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但她卻對手心傳來的痛感恍若未覺

現在她心中充斥着的

是名為嫉妒的情緒

以及無聲燃燒着的危機感

納蘭容淵是她的!

絕不能被這狐媚子勾了去

許是那一心一直在她耳邊念叨

她對於炎曦月的稱呼也變成了狐媚子三個字

她現在倒是覺得這稱呼簡直與炎曦月無比貼切

散發着噁心人的氣息勾引人不是狐媚子又是什麼?

童措似乎是已經忘了炎曦月並不認識納蘭容淵

心中滿是對炎曦月無處喧囂的惡意話語

在不斷回蕩著

她再次看了炎曦月佔據的練武台一眼

無聲輕哼

三個月之後便是內門測驗了

她定不會讓這炎曦月有進入內門的機會

童措眼中閃過的光芒標誌着自信兩個字

畢竟……這般想着的

可不止她一個人

到時候多人出手

還怕這炎曦月有機會進內門么?

想着她臉上上揚起了撥開偽裝的邪惡笑容

笑的極為不善

她可對近日宗門內關於炎曦月修鍊邪法的沸沸揚揚的消息知曉一二

這可不就是她的好姐妹桑穎的手法么?

……

想了片刻

童措的面上的表情變了幾變

隨即收斂一切

又裝作乖巧的模樣

走近了納蘭容淵

……

而已經站上了台的納蘭容淵並沒有立刻開始運功施放招式

他負着手站定在台上

直到童措走近

疑惑的開了口

「容淵…你在等什麼?」

難不成……是在等自己?

童措心中閃過欣喜

他終於願意正面面對自己了么?

「是在……」

……等我嗎?

後面的話還未說完

一道散在風中的聲音便響起

「姑娘有時間就多多的去尋個適合自己的事做吧……莫要再浪費時間在無意義的事情上。」

無論是追尋他的腳步

還是…憎恨那個人

說着納蘭容淵轉過了身

目光落在了童措身上

這話是勸告,也是提醒

只是童措絲毫未曾察覺出來

不過……想來也無人意會的到此間深意

他有一個天生的天賦

能輕易感受到別人的喜怒哀樂

所以

他給了童措忠告

像極了一個看淡一切的神明對深陷慾望的凡人救贖

雖是誇張了些

但這是他給人的感覺

……

被納蘭容淵注視着

童措罕見的紅了臉

哪裏知道他話中的深意

更加絲毫不知道自己所有情緒都無比清晰的擺在了納蘭容淵眼前

其中還包括了她對炎曦月的心存惡意

……

……

這時跟不上納蘭容淵節奏的童措心中還在小鹿亂撞的激動着

要知道追求她的男人多不勝數

但還從未有人能讓她有這種一見便臉紅的感覺

在她沉浸在「納蘭容淵回應自己」的這種激動情緒之中時

並未注意到納蘭容淵那雙格外平靜無波的眸子

納蘭容淵搖了搖頭

抬手靈牌自其中浮現

很快

結界開啟

外面一切都被隔絕

只是他最後一眼還是落向了遠處那依舊沒有動靜的結界處

眼底泛起了一絲微不可察的期待

是那種相遇的期待感

……

被結界包攏的納蘭容淵靜靜的站立在其內

他並沒有選擇修鍊武技

目光也依舊落在炎曦月站着的練武台處

這會兒結界阻擋了童措的視線

他臉上的表情變得清晰了許多

那種莫名的期待感更加顯露了出來

就好似

從很久以前就開始在等著一個人了

而現在,這種期待感即將實現的感覺……

若不是因為怕自己情緒太過外露讓那童措激動

做出一些傷害到她的事……

畢竟他還未真正同她認識

又怎能這般給她招來麻煩? 那天衛枕流提了一句靈寵, 接着就消失了一個月。謝蘊昭以爲他是隨口一說,也並未在意。

她度過了充實的一個月:每天看日出,認真練劍, 認真吃飯, 認真睡覺。夢裡比從前更多地回想起過去零碎的細節, 有外祖母親手端來的桂花糖糕, 有外祖父鬍鬚上的墨汁, 有丫鬟從她手裡拿一塊糖,抿嘴笑說女郎真好,還有風箏……涯伯親手做好的風箏, 飛了好高好高……

以及那些深深刻印在頭腦中的隻言片語:懷少爺……謝九郎……還有從《九品簪花榜》中看見的青年的幻象,看不清面容的模糊側影, 下棋時一聲冷冷的響。

——這是九少爺親自卜得的結果。九少爺的占卜名滿平京, 從未出錯……

——七老太爺嬌養的那位女郎, 與七老太爺和七老夫人沒有任何血緣關係……

——你們會後悔的……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