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以前從來不說髒話的她,現在也差點一句臥槽說出口了。

“你……”

她萬萬沒想到,這傢伙會說出這種話。

竟然還把責任全都給甩到她的身上來了。

自己要幫的,竟然是這種人?

黃毛看向了柳詩雅,稍微眯起了眼睛。

他自己也知道,自己今天必須搞到錢,否則李元升一定會怪罪到他的身上來。

至於錢怎麼來,說實話都無所謂了。

於是他的一雙眼睛立馬盯在了柳詩雅的身上,嘴角也露出了那麼一絲冷笑。

“柳小姐,你說好借他錢,怎麼又不借了呢?”

“我……我沒說過……”柳詩雅使勁地搖着頭道,“我只是過來幫他跟你們講道理……”

“講道理?我們需要你和我們講道理嗎?既然你已經牽扯進這件事情裏了,那就要好好地負責!今天,你要是不幫樸正陽還錢的話,我就把你帶到我們南高麗去,至於是去幹什麼,呵呵,你應該清楚。”黃毛笑道。

柳詩雅咬緊了牙關。

現在她已經徹底地後悔了。

早知道這傢伙是這樣的人,她是絕對不可能幫他的。

現在好了,把自己也搭上去了。

她沉默了十幾秒之後,朝着黃毛說道:“把手機給我。”

農家悍女之空間有田 “嗯?你要幹什麼?”黃毛問道。

“我……我叫人送錢……”

……

另一邊,秦澤正帶着楚幽憐滿大街地找着綁走柳詩雅的那輛車。

可東海市這麼大的一個城市,連車牌號都沒有,要找一輛車談何容易。

秦澤皺着眉頭,撐着雙腿。

“該死的,到底跑哪裏去了!”

不過也就在這時候。

秦澤的手機突然響起來了,一看,還是柳詩雅的號碼。

他趕緊接起了電話,二話不說直接開罵。

“喂!蠢女人!你人呢!”

要是往常,柳詩雅這麼被這傢伙罵鐵定已經和他互咬起來了。

可今天,她還指望着這傢伙救自己呢。

“秦澤……我在XX酒吧呢……”

“什麼?”秦澤一聽更怒了。

草!

老子這麼擔心你,你跑酒吧去玩了?

還跟着那個貨?

你在跟我搞笑呢!

秦澤越想越氣,剛想掛電話,可柳詩雅馬上就又用顫抖的聲音說道。

“秦澤……把我桌上的銀行卡拿過來一下……我裏面有五六個億……”

聽到柳詩雅這顫抖的聲音,秦澤頓時反應到有些不對勁了。

還五六個億,這傢伙哪裏來這麼多錢?

難道……難道是遇上什麼事了……

秦澤沉默了兩秒:“你是不是又被逮起來了?”

“嗯……”柳詩雅小聲說道。

丫的!

就知道!

秦澤嘆了口氣。

“行吧,我現在過來,你小心。” 雖說還沒到午夜十二點,沒辦法變身。

但是秦澤還是覺得,對方的人最多不過就是一幫要賬的混混嘛,能有什麼了不起的?

憑着現在系統給他的技能,一個金剛不壞,一個掏蛋,不對,吸收精氣,對付這種人還不是輕輕鬆鬆的?

他壓根就沒有把對方放在眼睛裏,隨即帶着楚幽憐就奔向了剛剛柳詩雅電話裏說的那個酒吧。

楚幽憐甚至還帶了根棍子。

“你帶棍子想幹嘛?”秦澤皺着眉頭問道。

“你……你不是來打架嘛……我找個武器幫忙……”楚幽憐說着還做了個深呼吸,一副已經將身死置之度外的模樣。

可秦澤卻嫌棄地看了她一眼。

帶着這小姑娘能有個錘子用,到時候別也被抓了,救一個就已經很吃力了,別到時候還要救兩個。

而且他揍人還主要要靠着那個吸收精氣的技能呢,讓人家小姑娘看到自己怎麼出手的還真不怎麼好。

“行了,你在外面等着,我一個人去就行。”秦澤拍了拍她的腦袋,隨即就朝着裏面走去。

……

剛進去。

兩個壯漢就把他給攔住了,也不說話,一雙眼睛就這麼死死地盯着他。

可能是最近經歷的事情比較多了,現在的秦澤已經不是很虛這種體型比自己大了好多倍的壯漢了。

他面無表情地看了對方一眼,直接問道。

“我來見柳詩雅的,她在哪裏?”

這兩個人一聽,打量了他一頓,隨後輕哼了一聲,帶着秦澤朝着裏面走去。

在裏面的一間小黑屋裏。

秦澤看到了坐在椅子上正哆嗦着的柳詩雅。

沒錯,這副傻樣子確實是她。

柳詩雅一看到秦澤,眼睛都放光了。

直接站了起來,激動道:“秦……秦澤……你來了……”

秦澤卻嫌棄地看了她一眼。

明明現在發生的事情都是這貨自己找的,我特麼真是閒得蛋疼來救她。

那打着脣環的黃毛直接走到了秦澤的面前,臉上掛着猥瑣的笑容。

“呵呵,你就是柳小姐讓來送錢的人吧?錢呢?”

那樸正陽也趕緊湊了上去:“錢……錢呢!”

他很清楚,只要這個人能把錢拿出來,那他就能得救了,他就能開始新的人生了。

只可惜,秦澤攤開了雙手。

“不好意思,要錢沒有。”

聽到這話,出了柳詩雅之外的所有人都是一愣。

沒錢?

沒錢你過來幹什麼?

送人頭嗎?

樸正陽直接急了。

“不是讓你拿錢過來的嘛!你不拿是幾個意思?”

急完了之後還看向了一旁的黃毛,又開始苦苦哀求。

“哥!這……這真怨不得我……我已經盡力去湊錢了……是這兩個人耍我……”

黃毛一腳把他給踹到邊上去,然後走向了秦澤,臉上還帶着狠笑。

“小子,你知道你不帶錢過來是什麼後果嗎?”

秦澤也不理會他,直接走到了柳詩雅的面前,拉着她的手就要朝外面走。

柳詩雅這次也攥緊了秦澤的手,恨不得要用502膠給黏上去。

畢竟這傢伙現在就是她唯一的希望啊。

可這幫人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讓他們離開呢?

黃毛眼看着秦澤這舉動,覺得大怒。

這地方豈是你想來就能來,想走就能走的?

“小子!你是真的找死!”

一幫人很快就把他們給攔住了。

秦澤皺着眉頭看了他們一眼。

畢竟他也不想搞出什麼太大的麻煩,要是這幫人能就這麼讓他離開,那是最好的。

可現在看來,是不太可能了。

“欠你們錢的人不是這什麼當紅韓星嗎?跟我們有什麼關係?你們要找直接找他不久行了,找我們幹什麼?我知道你們不是什麼好人,不過也別招惹錯了對象,否則後果你自己負責。”秦澤也毫不退讓地說道。

原本還有點擔心會不會有什麼和王若馨那種人一樣的變態神經病在。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