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但是他的一番忍讓的好心,卻是白費了。

寒園可以說自己在魔獸之城的一個家,所以蕭寒動起手來的時候有些縮手縮腳,毀了一個書房也就罷了,可不能把後園那口溫泉給毀了,那可是重建不了的。

「豈有此理,給我縛」蕭寒決定先把鸞環生擒下來再說。

風縛術一旦施展看來,一絲絲青色的風系能量就將鸞環的手和腳捆綁起來了,然後青色的能量迅速的向上擴散

鸞環沒有想到蕭寒居然還是一位風系的魔法師,而且魔法釋放的時候,一點徵兆都沒有,就好像平地生出來似地,完全跟他本人沒有任何關係似地。

「你是風系魔法師」

「只可惜你知道的太晚了」蕭寒冷冷的一笑。

「你,你放看我,你知道我是青鸞一族的……」鸞環掙扎的說道。

「鸞環,你們青鸞一族喜歡無理的跑到別人家裡毆打主人,拆人家房子嗎?」蕭寒問道。

「蕭寒,你快放開我,不然等我族內知道了,一定會要你好看的」鸞環嘴硬道。

「好呀,不過現在看起來,是我要你好看」蕭寒陰測測的一笑,「我這個人平生有一大喜好,就是喜歡用醬油烤雞翅膀,雞翅膀被烤的金黃金黃,咬上一口,舌頭都能融化了」

「你,你要吃了我?」鸞環這個時候才知道害怕了,站在她面前的這個人類男人簡直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惡魔,他居然想要吃了自己,太可怕了。

「魔獸吃人,人吃魔獸,這又什麼稀奇的?」蕭寒一聳肩,很坦然的說道。

「你,你不要吃我,最多我答應你,我不會把今天的事情告訴族內」鸞環哀求道。

「你告訴也好,不告訴也好,你覺得我還會給你機會嗎?」蕭寒嘿嘿一笑,這過結算是結下了,他是不會給鸞環這個機會的,青鸞一族的強大,他是知道的,無端招惹上這樣一個強敵,實在是太不智了,可是不是他主動招惹人家,而是人家來招惹自己,可道理跟女人是講不明白的。

說不明白,那就用力量來征服了

「你,你還要吃了我?」鸞環在青色的風能量形成的捆縛之中,絕望恐懼的望著蕭寒。

「如果你不反對的話,我不介意親口嘗一嘗這神獸肉的滋味。」蕭寒微微一笑說道。

「我反對,我反對,你不要吃我,我把我所有的財富都給你,只求你不要吃了我」鸞環飛快的說道。

「我以為你會臨死不懼,誓死如歸的,沒想到你居然這樣一副軟骨頭,我不喜歡啃軟骨頭,你走吧」蕭寒長嘆了一聲,收了對鸞環的風縛術。

恢復了自由的鸞環聞言,頓時如遭雷噬,一張粉臉刷的一下子就沒了血色,嬌軀不住的顫抖,雙眼無神,彷彿一具行屍走肉

蕭寒的話太毒了,一下子擊碎了鸞環心中所有的驕傲,還有青鸞一族傳承的精神

也就是說蕭寒的一句話擊垮了鸞環的精神。

怕死本來是智慧生物的本性,誰不怕死呢,只是表現在外的形式不同而已,有的人內心怕死,可為了某種守護的東西,他就會變得勇敢,情願為此而付出生命,所以他表現出來的就是不怕死,而有些人怕死又自私,所以死到臨頭,他們會表現出截然不同情況來,其實這個時候,他們反而是表裡如一的。

軟骨頭,鸞環聽到這個三個字,那不啻是對她的巨大侮辱,如果在這之前,她或許會爭辯一下,甚至會跟說這句話的人拚命,但是她現在連拚命的資格都沒有,因為她剛才的表現就是軟骨頭

面臨死亡,她怯懦了,畏懼了,甚至發出了求饒,這是她從來沒有想過的。

她很想說一聲「我不是軟骨頭」,可事實就擺在眼前,剛才被人威脅要吃她的情況下,她就失去了應有的鎮定,其實如果冷靜下來思考一下,未免不會發現,這其實是對方的一種威脅,不過是嚇唬她罷了,誰知道她居然當真了,表現出一種怯懦的行為。

