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但是他們並不希望現在就和三大軍團展開生死大戰,現在禁衛、朱雀兩大軍團已經攻進了叢雲城,相信很快就能騰出手來,只要他們之中有一個軍團騰出手來,那麼到時暗影、冥王、黃泉三大軍團將面臨被圍殲的命運。

同樣是殲滅敵軍,周嘯軍和周雲峰當然希望自己的人少損失一點,所以也就很默契的隨了三大軍團的意,都是在試探行的進攻。

但是在周雲峰接到了周嘯軍的命令后,風雲軍團的進攻勢頭就變了,放棄了冥王、黃泉兩個軍團,六個師團一個戰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對正面的暗影軍團展開猛攻。

而就在此時,青龍軍團的兵力也開始向風雲軍團靠近,分擔了風雲軍團的任務,牽制住了冥王、黃泉兩個軍團。

風雲軍團最擅長的並不是攻城戰,而是曠野作戰,這是風雲軍團騎兵比例所決定的,現在風雲軍團突然發難,頓時就將暗影軍團給打蒙了。

在暗影軍團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有近五萬人戰死,就兵力和戰力而已,暗影軍團原本就不如風雲軍團,現在又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還被消滅了五萬大軍,暗影軍團就更不是對手了。

吃了大虧,反應過來的暗影軍團當然不會善罷甘休,隨即就開始拚死反撲,就連一劫武帝的軍團長也忍不住抗這大槍殺了過來。

周雲峰一直沒有出手,等的就是現在,如果沒有那個武帝級的軍團長,風雲軍團就算是沒有他,也不懼暗影軍團。

看到對方的軍團長出現之後,周雲峰二話不說拿出噬天槍,殺了過去,兩人大戰十幾個回合之後,那名軍團長死在了周雲峰的噬天槍下。

隨著暗影軍團長的戰死,暗影軍團也因為沒有及時的指揮而陷入被動,同樣在周雲峰的宣傳下,這些暗影軍也都知道了他們的軍團長已經戰死,所以心中已經沒有再戰下去的信心。

漸漸的,暗影軍團的士兵出現了逃跑,因為有周雲峰的命令,所以風雲軍對暗影軍是窮追猛打,不斬盡仇敵誓不收兵。

暗影軍團這一逃跑直接影響了兩大王國的防線,沒有了暗影軍團的二十多萬人,冥王、黃泉兩個軍團可沒有信心能夠抗住風雲軍團和青龍軍團的進攻,所以很快這兩個軍團也緩緩的向南撤退。

冥王、黃泉兩個軍團撤退,青龍軍團當然馬上咬了上去,周嘯軍雖然有放掉這兩個軍團的心,但是也不能讓他們走的太輕鬆,至少要將他們趕遠一點,否則,他們突然回頭咬上一口,那就該周嘯軍難受了。

雖然風雲軍團和青龍軍團都在追擊敵軍,但是他們的風格卻是完全不一樣,風雲軍團是追殺就殺,絕不留情,而青龍軍團更多的是趕走,讓冥河的兩個軍團不斷的向南退,不給他們息氣的機會。

