他們的後代來繼承,一旦血脈斷絕很有可能傳承就會斷絕,或許他的能力會在某個情況下被再現,但是那種可能性不高。

這樣一來就誕生了很多修鍊者家族,他們的家族會繼承祖先的能力,很多能夠流傳下來經久不衰的家族都有其強大或者詭異的能力,而且他們的能力大多只能由自己家族的人學習,在這樣家族中的人如果無法覺醒先祖的能力,那麼其地位就會非常的低,在修鍊者以實力說話的世界就是這樣。

雷運也是一樣,雷運的祖先以自己的能力為姓,已經傳承了數千年,不過雷運的家族其實已經算是沒落了,連續幾代沒有人覺醒天賦,已經漸漸的淪為普通人,只是在力量和反應上比普通人稍微強上一些……

雷運憑著自己的努力走上了普通人的巔峰,也是有機會進入龍組的預備隊接觸到修鍊者的世界的,只是後來他放棄了,選擇為自己的戰友報仇……

在一次又一次的生死間的磨礪,雷運血脈中沉睡能力被不斷的激發,再加上之前被林軒的氣息所引誘,以及眼前對修鍊者的渴望,雷運終於在這個關鍵時刻覺醒了一直以來沉睡在自己血脈中的能力!

雷目一族以雷為姓,在覺醒能力的時候會在額頭上誕生一隻雷目,通過這隻雷目可以掌控天地間最為狂暴的力量——雷電!據說雷目一族的潛力根據其雷目的眼白的顏色來辨別,分為三個等級,金、銀、銅。

大多數人覺醒的都是銅色的雷目,銀色已經算是精英了,能夠覺醒金色的很少很少……當然了傳說中始祖的雷目是紫金色的,除了始祖以外也就沒有了。雷運此次能夠覺醒銀色的雷目是非常難得的,這也是為什麼他能夠初始一覺醒便有這麼強大的力量的原因。

雷運之前的感覺十分的玄妙,一股強大的力量湧向了自己的大腦,緊接著額頭就彷彿裂開了一般,雷運下意識閉上了眼睛卻更加清晰的看到了世界……原本雷運根本看都看不到的弒流那一刻竟然在雷運的眼中出現了,而且弒流的行動速度並不快,至少雷運可以很清晰的捕捉到……

這也是為什麼雷運能夠在弒流停下的那一刻一槍擊中弒流的心臟,將雷電附著在了子彈的上面,灌入了弒流的心臟,讓弒流陷入了短暫的麻痹!要不是響尾蛇擋住了弒流的腦袋,雷運第一槍就能夠擊中弒流的頭顱!

之後響尾蛇靈性的一擊直接將林軒的金劍刺入了弒流的大腦……這也是弒流死亡的原因之一,除了雷運覺醒的強大力量,還有林軒的劍氣破壞了弒流的大腦……之後雷運的第二槍更是將自己體內的雷暴幾乎全部激發出來,這一槍也將林軒的劍氣完全爆發開來,以致於弒流最後的死亡!

「雷,恭喜你!」沙蠍羨慕的望著雷運,原本還沒有什麼,但是在了解了修鍊者的強大之後,他們也都燃氣了對修鍊者的渴望!畢竟對於他們來說,力量往往會代表著很重要的一部分……

雷運輕輕的搖了搖頭,倒是有些感嘆……自己曾經與修鍊者擦肩而過,甚至對修鍊者不屑,對於自己的力量萬分的自信,但是如今卻自行覺醒了天賦……也不知道是福是禍。

雷運關閉了雷目之後,頭頂的銀髮也逐漸的恢復了正常,整個人除了額頭上的一條彎曲的銀色線條之外沒有什麼其他的不同之處,不過整個人的氣質彷彿更加凌厲了一些。

——

「竟然真的覺醒了……」林軒撓了撓頭笑道:「這雷系的覺醒者攻擊力還真的是強悍呀。恐怕比火系的還要強悍幾分,竟然直接接近了物境十品的層次……我可是二十多年才達到物境十品……」

「扯淡,這個雷運快三十了才物境十品,你在這酸什麼……他是覺醒了血脈能力才這樣的,而且這個雷目的等級很高,可以說是天賦!雖然比起你這個道聖者來說差遠了,但是就普通修鍊者來說可是令人羨慕的天賦……要是在道域可是要被那些修鍊門派或者是修鍊者家族招攬的,特別是那些修鍊者門派,很有可能會被選入內門弟子,要是小一點的門派估計直接選成核心弟子了……」道元搖頭晃腦的說道。

