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以後還能否站起來,都是未知數呢,估計下半輩子,就得乞討為生了。 眼看著,衛小米再也撐不下去了,即便她連續喝下大半壺能量液,仍擋不住異能的持續消耗。

她臉色蒼白,連手腳都顫抖了。

秦寒擔心地瞅著她,「怎麼樣?要不先休息一下?」

休息個屁啊!

她的綠色光球還有一點點就完成清毒洗禮了,她現在放棄,就等於之前的全部都白做了。

那毒素擴散的可快了,有一絲絲的存在,都能慢慢蠶食全身。

她把最後一點能量液倒進嘴裡,努力控制綠球吞噬胖子他倆體內最後那絲灰黑物質。

「好了!」

眼見兩小團指甲蓋大小的綠色光球,從胖子他倆頭頂冒出,合併到一起也只有玻璃球大,無精打采地回歸到衛小米的頭頂上方。

衛小米癱坐在地上喘著粗氣。

秦寒忍著惡臭,探頭看向胖子兩人,見他倆的面目都被污垢擋住了,也看不清臉色倒地咋樣了。

胖子晃晃悠悠坐了起來,連毛彬彬也撐著胳膊爬起身。

「噯?大孫子!你、你醒了……」還是毛爺爺見過的世面多,翻身從地上爬起來,不顧惡臭,摸著毛彬彬的臉叫道:「認得爺爺不?」

毛彬彬點點頭:「爺爺,我沒事。」

毛爺爺喜極而泣,連連喊著老伴:「別哭了!快去給孩子們弄點吃的!瞧我的大彬彬……都瘦了……」

秦寒:「……」糊了滿臉黑漿糊,也能看出瘦?

衛小米發現,胖子頭頂上出現一個灰黃色的光球,有網球大小。而毛彬彬頭頂上有一小團黑色的漩渦。

他倆竟然都有異能了!

就是不知道這兩種異能到底是什麼。

秦寒咧開嘴笑了,對胖子他倆說道:「快去洗洗吧,臭死了!」

毛奶奶見大孫子好了,也喜笑顏開,抹抹臉上殘留的眼淚,急忙說:「去樓下浴室洗吧,奶奶去燒水!」

樓下院子里有口手壓井,用水方便,而且,看他倆人這樣子,不洗個四五遍怕是洗不幹凈。

胖子下了床,只覺得全身輕鬆,身體也沒有原先胖了,似乎縮小了一大圈。

「嘿!吃晶核真的管用啊!我感覺到我的異能了。」

說著,他手心上出現一團旋轉著的土黃色光球。

「這個應該是土系異能吧?」秦寒問。

「嗯!」胖子隨手一丟,一堵一米多高五十多公分寬一米長的土墩子,「咚!」地砸在衛小米麵前,連樓板都顫了兩顫。

衛小米火了,爬起身,沖著胖子叫道:「你還有臉得意?你說你到底吃了啥晶核?」

她很是氣憤,看看她頭頂上那團小綠球,只比玻璃珠大點兒了。

要不是還顯示是二階的,她都以為綠球降級成一階的了。

胖子內疚地撓撓腦袋,「是、是吃了喪屍的晶核……」

他與大毛那時雖身體僵直不能言語,但腦子還是清醒的,也知道自己中了屍毒了,心裡那會兒可後悔了。

當然,也知道是「寒子」救了他倆。

「你們知道那喪屍身上有屍毒,還要吃那個,是不是嫌自己命太長了!」

衛小米現在的火大著呢,恨不得揪著他倆的耳朵教訓。

「還不是因為,那個晶核看起來比其他的等級高嘛……」胖子吶吶道。

呵!衛小米簡直對他們無語了。

突然又指著毛彬彬罵道:「胖子不曉得屍毒的厲害也就罷了,你呢?」

毛彬彬可是中過屍毒的啊!

毛彬彬縮縮腦袋,垂著頭不敢言語。

「哎呀!哎呀!哈哈!你們都餓了吧?快下樓吃飯吧。」毛爺爺見孫子吃癟,連忙過來打圓場。

秦寒拉著衛小米低聲說道:「消消火,你不是累了嗎,先歇歇,吃完飯再罵。」

衛小米先前是疲倦的不輕,經過這一番發泄火氣,竟然覺得好多了,連頭頂那個綠色光球也似乎大了一圈。

再看胖子兩人,早在毛爺爺的掩護下,溜下樓去了。

等胖子和毛彬彬洗完澡出來,毛爺爺看著大孫子笑眯了眼,「我家彬彬更帥氣了,你們都是吃的啥才變這樣的啊?」

衛小米斜了他倆一眼,也有些吃驚。

胖子的身形縮水一圈,不像原先發酵饅頭似的虛胖,看著倒是結實很多,五官也舒展明朗起來,顯得英俊不少。

毛彬彬本來就是那種文弱書生的樣子,細眉細眼的,在學校那會兒都是戴著眼鏡的,因為逃跑的倉促,將眼鏡遺落了。

這會兒,他皮膚白嫩可人,不知是不是衛小米的錯覺,他身形看著比以前挺直了許多,人也精神了,氣場也變的大了。

以前,他那後背都是微駝著,再加上戴著眼鏡,顯得有些猥瑣。

「吃飯了!老頭子,過來幫忙端盤子。」

毛奶奶做了很多菜,估計將家裡的存貨都拿出來了。

一盆臘肉粉條,炒馬鈴薯絲,冬瓜燴火腿,十幾個煮雞蛋,一大鍋白米飯。

胖子和毛彬彬每人吃了三大碗飯還意猶未盡,不過看鍋里沒剩多少了,才放下筷子。

衛小米和秦寒早就吃完了,只等著他倆完工呢。

「時候不早了,咱們出去殺怪。」秦寒抽出他的那把紫劍,用一塊碎床單緩緩擦著說道。

「噯?衛小米,你這劍是哪來的?」胖子和毛彬彬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伸手碰了碰紫劍。

