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任清平的母親和任清平談過之後,讓她給任清平做了助理。

這是她最想要的工作。

得到這份工作后,她欣喜若狂。

她要讓任清平愛上她,首先要有機會在任清平面前刷存在感,讓任清平發現她的好。

助理這份工作,天天在任清平的眼皮子底下,最合適她不過。

方蘭芝那麼丑,她這麼漂亮,她有信心,憑她的魅力,只要給她時間,任清平一定會厭煩方蘭芝,愛上她。

她想的很好,可是好景不長。

她莫名奇妙被任清平給換了工作。

任清平讓她去分公司當部門經理。

去分公司當部門經理,看上去是升職了,可是,那不是她想要的啊!

去了分公司,以後再想見任清平就難了,她還怎麼讓任清平愛上她?

她楚楚可憐的去問任清平,她哪裡做的不好,要調她走。

任清平一臉奇怪的看著她說,讓她去分公司做部門經理,是升她的職,重用她。

她說:「我不想去分公司,去了外地,我一個單身女孩兒,怕被人欺負,我想繼續留在你身邊工作,我不需要升職。」

她以為,她這樣說了,任清平一定會留下她。

哪知道,任清平看著她,冷冷的說:「這是公司高層領導開會議定的,是公司領導的決定,不是和你商量,如果你去,明天就去分公司報道,如果你不去,遞交辭呈,主動辭職!」

她難以置信的看著任清平,無法相信他對她竟然這樣無情,一點情面都不講。

她還想再說什麼,任清平直接不耐煩的說:「出去!」

她委屈的不行,哭著跑了。

她跑回了家,跪在任清平的母親面前,哭著說,她想接她父親的班,繼續做任家的管家,她不想去外地公司。

她對任清平的母親說,她運氣不好,總是遇到好|色的領導,在職場上,總是有這樣那樣的男人猥瑣她,想要佔她便宜。

她從小在任家長大,任清平的母親很疼愛她,見她哭的可憐,同意了她的要求。

她很得意。

任清平不讓她留在他的公司,她就留在他的家裡。 跟孫哲說實話也沒必要有太多的交流,程敬只是盡到了自己當初說的話而已,既然他們能夠讓龍山科學院付出代價,那麼程敬就會以對待朋友的方法來對待他們,這原本沒有什麼稀奇的,就算是對孫哲有些小小的懷疑也無所謂。

現在程敬就是把孫哲當成是那種喜歡拍馬屁的人了,對於這個人他並沒有做過多的解讀,有的時候想要說那麼多或者是做那麼多很顯然是不太可能的,不過既然已經到了這個地步那麼就安心地接受就好,沒有必要去考慮那些事情。

孫哲跟程敬沒有再進行更多的交流是雙方都希望的,孫哲本身也害怕自己兜不住露餡了,現在的情況很好,他在程敬面前並沒有暴露出任何,雖然他還是覺得有些困難,不過說起來應該沒有什麼其他特別的問題了。

接下來程敬就要迎接人生當中第一個重要時刻了,那就是萬千學子都為之努力的高考。

高考對於任何一個高中生來說都是非常重要的,雖然遠遠沒有到了可以決定一生命運那麼重要,但是總的來說還是很重要的。

程敬對於高考倒是沒有覺得那麼重要了,他想上什麼樣的大學自然是可以上的,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他還擔憂高考考不好的話很明顯就有些杞人憂天,所以他自然不會考慮那麼多那麼麻煩的事情。

至於上什麼學校,程敬已經跟曾維智打好招呼了,到時候就是一句話的事,想去明北大學就去明北大學,而且還是以正常錄取的方式進入。

高考這天,程敬雖然沒有怎麼重視,但是該做的事情還是需要做的,最起碼也要裝裝樣子,不管怎樣他也要陪著許婉於夢晗和依絲卡等人去的。

就在進入考場之前。孔垂憐見到了程敬,這小女孩湊過來問了一句:「你準備去哪上?」

「明北大學。」程敬比較興奮地說道。

「明北啊……那小婉和夢晗呢,還有依絲卡呢?」孔垂憐又問。

「她們估計跟我一樣吧,我去哪她們當然就去哪了。」程敬又是如實回答。

程敬跟孔垂憐之間對話很簡單,無非就是說一下大家未來的去向而已,然而程敬沒有發現的是孔垂憐沒一會就給曾維智打了一個電話。

「曾叔叔,我想要去明北大學。你幫我辦一下吧。」孔垂憐在電話里直接就這樣說了。

要說跟曾家關係最好的肯定不是程敬,那一定是孔家,孔垂憐想要去哪上學簡直是比程敬還要簡單的事情,孔孟顏曾這儒門四氏本來就是一家,資源共用而已,所以孔垂憐只要跟曾維智打個招呼就好。