「道域不是分城么,怎麼又分門派和家族了?」林軒撓了撓頭,有點摸不著頭腦。

「道域是分城不錯,但是城是最小的組織了,一些大的家族或者門派會控制很多城池,比普通的城高一級的是主城,很多個普通的城會拱衛一個主城,比主城再高一級的就是界域了,很多個主城會組成一個界域,之前個方天祤所說的冰皇界域就是這樣,看樣子應該是個家族式的,具體的情況等你到了道域自然就明白了。」

林軒輕輕地點了點頭,道元說的應該是很簡單的,並不全面,但是給林軒已經打開了一個局面……只是現在林軒有些頭疼了,他之前選擇雷運和沙蠍小隊去執行任務的原因是看上了他們都是普通人,而且又很強大,可以迷惑敵人,又有可能帶回什麼情報……

但是現在雷運成為了修鍊者,自然就逃不過人家的探查了,雷運剛剛覺醒,修鍊者等級還不高,去了就是等於找死,還不如自己現在把他帶回國,介紹進入龍組……

不過沙蠍小隊剛剛死了一個人,而且塔拉勒已經對雷運熟悉了,要是一下子少了兩個人,會不會引起塔拉勒的懷疑?這倒是讓林軒有些苦惱……難道就放棄了這一條路線?林軒總感覺這條路線很不錯,而且很容易查出來問題,要是這麼放棄林軒還是有些不甘心的。

「下去看看吧,說不定這個雷目並沒有我們想象中那麼簡單……」道元忽然說道:「我記得我前兩天查看的軒轅部落的典籍裡面我好像記得,你們最早的雷神就是三目!說不定會跟這個雷運的眼睛有些關係……」 ?人人歡迎您的光臨,請記住本站地址:,,以便隨時閱讀《界心之劍掌天下》最新章節…

林軒聞言微微愣了一下……雷神?林軒腦海中第一個浮現的就是那個背後長著翅膀,長著尖嘴頭上似乎還有鼓包,然後手裡拿著鎚子和釘子的形象……雷公?電母?緊接著林軒再次浮現了雷運後背長出翅膀,然後一副雷公嘴的模樣……

噫……林軒頓時感覺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本來人家雷運一個挺帥的小夥子,結果覺醒了之後變成那個模樣?這也太衰了吧……

「不對啊,我記得之前雷運覺醒的時候是銀色的頭髮,銀色的雷目,沒有長翅膀,也沒有變鳥嘴啊……」林軒撓了撓頭自語道,難道是他現在級別還比較低,等修鍊了高深之後會出現?

「喂喂喂,你在想些什麼東西……」道元無語的說道:「我說的雷神不是雷震子,他算什麼雷神……我說的是九天應元雷聲普化天尊,你們的傳說是南極長生大帝的化身,或者說的更清楚一些是玉清的化身……這個雷神的額頭上就有一條線……」

「啊……」林軒拍了拍腦袋,對於這個道家的雷神倒是有些印象,只是不太常用一時間沒有想到,對於這個什麼什麼天尊林軒也看到過,不過只是一帶而過,畢竟林軒對於道家的東西並沒有那麼感興趣,只是稍微了解就過去了。

「很有可能,說不定雷運就是那一族,或者是那一族的分支,要不然的話,這剛剛覺醒也不會有這麼大的威力吧?」林軒緩緩的從雲層中降落下來,這戲也看完了,也該自己出來看看到底需不需要雷運再繼續執行任務了。

下面雷運等人帶著林軒的金劍已經開始往回飛奔了,他們雖然解決了這個修鍊者,但是還有奧地利的特種部隊在追趕他們,雖然現在雙方已經達成一種默契,但是誰能肯定人家看自己這邊死了人不會改變主意?要知道對於他們來說,如果能夠漂漂亮亮的消滅沙蠍小隊可是軍功啊,特別是他們幾個人還參與了之前珠寶展事件。

所以他們現在是能趕緊跑就趕緊跑,那些人可是就跟在沙蠍小隊後面,大約半天的距離吧,現在已經消耗了幾個小時的時間了,要是再不走的話,人家追上來就不妙了……

不過在跑的時候其他幾個人還是不時的會看向雷運,畢竟他們現在已經有一名修鍊者了,要是對方真的追上來的話,似乎也不是那麼可怕……

「別想太多……」雷運淡聲說道:「如果我展露了修鍊者的實力,說不定他們對我們的危險評級就會上升,他們不會相信我是剛剛覺醒的,只會覺得我們一直在藏著,如果再引出了奧地利的修鍊者,我們就真的跑不掉了。」