「二哥!」周雲峰飛到正在追殺敵軍的周雲虎身旁,叫住了周雲虎。

「三弟!有什麼事?快說,我這還要殺敵!」周雲虎轉頭看向周雲峰急切的說道。

「接下來的戰鬥你就不要參加了了!」周雲峰微笑道。

「為什麼參加?」周雲虎眼睛一亮問道:「三弟,是不是有其他特殊任務?」

「沒錯!」周雲峰點頭道。

「快說,是什麼任務?是不是血色戰隊全部都要參加?」周雲虎有些激動的問道。

「血色戰隊就不用了,這個任務是給你一人的!」周雲峰搖頭道。

「給我一人的?這是任務?」周雲虎皺眉道。

「好事!」周雲峰笑道:「現在大局已定,天雲帝國是鎖定勝局,所以風雲軍團接下來的戰鬥由你指揮!」

「什麼?你讓我指揮風雲軍團,那你幹什麼?」周雲虎一驚,連忙問道。

「我達到九轉武皇巔峰也有幾個月時間了,但總是突破不了,我感覺我今天能找到突破的契機!」周雲峰看著高空中那些模糊閃爍的數百身影,眼中湧出炙熱的戰意說道。

豪門交易:惡魔總裁的情人 「三弟,你不會要告訴我,你丟下大軍不管,是要去參合武帝混戰吧?」周雲虎隨著周雲峰的眼神看去,然後神色凝重的說道。

「沒有生死歷練,突破的契機不知道什麼是才能到來,我相信在這麼多武帝的幫助下,我一定能突破到武帝!」周雲峰神色堅定的說道。

「那個….,三弟,這個事情你能不能再考慮考慮。我知道你有擊殺二劫武帝的實力,也許就算是三劫武帝,你也有一戰之力,但是上邊的那些很多都是中、后武帝,甚至還有九劫巔峰武帝,這可是不能開玩笑的!」周雲虎勸解道。

「我已經考慮清楚了!我雖然很難擊殺武帝中期強者,但是中期武帝想殺我也不容易。」周雲峰沉聲道。

「二哥,風雲軍團就交給你了!」周雲峰不給周雲虎再開口的機會,扔下一句,手執噬天槍就向空中充了上去。

「今天就來好好驗證一下我的實力,希望不要讓我失望!」周雲峰看著不遠處交戰的眾武帝,心中暗道。

言罷,周雲峰就選中了一個目標,身形一閃,直射而去。

…….

叢雲帝國和大炎王國的交界處,萬米高空

「師祖,你說天雲帝國的老傢伙會過來嗎?」一個一身血袍,臉上瀰漫陰霾之色的男子對身前的老者問道。

老者遙遙的看向天雲帝國的方向,血紅色頭髮的鬆散的蓋在頭上,但是沒有絲毫的凌亂,臉色紅潤,眼神中充滿了暴力、殘忍、嗜血和陰冷。

「放心吧!他們回來的,大陸上的格局說到底還是需要武聖強者來決定,就是武尊強者也只能是打打下手,起點幫襯而已!」老者露出陰冷的笑容,淡淡的說道。

「那就好!今天只要能將李萬空擊殺,那天雲帝國必然會歸屬於我冥煞宗,到時再將冥河、索亞、大炎三個王國合併,組建冥煞帝國,威壓大陸!」血袍男子激動的說道。

紅髮老者微微笑了笑,沒有說話,但是從他眼裡可以看出,他默認了血泡男子的說話。

這位紅髮老者的身份可不簡單,雖然大陸上認識他的人並不多,但是卻是跺一跺腳,天玄大陸都要震三震的人物。

他就是冥煞宗的武聖強者,成就武聖已經數百年,有著一劫武聖巔峰的實力,如果不是天玄大陸靈氣太稀薄,恐怕早已經是二劫武聖,人稱冥煞老祖。

而那名血泡男子也極為不簡單,原本冥煞宗就只有一名武聖強者,但是現在因為有了他,冥煞宗就有了兩名武聖強者,這讓冥煞宗一舉成了天玄大陸上超級勢力中的頂尖存在,只不過他成為武聖強者的消息並沒有公布,就算是在冥煞宗內,知道的人都不多。