「怎麼了垂憐?之前不是還說想要去學音樂嗎?怎麼突然要去明北大學了?」曾維智還有些不理解地問道。

「學音樂在哪裡都可以。明北大學的音樂學院不是也挺不錯的嘛。」孔垂憐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接著又直接對曾維智說道:「哎呀曾叔叔,你別管了,直接給我辦到明北大學就可以了。」

「好的垂憐,我這就去給你弄,不過這次可就說定了啊,要再改的話比較麻煩。」曾維智還是不忘提醒孔垂憐。這一次定好就是直接定好了,別再臨時反悔。

要說學音樂的話明北大學很顯然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畢竟明北大學的音樂學院沒有厲害到那個地步,但是孔垂憐既然選了那麼也是沒辦法的,曾維智也知道,這個小丫頭一定是因為程敬要去明北大學所以才會選擇自己也去吧,不過隨她去了,反正對於孔垂憐來說有沒有學歷都無所謂。更不用說在哪裡上學了。

孔垂憐跟曾維智說完了之後也一蹦一跳地進入到考場之中,對於高考這件事情來說,他跟程敬一樣沒有什麼壓力。

可是他們沒有壓力就不代表其他人沒有壓力了,其中壓力最大的人要數許婉和於夢晗了,這兩個女孩可是沒有想過那麼多事情的。

雖然說她們知道程敬一定會幫她們到明北大學上學,可是事情沒有到那一步的話也沒有人會真的釋放掉自己內心的壓力。

更不用說許婉和於夢晗以前都是學文科的,還不都是為了程敬才轉到理科班嗎。所以高考對於她們來說還是有著極大的壓力,這壓力也僅僅是比那些正常的考生輕鬆一些罷了。

不過不管怎麼樣高考也會進行下去的,這件事情並不會因為誰有沒有壓力就會取消,畢竟相對來說這也是一件比較公平的人才選拔制度了。雖然還有各種各樣的缺陷,但是在一些更好的機制還沒有發明出來之前,高考還是挺不錯的。

程敬很輕鬆地就考完了接連兩天的高考,理科綜合以及數學是他的強項,幾乎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拿到高分,這也跟他的天賦有關。不過語文英語程敬則是需要藉助一下超級微.信的漂流瓶功能了,好在他還有隱形眼鏡可以用,所以也算是順利過關。

要說這場高考當中最鬱悶的人當然就是依絲卡了,她的難度倒不是智商問題,而是語言閱讀問題。

依絲卡雖然能夠講漢語與聽漢語,但是她對於看漢語則是有些發愁了,卷子上所有的題都是用漢語寫的,這也就讓依絲卡處於一種多半看不懂題的狀態,連題都看不懂,怎麼可能做出很好的回答呢。

不過依絲卡唯一能夠驕傲的地方就是英語了,考英語這對於依絲卡來說是沒有任何難度的事情,她不拿滿分都不能證明自己是個外國人了。

依絲卡雖然在法律以及護照上完全是這個國家的人,但是她的文化以及思維到底還是外國人,要不是因為想要跟程敬一起去上大學的話依絲卡才不想參加這考試。

當然這一系列也只是小插曲,不管大家覺得有什麼正常或者是不正常的地方也都是這樣了,考試成績並不會隨著一個人的意志為轉移。

走出考場的那一刻,程敬不禁唏噓,心想自己的青少年時光也就這樣度過了,回想起來剛剛上高中的時候,還在燕南七中,在學校里跟同學們發生了那麼多啼笑皆非的事情,現在想想真是可笑。

當然程敬也不可能不記得自己後來是為何要轉來鑽石中學,跟榮羽的恩恩怨怨,跟孔垂信的義結金蘭,還有跟依絲卡之間的愛恨情仇,這些都值得程敬去銘記。

不管怎樣,不管這個高中生活是酸還是苦,程敬也都覺得這是一段難以忘懷並且值得回憶的地方。

「榮羽啊榮羽,你在強拆的時候大概也不會想到我還會有今天吧。」程敬感嘆了一下自己的人生,對那個已經死掉的榮羽說出來如上的話。

不得不說榮羽在程敬生命當中所起到的作用還是很大的,如果沒有當初他的強拆,也就沒有後來的敬哥,不過在此時此刻,程敬對於榮羽的各種感情已經煙消雲散了,不管是有多恨,其實在榮天林自殺的時候就已經可以選擇遺忘。

那份恨意還是適合埋藏在心裡,那幾個仇人對於自己的印象也都應該化作一縷青煙消散而去,程敬覺得這樣做還是挺不錯的,最起碼他覺得自己報了仇之後就不用再想那麼多事情了,畢竟他還有更大仇恨還沒有報,那就是孔垂信的仇。

可是榮氏家族會因為已經被滅就跟程敬再也沒有瓜葛了嗎,程敬會因為時間的流逝就可以讓一些人忘記他了嗎。(未完待續。。。) 榮氏家族會因為已經被滅就跟程敬再也沒有瓜葛了嗎?程敬會因為時間的流逝就可以讓一些人忘記他了嗎?