其他人心中一凜,之前被雷運成為修鍊者所造成的衝擊消退了不少,沙蠍輕輕的點了點頭說道:「還是按照原計劃進行,找個地方把禿鷹火化了,不然帶著屍體走不了。」

其他的人的奔跑的動作微微一滯,緊接著恢復了正常……對於他們這樣的人來說,死的時候能得個全屍就已經是幸運了……

林軒緩緩的降落在弒流死掉的地方,望著雇傭兵們逃跑的方向失笑的搖了搖頭自語道:「連戰利品都不收,還真是謹慎……」說著林軒在地面上撿起了一個黑漆漆的戒指,用源氣抹去戒指上面的血污,正反面打量了起來。

「這應該是那個修鍊者留下的空間裝備了,不是說道域的空間很穩定,空間裝備不會很多麼,這麼一個小小的修鍊者都有空間裝備?」林軒笑著說道。

「有可能是殺了什麼人得到了,有可能是背景深厚的家族或者是門派賜予的,這個修鍊者年紀不大,但是修為還不錯,倒是有這些可能。」道元說道。

「來,我們看看這東西裡面到底有什麼……」林軒笑著將精神力侵入這個空間戒指裡面。

「咦?為什麼進不去?」林軒在這個戒指上面感受到了一股阻力,按理說如果這個人真的死掉了戒指就變成無主之物了呀!

「難道那個小孩還沒死?」林軒用精神力在四周來回掃過,緊接著皺了皺眉說道:「不會吧,我沒感覺到這周圍還有什麼修鍊者的氣息,除了我就是雷運了……而且明明之前他都已經死了,這是怎麼回事?」

——

道域,混亂界域,連雲山脈。

在道域中很多制度缺失的界域,那裡被稱為犯罪者的天堂,充斥著各種各樣的負面,而其中最有名的就是這個混亂界域了,由於混亂界域中山脈縱橫,平原很少,導致在每個山脈中都會隱藏著各種各樣的組織……

或許很少人知道,在整個道域都很有名氣的殺手家族「弒」的老巢就在這連雲山脈的深處,連雲山脈覆蓋的面積極為廣闊,其深處更是充斥著各種各樣的高等級妖獸,極少有人會來到這裡。

平時弒家的殺手也會在道域各處遊歷或者執行刺殺任務!弒家接殺手任務的堂口在整個南州都有,倒是在自己的老巢只有一些家族的老人存在……要知道像他們這樣的家族,能夠成為老人倒是不多的。

不過弒家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地方留在連雲山脈,那就是弒家祭壇!每個弒家的孩童不論在什麼地方出生都會回到連雲山脈,在家族的古老祭壇中留下火種!

一旦族人在外面死亡,祭壇就會自動開啟,有一定的繼續會使死亡者直接復活!第一次的幾率最大,之後依次遞減!理論上有無限復活的可能,但是自從弒家誕生到現在似乎還沒有人能夠實現!

弒家的祭壇倒是偶爾就會開啟一次,畢竟雖然他們的刺殺技巧非常的成熟,但是刺殺並不僅僅是技巧而已,也會有傷亡,而這個就會讓他們弒家保存強大的活力!畢竟死亡的經歷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再來一次的。

連雲山脈的深處有一個山谷,在這個山谷中有一個家族,便是弒家了,這個山谷十分的隱蔽,除了弒家人,還沒有人能夠進入。

在這片山谷的地下,有一片黑色的潭水,在潭水的上方有兩個手執長劍,身著夜行衣的雕像,相傳便是弒家的第一代和第二代家主,在這兩個雕像的身前放置著數不清的黑色石盒。

忽然,放置在最前方的一個石盒上燃燒起了黑色的火焰,在火焰燃燒的瞬間兩個雕像收齊了手中的長劍,轉過身來,相對而立,緊接著兩個雕像單膝跪地,抬頭向上望去,彷彿在迎接著什麼…… ?人人歡迎您的光臨,請記住本站地址:,,以便隨時閱讀《界心之劍掌天下》最新章節…

古老而又簡單的儀式就這樣一點一點的開始了,一點點白色的亮光從兩個雕像中間的虛空中誕生,彷彿憑空出現,又彷彿在兩個雕像的目光中產生,就這樣這顆白色的亮點掉入了漆黑的潭水中……

彷彿烈火遇到了乾柴,漆黑的潭水逐漸的沸騰了起來,逸散出龐大的能量波動……四周的山壁上閃亮起一條條符文,彷彿一條條鎖鏈一般將這些能量波動全部的攔截了下來。

不過在這個儀式進行到這一步,已經有弒家的人感應到,並且趕了過來,對於這個儀式他們並不陌生,他們有的人也從這裡走出來過,他們過來只是想看看這次被殺掉而復活的人是誰?又能不能真正復活成功!

