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但一直在看她的芙拉,此刻臉上卻露出了玩味的神色。

她抱著多來戈走到艾爾莎面前,說道:「抬起頭來,看著我。」

語氣很普通,但其中的意志卻不容艾爾莎拒絕。

黑色捲髮的殺手抬起頭,目光直視著芙拉,沒有一絲躲閃。

「有意思!殿下,她是您的屬下嗎?」芙拉低頭向多來戈問道。

「不是,她是我的奴隸。本來被人出錢來刺殺我,但卻被蓋倫擊敗並且擒住了。」多來戈說道。

「這樣啊!那把她暫時交給我如何?我幫殿下您好好調教下她吧!」

多來戈一聽,沒有思考直接同意了,「好啊!那就謝謝芙拉你了!」

「為殿下服務是我等的榮幸!」

接著,芙拉抬手,一條黑色披風出現在手中,她將著披風扔給艾爾莎,說道:「把你的身子蓋好,這樣讓別人看是怎麼一回事啊!」

自然精靈是比較保守的精靈,這從芙拉的著裝就能看出來。翠綠色的高開口連衣長裙,內里卻穿著一條白色的緊身褲,將美好肌膚都遮擋住。

所以這樣的她就很看不慣艾爾莎的衣裝打扮。 自然精靈的保守,可不僅僅只體現在衣著打扮上,其他某些方面甚至達到了固執迂腐的程度。

其實,芙拉的表現要是被正宗的自然精靈看到了,那對方已經會對芙拉相當鄙視的。

因為芙拉摒棄了自然精靈的壞習慣和臭毛病,所以才會走出了生她養她的森林,來到外面的世界。

當年芙拉投靠傑藍狄的舉動,還被其他自然精靈敵視和唾棄。

迂腐固執的自然精靈們,甚至打算動手將芙拉圍住擊殺掉,為自然精靈一族除掉這個不守傳統的『禍害』。

幸好,那時候芙拉已經是二階了,並且也有好幾場輝煌的戰績。震懾於芙拉展現出的力量,自然精靈們才沒有輕舉妄動。

但是,看出了那些人想要做的事情,芙拉的心也被傷透了。

她正式與自然精靈斬斷一切關係,並且自稱為『龍精靈』,蘊意是『依附龍而生存的精靈』。

自然精靈那個群體已經讓她受夠了。

現在,芙拉看到艾爾莎,就像是看到了曾經擁有很多保護色的自己。儘管艾爾莎是個人類,但那種相似的感覺,卻給芙拉比自然精靈們更多的親切之感。

將多來戈放在地上,牽住他的手,芙拉伸出另一隻手挑著艾爾莎的下巴,「你很有天賦,我會好好調教你的。」

「多謝、、、大人!」艾爾莎用有些蹩腳的龍語說道。

看著艾爾莎溫順地站到自己身後,芙拉點點頭,然後她又看向了蓋倫。

古蜀國密碼 「小子,你很幸運呢!」

蓋倫已經經歷過龍血儀式,作為同樣經歷過龍血儀式的芙拉,一眼就看出來了。

相較於傑藍狄大人的火屬性,多來戈殿下的空間天賦更加珍貴且強大。芙拉看著人高馬大的蓋倫,心中有些羨慕。

想來眼前這傢伙已經獲得了空間方面的能力吧!