這個問題在程敬看起來是非常簡單的,畢竟榮家早就已經被自己滅了,想那麼多很顯然是不值得的,當初對於榮家的報復行動可謂是斬草除根,程敬沒有放過任何一個姓榮的宗親,同時也吞併了他們的榮盛集團,這難道還會讓對方有死灰復燃的機會嗎。

可是問題最關鍵的地方也正是在此,榮家被滅了,但是被滅的也只是姓榮的人,還有一些外戚是程敬當初所沒有想到的。

此時此刻,在帝都,這個曾經榮家的大本營,有一個將近三十歲的人正在接待一位重要的客人,這個客人就是魯青,而接待魯青的人,則是一個名叫石潛的人。

石潛不到三十歲,是一家娛樂會所的老闆,在金融危機之下他會所也還算是勉勉強強湊合過,但是跟以前比起來肯定是相差太多了。

如果說兩年前,石潛的娛樂會所可謂是各種貴客迎門,因為那個時候他有一堆非常富有的親戚來給他捧場,這些富有的親戚當然就是榮家了。

石潛是也是榮家人,不過嚴格來說應該是半個榮家人,因為他的母親榮天林是堂兄妹,他也是榮羽的哥哥。

由於石潛姓石,並且他的母親去世得比較早,所以當初程敬在滅榮家的時候並沒有波及到他,基本上算是讓他撿了一條命,不過仇恨的種子卻在這裡生根發芽,石潛永遠都不會忘記當初程敬是怎樣滅掉了榮家。

當然,不管程敬用什麼樣的方法來滅掉榮家都不過分,畢竟曾經榮羽做出來的事情幾乎可以說是不是人乾的,可是在石潛心裡很顯然不會這麼想,他只知道程敬是因為一些個人矛盾把榮羽害死,接著又把榮威害死。再之後就是榮燦、榮天林,以及整個榮家。

不過石潛雖然對程敬充滿仇恨,但是他也知道憑藉自己的能耐跟程敬比起來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他斷然是沒有能力去跟程敬相抗衡的,他很明顯知道程敬現在比以前滅榮家的時候還要厲害,想要滅掉程敬根本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然而最近石潛認識了一個人卻給了他一個希望,那就是魯青。

石潛也不知道為什麼在大街上這個年輕人就會對自己打招呼。當然也不知道為什麼魯青對於榮家跟程敬之間的恩恩怨怨了解得這麼多,但是他唯一知道的事情就是,魯青可以幫自己,因為他跟程敬也有幾乎同樣的仇恨。

要說仇恨,魯青很顯然比石潛要厲害多了,魯青的親哥哥魯然可就是在程敬那裡死掉的。不管是自殺還是他殺,程敬都脫離不了責任,當然魯青肯定不會去管魯然當時到底要幹什麼事情,不然的話他估計對程敬也會理解吧。

「我不想說太多,畢竟這個世界上跟程敬有仇的人並不是特別多,所以我來找你,你最好還是考慮一下比較好。」魯青把自己想要對石潛說的話說了出來。

石潛先是一陣沉默。隨後則是感覺有些難受,因為他並不知道魯青到底有沒有這個能力,畢竟自己以前沒有聽說過魯青這個名字,也沒有聽過有什麼厲害的家族姓魯。

按照石潛的世界觀來說,能夠聽說過十大望族或者九大望族就已經是他的極限了,讓他在自己的世界觀里加上一個公輸和墨很顯然是不太可能的。

「我……我不知道你到底能不能成功。」石潛猶猶豫豫地問道。

現在任何一個想要說殺掉程敬的人都不敢保證自己能夠成功,石潛在夢中自然也是殺過程敬好多次,可是夢畢竟是夢。在現實當中自己想要接近程敬都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情。

「我能不能成功跟你沒有太大的關係,我只是告訴你,你應該來幫我。」魯青如此霸道地說道。

對於事情最終到底能不能成功,魯青也自然是沒有萬全的把握,不過按照他這麼張狂的性格來說他應該是有足夠大的自信,不過魯青有一個缺點挺不好的,那就是即便是他再自信他也不願意告訴別人為什麼。反而他是喜歡命令別人。

魯青是因為想要讓自己自由一些所以才會從十樞洲跑到洲外來生活,可是他在自己自由的同時也希望自己能夠命令別人,這大概是一些正常人的思路了吧。

從這一點上來看,魯青倒是更加像公輸家的傳人了。因為最開始的時候公輸氏就是因為這個才開始跟墨氏競爭。

「既然你說成功與否跟我沒有太大的關係,那麼我也只好拒絕了,不是嗎?」石潛有些生氣地說道:「我害怕惹事,就算是我對程敬有仇我也希望能夠把自己還算舒適的生活繼續進行下去。」

