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仙樓周遭仙鶴飛翔,鳥語花香,好一個神仙佳境。

此刻,一片碧波之上正有一個全身純白衣裙的女子赤足踩在水面上撫琴。

女子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美目流轉間盼兮兮的。特別是一雙縴手皓膚如玉,映著足底下的綠波便如透明一般,烏黑柔順的頭髮,挽了個高高的公主髻,髻上簪著一支珠花的簪子,上面垂…如新月清暈,如花樹堆雪,一張臉秀麗絕倫美如天上的星月。

琴音流暢如山泉潺潺而過,如彎月寫月輝而下。

紅青昭久久貯立,良久,琴音漸漸逝去。

「唉,這陽春調還是無法進入佳境。」海媚嘆了口氣。

「呵呵呵,媚兒,你今天有情緒啊。」一道宏亮的笑聲傳來,分不清來自何方。好像來自遙遠的天邊似的,又好像直接從星辰空間而來。

「師傅,你又取笑媚兒了。」海媚輕抬頭笑道,頓時,如百花嬌媚而放,好像連風聲都在應和著女子之笑。

「唉,你是該出去走走了。天縱奇才但也需要磨礪,你以百年不到時光修鍊到天仙境,擁有了奪取神格的基礎。但是,寶劍鋒從磨礪來。」那聲音嘆了口氣再沒聲音了。

「青昭,你來啦。」海媚輕笑。

「小師祖,我……這個……青昭有一事相求。」紅青昭終於出口了。

「唉,八十一劍也不容易。只不過府中規定是不能破例的。傳劍之事我倒是可以幫他一把。」海媚說道。

於是,紅青昭拿出了金木水火土風雨雷電九大劍陣秘訣以及一些傳念的咒語符紋等。

海媚絕頂聰明,而且是劍道大家。這九大劍陣她僅用了幾天時間就融合了。

爾後,指頭往遙遠的地方一點。

銅鎖又有反應了——雷元素五行劍陣。

唐春剛進銅鎖空間就給搞了個灰頭土臉,直接給一劍劈得全身差點成了木碳。

它娘的,雷劍之陣怎麼發此剛猛?唐老大心裡憤憤然,整個空間全是划空而來的巨大天雷。那天雷在空中幻化萬千。時虎時龍時鷹時豹。而且,全都是以劍念的形式過來的。

並且,在劍陣之中居然時隱時現一些女人味。

怪事了,味兒怎麼跟以前不一樣。好像柔情似水,但是,又冷漠如鋒利的寶劍。唐春一邊抵抗著一邊尋思著這一切變故。

幸好吞噬了神蓮之花,不然,唐春早給劍光劈成肉塊了。

神蓮的修復能力的確驚人,一道劍傷一出,瞬間就能修復了。也不曉得挨了多少劍。

終於,唐老大發飈了。『來世一掌』驚天而出,並且,五指帶劍,水木兩屬性劍陣形式攻擊向了那五道恐怖劍念。

「不好,小師祖法力通天,會不會傳過去的劍陣太強要了唐春小命。」八十一劍想到了這個嚇人的問題,飛雲飄也急了,背起師弟直飛到了雲海仙山把此事傳給了紅青昭。

「哎呀,我也沒想到這個問題啊。以前八十一劍只是地仙境界傳過去肯定弱很多。可海媚師祖可是天仙境顛峰啊,麻煩了。」紅青昭一聽臉色也有些變了,趕緊把此事跟海媚說了一下。