蓋倫當然理解芙拉的意思,他立刻彎腰低頭,說道:「芙拉大人說的是,我能成為殿下的騎士,確實幸運之極!」

「你明白這一點就好,龍血戰士需要遵守的三大準則,你清楚嗎?」

「一直銘記在心,從來沒有忘卻!」

「那就好!好好輔佐多來戈殿下,暴風國王這邊我去說。」芙拉對於蓋倫的表現還是挺滿意的。

而她所說的給暴風國王說,是要將蓋倫明面上與暴風王國的關係解除掉。畢竟,蓋倫已經是多來戈的騎士,要還有別的什麼身份,就不太妥當。

「明白,我會那樣做的。」

多來戈看著相互交談的精靈和騎士,笑了笑,沒有插嘴。

等他們說完了,多來戈這才問道:「芙拉,那天我的天賦能力發動之後,你有沒有將消息封鎖住?」

芙拉點頭回應:「封鎖了!那天看到您的天賦發動的所有人,我都讓他們簽訂了契約,保證消息不會外泄。」

「這就好。不過,這些天我沒有出現,人們沒有起疑心嗎?」多來戈有點疑惑。

芙拉解釋說:「這些天我每天除了來著看看之外,還會帶著『您』在暴風城轉轉。」

「是魔法幻影?」

「沒錯,請殿下見諒、、、」

多來戈擺擺手,說道:「沒關係的,不用為這個道歉。不過,芙拉你不想知道我這些天去哪裡了嗎?」

芙拉搖搖頭,「我很想知道,但我覺得我還是不要知道為好。空間天賦事關重大,您最好只告訴大人。對那些知情的人,就一定要讓他們簽約,違背了直接死的那種!」

「額,好吧!」多來戈點點頭,「對了,芙拉!那個女性火系巫師,我讓蓋倫殺掉了!」

「嗯,多謝多來戈殿下!這樣省了我不少麻煩!」芙拉說道:「不過,請殿下恕罪!那個巫師的同夥已經逃出暴風王國境內,我試著找了幾次都沒有找到。」

多來戈皺起眉頭,「這樣的話,那就沒辦法了。回頭我會向父親說明情況的,不怪芙拉你!」

說完話,多來戈便當著幾人的面兒脫光衣服,然後嘩啦一下,變回了巨龍本體的模樣。

「還是這樣子最舒服啊!」多來戈擺擺身體,舒展著翅膀。

曾經身為人,多來戈在龍生十五年中,對於變人相當渴望。

但當他真正變成人形態,並且用人形生活了將近十天後,他身體對於人形態的渴望已經消失了。

也許精神上還有,但身體卻很誠實。

還有,巨龍本來就不穿衣服,非要穿著衣服也很難受的啦!

忍了那麼久,現在回到了蘭斯位面,多來戈立刻就變回了七彩幼龍的模樣。

但芙拉看到多來戈變回來之後,臉上立刻露出欽佩的神色。

多來戈見狀,不由有些好奇,「芙拉你怎麼了?」

「不愧是多來戈殿下!現在變回本體模樣是最正確的選擇!待會暴風王國的知情者就會發覺您的歸來,而他們也都簽了契約不能泄露一切事情。」

「這樣一來,您變回本體不就保守住您提前擁有變人能力的秘密嗎?」

一旁的蓋倫聽到芙拉這麼說,立刻露出恍然大悟地神情:「原來如此!不愧是多來戈殿下!這樣既擁有力量,又充滿智慧的存在,才是我效忠的主人!」

這個寵妃有點閒 「芙拉大人,您可能不知道,有一個很厲害的人,將殿下稱作『小賢者大人』呢!」

逆天神醫 「這樣嗎?」芙拉欣慰地笑了笑,「多來戈殿下,我是看著您長大的,從小您就跟其他兩位殿下不同,果然您是充滿智慧的龍。」

在場一共兩人一精靈一龍,除過當事龍外,就剩一直沉默的艾爾莎沒有說話了。

於是,蓋倫和芙拉便看向了艾爾莎。

「啊!主人的本體真是霸氣十足,我都快要濕了呢!您的智慧也刺激得我不可思議!我、、、嗯~~啊~」

「騷蹄子!給我收斂點!」芙拉抬手打在演技浮誇的艾爾莎頭頂,雖然她看出艾爾莎是裝的,但芙拉的臉還是忍不住紅了。

她想起了傑藍狄偉岸的身姿。

此時,只有多來戈站在原地,看看這個,看看那個,小聲說道:「我這麼厲害嗎?可是我沒想那麼多,我只不過是覺得人形不舒服罷了~」 芙拉等人的表現,讓多來戈忍不住想起了第一次穿越身為人時候看過的一部番劇《OVERLORD》。

這部劇主角的屬下也是那樣腦補主角的偉大,可不就跟芙拉蓋倫他們腦補自己的聰明一樣嗎?

對於這種情況,多來戈沒有打破。畢竟這對他有益無害,屬下願意腦補就腦補吧!

不過,剛剛芙拉他們說女巫師的同夥已經逃出傑藍狄領地。這可就對多來戈原本的計劃造成了些許衝擊。

原本,多來戈是打算回來報平安,然後將那伙巫師捉住打死的。但現在看來,第二個目標可能沒法完成了呢!

原因便是,蘭斯位面實在太大了!

幾個擁有超凡能力的人,躲在這個世界,真是不要太容易。

這樣的話,那就只能像之前多來戈說的那樣,將巫師的消息告訴給便宜父親紅龍傑藍狄。這事情已經不是多來戈可以處理的了。

想通了這一點,多來戈便擺擺龍爪,對身前這兩人一精靈說道:「既然我已經回來了,那我們就跟暴風王國告別,然後回家吧!」

芙拉和蓋倫自然沒有異議,只是艾爾莎聽到『回家』兩個字時,心情有些激蕩。

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居然有來到異世界的這一天,自己居然做了一條龍的奴隸,自己居然離開了生養自己的大陸。

雖然在從零世界里,艾爾莎也沒有家,但那個世界終究是她的故鄉。

所以,此刻她心情會激蕩也就理所應當了。

不過,艾爾莎的適應能力很強,她調整的很快。

兩人一精靈跟在七彩幼龍身後,走出了小院,朝著暴風國王的寢宮走去。

路上暢通無阻,並且所有遇到的人都跟多來戈行跪拜大禮。

看慣了這些場面,多來戈沒有理會他們,而是直接走進了國王寢宮的大門。

「多來戈殿下!您、、、」暴風國王見了多來戈,激動得話說不完整。

他清楚芙拉的把戲,所以能夠看明白眼前這幼龍是真的!