「嘩嘩嘩嘩嘩……」黑色的潭水不斷的翻滾著,漸漸的整個潭水開始緩緩的旋轉,在潭水的中央形成了一個漩渦中心,前面那個猛烈燃燒的方盒子忽然投射出一股流光,注入到了漩渦的中心……

「到了關鍵時刻了,能不能成就看這小子的求生慾望了……」一位半倚在牆壁上,渾身籠罩在黑色薄紗中的女人說道。

「哦?僅僅是意志?雖然他的盒子放在比較靠前的地方,年齡應該不大,但是就算是第一次激活儀式復活也有幾率失敗的。」旁邊一個身著雪白長衫,面帶白色絲巾的男子說道。

「第一次儀式就死掉的要不是資質愚鈍的蠢貨,要不然是真的想死。」女子的聲音中彷彿沒有任何的感情,冷淡的說道。

「也是……」白衣男子聳了聳肩說道:「你還記得那個位置是誰家的小子么?」

「應該是鬼法域弒波家的孩子,我記得叫弒流。」黑衣女子輕輕的蹙了蹙眉說道。

「弒流?什麼實力?竟然能讓你記住他的名字?」白衣男子驚訝道。

「物境吧,具體實力記不住了。」黑衣女子隨意道。

白衣男子挑了挑眉,疑惑道:「天才物境巔峰?還是創造了什麼厲害的融合天道?」

「天才?算是吧,聽說對於情緒一道有點研究,其他的就不知道,好像他還沒接觸到天道吧。」黑衣女子說道。

「咦,那我就奇怪了,那小子有什麼資格被你記住?」白衣男子彷彿發現了新大陸一般:「難道他長得比較帥?嘖嘖,你不會想老牛吃嫩草吧……」

「砰……」白衣男子剛說完就被一股風直接擊飛到了棚頂……然後緩緩的落了下來……

「喂喂喂,至於么,你也老大不小了,就不能讓我這個當哥哥的關注一下你的私生活?你侄子都老大了知不知道!」白衣男子落下來喊道。

「砰……」白衣男子再次飛了起來……

「得了得了,我不說了行吧……快說說,你是怎麼認識那小子的?」白衣男子再次跑回來說道。

「還記得道尊的秘密招募任務么。」黑衣女子說道。

「記得啊,不過不是說只要物境的……」白衣男子忽然愣了一下說道:「你是說那小子是接了道尊的任務去了廢棄之地?」

「嗯。」黑衣女子點了點頭。

「去了廢棄之地還死回來了?」白衣男子張了張嘴:「那邊還有什麼東西會威脅到我們弒家人?打不過不會跑么?」

「不知道……」黑衣女子緩緩的搖了搖頭:「不過我們很快就知道了。另外,我猜弒流的思想跟你一樣……」

跟我一樣?什麼跟我一樣?白衣男子一臉的莫名其妙本來廢棄之地就是廢棄之地,總不可能還有能傷到自己的地方吧……

「你的意思是因為他輕視了敵人?」白衣男子恍然道。

黑衣女子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潭水,復活儀式在弒家是很正常的,所以來的並不多,除了黑白兩兄妹以外,又過來一位慈祥的老爺爺了,那位老爺子只是看了看兩人的對話便看向了潭水。

兩兄妹看到這位老爺子過來恭敬的向他躬了躬身子,老爺子轉過頭來朝兩兄妹笑了笑,然後再次看向了潭水……老爺子的身上沒有絲毫修鍊者的氣息,就彷彿一個普通老人一般,但是就是這樣一個普通老人,不但進了弒家最機密的祭壇,還令這兩個人如此尊敬……