「走吧,我這裡不歡迎你,至於損壞這裡的東西,也不值幾個錢,就不需要你賠償了」蕭寒淡淡的說道。

「我不走」鸞環眼眶一紅,幾乎帶著哭音說道。

「你不走,難道還要留下來不成?」蕭寒諧謔道,「我這裡可沒有餘糧,養不活你這位大小姐」

「我就不走,我要證明我不是軟骨頭」鸞環哭訴著說道。

「怎麼證明?讓我在威脅你一次,然後你就正義凌然的讓我把你吃了?」蕭寒嘿嘿一笑道。

飛鷹站在邊上,對蕭寒的佩服簡直就是五體投地,簡單的幾句話,就將一隻高傲的青鸞給說的是要死要活的,這本事他學不來的。

「你敢吃了我嗎?」鸞環反擊道。

「你說我敢不敢?」蕭寒故意的放低的視線,在鸞環那熬人的胸脯上停留了三秒鐘,再移到那挺翹的臀部上面,露出了一絲戲謔的笑容。

鸞環看蕭寒那怪異的眼神,刷的一下子粉白的臉頰紅的如同一隻熟透的蘋果,這「吃」字在特定的某種情況下含義是不同的,她再一次犯了一個巨大的錯誤,站在她面前是一個男人,而且一個身邊擁有兩個絕色美女的男人