這樣,王國的滅國危機也就解除了吧!

多來戈卻沒有理會國王的話,而是直接說道:「這些天打擾了,現在也到了回去的時候呢。」

「唉,多來戈殿下您還沒有好好逛過暴風城、、、」

「下次吧!等有機會我再來玩,今天是我跟母親約好的時間,所以我得回去了。」

聽到多來戈這樣說,暴風國王也只能作罷。

多來戈點點頭,轉身準備離開。

忽然,他停住腳步,丟出一句話:「請替我跟夏提爾道別,以後有機會再來找她玩。」

說完話,多來戈就扭著身子離開了,龍尾一擺一擺,險些將門口的花盆給打翻了。

站在房間的暴風國王忽然笑了,他笑的很開心。

總之,這一波暴風王國沒有虧就是了。

想到這裡,暴風國王連忙跑出去,想要送送多來戈。

但等他來到城牆的時候,卻發現龍獸車隊已經出發了。

於是,這位白鬍子的國王便賣力地對龍獸隊伍揮著手臂、、、

、、、

幾小時后,傑藍狄中心領地入口,多來戈回來時候看到的這裡,跟他走的時候是一個模樣。

多來戈想象中的親人朋友夾道歡迎的場景並沒有出現,那隻存在於他的想象中。

守護入口的戰士看到七彩幼龍,便連忙確認身份,然後敬了個禮,就放他們進入了。

中心領地是圍繞巨龍居住的龍窟所建立的城市,但看規模,這個城市可比暴風城大多了。

城中的街道很整齊,但建築卻並不規範,各式各樣的都有。

原因便是,這裡邊居住著天南海北來的人類或者其他種族的美女。

她們喜好不一,居住的房子也就不一樣了。

還未入城,多來戈就遠遠看到一條巨大的紅龍從天空中滑過,然後落到多來戈前方几百米的位置,變化成人形,順手摟住一個路過的姿色不錯的人族美女。

這正是多來戈的便宜父親,傑藍狄。

而他這樣當街摟抱妹子的行徑,無人敢提出異議。

因為這座城市的所有女性,都可以說是傑藍狄的後宮成員。

傑藍狄除了對希賽姆是真心喜歡的外,其他侍妾他大都只是喜歡她們的美色,也就個別幾個的才能讓他比較欣賞,但他不會真心喜歡她們。

因為此,他對普通的侍妾看得也就比較輕。類似於中國古代封建之後的有權勢的男人對於他小妾的態度。

所謂的女人如衣服,這個當然指的就是那些小妾,而不可能是正妻。

傑藍狄對他的後宮們不僅僅只進行普通的xing行為,他還會時不時來幾下角色扮演。

比如說扮演強X犯、扮演無家可歸的流浪者、甚至用自己強大的力量定住某一處的所有人,然後嘿嘿嘿、、、

總之,這位雄性紅火龍的性趣還是很好、很強烈的。

但今天,他卻只是抱住那個路過的美女上下其手之外,並沒有進行下一步。

按照以往的情況,他要麼隨便打開一家人的屋門,然後將那美女抱進去辦事;要麼就無視所有人的眼光,當街跟那個美女XXOO起來。

對於傑藍狄的行為,多來戈只是稍微一想,就有些明白了。

擔心孩子的安危,但卻不想在孩子面前表現出來,要維持自己的威嚴,想要做一個嚴厲的父親。

真是一個傲嬌又可愛的父親啊!

不過這麼說,便宜父親也應該知道了自己這些天不在蘭斯位面吧!不然也不會這樣、、、

想到這裡,多來戈轉頭對芙拉說道:「芙拉,我先去見父親,你給蓋倫和艾爾莎一人安排一個房子,要註明是我的人哦。」

「明白了,多來戈殿下。」

芙拉領著蓋倫和艾爾莎離開了,多來戈這才抬腳扇著翅膀,半跑半滑翔的朝著傑藍狄飛去。

一邊跑著,他一邊大喊道:「父親!我回來了!!」 御寵狂妃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