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但他腦子裡那根名為「理智」的弦快要斷掉時,忽然感到原本一動也不能動的身體里,竟然多了一絲淡淡的靈氣,靈氣自印堂而出,順著經脈緩緩的在琦千蝶的四肢百骸中流轉。

如沐春風。

疼痛的感覺逐漸消逝,琦千蝶感覺自己全身肌肉開始緩慢地蠕動起來,接著便是骨骼也開始隨肌肉一起移動。身體各處都傳來輕輕的爆炸聲,很癢但卻不疼。

一種比疼痛更難忍受的奇癢,伴隨著肌肉的蠕動而遍布琦千蝶全身。

琦千蝶咬住下唇,拚命控制自己不要叫出來,九十九歲都走完了,現在就差最後一哆嗦,絕對不能白廢啊。

但和剛才那種看不到盡頭的比起來,這種奇癢雖然更讓人無法接受,但有了希望就有了堅持的目標,有了堅持的目標才能真正的活下去。

不知過了多久,琦千蝶身上原來一直在往外噴射的血箭,終於停了下來,身體恢復平靜不再抖動。

琦千蝶靜靜的躺在一片血泊之中,臉色蒼白,四肢輕微的哆嗦著,他的體力已經因為剛才的身體重整而疲憊不堪,但他的精神卻格外的好,一雙眼睛清亮有神,嘴角勾起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不知又在打什麼壞主意。

作者有話要說:話說,那天我中午在午休,有幾個傢伙不顧當時是午休時間,非常沒公德的在那扯著個嗓子~星星星星

做為一個寫過內容為「來自星星的異形」的科幻小說作者,我就坐起來,看著他們說……異形也是從星星上來的,你們要不要找他們談戀愛

其中一個說,NO,異形不帥

我說,異形哪不帥了?流線型的外觀,強健的身體,說不定人家也是異形界的美男呢。。更何況了,異形的特異能力多牛逼,力大無比刀槍不如感應力強,鮮血可以腐蝕鋼板,必要時可以自殘救你脫困。。最主要的是,一個能咬死你們一群。。

至於長相,教授如果不披人皮,而變回本來的樣子,沒準還沒異形帥,至少異形是一個腦袋一個身子,四足直立運動的……

然後世界終於消停了,我可以安心的繼續睡覺了

不要以為我在開玩笑,衛斯理科幻小說里有一個故事,有個妹子愛上外星男,最後心甘情願的把自己變成了外星人的模樣

後來衛斯理見到變成外星人的妹子(她變身後真還沒異形好看,我記得更像章魚,還是色彩斑斕的章魚,看過的補充一下),用了大量文字來懷念妹子以前的倩影

在古老的中國,有一個故事叫畫皮。。 對方的說法讓夏日感到奇怪,愕然問道:“蕭先生,你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後者嘴角向上勾了起來,掩飾地撓了撓臉頰,將少年的手推了回去,笑道:“小子,看你一副普凡樣子,沒想到耳朵還那麼靈敏,也罷,瓏刃缺少一個可以帶自己冒險的主人,恰好你很適合。”

夏日心中暗自一驚,就算是與他相處了三年的三長老也不知道他想要離開天空七大陸的祕密,可從這位蕭先生的雙眸中,他似乎看到了對方看透自己的眼神。

見夏日眼底閃過一抹驚慌,蕭先生笑着摸了摸少年的頭,將腦袋湊到了對方的耳邊,悄然道:“小子,不管我知不知道你心裏在想些什麼,我只是一個喜歡多管閒事的人,你不用擔心你長老會的人。”

莫名的,夏日感到蕭先生的話並不像開玩笑,也不想謊言,心中的石頭落了下來,他嚥了嚥唾沫,推了推眼鏡向後退了一步,正想道謝,對方卻將放在了他頭上的手移到了他的眼前,捂住了他的眼睛。

蕭先生的聲音歡快地傳入了他的耳中:“小子,下次對待我可別這麼老實了,我看你平日裏對待其他傢伙可不是這樣拘謹的人,你這樣會令我很傷心的,再怎麼說,現在我也算是你研究道路上的投資人了吧?”