「你,你看什麼?」

「看什麼?當然是看一下,如果要把你吃了,從哪裡下嘴比較好呀」

「你,你下流」鸞環羞惱的罵道。

「這就怪了,我可沒說要想吃了你,是你問我敢不敢的,怎麼你到反而怪起我來了?」蕭寒心裡樂道。

「我是問你敢不敢殺了吃掉?」鸞環道。

「殺掉再吃,那血淋淋的,太倒胃口了,我喜歡吃活的,還可以欣賞秀麗無比的風景,亦或者你可以親自證明一下你不是軟骨頭?」蕭寒道。

「你,你是個惡魔」鸞環氣的嬌軀顫抖,手指著蕭寒,憤怒的斥責道。

「我的外號中就有一個魔字,我很樂意接受你對我的評價」蕭寒坦然接受道。

「你,你,你……」鸞環脹紅了一張小臉,指著蕭寒連說了三個「你」字。

「鸞環小姐,如果你沒什麼事情,就請離開吧,我這裡就不奉陪了」蕭寒下逐客令道。

「你的目的就是想攆我走對嗎?」鸞環自以為聰明的問道。

「呵呵,鸞環小姐說是那就是了。」蕭寒無所謂的說道。

「告訴你,我還偏不走了,你這裡的房屋損失我賠了」鸞環大聲道,「多少錢,你報個數?」

「鸞環小姐,房屋不值幾個錢,不過你是不是應該先向我賠禮道歉?」蕭寒不緊不慢的提醒道,「你跑到的家裡喊打喊殺,是不是對我這個主人應該表示一下歉意呢?」

「是你先殺了我的手下,還侮辱我」鸞環惱怒道。

「你那隻眼睛看到我殺了你的手下?」蕭寒笑吟吟的盯著鸞環道。

「你沒殺斑鳩?」鸞環吃驚的問道

「我只是給他一個教訓,誰叫他狗仗人勢,出言不遜,不過再有下次,在落到我的手裡,我就燉了他喝湯,聽說斑鳩的湯還能滋補壯陽,我很想試一試」蕭寒呵呵一笑道。

斑鳩被提溜在飛鷹手裡,雖然五官出血,但明顯還留著一口氣,沒死。

雖然蕭寒可以隨手捏死這隻小斑鳩,可是他對殺死這樣的微小人物已經沒有興趣,何況這個教訓會讓它終身難忘的,再也不敢在自己面前出言不遜了。

但是斑鳩湯是不是真的能壯陽,那就不得而知了。

書房已經不存在了,裡面的東西自然也毀的七七八八了,站在廢墟上說話有些不方便,於是蕭寒就引著鸞環來到了一間小客廳。

鸞環現在完全收起了之前的高傲,在蕭寒面前不說乖巧的像個小女生,卻也多了幾分拘謹,眼神之中更是有一絲害怕。

「找我有事?」蕭寒首先開口問道。

「我看到你幫助元蒙突破上神階時候在元蒙身上施展的那套針法,我想請你幫我」鸞環說出了前來的目的道。

「幫你,你是想讓我幫你護法,助你突破上神階對嗎?」蕭寒頓時明白鸞環的意圖了,這本是意料之中的,只是沒想到第一個找過來的居然鸞環。

「是的,如果你肯出手幫我的話,條件你開,只要我能做到的都可以答應你」鸞環略微顯的急切的說道。

「你在中神階頂峰已經有不少年了,為什麼不自行突破,青鸞一族應該比其他種族更容易一些。」蕭寒真實之眼上下打量了鸞環一下,緩緩的問道。

「我不敢」鸞環臉紅了一下,說出了三個字,比蚊蟲還大的聲音。

當然如果沒有之前的較量,鸞環是絕對不會再蕭寒面前吐露實話的,而現在,她感覺自己似乎沒有再自欺欺人的必要了,那雙眼睛彷彿能一眼看透自己的內心一般,想隱瞞都是多餘的。

「怪不得,呵呵」蕭寒想起來鸞環一副冷若冰山的模樣,原來都是掩飾自己內心的怯懦而刻意的裝出來的,大傢伙都讓這個表象給騙了。

蕭寒這一笑,鸞環的臉頰更紅了,不好意思低下頭,看地上是不是能夠找到一條地縫讓自己可以鑽進去。

「真的是我提什麼條件你都答應?」蕭寒了解了鸞環的性格之後,頓時起了一絲童心,決定逗一逗這隻可愛的小青鸞。

「只要我能做到的,都可以答應你。」鸞環聞言一抬頭,面露一絲喜色,急促的說道。

「你的告訴我為什麼要急切的突破至上神階?」蕭寒問道。

「我,我不能說。」鸞環呆了一下,老實的搖頭道。

這還真是一個實誠的孩子,這追求力量是所有智慧生物的本能,又有什麼不能說的,只不過這鸞環要突破上神階可能是另外有自己的目的吧,所以她才會猶豫了一下,拒絕回答這個問題。

「好吧,你知道我幫助元蒙突破,所耗費的代價有多大嗎?」蕭寒無意打聽鸞環的**,就算他決定幫鸞環,也沒打算要免費,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多大?」

「你有多少積蓄?」

「我只有幾串寶石,還有脫落下來的三根羽毛,其他的就沒有了」鸞環老實的回答道。

「三根青羽?」蕭寒略微驚訝了一下,青鸞自成年後,每隔一千年就會脫落一根羽毛,也就是說鸞環至少已經三千多歲了,三千多歲能夠修到中神階頂峰,在青鸞一族中就算不算是頂尖的天才,至少也當得一個小天才的美名。

青羽的價值不可估量,因為在蒼茫大陸上,還沒有這種珍稀的物品出現過,就算有人收藏,也不敢輕易的現世,青羽是青鸞身上最珍貴的羽毛,相傳上古時期的七禽扇中,就有青羽的羽毛為原料,七禽扇是超遠了神器的存在,神王都夢寐以求的極品兵器。

有此可見,青羽的價值堪比神器。

一把青羽扇至少需要二十根左右的青羽,三根太少了點,不過收藏起來等日後有機會再收集一些,也許製造一把青羽扇也不是沒有可能的,到時候學著諸葛武侯,羽扇煥巾,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不讓古人專美與前

想一想,也是令人神往的。

「青羽的價值倒是值得讓我出手,不過這三根似乎少了一點兒」既然有賺頭,蕭寒當然要將利益最大化了,反正他對青羽的**也不是很強烈,扇形的兵器不適合他,自己身邊也沒有特別合適的人,純粹就是滿足一下個人的收藏喜好,有或者沒有,都不是特別的在乎。

「我還有一顆七彩魔晶」鸞環道。

「真的?」蕭寒一時間有些失神,七彩魔晶珍貴程度也不下於一把神器,而且還不是最低級的下品神器,七彩魔晶的功效在某種程度上就相當於一件神器,無窮無盡的精神力支持對一個魔法師來說,那在同一個層次的戰鬥中,幾乎是無敵的存在。

「這顆七彩魔晶是我母親送個我的,一直帶在我身邊。」 我的無限怪獸分身 鸞環一探手,一枚足足有嬰兒拳頭大的七彩斑斕的魔晶出現在蕭寒面前,那七種耀眼的顏色不斷變幻轉化,一時間照的他一張臉呈現出豐富的顏色來。