血泡男子名字叫冥九幽,是冥煞老祖的徒孫,在十年前突破成為武聖強者,現在境界已經完全穩固,實打實的一劫武聖初期強者。

冥煞宗老祖是和天雲帝國開國皇帝李天雲、天雲戰武學院院長武戰一個時代的存在,而且出道還比那二人早

在天玄大陸,年齡能夠超過冥煞老祖的,恐怕難找了。

以冥煞老祖的實力,其實早就該離開天玄大陸了,但是因為冥煞宗一直沒有誕生第二名武聖強者,所以他就一直留在了天玄大陸。

本來在冥九幽突破到武聖之後,冥煞老祖就打算在冥九幽修為穩固之後,離開天玄大陸,用剩下不多的壽元去追尋武道巔峰。

但是在冥九幽出關的時候,天雲帝國和叢雲帝國卻發生了大戰,冥煞老祖覺得他在離開天玄大陸之前可以再為冥煞宗做點什麼。

結果沒有讓冥煞老祖失望,戰爭從一年前開始,叢雲帝國就連連失利,最後更是除了叢雲帝國都城所在叢雲行省外,其他的領土全部落入了天雲帝國的手中。

在冥煞老祖苦想如何介入這次戰爭的時候,雲家代表叢雲帝國找上了冥煞宗,而對於冥煞老祖來講,無疑是在想睡覺的時候,就有人送來了枕頭。

就這樣,冥煞宗故意考慮了幾天之後,答應了叢雲帝國的請求,冥煞宗和叢雲帝國聯盟,共同對付天雲帝國。

冥煞老祖比李天雲、武戰出道更早,但是李天雲和武戰都比冥煞老祖更早成為武聖,並且冥煞老祖對這二人還有著深深的忌憚,如果他們兩人就算只有一人在天玄大陸,冥煞宗都沒有膽量打天雲帝國的注意。

李天雲在三百年前就離開了天玄大陸,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而且一直被大家認為還在天玄大陸的武戰,也在一百多年前離開了天玄大陸,這件事情知道的人很少,但是冥煞老祖卻非常巧合的看到了武戰離開天玄大陸。

正是因為天玄大陸少了這兩位,再加上在十年前,冥煞宗終於新進了一名武聖強者,所以冥煞老祖才敢在這個時候打天雲帝國的主意。

「李天雲、武戰,你們都是難得的天才人物,就算是老祖我,也是不得不忌憚。可惜了,你們現在都不在了,希望你們的後輩子孫不要讓老祖失望,否則,就不能怪老祖我了!」冥煞宗老祖心中感嘆道。 ?第四十章武聖之戰

「師祖,來了!」冥九幽突然道。

冥九幽的話剛落,在他們的十丈外就出現了一白一黑兩道身影,突然出現的兩人看上去都是五六十歲的樣子,黑袍老者的頭髮有些花白。

「李萬空,你的速度可有些慢啊!」冥煞老祖看著來的兩人,臉色不由微微一變,但是僅僅一瞬間,冥煞老祖的臉色又恢復正常了,淡淡的說道。

「冥煞老祖,我說你怎麼敢有膽子打天雲帝國的主意,原來是冥煞宗誕生了新的武聖!」黑袍老者冷聲道,眉頭也不由的皺了起來。

「我說武戰怎麼放心離開,原來是已經培養出來武聖了!」冥煞老祖目光投向白袍老者,沉聲道:「老祖沒有記錯的話,你就是武戰的關門弟子谷飛揚吧!」

「冥煞老祖好記性啊!」谷飛揚淡淡是笑道。

如果說冥九幽的出現讓李萬空吃驚,那麼谷飛揚的出現則讓冥煞老祖很是意外了。

在武戰離開后,冥煞老祖也懷疑過武戰已經為天雲戰武學院培養出了武聖強者,因為冥煞宗和天雲帝國是鄰居的原因,在這一百多年內,冥煞宗也去過了天雲城三次,暗中探查天雲戰武學院,最近一次就在一年前。

只不過三次前往天雲城,冥煞老祖是一無所獲,除了發現天雲閣內有一名武聖強者外,在天雲城就沒有再發現其他的武聖強者。

時光與你,皆是毒藥 三次的探查結果,再加上幾十年前,天雲帝國分離,天雲戰武學院沒有出手的事情,冥煞老祖得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天雲戰武學院已經沒有武聖強者了。

這也就是說整個天雲帝國,就只有李萬空一名武聖強者,李萬空是李天雲的孫子,成就武聖也有幾百年了,修為已經達到了一劫武聖後期。

冥煞老祖的實力雖然略勝李萬空一籌,但是在生死大戰中,就算冥煞老祖真的能將李萬空擊殺,他自己恐怕也只剩下半條命了,只不過增加了冥九幽這位武聖強者,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

有了冥九幽的幫助,冥煞宗有把握只付出極小的代價,就能將李萬空擊殺。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李萬空確實來了,而且實力也還只是一劫武聖後期,但是卻多了一個谷飛揚,谷飛揚的實力雖然不如李萬空,但是也達到了一劫武聖中期,雖然只是剛剛達到,但也不是冥九幽能戰勝的。

「冥煞老祖,你是不是很意外谷飛揚的出現,這一百多年來,你一共去了天雲城三次,你別以為老夫不知道你在打什麼主意。」李萬空冷笑道:「只不過今天註定了你的如意算盤要落空。」