「舒適的生活?進行下去?」魯青冷笑一聲:「呵呵,真是給你臉不要臉。我告訴你,你不答應我就永遠也沒有舒適的生活。」

「你以為你是誰?你憑什麼說這樣的話?」石潛略帶生氣地問道。

石潛別的不敢說,最起碼以他自己為中心的方圓二三十米還是他的地盤,他想要在這個小圓圈裡過上舒適的生活是很容易的。

「我已經告訴你了,我是魯青。」魯青則是繼續冷笑:「呵呵,我看你啊,真是不知道自己的弱點在哪裡,既然這樣,那我就幫你一下吧。」

「你想怎麼樣!」石潛看魯青似乎是有些動作,他以為對方要掏槍,不過接下來他卻看到了魯青在掏手機準備打電話。

魯青用凌厲地目光瞪著石潛,然後說道:「我現在就可以給程敬打電話,然後告訴他說榮家的人並沒有被滅乾淨,還有你這樣一個人在逍遙法外,並且你隨時隨地還在等著報仇,你覺得程敬會怎樣?」

石潛的臉色一沉,有些凝重地說道:「程敬為什麼會相信你?難道說隨便編造出來一個人告訴他會報復他,他就會相信了嗎?」

「首先他相信不相信是他的問題,但是你母親姓榮是擺脫不了的事實,你為了你母親的家族去報復程敬是很可能會做到的事情,程敬在聽到我說了之後就會派人簡單地查你一下,不用管你有多少錢或者是什麼身份,只要程敬知道了你母親姓榮,你覺得他會怎麼做?」

魯青這話直接就把石潛給嚇到了,因為魯青說出來的威脅恰巧是程敬會做的事情。

程敬當初並沒有讓人殺掉石潛是因為什麼?當然是因為完全沒有想到有他這麼一條漏網之魚,可是當程敬想到了之後會怎麼辦?當他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人在為榮家而報復自己會怎麼辦?當然要斬草除根,這是必須要做的。

其實石潛也應該明白程敬會這樣做,因為當初程敬怎樣折騰榮家的他還歷歷在目,如果真讓程敬知道有這樣一條漏網之魚的話他一定會非常謹慎並且小心地除掉,絕對不能留後患。

「你威脅我?」石潛惡狠狠地問魯青。

「對啊,威脅你,你能怎麼樣?你似乎除了選擇跟我合作以外也沒有其他的路子可走了吧?」魯青倒是直接說了,老子就是威脅你,你能怎麼樣。

石潛現在真是啞巴吃黃連,他萬萬也沒有想到魯青這個人竟然卑鄙到這種地步,為了達到他自己的目的竟然不惜用共同的敵人來威脅自己。

「我……我……我知道了,我會跟你合作的……」(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反正,她就是要留在他的身邊,待在他能每天看到她的地方,讓他發現她的好,愛上她。

她給她爸當副手,做她爸的接班人。

任家大大小小的事都歸她管,她好像找到了當女主人的感覺。

她很喜歡這份工作。

可做了沒幾天,又發生了變故。

任清平的母親忽然找到她,對她說,方蘭芝身體不好,身邊缺個生活助理,反正現在她爸還沒退休,管家的事還有人做,讓她別給她爸當下手了,去給方蘭芝當生活助理。

這對她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

她最看不起的人、最討厭的人、最恨的人,就是方蘭芝。

讓她給方蘭芝當生活助理,就等於方蘭芝是她的主子了。

被她最瞧不起的人踩在頭上,當她的主子,她怎麼願意?

她想了很多借口推辭,卻都被任清平的母親一一駁回了。

她很憤怒,甚至連任清平的母親都恨上了。

可她沒辦法,還是要做。

誰讓任清平的母親是任家的當家主母,而她爺爺、爸媽都是任家的家僕呢?

她簡直要恨死她的身份了。

如果她出身名門,憑她的美貌和才智,就算沒辦法嫁給任清平,也會有無數豪門貴公子爭著搶著求娶她。

哪會像現在這樣,她要想嫁入豪門,只有任清平這一個選擇。

別的名門世家,無論如何都不會娶任家管家的女兒做妻子。

她生來美貌,比尋常的女孩子聰明,又從小住在任家的豪宅中,見慣了任家人奢華富足的生活,普通的男人她根本就看不上。

她覺得,只有類似任清平出身的男人才能配得上她。

可因為她是任家管家的女兒,娶了她,等於平白矮了任家一頭,豪門世家的公子爺兒根本不會娶她。

她要被任家管家女兒這個身份害死了!

好在,她愛任清平。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