「這東西帶在你身上,對你的修鍊幫助很大,你真的原意把它送給我?」蕭寒有些驚訝。

「如果你能幫我突破上神階,這一顆七彩魔晶送給你又何妨?」鸞環有些不舍的說道。

「雖然這顆七彩魔晶十分珍貴,但是它對我來說用處不大,我要來也沒什麼用處」蕭寒也不是沒有見過世面的,七彩魔晶雖然珍貴,可當他救出蚩尤,那風馬湖地底迷宮入口處的三百六十五顆七彩魔晶都是他的,一顆與三百六十五顆,誰都明白,物以希為貴的道理。

「七彩魔晶存世稀少,比你的萬年火玉針還要稀少,難道這還不夠嗎?」鸞環著急的問道。

「你還認出了我的萬年火玉針?」蕭寒有些驚訝鸞環的眼力,她居然認出了自己製作的萬年火玉針,「那麼你應該明白一個道理,我既然有萬年火玉針這種東西,七彩魔晶對我來說,並不是什麼稀罕之物,是不是?」

鸞環沉默了,蕭寒說的不錯,不管是萬年火玉還有七彩魔晶都是身外之物,任何一個人都可能擁有,很顯然,只有對方沒有的東西才能打動對方,可自己有什麼對方沒有的呢,除了那三根青羽之外

「我可以為你做我能力範圍以內的三件事,另外再加三根青羽,只要你出手助我突破,如何?」鸞環想了一下道。

「我有像神鱷王這樣的手下,好像沒有什麼事情需要你幫我做的,何況我並沒有答應幫你。」蕭寒道。

「那你究竟需要什麼條件,才肯幫我?」鸞環心中一亂,脫口問道。

「我可以幫你突破,不需要你任何的報酬,條件是,你為我服務三百年」蕭寒道。

「為你服務三百年?」鸞環一愣,這個條件她想都沒有想過,三百年時間對青鸞一族來說,也許就是閉一次關而已,不算太長。

可能鸞環並沒有在人類世界行走,根本不知道什麼叫人心險惡,對於「服務」一詞的含義並不是很了解,因此思索了一下,覺得她可以接受這個條件,於是點頭道:「好,我答應你,前提是,你必須幫我突破至上神階,否則條件無效」

「放心,我做不到,不會為難你的。」蕭寒微微一笑,幫鸞環突破,那不過是舉手之勞,但是換來一個上神階高手,這筆買**三根青羽加一枚七彩魔晶還要划算 青林市市委會議室。

溫暖的陽光通過窗戶照射在這裡,讓原本就有著暖氣的會議室,變的更加多出一種溫暖氣息。沒有誰知道為什麼突然要在今天上班之前的九點鐘進行市委常委會,除卻之前有過溝通的秦蒙和張吟宣,其餘人全都是被蒙在鼓中。而要知別管你有著什麼樣的想法,如果說一個地方的黨委執掌者和政府執掌者達成一致意見的話,剩下的人是絕對不會有任何挑戰的意思。

這說的就是現在青林市的情況。

張吟宣安靜的坐在首位,眼前擺放著一個筆記本,他不喜歡在這樣的場合抽煙,所以說在青林市的常委會上是很少能夠聞到煙味的。張吟宣掃過全場后,神情漫不經心。

「就在昨天晚上在杏唐縣發生一件性質很為惡劣的事情,縣委書記馬和吉的兒子馬青之竟然聚眾吸毒不說,還私自設立賭場。事發的時候,市局謝榮同志帶隊過去,正好將賭場和馬青之他們一鍋端掉。如今的他們全都被扣押在市裡面,我今天讓你們過來,不是說想要討論馬青之的事情,他還沒有這個資格驚動我們。

我想要說的是馬和吉的問題,擺放在你們面前的是一份錄下來的口供。就在昨天晚上這些口供市局那邊已經全都驗證過,都是真的。就這事,我想聽聽你們的意見。周書記,從你開始吧。」張吟宣從容不迫道。

哪怕是發生天大的事情,在張吟宣這裡都是構不成絲毫威脅。會讓他失態的。要是說連這樣的基本功都做不到的話,你也就未免太小瞧張吟宣的能耐。

杏唐縣?

馬和吉?

