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仲九風淡淡道:「你該死!」

法聖怒道:「本尊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五絕院!本尊承認,赤睛飛虎王的確是你的,但那時候你……不管怎樣,本尊無愧於心!」

仲九風笑出聲。

「好一個無愧於心!你囚禁我家老爺又怎麼說?」

法聖張了張嘴,許久之後才說道:「這件事是本尊之過,與他人無關!不過,本尊也只是將仲陽武關押,並沒有傷害他,可小事化無。」

仲九風道:「對我來說,這可不是件小事!」

法聖道:「你想怎樣?」

「送你入輪迴!」

仲九風很乾脆,不想輕易放過法聖。

然而,就在他準備出手擊殺法聖的時候,一道麗影出現在他身後。

「九風哥哥,能不能,能不能不要殺他?」 看得來人,仲九風眼中閃過一絲無奈。

以前的擔心果然還是應驗了!

仲仙兒表情委屈,兩隻小手無措的捏著衣角,低聲道:「九風哥哥,你能不能不要殺他?」

「仙兒!」

法聖怒叫道:「你不用這般委曲求全的請求他,他不敢殺為師!」

仲九風沒有理會,皺眉道:「仙兒,你為何要救他?」

仲仙兒低聲道:「半年前,仙兒在外遇到了一隻赤靈仙境的妖獸,是師父救了仙兒,為此師父還受了傷!九風哥哥,仙兒不想欠他人情,想報恩。」

「仙兒,你在說什麼?還有你為何要叫他哥哥?」

法聖臉上滿是驚詫。

他不是傻子,能從自己徒兒的話語中聽出她和仲九風的關係並不尋常,甚至可以說是非常親密。

仲仙兒看著法聖,眼眸中滿是自責和羞愧。

「師父,仙兒對不起你!」

法聖驚道:「仙兒,你叫他哥哥,難道你……」

仲九風淡淡道:「仙兒是我妹妹,被你收入門下,就這麼簡單!」

一席話,全場震懾。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連風聖等幾個院長都感覺驚悚。法聖引以為傲的弟子,竟然是仲九風的妹妹!

那豈不是說,早在當初鍾仙兒拜入法院時候,就已經是仲九風設計好的?

法聖怒道:「不可能!仙兒非仲姓,不是你們仲家人,而是來自玉洲的一個小家族!」

仲仙兒委屈道:「是仙兒不好,騙了師父!仙兒本來沒有名字的,是九風哥哥為仙兒取名為仲仙兒,拿仙兒當妹妹。當初聽聞師父搶了九風哥哥的小老虎,仙兒氣不過,就拜入法院,想為九風哥哥查明真相,討回公道。」

法聖老臉一白,哆嗦道:「那,那新生大比是怎麼回事?」

仲仙兒沒有隱瞞,說道:「是九風哥哥讓仙兒贏的,仙兒才不在意什麼冠軍不冠軍。」

法聖身體一顫,驚恐的望著仲九風:「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仲九風淡笑道:「你說呢?」

法聖心念一動,頓時怒吼道:「該死!你和她合謀騙取本尊的日月法相之術,你真陰毒!」

仲九風淡淡道:「什麼日月法相,實在無用,你要是想拿回去,我可以還給你。」

法聖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

他感覺自己面前站著一個陰狠毒辣的大魔頭,簡直太無恥了!

眾院長和近百位長老們也是嘴角抽搐。

日月法相之術,這是何等重要的術法,竟然被人給騙走了。

更何況,術法又不是靈器,還回去有用嗎?怕是你早就已經學會,看不上眼了。

這一刻,他們才發現仲九風是多麼的可怕,竟然神不知鬼不覺的就把法院的鎮院術法給整走了。

「你這是叛院!」

法聖怒吼道:「仲九風,你擅自盜取五絕之術,罪大惡極,五絕院眾仙人人得而誅之!」

「說句你不喜歡聽的,就算我叛院,那又如何?在這五絕院,乃至整個藏洲,有哪個人仙是我對手?」

仲九風表情平淡的看著法聖。

「若非你救過仙兒,你已經死在了我的九昧真火之下,還有機會讓你在這裡誣陷我?」

法聖不服氣,硬聲道:「就算你實力強又怎樣,踏入了十八靈之列又怎樣?敢私自盜取日月法相之術,就是大罪!從今以後,你就是我五絕院最大的仇敵,你的惡跡,將世世代代傳下去,受人族唾棄!」