夏日被對方的話逗得笑了起來,不得不說,蕭先生給他的感覺想父親,讓他又是喜歡,又是懼怕。

當對方的手挪開之際,夏日發現,那位銀髮的男子已經不見了蹤影。

夏日撓了撓臉頰,決定再去四樓看看,在找人討論討論新發明。才走到大廳,他便被廳中的騷動吸引了。

他不由好奇地看過去,在一羣人的包圍些,他看到了一抹藍色的頭髮,還有那張特色的全鐵面具,那一身學生裝已經讓夏日認出了那個人。

那不正是之際的堂兄夏淼蟬嗎?夏日挑了挑眉頭,感覺太陽穴的位置有點鼓漲,自己這個在三年前被公認的搗蛋鬼都沒有闖出什麼禍事來,原來是有人代替自己闖禍了。

之間夏淼蟬真被一羣機器人包圍,雙方正不斷地爭論着什麼。

只見一個儀器的負責人是一位用大腦控制代理機器人的人,雖然有着機器人的外表,但是那雙機器人的雙眼後面的,是一個如假包換的人類。他的手正緊緊地抓住夏淼蟬,嚷嚷着要送他去見警察。

少年試圖甩開他的手,無奈對方是用機器人操作,讓他直接用蠻力的話根本無法反抗,他的臉頓時冷了下來,手心之中已經隱約有異能閃動着。

可他忍住了,似乎因爲某些原因。

夏淼蟬忍氣吞聲地哼道:“你們沒有經過別人的允許就擅自將別人的東西帶到這裏來買賣,虧你還說的什麼公平公正的買賣,你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個騙子!”

對方怒極反笑,冷聲道:“就算如你所說,那又怎麼樣?我拿的是無主之物,我想賣給誰就賣給誰,這些事情都與你無關,你無權過問!”

少年嘲笑了兩聲,突然用力一揮手,力道之大,就連代理機器人也完全不受控制地摔在了地上。

少年伸手按在了一旁的物品上,憤怒地呵斥道:“什麼叫無主之物!這東西是我弟弟所製造的!就算他已經死了,這東西也已經埋在家族公墓中,也不是被你這樣的卑劣之人任意買賣!”

負責人表情一僵,有些驚慌起來,他猛地站起身,一巴掌打在了少年的臉頰上,夏淼蟬的臉頰上頓時留下了一道紅紅的印子。

不顧他幾乎冒火的目光,那名負責人突然朗聲大叫道:“這臭小子想要偷東西,來人啊!快去報名,我們將這小子交給警察懲辦!”

夏日揚了揚眉頭,從對話之中,他隱約有些明白了,想必是夏淼蟬發現了什麼,看那負責人眼中閃爍着的慌亂,他猶豫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氣,突然提高了聲量喝道:“喂!你不知道人權與證據嗎?在動別人之前,你是不是應該先問一聲,找到證據在說?”

誰會想到半路殺出個程咬金?負責人緊張地幾乎歇斯底里地叫了起來:“TM的!是誰!別躲在人羣你說話,有本事就給我站出來,堂堂正正的和我說!一定是幫兇!”

最後一句話,他是對着衆人說的,但是讓他意外的是,這一次,沒有任何人是幫着他的,已經人羣紛紛地讓開了一條道,他們吃驚地看着戴着銀色面具的小個子正慢悠悠地向着這邊走了過來。

負責人頓時吃驚了,他的雙腳有些發軟,站不住地看着夏日,搓着手乾笑道:“啊……原來是一級發明家閣下,請問……”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夏日的手按在整個臉上,推開到了一邊去。

夏日這才注意到夏淼蟬身邊的那個儀器,那是一張仿古的電子弓箭,可以自動校準目標進行射擊,不論是站在什麼角度,都可以命中目標。

夏日挑起了眉頭,這個說事儀器,卻也算不上是什麼儀器,這個,是他在幾歲的時候,爲了在超能力方面作弊,贏得一枚獎章而做的作弊工具!遠離十分的簡單!

少年沒想到居然還能在這種地方見到這幅弓箭,箭身上被打磨了一沉蠟,看上去油光發亮的。

夏日撓了撓腦袋,嘴角浮現了一抹古怪地笑容,突然朗聲道:“什麼啊……原來只是一個小孩子拙劣的玩具而已,真不知道爲什麼會被拿出來展示……嗯……等等,我看看?”

少年俯身故意向前看了看,馬上又大驚小怪地叫了起來:“三萬!?你是在開玩笑嗎?一個小孩子的玩具居然被你標價三萬?”