「哼!就算你知道了,又能怎麼樣?難道你們有本事擊殺老祖我不成?」心思被看穿,冥煞老祖臉上有些掛不住,冷哼道。

「師祖,現在怎麼辦?要不要戰?」見情況已經超出了掌控,冥九幽給冥煞老祖靈魂傳音道。

「現在叢雲城和羅浮山脈肯定已經打起來了,我們現在已經是勢成騎虎,除非李萬空和谷飛揚退讓,否則就只能一戰!」冥煞老祖傳音道。

「九幽明白!」冥九幽傳音道。

冥煞宗行事一向霸道專橫,身為冥煞宗的兩位最強者,那就更是鼻祖級人物了,他們從來就不知道什麼叫低頭,他們總習慣於別人向他們低頭。

所以冥煞老祖也就從來沒有想過,讓冥煞宗退讓,他想的只是天雲帝國退讓。

既然明確了應對之策,那麼事情就簡單多了,冥煞老祖和冥九幽都開始戒備起來,隨時準備出手。

冥煞老祖二人的變化自然落入了李萬空和谷飛揚的眼中,對於鎮壓氣運的武聖級存在,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發生大戰的,其實李萬空和顧飛揚到此,並不是一定要和冥煞老祖分出一個高低生死。

只要冥煞老祖作出退讓,給出一些賠償,並保證以後不再侵犯天雲帝國,李萬空和谷飛揚是不會出手的。

李萬空二人相信,就算是冥煞老祖狂妄專橫,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他也不得不低下高傲的頭顱,除非他想自己死,想冥煞宗滅。

但是事情總會有意外發生,如果是冥煞老祖一人,對上李萬空谷飛揚二人,他當然沒有勝算,但是現在多了冥九幽,事情就發生了變化。

冥九幽的實力雖然是四人中最弱的,但是畢竟是武聖強者,就算是不能戰勝谷飛揚,但是拖住一段時間是沒有問題的,如果冥煞老祖能在這段時間內,將李萬空擊殺或者重傷,那麼最後勝利還是屬於冥煞宗。

簡單的說,就是冥九幽的出現,為冥煞老祖增添了不少的底氣。

冥煞老祖不會低頭,而本來就是占理、實力也不弱的天雲帝國一方就更不可能低頭了,這就造成一場大戰不可避免了。

「冥煞老祖,我們來此的目的,我想你應該很清楚,我想知道冥煞老祖你打算怎麼處理?」李萬空直奔主題問道。

「李萬空,老夫知道你想要什麼,但是老夫可以明確的告訴你,那是不可能的。冥煞宗是不可能向天雲帝國低頭,最多就是冥煞宗撤出在叢雲帝國的大軍,其他一切免談!」冥煞老祖沉聲道。

「冥煞老祖,看來你沒有解決問題的誠意!」谷飛揚沉聲道。

「哼!這本來就不是什麼問題,只是下邊的那些人不受管束,鬧出一些小麻煩而已!」冥煞老祖冷哼道。

「既然大戰避免不了,那就戰吧!」李萬空沉聲道,同時全身鬥氣鼓動,周圍的靈氣也隨之涌動起來。

李萬空知道就算是再談下去,也不會得到實際性的效果,這不僅僅關係到他們本人的臉面,更是關係天雲帝國的威嚴。

如果這次李萬空不能妥善處理冥煞宗的事情,那麼以後就會有更多的國家進犯天雲帝國,而最後的解釋就是下邊的人不受管束,撤兵了事,這讓天雲帝國的臉面往哪裡放?

「戰就戰,難道老夫還怕你忙這些後輩不成!」冥煞老祖冷聲道:「今天老夫就看看,你們忙學到了李天雲和武戰的幾成本事!」

「不會讓你失望就是!」李萬空說道。

言罷,李萬空手中就出現了一劍,身形同時消失在原地,向冥煞老祖攻了過去。

「狂妄!」見李萬空居然率先向自己出手,冥煞老祖心中不由一怒,冷笑道。

「冥煞斬空!」

「金龍耀天!」

「轟!」

…….