仲九風淡淡道:「在這之前,你得問問眾位院長答不答應。」

他話音剛落,靈聖就站了出來,眼中充滿激動之色。

「本尊不記得九風上人盜取過日月法相之術!」

火聖也道:「沒有證據,不能妄下結論,冤枉一個人族頂尖靈仙!」

雷聖道:「本尊相信,九風上人不會做這種事!」

風聖猶豫片刻,而後義正詞嚴的說道:「九風上人為人正派,絕不會做這種事,我想九風上人說的都是氣話。」

殿中那些各院太上長老和眾位長老們也是紛紛附和,表示九風上人絕對沒有盜取日月法相之術。

開什麼玩笑!

九風上人已經是十八靈級別的靈仙了,跟他對著干,不是找死嗎?

再者,只要九風上人還在他們五絕院,十八靈都不敢再來招惹他們了。更何況,五絕院的未來還得依靠九風上人。要是把九風上人給氣跑了,那不是血虧?

「你,你們……」

法聖老臉脹紅,那是羞憤。

他沒想到眾人這麼快就『背叛』了他,那些法院的長老們也把他給拋棄了,沒有為他說話。

仲九風淡淡道:「按理說,以你的所作所為,我有理由殺你一百次!但有仙兒為你求情,我可以放了你。不過,法院院長之位你得讓出來。」

法聖怒道:「妄想!你以為本尊怕你不成?有本事你就殺了本尊,看看世人怎麼說!」

仲九風屈指一彈,泯滅了法聖周身的九昧真火。

「那我便將你搶奪他人靈獸的事情傳出去,讓你沒法做人。」

法聖驚叫道:「你不能這樣做!」

「為什麼不能?」

許久之後,在眾位院長的『大力勸說』之下,法聖終於『同意』,讓出法院院長之位,且永不離開五絕院,直到渡赤靈劫。

對他來說,這已經是最好的結局了。

風聖突然朗聲道:「本尊提議,由九風上人接管法院,並帶領我們五絕院走向輝煌!」

他很聰明,一是想藉此將九風上人和五絕院綁在一條船上,二是希望通過示好消除仲九風心中對他的芥蒂。

要知道不管是搶奪赤睛飛虎王,還是囚禁仲陽武,都與他脫不了干係。

靈聖說道:「依我看,法院院長之位還是另選他人。」

「恩?」

眾人驚詫,摸不透一直支持仲九風的靈聖為何會說這種話。

仲九風也不由得看了靈聖一眼。

他倒不是真想當什麼法院院長,只是他不明白靈聖為何會突然與他唱對頭戲。

火聖急忙給靈聖打眼色。

靈聖笑道:「我院典籍記載,在五院院長之上還有院主一職,成為院主必須擁有十八靈級別的實力,更重要的必須是我院中人,而九風上人兩兩皆備!我提議,九風上人可為我五絕院的院主!」 第2223章魚兒上鉤了(一)

「陶兄快脫下來……不對,這裡大庭廣眾的,那我替你擦擦……」

孟少寧一臉傻白甜的模樣,眼中滿是懊惱的連忙放下了酒壺,就取出錦帕作勢就要去給陶營身前擦拭,只是對面的陶營卻是快速朝後一躲。

「陶大哥?」孟少寧拿著錦帕滿臉茫然。

陶營臉色有些泛黑,看著眼前這公子哥一臉茫然不解的模樣,他只覺得胸口被酒水潑中的地方黏膩膩的讓他想要掐死眼前這人。

他忍了忍,才僵硬的露出個笑來:

