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他這麼說無疑是在侮辱自己,當年他被南天林打得狼狽至極,那份恥辱他直到現在都還記得。

「是,大哥,小的錯了。」

他捂著紅腫的臉頰,連忙道歉道。

但是心裏面卻在想。

「tmd,這次算是馬屁拍到馬腿上了,你也就只能跟我們逞威風了,在南天林的面前你算是什麼東西。」

不過,雖然心裏面不爽,但是當著閆世晨的面他也不敢流露出來,因為一旦他流露出任何的不爽。

一定會被他揍的連他媽都不認識,這閆世晨的心狠手辣可是出了名的,他可不敢以身試法。

見小弟道歉,閆世晨冷冷的掃視了一眼在場的各位小弟,面色嚴肅的道:

「這南天林並不是省油的燈,你們的嘴巴最好都給我緊著點兒,要是泄露了任何的風聲,老子要你們好看。」

「是。」

那幾個黑衣小弟齊聲喊道。

不過即便是閆世晨不提醒他們也不敢泄密,因為一旦被查出來那麼他們就都會人頭落地,不只是他們自己,就算是他們的家人也會受到連累,畢竟這閆世晨是什麼人他們可是比誰都清楚。

閆世晨點點頭,知道他們也不敢做背叛者,心裏面也就放心了。

「你,去以我的名義,送一份拜帖給南天林,就說我閆世晨要為以前的不懂事給他賠罪,約他在金威大酒店見面。」

「是。」

那個滿臉刀疤的人應了一聲,然後便退了下去。

閆世晨看著刀疤臉的背影,冷冷地想,這次的計劃萬無一失,相信一定會讓他一雪前恥,報了那一箭之仇。

而此刻在他的心裡,自己已經是必勝無疑。

嘴角揚起一抹冷笑,他彷彿已經看到了南天林的結果,他已經體會到了那勝利者的滋味。

而在另一邊,一個富人小區的別墅里,正在為花澆水的南天林此刻卻一陣的心慌,就連水也灑到了地上,他皺了皺眉頭。

這,並不是一個好徵兆,難道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這南天林雖然之前叱吒風雲,但現在畢竟已經今非昔比,雖然還有些實力,但是名頭已經大不如前。

因為之前作的孽,想殺他的人比比皆是,所以,他住的地方戒備十分森嚴,擁有一套先進的保安系統,十幾個緊身保鏢。

可即便是這樣卻依舊給不了南天林任何的安全感。

「老爺,有人來找你。」

就在這時,一個僕人走了上去,恭恭敬敬的說道。

南天林正想著是誰,一道爽朗的聲音便闖入了他的耳中。

「大哥,好久不見,你可還記得我嗎?」

話音剛落,那滿臉刀疤的男子便進入到了南天林的視野之中,滿臉的微笑。

「自然認得,當初閆世晨名聲在外的時候你可是他的得意助手。」

南天林回應一笑,迎上去說道。

心中卻在想,這人怎麼會來,難道閆世晨又重新回到了海域?

他當年被自己趕了出去,如今回來一定對他懷恨在心,他手下的人來肯定不會有什麼好事。

是黃鼠狼給雞拜年,絕對的不安好心。

「哎,大哥哪裡的話,當年大哥名震江湖,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得的名號,如今您雖然退役,但是在江湖上的名頭卻依舊如雷貫耳,我早就已經對大哥有所崇拜,今日一見,大哥卻依然老當益壯,風采不減當年。」

那刀疤臉說道。

臉上的崇拜之色卻不像是作假,可是他那點兒小九九卻如何能和老謀深算的南天林相比,雖然彼此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是南天林卻還是笑了一笑,道:

「我已經老了,很多事情都已經管不了了,好了,你也不必要再拐彎抹角了,有什麼話就直接說吧,是閆世晨叫你來的吧!」

「南大哥果然心思縝密,小弟佩服佩服,不錯,的確是蕭大哥讓我來的,其實也沒有什麼事情,不過是給您送一張拜帖,希望大哥能賞臉和我們大哥吃個飯。」

話說的非常的好聽,但是有幾分是真卻是不得而知了。

而這之後,那人又補充了一句,更加的一語兩意:「雖然我們大哥當初做了很多對不起你的事情,但畢竟都已經過去了,而且我們大哥又為他所做的事情悔不當初,希望您能給他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刀疤臉微微一笑說道。

神色恭敬,話說的時候滴水不漏,讓南天林找不出絲毫的破綻。

聽了這話,南天林也是微微一笑說道:

「你們家大哥是什麼時候回來的?我倒是有點孤陋寡聞了,不過,你可以回你大哥的話,就說他這頓飯我一定會去吃的,就算是鴻門宴我也一定不會缺席,讓你大哥儘管放心好了。」

南天林貌似認真,又好似玩笑的說道,讓刀疤臉心裡一陣吐槽。

這老不死的果然是頭老狐狸,連這都猜到了,不過既然他的任務已經做到,那剩下的事情就和他無關了。

「南大哥果然痛快,既然如此那小的就回去復命了,至於時間和地址這拜帖上有,還請大哥準時光臨,小的告辭。」

說罷!刀疤臉拱了拱手,在一下人的引領下退了出去。

刀疤臉剛一出門南天林的臉色就拉了下來,吃飯,吃個鬼啊!