「麻煩了,剛才我一時興起動了半成劍念的。估計唐春現在已經……」海媚一聽,眉毛動了動,一臉不好意思的看著八十一劍三人。

「半成?」八十一劍痛苦的呻吟了一聲,一臉死灰。

「沒救了,肯定沒救了。天仙境半成劍念一個涅槃境能擋得住?」飛雲飄一臉憐憫的看著八十一劍。

「我這是好心辦了壞事。」紅青昭也是一臉後悔。

「我馬上看看。」海媚伸指往眼睛上一點,一滴精血注入了眼眉之中。不久,一道神念透過時空瞬間到達銅鎖空間。

「啊,他怎麼會這一掌?」海媚感覺到了,當然,看是看不到的。畢竟,太遠了。她獃獃的站在碧波上。

「怎麼啦小師祖?」紅青昭問道。

「怪事了,老子這一掌居然打出一女子來。」唐老大也是十分的驚詫,來世一掌擁有巫力,可以預知一些今後發生的模糊的事。想不到這一掌過去居然打出一個模糊的女子身影來。

不過,唐春再怎麼樣摧力都看不清女子的長相。只是感覺那女子飄塵如星空中的一輪皎月——高不要攀。

唐老大生氣了,開啟了一個貯存火元素仙力的外掛丹田。借著那一股澎湃的仙力,輪迴之眼掃向了那道模糊的身影。

還是沒看清楚。

唐老大一急,輪迴之眼朝著那模糊的身影還眨巴了一下眼神,這傢伙使壞。

輪迴之眼此刻成了傳情之眼,很是輕挑地,很狂妄的,很猥瑣的,極端放肆滴盯了她一眼。

唐春發現,那道模糊的女子身影居然抖瑟了一下就消失了。

搞啥,見鬼啦?唐老大也是一臉莫名其妙,覺得自己是不是有些神經質。居然朝著一道身影發春。

而海媚的臉龐上居然泛出了兩朵桃花。(未完待續。。) 「他沒死,我有事先走。」海媚身子一晃瞬間失去了身影,她急匆匆進了房間獃獃的照著鏡子。

她摸著自己臉蛋,吶吶道:「這個混蛋,肯定是個混蛋,太猥瑣了,太輕狂了,我一定要找到他狠狠抽幾個耳光。」

「媚兒,我算過了,你馬上出去走走。俗世中你還有一劫沒過,此劫能過的話你有八成奪取神格的希望了。」又傳來師尊鐵其的聲音。

「師尊,有個混蛋在遙遠的地方輕狂了我。所以,徒兒也想去一趟好好抽他幾巴掌。」海媚狠狠說道。

「噢,那人是誰。居然敢輕狂我的徒弟。不過,他既然在遙遠的地方又怎麼樣能輕狂你呢?」鐵其好像很好奇。

「我也只是一種感覺,就是送劍過去……那雙眼好像能看到我似的,這怎麼可能啊師尊?」海媚說道。

「他會來世一掌?怎麼可能。此掌法只有武王府內府親傳弟子還有資格修鍊的。」鐵其根本就不信。

「我真感覺到了那一掌,雖說掌力不怎麼樣。但是,跟咱們府中的來世一掌極為相似。難道還有跟咱們武王府絕世秘法相類似的掌法不成?」海媚說道。

「應該如此。」鐵其說道。

不久,一個白衣女子飄然而去。

「雲龍,這是一顆黃階的破境丹,對你應該有用。」唐春笑道。

「大哥放心,這次不突破到『無為階』咱就嗑命去。」雲龍游天豪滿懷。

「好。我帶你去一個地方突破。」唐春把雲龍游天扯進了戒指空間。

並且布置了一個多重疊加的極品靈石法陣。 穿書後,我成了三個反派的娘 當然,陣眼卻是仙石。

這傢伙也爭氣,二天兩夜過後順利晉級涅槃大境第三個層次『無為階』。

「雲龍,你的事等大哥我有空時咱們去趟小天海。」唐春說道。

「一切聽從大哥安排,不過,以咱們現在實力過去還是不成。如今的小天海龍宮大部分龍族高手都給敖無血那雜種攏絡過去了。」雲龍游天說道。

「放心,大哥是不會打無把握的仗的。」唐春笑道。

決定在撼岳寶藏選拔賽前先去一趟鐵血社找高洪天問問關於那隻巨大的腳掌的事。

三人出了紅晶城直奔鐵血城而去。

九道崗是要路過的一個相當有名氣的地方。

