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他都已經準備打算在建築這一段時間,把自己的身體之內的傷勢全部養好。

畢竟可以發揮出聖人的實力,可以發揮出准聖時期的實力,這是天差之別。

就算十個准聖來對一個聖人估計都不是那一個聖人對手。

只要林牡恢復到了聖人時期的實力,那麼在進入那個世界的世界法則的力量,那麼他就有信心和聖人的巔峰期的強者可以一戰。

到那個時候他就完全不虛來自於諸天萬界當中的危險。

畢竟,在這個時候諸天萬界當中,那些聖人之上的強者一般都不會輕易動手的。

所以林牡操心的只有那一些和他同等級別的人。

但是聖人也分為三個境界。

初期,中期,高期。

雖說同為聖人,但是每一個階段的聖人都如天渠之間差距。

一般的情況之下,中期境界的聖人絕對不會是高境界的聖人的對手。

但是也總有意外。

比如世界掌控者。

只要處於中期的聖人的世界掌控者,然後藉助這世界的法則的力量,也可以勉強的和聖人後期的強者對抗。

所以,只要他把自己的傷勢痊癒了,那他也可以在某種程度上可以算作是肆無忌憚的行事了。

不過,過了這麼多年還沒有聽到系統發布任務的信息的林牡還正準備再次休養的時候。

他的清靜突然被人給打擾了。

「桀桀桀!」

「魔成老鬼,你覺得你現在還能跑得掉嗎?」

「把那些東西交給本座,興許本座還能大發慈悲的饒你一命。」

兩位渾身散發著黑氣的男子來到了這安崑山的山頂之處。

兩個人全部穿著黑袍,身上無不肆虐著魔氣。

很明顯這兩個人是這個世界的所謂的魔修。

也是修行界當中的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而且從現在看來,這兩個魔修的狀態好像不太好。

那位看起來有一些強大的魔獸,正在追殺另外一位魔修,而且那位被追殺的魔修身體之上渾身都是傷。

而且看起來十分的不好。

那位被追殺的魔修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十分的狂喜。

彷彿不管這個人怎麼逃,也逃不過自己的手掌心。

彷彿自己對那些東西已經勢在必得,那些東西完全已經屬於自己的東西了。

「你……」

「呵呵!哪怕本座把那個東西和本座同歸於盡,本座也不會交給你的。」

「所以勸你還是死了這一份心吧。」

被追殺的那一個黑袍魔修臉上露出了一絲冷笑。

彷彿不管追上他的這個人如何說,哪怕是口入蓮花,她也不會輕易的把那個東西給交給他。

因為,他知道只要自己把那些東西給拿出來,那麼他的小命絕對沒有保障了。

只要那個東西在自己的手裡,那麼這個人絕對不會輕易的把自己殺了,只要有機會那麼自己就可以逃得一命。

…… 「哼!」

「都到了這樣的程度之後,你竟然還在嘴硬!」

「你以為你不把那些東西交出來,本座就拿你沒辦法了。」

「本座在最近可是新學了一招,可以直接探索別人的靈魂深處。」

「如果因為本座對於這招剛剛學會,還有一些不熟練,所以稍不注意,就會把別人的靈魂給撕得粉碎。「

「你能夠想象一個人靈魂被粉碎的那種痛苦到底是什麼嗎?」

「我可是十分的喜歡看到人的那一種表情,哪一種表情實在能夠讓我愉悅得不得了。」

「所以,你要不要嘗試一下本座剛剛學會的這一招?」

「而且在本作的這一招面前,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隱藏的任何秘密。」

這位最小的人看著他都到了這樣的程度之上,竟然還在和自己討價還價。

眼神當中不由得出現一絲惱怒。

這樣的情況不應該是立刻的雙手把那些東西分給自己,然後跪在自己的腳下,如同狗一般來祈求自己饒他一命。

他竟然還想借著那一點東西來要挾自己。

真以為自己沒有辦法把那個東西給找出來嗎?

「呵呵!」

「那本座倒要看看是你動手的快還是本座自爆的速度快。」

「雖然本座被你暗算,但是本座的實力和你相差無幾,一旦本座自爆,那麼估計你也得和本座同歸於盡,本座哪像你去死這一步也不虧,你……也要不要試試本座有沒有這樣的決心。」

這位被追殺的這個黑袍魔修完全沒有恐懼那個人的話。

他新學了一招又如何?

他的這一招能夠探索出人的靈魂深處的記憶,又如何能夠把人的靈魂給撕得粉碎又如何?