負責人聽到了四周一片噓聲,着急地手舞足蹈起來,他嚷嚷道:“你懂什麼?這可是神通夏焱楓的創始遺作之一!我看你這面具是假的吧!連這個都不知道!”

這回又是一陣的贊同聲。

夏淼蟬不悅,又有些內疚地看向夏日,讓這個又一次好心幫助自己的人被他牽扯進麻煩當中了,他正想找個藉口拒絕對方的好意,夏日卻伸出了帶着電腦手環的右手手腕。

少年的手腕直接放入了展臺一旁的身份驗證儀器中,藍色的光芒掃描了他的手臂,頓時一個聲音傳了出來:“歡迎來到科技樓,落難博士。”

全場一陣譁然,負責人更是直接摔坐在地上。

落難博士的大名,誰人沒有聽過?他那是從三年前突然崛起的超新星,一舉打敗了原來在異能科學界之中的爲首的【十二博士】的一員,成就了非凡的名號。

也令平【十二博士】從此更名!就因爲他,十一位性格迥異的人加上了他這個又怪又神祕的人,被人們稱爲了【黃道十二宮的博士】

而落難博士對事、對人、對於夢想的態度,讓他被人冠上【福德宮的博士】稱號,也被人戲稱爲寶瓶博士。

誰都知道,這位博士雖然脾氣不壞,在十二博士當中,卻是性格最琢磨不定的,在網絡上,時冷時熱的言語總是讓人追不上思路,不敢得罪。也沒有人知道他的身份,家住何處。他是在十二博士當中最神祕的一位。

如今見到了真人,雖然看上去和人們印象中的有些出入,但是那戴着面具的樣子與口氣,像極了那位乾瘦有固執的老頭子。

夏日哪裏會想到,自己在網絡上的大名已是家喻戶曉,還是帶着神祕色彩的那種。

四周的反應下來倒是讓夏日有點意外,他清了清嗓子,輕咳一聲,望着那名負責人笑道:“現在,你還覺得我這面具是假的了嗎?”

少年一靠近,男子便渾身抖個不停,連連搖頭,得罪了落難博士,他還要在異能科學界裏混嗎?會被直接丟出這棟樓,被那羣普凡科學家嘲笑的!

夏淼蟬沒料到這個陌生的神祕人在這裏居然會有這麼大的威望,心中鬆了一口氣,安靜地站在一旁將問題完全交給了夏日。

而夏日伸手摸着弓箭懷念地笑道:“從剛纔的話中,我至少讓我知道這件東西確實是夏焱楓所有,扇擅自將他人的物品帶來收藏,便是違反了《物權法》……”

說到這,他轉過身來,看着負責人幾乎快昏了,只是揮了揮手,淡淡道:“將那廢物送去警局,拿下他的面具吧!這樣的人只會丟我們科研人員的臉面。”

幾個機器人頓時小跑到負責人的代理機器人前,將對方的面具摘了下來,向外拖去。

“住手!”一道身影劃破安靜的會場,一個戴着銀製面具的小個子大步向着夏日與夏淼蟬走了過來,在他走過來兩步時,他腳下突然加速,化成一道光影滑到了夏日身後,向着他的背心抓來。

同時還叫道:“你說你是落難博士我們便相信你嗎?看你個子不大,聲音也也有些做作,誰知道是不是電腦上的身份證明是不是你偷來的!”

夏日微微眯上了眼睛,一側身,躲開了對方的攻擊,從容問道:“爲什麼這麼說?”

對方一仰脖子,得意地哼道:“都說物以類聚人以羣分,那個藍毛的傢伙我認識!我們學校殺人犯的兄弟,剛剛我也看到了,這小子隨便偷別人的東西,既然你這麼幫他,一定是他的同黨!” 自古以來,有城有會有河,有河才能孕育出文明。