「窮霸,就在這裡了。」唐春說道。

「明白。」窮霸點了點頭,突然,空間一道扭曲瞬間失去了唐春的身影。

「快退!」一直跟在唐春身手。也準備在九道崗下手的南宮嘯幾人一見趕緊飛退。

不過。太晚了。『來世一掌』呼嘯著,直接從裂開的空間裂縫中出來拍在了南宮家大長老南飛雲身上。直接把南飛雲整個肩膀拍碎了。

而且,一支竹劍跟著透體而出。南飛雲張口,一株燦亮的金色小樹噴出直接掃碎空氣掃向了唐春。南飛雲拚命了。居然動用了本命金樹。

只不過。下一刻。一道火之劍陣從空中絞動下來。

滋啦幾下。南飛雲的本命金樹給火之仙劍之陣絞成了碎片。

因為,火克金。唐春利用了屬性相剋原理隨時轉換著劍陣滅殺。

啊……

南飛雲發出一聲驚天慘叫。一溜魂光一閃往遠處而去。

不過,前方。一艘幽靈樣的大船正張開巨口等著的。南飛雲再次慘叫一聲沒能逃脫千鬼船的鎖拿,成為了第三層煉獄的一員陰靈。

「大長老……」半道境的大長老南飛雲瞬間被滅在唐春之手,使得南宮嘯在憤怒的同時也是震駭不得了啦。那是趕緊一個側滑閃開想遠遁而去。

不過,窮霸實力明顯比他強得多。那腳蹄子往他後背一踢,一道青色罡光直接噴出,像巨大飛鏢一般洞穿了南宮嘯的後背。

窮霸跟進,大手張開一把捏住了南宮嘯的身體一緊。

咔嚓一聲尖利的脆響,這位縱橫空天之城多年的權勢人物今天也註定他得到了一個悲慘的結果——碎身、肉醬,一蓬血霧。

不過,一道符紙展開緊緊包裹住了南宮嘯整個魂魄之體。

「仙符!」窮霸一愣,哼道。

「唐春小兒,你就等著碎屍萬段永世不得超生。」南宮嘯咬牙咆哮著,在仙符包裹之下化為一溜幽蘭之光往遠處逃去。

不過,空天之間幾十把劍光組成了強大的劍陣封閉了整個範圍達到幾十里的空間。

金木水火土風雨雷八道劍陣共幻化出幾十把劍光密如蛛網。

「小兒,你這破劍能耐何我南宮家祖上的仙符嗎?」南宮嘯居然囂張的喊著直接包裹著仙符撞向了劍光。

果然不奏效,那般恐怖的劍光居然無法穿透仙符的保護。

不過,雖說不能穿破。但是,強大的仙力劍陣直接把仙符給撞得在原地打轉飛不出去。

「少主,不用白費力氣了。這是一張特殊的保護魂魄的仙符。應該是遠古時一些仙人強者留下的,攻不破的。」窮霸說道,隨手一把過去,南宮嘯幾個早嚇得臉色蒼白的手下全成了碎肉塊。

「老子就不信有攻不破的仙符。」唐春大吼一聲。

這廝利用外掛丹田貯存的浩猛能量不斷的攻擊著仙符。空中劍光陣陣,霞光滿天。

南宮嘯在冷笑,仙符如一個坨螺樣在旋轉著。南宮嘯在猖狂的大笑,聲震如雷。

「小兒,一回到府中自有秘法恢復我的肉身。你就等著老祖宗的抽魂滅屍吧。」

唐春不吭聲,用更剛猛的劍光作回應。

足足一個時辰過後,唐老大體內的仙力差不多快耗盡了。

不過。唐春發現。仙符上護防光暈明顯的減弱了不少。

此刻,唐春腦袋上方突然冒騰出一個『小太陽』——八念神陽鼎終於給摧發出來了。而且,張開鼎口一把吞噬了仙符。

「南宮嘯,老子慢慢煉,煉不死你龜孫子的。」唐春陰笑了一聲進入了大帝神廟之中。

「你敢!」南宮嘯有些害怕了。

「老子連你們那破家都敢摧毀,有什麼不敢的。」唐春大笑一聲,大帝神廟三個月時間過後。

某一天,嘣地一聲。仙符終於因為仙力耗盡龜裂開去。

一股黑煙升騰而起,溜出來的南宮嘯給唐春一把就捏在了手中。

叭叭……

唐春用雷火之掌連抽了這老傢伙幾十個耳刮子,直抽得這傢伙魂魄虛體都快散架了才扔進了千鬼船中施展搜魂之術。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