秦寒瞥了他倆一眼,「咱們抓緊去殺怪,以後說不定你們也能有。」

衛小米瞪了他一眼,其實心裡也是期待的。

胖子眨巴著眼,突然看向衛小米,咧開嘴笑了,「我明白了。肯定是寒子出了裝備了!」

衛小米抽了下眼角,輕輕哼了一聲。

「走走!」胖子興高采烈地往外面去,突然又問:「咱們開車去嗎?」

秦寒點點頭,「將車裡的東西都搬進家裡,咱們開著空車走。」

於是,六人一齊動手,很快將車裡的東西都搬進屋裡了。只留下幾隻空背包。

「咱們的車子要加油了,麵包車的車前窗也壞了,不如就開著越野車出去吧。」秦寒說。

幾人點頭。

臨出門前,毛彬彬囑咐爺爺奶奶待在家裡不要出門,說他們晚飯前肯定能回來的。

「彬彬啊,你留神點啊……」奶奶沖著孫子揮手。

「奶奶,您放心吧,我有異能了,不會有事的……」

毛彬彬的異能竟是風,他如今剛剛一級,施放起來時,已經能用異能將黑屍怪身上的肉片片割碎了。

他第一次使用時,可把衛小米噁心壞了。

「喂!你能不能別這麼惡趣味啊,直接用風刃割去它們的腦袋便是了。」連胖子也看不下去了,直接沖他叫起來。

毛彬彬委屈地瞥了他一眼,嘟囔道:「我不是正在試用嘛。」《農妃傾天下》第154章吃玉米了「30天前我們接到離我們不遠的某某星系阿庫茲星球殖民地發過來的求援報告,稱出現人口失蹤案件。」此刻已經到達阿庫茲星球空域的護衛艦艦長在會議室的大投影儀上放了一張阿庫茲殖民地的鳥瞰圖介紹道。

「一般情況下,我們更傾向於處理海盜入侵事件,但在接到求援后,我們迅速組織一隻三人派遣隊搭乘穿

《諸天執行者:從看門狗開始》第84章阿庫茲探索準備 很快,一個個朝奉就跟着王新元,進入了一個特殊的房間之中。

在這房間之內,堆積了許多的器具寶物。

陳少君一眼掃過,即便沒有施展出靈眼術,也能夠感覺到許多器具之中,都攜帶着濃厚的煞氣。

緊接着,王新元開始分配寶物。

二十個正式朝奉,其中有些只是剛剛成爲正式朝奉沒多久,有些則是入行多年,距離神望之術大成,成爲朝奉大師都只差一步之遙,但在王新元面前,都顯得十分恭敬。

而對方分配的寶物,也恰如其分,從煞氣濃度上看,幾乎都處於那些朝奉的能力範圍之內。

“果然有幾分門道。”

陳少君很快上前。

靈隱術之下,氣血不顯,法力不露,只顯露出初入朝奉沒多久的精神強度。

對方打量了一眼,順勢就取了三件寶物,交給了陳少君。

“多謝王大師。”

陳少君應了一聲,看向了托盤上的三件物品。

一個,是一個茶壺器具,一個則是生滿銅鏽的罐頭,一個則是四方形的青銅簋。

強大的精神感觸之下,他能夠察覺到,這幾件物品之上的煞氣,濃度都不低,最強的應該是那件青銅簋,隱隱傳來的陰寒,讓人心神都有幾分不寧。

不過不得不說,又確實是處在他此時表現出來的精神強度,所能夠承受的範圍之內。

只是會比較艱難一些。

若是同層次的朝奉,估計鑑定完一件寶物,就要休息一段不短的時間,不然就有可能陰溝裡翻船,被煞氣侵害。

“去吧,鑑定完了之後,有什麼疑惑都可以跟我提。”

王新元笑了笑,開口說道。

“是,王大師。”

陳少君點了點頭,猶豫了一下,並沒有直接詢問解寶師之事,畢竟身後還有人在排隊。

既然對方說了,鑑定完了會爲他解惑,他倒也不急於一時。

很快,他就在一個下人的安排下,進入了一個密封的房間之中。

打量了一下房間,一個牀鋪,一套座椅,桌子上,還細心的擺放了蠟燭和竹香,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只是或許是處於船上,地面有幾分潮溼,手摸桌椅之上,也感覺到有些黏連。

陳少君對於環境並不挑剔,見沒什麼其他問題,就將托盤放在了桌子上,卻並沒有第一時間開始鑑定,而是目露沉思之色。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