作為方圓數百里最大的城市,李渡城城外的紫金江,稱得上李渡城的生命之源。

若有人能從天上看去,河從西向東穿城而過,曲折彎曲的走勢如一個大大的「S」形狀,把李渡城分為對稱的兩部分,像極了道家的太極圖。

而此時在紫金江上游三里處,一個紅色的人影,在樹枝上疾馳跳躍,他身形輕盈,紫蝶環繞,每次落腳的位置都會十分精準,絕對不會有半會猶豫,整個動作有像行雲流水一般流暢。

「撲通」一聲,紅色的人影跳入紫金江之中,連半點掙扎都沒有,筆直的沉了下去,眨眼之間江上已經不見對方的人影,只留下一圈圈水紋。

但沒有平靜多久,一抹異樣的紅色自水底浮上水面,大半邊水面被染成紅色。

水面開始不停的冒著氣泡,好像被火燒那樣沸騰起來。水面越來越不平靜,一道道巨大的波浪翻湧而起,形成一個巨大的水柱。

紅色的水柱在陽光下閃閃發光,隱約還可以看見水柱的似乎有什麼東西,似乎……是個人影。

「碰」的一聲巨響,水柱自內向外炸開,水珠四散而落,落在河水中,落在岸邊的草叢裡。

人影顯現,一個大約十歲左右的小女孩,身著火紅長裙、手持三尺青鋒、俏臉微寒,威風凜凜的站在空中。

這個小女孩不是別人,正是剛完成第一次淬體的琦千蝶。

「啊哈哈哈哈……竟然真得長大了。」琦千蝶一手叉腰,一手舉著寶劍,仰天大笑。

雖然第一次淬體就長高了那麼幾厘米,但是總是長高了呢,不但長高了,似乎連皮膚都更好更光潔了。

有了希望就有了拼博的目標,琦千蝶瀟洒的揮舞著手中的寶劍,盡情釋放著無窮的劍意以及喜悅。

琦千蝶感覺自己體內,似乎有無窮的力量在澎湃,龐大的力量在體內他的身體里亂鑽,他迫切的想要找個地方釋放出來。

金色的劍氣破劍而出,化為無數道劍氣斬向四面八方。

水面再次翻滾,不停的被劍氣激起道道水幕。

滴滴水珠落而復升,在陽光的照耀上,一道道彩虹出現在河面上,將原本無色的水幕幻化成七彩的彩幕。

琦千蝶身姿輕盈,足下只是輕輕在水面上一點,整個人便輕鬆的飛了起來,衣袂飄飛宛如彩虹仙子一般。

一套劍法使完,琦千蝶手挽劍花,隨手將寶劍插在身後,揮起拳頭對著岸邊一棵大樹轟去。

琦千蝶的拳頭小巧白皙,玉指青蔥,看上去不帶一絲威力。

但隨著「砰」的一聲巨響,原來一人多粗的大樹,以琦千蝶的拳頭為中心,猛得爆炸開來。

木屑四濺,樹葉飄落,那樹榦竟被琦千蝶用拳頭轟了一個對穿。

但事情還不算完,琦千蝶繼續運轉奕教自己的淬體術,體內靈氣開始奔騰,烏黑深邃的瞳孔浮起血色的紅光。

而隨著琦千蝶靈氣的運轉,原本鬱鬱蔥蔥的大樹由接觸開始枯萎、腐蝕、潰爛,接著片片碎裂開來,化為無數細小的木屑。

雖然木屑已經脫離大樹的本體,但腐蝕卻並未停止,幾個呼吸之間,由木屑變成木屑粉。

微風吹過,木屑粉消失的無影無蹤,整棵大樹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不但是大樹,依附著大樹而生的小草,而變得枯黃一片。

琦千蝶單膝跪下,以手撐著地面,目光死死的盯著前方,枯黃一片的草地,地上的泥土像被人翻動過一般,到處都是坑坑窪窪。

「看來不僅是地表,就跟深藏在地底的根系,也被屍毒一併腐蝕了。」琦千蝶站起身,意味不明的目光,順著河水流動的方向投向李渡城。

與其辛辛苦苦在李渡城的井中下毒,不如直接在紫金江的源頭下毒,在剛才看似毫無意義的發泄之時,自己原本沾在衣服上的血液,和舞劍時故意劃出來的血水,應該已經順著河水流入李渡城了吧?

「可惜了,毒屍不會出汗,不能驗證我的汗水是否有毒。」雖然毒屍不會出汗,但裝得更像個正常人,必要時琦千蝶可以運功逼點水出來,但沒有必要時,就沒有必要這麼做了。

琦千蝶掏出蟲笛,默念「雲體風身」,足下一發勁,身形輕盈飛起,延著紫金江向他和卓清歌約好的地點走去。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