「賀公子不必如此,不過是件衣裳罷了,你也是不小心的。」

「再說男人家家的,在外弄髒了衣裳也沒什麼大事,賀公子不必愧疚。」

孟少寧有些遲疑:「真的嗎?可是我看髒了好多。」

陶營磨了磨牙,咬牙說道:「真的,你瞧這來來往往的人有幾個衣裳是乾淨的,在外走商時滿身塵土、比這狼狽的時候多了去了,賀公子不必介懷。」

見眼前這傻白甜拿著錦帕還想靠近,陶營連忙轉了話題。

「賀公子要真覺得不好意思,那便請我喝酒吧。」

孟少寧遲疑了片刻,頓了頓:「那我讓他們再上一壺好酒來……」

「不用了,這壺就好。」

陶營連忙伸手接過了孟少寧手中的酒壺,要真讓這傻白甜再來一回,別再給他潑個滿頭。

陶營雖然對眼前這公子哥兒有所求,甚至想要借著他去攀上那賀氏的路子,可是卻也不想和孟少寧多糾纏。

怕孟少寧不相信,他直接拿著那酒壺就倒了杯酒,然後仰頭就喝了下去,果然就看到對面原本滿臉愧疚的孟少寧像是鬆了口氣的模樣。

陶營心中嗤笑了一聲,放下杯子后便轉移話題道:「賀公子這次來永臨關可是歷練的?」

孟少寧被他轉移了心思,點點頭道:「對啊,以前我都一直留在家中,每次都是大哥他們出來,這次我求了我爹好久,他才准我出來。」

「你都不知道,我這一路上費了多少心思才把我爹派來跟蹤我的人甩掉。」

「那些人簡直快要煩死了,每天就跟在我身後陰魂不散的,時不時的還要跑出來跟我說我爹怎麼怎麼的,陶兄你說他們煩不煩?」

「好在我聰明,之前在安俞的時候,趁著那邊關卡突然去了好多人,直接混在人群里把他們全部甩掉了。」

陶營聽著孟少寧的話,心中鄙夷。

這就是世家公子哥。

明明家中擔心,派人保護,可他們卻是不知天高地厚,只想要著他們口中的自由,將保護他們的人甩掉,卻不知道外面的世道人心險惡。

要是他是壞人,或者對這傻白甜公子哥兒別有所圖,就他剛才顯露出來的富貴,和這麼隨便就能告訴旁人他家中情況,隨隨便便就能得了他的信任將人騙去偏僻的地方。

這公子哥兒甩掉了身邊保護的人,怕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不過……

陶營想起剛才這人所說,大燕安俞關異動,心中一動問道:「你說安俞突然去了好多人?」

(本章完) 「什麼?」

「不行不行,雖然確有院主一職,可從開院到今天,我五絕院從未出現過統領五院的院主,這不和常理!」

「我也覺得不行,倒不是我懷疑九風上人的實力,關鍵是院主一職太過重要,需要深思熟慮!」

靈聖此話一出,不管是幾個院長還是眾位長老,都在反對。

畢竟,院主就相當於五絕院的皇帝,無論是哪個院門都得聽從院主的號令,權力太大了。

仲九風這才明白靈聖是什麼意思,心中滿是感動。

靈聖正色道:「九風上人乃十八靈級別的靈仙,足以帶領我們五絕院走向輝煌!」

「這……」

一聽十八靈級別,眾人就猶豫了。

十八靈!

這可不是說說那麼簡單,而是真的可以對敵什麼火麒麟王、天鵬王、九彩孔雀這樣的可怕存在。

當初援助五絕院的火焱上人同樣也是十八靈級別的靈仙!

在戰場上,火焱上人來去如風,見妖殺妖,短短片刻手刃十餘個妖王,沒有任何妖仙能夠反抗,戰力逆天。

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曾幻想過,若是五絕院也能出一個這般強大的靈仙,興許就不會有八十八路妖王圍攻五絕院的事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