原來今天這個市委常委會針對的就是馬和吉,在聽到這個議題后,所有市委常委竟然是沒有誰有任何想要抵觸的意思。杏唐縣的馬和吉仗著背後有戴里撐腰,在杏唐縣是如何胡作非為,是如何沒有將青林市當成是上級機構來對待,他們全都是心知肚明的。一個不聽話的縣委書記,換做是誰都不會待見的。

戴里出事被雙規,這個消息已經不是什麼隱秘的,在座的市委常委全都知道。就因為知道戴里是肯定別想能夠翻身。所以說他們現在都明白張吟宣為什麼會這樣做。作為一個市委書記。麾下有著這樣一個不聽話的縣委書記,張吟宣能夠忍耐到現在才動手,已經是夠可以的,這口惡氣要是不宣洩出來的話。是會憋死人的。

所以每個市委常委都開始翻閱著眼前的證供。當他們開始翻閱起來的時候。神情全都是變的冷酷起來。他們眼神中瀰漫出來一種憤怒,一種想要將馬和吉給弄死的憤怒。杏唐縣在青林市所扮演的角色,在座的人全都清楚。青林市能夠像是現在這樣。在江南省內是有著一席之地,杏唐縣的貢獻是不可忽視的。

而你馬和吉這兩年的任職,做出來的這些事情,真的是可謂天怒人怨,是必須要解決掉的。

「馬和吉已經是不適合留在杏唐縣縣委書記的位置上,要是說這些證據全都落實過的話,那麼我認為他不但是不適合繼續留任,而且是應該馬上雙規起來。馬和吉的問題已經是非常嚴重,倘若說不能夠及時雙規進行立案調查的話,等到省裡面派工作組下來,咱們青林市這邊就會處於被動地位。」周叢瀾眼神堅決,對馬和吉果斷的下達了雙規決定。

「杏唐縣的問題已經到了要是不進行重處就會引起民怨的地步,其實這段時間信訪局收到的有關對馬和吉的舉報信,也是很多的。這些舉報信很多的全都是實名舉報,在這樣的情況下,我不認為馬和吉是什麼好官。他要是說真的是很好的話,這些人敢實名舉報嗎?又怎麼會實名舉報?」作為市委秘書長梁追群沒有任何猶豫道。

梁追群是必須要緊緊跟隨張吟宣腳步的。

既然張吟宣這邊已經是給出了自己的決定,難道說梁追群還能夠有其餘想法嗎?而要是說梁追群這麼說的話,其餘市委常委就更加知道該怎麼辦。梁追群代表的就是張吟宣,他如此說,就表示張吟宣對馬和吉的忍耐達到了極限,所以說隨著周叢瀾和梁追群的明確表態后,其餘市委常委也都紛紛發言。

「馬青之的問題就是很大的反應,俗話說的好上樑不正下樑歪,馬青之這樣做馬和吉能夠全不知情嗎?很顯然是不可能的,所以說在馬青之的問題上馬和吉是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沒有想到這些證供上的事情是這樣讓人毛骨悚然,這兩年馬和吉在杏唐縣到底是怎麼過來的,他到底是每天都在做什麼事情?他難道說已經忘記自己是誰嗎?」

「我的態度很簡單,嚴懲。」

……

誰都知道馬和吉就是仗著戴里所以說才能夠在杏唐縣這邊呼風喚雨,而現在戴里倒台,意味著省裡面是肯定會進行一番洗牌的。所有和戴里有關係的人,全都是會被處理掉的。而在這樣的處理風暴中,倘若說青林市不能夠先動手,將馬和吉給解決掉的話,那麼到時候青林市就會處於被動局面。

為了一個已經倒台的戴里,而讓整個青林市的市委常委全都處於一種委曲求全狀態,那是斷然不行的。

「我提議對馬和吉馬上進行雙規,免去他縣委書記的職務,解除他黨內所有職務。同時鑒於杏唐縣的特殊情況,我認為必須保證領導班子的到位。倘若說還像是現在這樣缺少著縣長的話,也是不成的。

在對馬和吉進行雙規的同時,我提議由黃漪鈞同志擔任杏唐縣縣委書記,同時提請杏唐縣人大選舉鄔梅同志為縣長。咱們現在商量下,看看你們有沒有意見?」張吟宣不緊不慢,喝了一口水后神色安然道。

這才是今天這個會議的重頭戲。

之前說再多的話,都是為這個做準備的,你真的認為馬和吉會成為大問題嗎?笑話,馬和吉已經是肯定會被放棄的人。看似高高在上的縣委書記,其實真的是很為容易就被收拾下來的。因為這是青林市的權力,他們就是能夠這樣做。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