在冥煞老祖迎上李萬空的時候,谷飛揚和冥九幽也同時看向了對方,眼神涌動著濃濃戰意。

武聖是現在天玄大陸的終極強者,整個大陸一共都沒有多少人,而這些人平時要麼是在閉關修鍊,要麼就是在外遊歷尋找機緣,所以武聖之間能彼此見面都是一件很難的事情,至於武聖之間的大戰就更難了。

冥九幽剛剛突破到武聖,而谷飛揚也才突破到一劫武聖中期不久,兩人的實力都有不少的增長,但是卻沒有一個印證切磋的人,他們難得找一到個對手,所以難免有些激動。

經過在氣勢上短暫的過招之後,兩人都拿出了自己的武器,撲向了對方。

「一劫武聖中期也不過如此!」冥九幽一刀斬下,冷笑道。

「希望你的修為有你的嘴功過硬,否則,老夫今天就只能讓你還沒有好好享受武聖強者的感覺,就隕落於此!」谷飛揚的武器是一桿長槍,一槍毫不示弱的向冥九幽攻去。

四位武聖交手,而且彼此的實力相差又不大,大戰要想有一個結果,恐怕沒有三五天時間,是不可能有結果的。

交戰的雖然就只有四人,但是比起羅浮山脈的那四十多名武尊,他們的氣勢就不知道強了多少倍,這也是為什麼他們要在萬米高空對戰的原因,也就只有這樣,他們的攻擊就算是落到了地面,也不會造成毀滅性的災難。

四人的每一擊都好似有毀天滅地的威能一般,方圓數里的靈氣也會在瞬間都抽空,空中掀起一層層漣漪。

……….

在天雲帝國,天武行省境內,有著三道身影在空中飛快的掠過,根本沒有人能夠發現他們的身影。

「師父,你說,我們現在去,趕的急嗎?」其中一名黑袍老者問道。

「不知道,盡人事聽天命吧!」最前邊的老者沉聲道。

「你們說,這是不是造化弄人,天雲戰武學院都兩百多年沒有冒過頭了,居然正好在師父閉關的時候就出事了!」最後一名白袍男子苦笑道。

「你們也不需要那麼擔心,有谷飛揚院長和李萬空閣主在,就算是冥煞老祖這樣的人物,他們也不一定會輸。為師只是擔心,冥煞宗既然敢介入天雲帝國的戰爭,應該還會有其他憑仗!」最前邊的老者皺眉道。

「冥煞老祖行事雖然狂妄專橫,但卻不是一個沒有大腦的人,他敢如此做,恐怕真的會如師父所料,他有我們不知的底牌!」黑袍老者點頭道。

「現在說這些還有些言之過早,只有到了,我們才能知道具體情況,收斂心神,全力趕路。這可能是為師能為學院做的最後一件事了,為師不想有什麼遺憾留下!」最前邊的老者說道。

「是!」跟著後邊的兩人應聲道。

三人收斂心神之後,速度又快了些許,下邊的城池、山林火光電石般從他們腳下劃過。 ?第四十一章廢物,去死吧!

「小子,你要為你狂妄付出代價,老子今天一定將你碎屍萬段!」一個臉上煞氣、怒氣、殺氣交織的男子看著周雲峰,咬牙切齒的低吼道。

這名男子就是周雲峰找上的第一個對手,有著二劫武帝初期的實力,名字叫餘震,本來餘震的對手是天雲戰武學院的一名二級武帝後期的長老,只不過在周雲峰給那名長老解釋后,那名長老就將餘震讓給了周雲峰。

對於餘震來講,換一個對手並沒有什麼,並且還是換了一個實力更低的,這讓他活下去的機會更大了。

但是周雲峰解釋的理由,他實在受不了,周雲峰說的很坦誠,也很直白。就是需要一踏腳石,幫他突破武帝屏壁,成就武帝。

餘震不管怎麼說都是一名武帝強者,而且還是冥煞宗的人,平時自然傲慢慣了,他何曾受過如此羞辱。自己一個堂堂的二劫武帝居然被一個武皇視作踏腳石,這比殺了他還讓他難受。

「惹你生氣,我很抱歉,但是沒有辦法,我找了一圈,叢雲帝國和冥煞宗的人,就你的實力最低,我是實在找不到更低的了!抱歉!」周雲峰一本正經的說道。

這半年來,風雲軍團的主要任務是牽制冥河、索亞兩王國的大軍,真正的大戰沒有發生幾次,所以周雲峰都將時間花在了修鍊上。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