「嘩!」黑的潭水忽然朝兩邊翻湧了一下,四周源氣瘋狂的朝潭水中涌去,在原本潭水四周的白色水晶球體也散發出彩色的光芒,釋放出強烈的能量波動,融入到潭水當中。

「呼……」潭水再次開始旋轉起來,漩渦中心的潭水開始逐漸減少……

「砰……」一個人影忽然破水而出,在空中劃過一道完美的拋物線,落在了水潭旁的地面上……

弒流翻過身來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他的思維還停留在死前的那一刻,那種窒息的感覺讓弒流刻骨銘心……

漸漸的,黑色的潭水開始恢復平靜,跪在潭水前的兩個石雕也緩緩的戰力了起來,再次恢復了之前的動作與狀態,四周石壁上的封印條紋也漸漸的隱藏了下去,在燃燒的盒子也漸漸的恢復了正常,彷彿這裡的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弒流漸漸的平復了劇烈的喘息,但是眼睛還是沒有睜開,彷彿在回味之前死前的狀態,那銀色的雷目讓弒流十分的震撼,弒流記得,似乎在中州有一個強大的家族也是相同的能力,難道真的是一樣的?難道是那個家族在地球的後人。

正在弒流想著的時候,忽然感覺眼前的光線一暗,然後身上彷彿被扔了什麼衣服……衣服?這時候弒流才想到原來自己的身上沒有穿衣服……想想也是,自己是從祭壇裡面復活起來的,怎麼可能連衣服也會有。

弒流趕忙睜開眼睛,第一個如眼的是一個老爺爺……嗯,表情非常的慈祥,還有點面熟,似乎曾經在哪見過,越過老爺爺是一男一女……呃……一女……竟然還有女人!弒流臉上一紅,趕緊爬了起來,把之前不知道是誰扔到自己身上的衣服穿了起來……

「咦,竟然還臉紅了……」弒流聽到那個男人在小聲的嘀咕,頓時大囧……七手八腳的套上了衣服,然後小心的抬起頭看向眼前三人……

這三個人的氣息弒流都看不出來,面對這三人弒流又不敢直接使用弒家的觀氣之法,只是知道這三個人都很強大……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來來來,孩子,還記得我么,你小的時候你父親帶你來過。」老爺爺笑呵呵的說道。

「啊,家主爺爺……」弒流驚訝道。

「嗯,好孩子,來,跟爺爺過來,跟爺爺講講這次都經歷了什麼……」老爺子拉過弒流的小手,彷彿慢吞吞又彷彿一瞬間的離開了地下祭壇……

白衣男子看了一眼黑衣女子,嘿嘿的笑了一聲然後通過那條通道麻溜的跑了出去……對於那小子經歷了什麼他也是非常的好奇呀……對於他們弒家來說,情報可是非常重要的,這小子能被家主看中親自跑過來,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吧…… ?人人歡迎您的光臨,請記住本站地址:,,以便隨時閱讀《界心之劍掌天下》最新章節…

林軒對於弒家並不了解,也不知道弒家竟然還會死而復生,道元對於弒家倒是有所耳聞,不過一來道元並不知道弒流是弒家的人,二來道元的那個年代弒家並不是什麼有名的家族,還是比較弱小的,弒家崛起是在道元走後的一兩千年以後。

雖然弒家現在在道域已經有了八九千年的歷史,但是道元離開道域已經萬年了,經過萬年的發展,有太多的家族崛起,也有太多的家族毀滅……就算修鍊者的普遍年齡偏大,萬年的時間也足夠久了,久到當初追隨道元的那批人死的死,歸隱的歸隱,能剩下的,還在活躍的也都成為界域之主,就算現在道元回到道域也得適應個一段時間。

所以林軒和道元並沒有想到弒流在道域滿血復活,林軒是想不到,道元是沒有往那邊想,對於空間裝備為什麼還有人家的精神力其實有很多種解釋,比如這有可能是一個分身什麼的,或者擁有精神力儲備什麼的……所以林軒先把那個空間裝備扔到自己的空間裡面,然後等過一陣再說,自己現在先跟雷運溝通一下,畢竟如果他再繼續執行自己的任務的話還是有很大的危險性的。

在這個時候,沙蠍以及雷運幾人還在飛快的朝車子的方面飛奔過去,他們還需要車子來離開維也納,而且車上還有塔拉勒和禿鷹呢,不論是公是私也都需要回到車子那邊……而剛剛他們奔跑的距離是很遠的,所以一時半會還跑不回車子那邊。

雷運此時感覺就很奇妙了,雖然是剛剛覺醒成為修鍊者,但是雷運還是感覺到彷彿有無限的體力一般,而且如果不是為了等其他人,雷運感覺自己現在差不多已經到達目的地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