他的這一招前提是他有那個資格能夠接觸到自己,能夠對自己施展這一招。

而他完全沒有這個資格。

他有這個信心在他來接觸自己來對自己身上這一招的那一瞬間,他就可以自爆成功,把他拉下去和自己陪葬。

他不相信這個小人有這樣的膽子敢和自己賭這樣的一局。

經過了這麼多年的敵對,他已經深知了這個生死大敵的性格。

他知道這樣的人沒有絕對的信心,是絕對不會輕易的動手的。

只要自己說出了這樣的話,那麼他絕對會猶豫,只要他猶豫了,那麼自己還有希望能夠逃脫一命。

只要自己逃脫了,這一次那麼在以後它就是任自己宰割了。

只要那件至寶再手,這個傢伙絕對不會是自己的對手。

「哼!」

「我也沒有那個信心,相信你敢自爆!」

「要是你真有這樣的能耐的話,也不會混到如此地步。」

聽到魔成老鬼的話之後,他向前逼去的身體頓時一震。

也有一些猶豫。

他知道這個魔成老鬼是絕對瘋狂的,他只要他瘋狂起來,什麼事情他都可以干。

他也沒有那個信心,能夠覺得肯定魔成老鬼不會自爆。

魔成老鬼的話說的沒有錯。

自己這一次能夠追殺他,靠的是之前的暗算。

他的實力和自己相差無幾,甚至還要高出自己那麼意思,如果他自爆的話,那麼有很大的可能能夠把他給拉下去陪葬。

…… 他也是一個十分愛惜自己的性命的人。

對於沒有把握的事情,他是絕對不會去做的。

就如同此時此刻此件事情一樣。

雖然那一些東西十分的讓自己眼紅,雖然他知道只要自己得到這些東西有很大的可能能夠稱霸天下。

但是一旦要以自己的小命為賭注,那麼他就已經猶豫了。

因為再好的東西沒命享受都是一句空話。

「呵呵!血袍老鬼,怎麼,這就慫了嗎?」

「你不是想要那些東西嗎?那你過來呀,只要你敢過來,說不定我就會欣賞你,把那些東西交給你呢。」

魔成老鬼看到血袍老鬼站在此地不動一臉警惕的看向自己不由得哈哈大笑。

這個水泡老鬼依舊,如當年一樣,小心謹慎的要死。

或者說是怕得要死。

生怕自己稍不注意,就把自己的小命給丟了。

殊不知這個世界如果不去拚命,又怎麼可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呢?

所以,這也是這些年來他一直看不起這血袍老鬼的原因。

「魔成!你說的沒錯。」

「的確在這個世界上想要得到某些東西,就必須要付出應該有的代價。」

「而這一次本座想得到你得到的那些東西,就應該付出一些代價!」

「而且本座也知道,只要讓你得到了那些東西之後,本座的死期就不遠了,所以那些東西本座今天要一定要得到。」

血袍老鬼沉默了許久之後。

緩緩的抬起了頭。

隱藏在黑袍之下的那一雙猩紅一般的眼珠狠狠的盯著魔成老鬼。

他身後的魔氣越來越龐大,彷彿隨時有可能就像魔成老鬼動手。

「哼!說的好聽,老子可不相信你有這樣的膽子。」

魔成老鬼雖然聽著雪跑老鬼的話有一些忌憚。

看起來這個傢伙真的有那個膽子敢動手不成。

但是隨後他搖了搖頭,把這個想法給甩到腦袋當中。

因為他深知這個水泡老鬼的性格,沒有絕對把握的事情,他是絕對不會去做的,他可怕死的很呢。

他可沒有那個信心來,肯定自己不會自爆,要是自己自爆了的話,他覺得要下去和自己一起陪葬。

「魔成老鬼,你說的沒錯,本座的確沒有那個膽子!」

聽到魔成的話之後,血袍老鬼不僅沒有動怒,嘴角當中竟然露出了一絲戲謔的笑容。

這一絲戲謔的笑容中,甚至帶著一些神秘,讓人有一些琢磨不透。

「你知道為什麼我今天和你說了這麼久嗎?」

「要知道,在平時本座遇見你之後就直接動手,哪裡和你廢話這麼多。」

血袍老鬼嘴角的笑容越來越越烈。

看著魔成老鬼心中暗道一聲不妙。

自己又在什麼時候被這個傢伙給擺了一道?

可是自己感覺自己的身體除了之前被他暗算的那一道雙萃之後,並沒有其他被擺了一道的地方。

「呵呵!在本座暗算你之前,自然就已經算到你自爆的可能。」

「所以本座在安裝之前就已經把一種東西給放入到你身體當中。」

「不過這一種東西動起來需要一點時間!」

「所以本座才會和你廢話這麼久。」

「你可以試一試你還能不能動用自己體內的魔氣。」

…… 聽到血袍老鬼的話之後,魔成老鬼在心中暗道一聲不妙,自己好像又被這個傢伙給擺了一道。

聽到他的話之後,他立刻查看自己體內的魔氣,想要立刻的用自爆來威脅這個傢伙。

因為她怕晚了之後,自己就像他所說的,根本都用不了自己體內的魔氣了。

「你……」

「你什麼時候又暗算了本座!」

魔成老鬼調動魔氣的那一瞬間,血袍老鬼臉上絲毫沒有任何擔心,就是站在此地不動,甚至放任時間給他調動自己體內的魔氣來引發他自爆。

「哈哈哈……」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