這分明就是鴻門宴,不過他既然話已經說了出去,那就沒有反悔的理。

而且這閆世晨心狠手辣,他避得了這一次,也避不了第二次,因為他知道他這種人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

他既然敢擺下這個宴席也就證明他做了半份充足的準備,不管他去不去赴這個宴,結局恐怕都是一樣,所以既然如此,那他又何必躲躲藏藏。

避而不見,雖然他退休了,但畢竟也是威震一方的老大,如此縮頭烏龜似的不敢見人,要是傳了出去,必定對他的名聲有損。

不過帶誰去,倒是一番值得思量的事情,畢竟一個不對就有可能讓他命喪當場。

想了半天他的腦海中倒是浮現出了一個人,而只怕也就只有那個人最合適了。

當即給張術打個電話,不一會兒,張術便來了,但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不但他一個人來了,而且身邊還跟著菜胖子和趙雅婷。

原來在南天林給張術打電話的時候他們兩個就在旁邊,於是三個人便一起過來了,這倒是無所謂,反正這兩個人是南天林的心腹。

「南叔,你這麼著急的叫我們來,最近有什麼事?」

剛一坐下,張術就開口問道。

「其實也沒有什麼大事,有個宴會,我希望你能陪我去一下。」

接過下人端過來的茶,南天林不緊不慢的說道。

「宴會?」

趙雅婷菜胖子張術三個人對視了一眼,心中卻在想這個宴會必然不是普通的宴會,不然南天林根本就不必給他們打電話。

想了想,終究想不出個什麼所以然來?於是張術便開口問道:

「南叔,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今天閆世晨的心腹刀疤臉來了,說閆世晨要請我吃飯,還說要給我賠罪。」

南天林淡淡的說道。

雖然他的語氣淡漠,但是心中卻有著一絲的不安,畢竟閆世晨是什麼樣的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再加上這又是一場鴻門宴,會發生什麼大家都心照不宣,所以他要做好萬全的準備,而且還不能讓對方看出絲毫的破綻。

「原來如此,可是南叔這閆世晨不是被您給趕出夏國了嗎?怎麼現在又回來了?」

張術皺著眉頭說道。

俊美的臉上露著疑惑。

「當年閆世晨的確是被我給趕出去了,不過現在他又捲土重來了,他這次回來一定會一雪當年的恥辱,因為和他共事了那麼多年我太了解他了,這件事情他不會善罷甘休的,所以,就算明知道這是鴻門宴,我也必須得去。」

南天林嘆了口氣說道。

但是他說話的口氣卻是不容置疑。

「義父,雖然你說的對,可是這畢竟太危險了,我不贊成你一個人去。」

趙雅婷搖了搖頭說道,

這個閆世晨從來都不是心善的主,鬼知道他們會想什麼辦法來對付他義父,所以,她絕對不會讓他義父一個人去冒險的。

「這我當然知道,所以我才打電話給張術,我想要他陪我一起去,只是你們也知道這是鴻門宴,所以張術,如果你要是拒絕的話我也不會說什麼。」

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南天林看了張術一眼,似乎想看透他的決定。

「南叔,你說的這是什麼話,當初我遇見危險的時候,不正是您出手救了我嗎?我這條命都是你的,別說你是陪你去參加鴻門宴了,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只要你一句話我都不會有任何猶豫。」

張術說道。

他是個十分重義氣的人,南天林對他的幫助他一輩子都感恩戴德,如果要不是南天林的提攜,只怕他也不會這麼快就有今天這種地位。

「好小子,我就知道我沒有看錯你。」

聽到張術的話,南天林的心裡十分的感動,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我的艦娘,我的世界最新章節、我的艦娘,我的世界凰鳴暮歌、我的艦娘,我的世界全文閱讀、我的艦娘,我的世界txt下載、我的艦娘,我的世界免費閱讀、我的艦娘,我的世界凰鳴暮歌

凰鳴暮歌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指揮官的魔幻旅途、我的艦娘,我的世界、

。 葉塵:「正義是客觀存在還是主觀存在?不管你承認與否,它其實是客觀存在的,就像你,你認為自己做的事情是正義的,為了自己的正義而戰,除了少數瘋子外,沒有人承認自己是邪惡的,只有立場不同。」

威震天:「…對、對就是這樣,群主,還是您懂我。」

葉塵:「不是我謙虛,沒什麼是我不懂的!」

葉塵吹上了,總之和他對話也就只有威震天,至於聊天記錄,過一會兒,用群主許可權給刪了。

威震天:「那,群主…我那個劇情可以解鎖嗎?」

葉塵:「就算解鎖了劇情,你以為就能贏?你還沒明白什麼是反派,歷史是由勝利者書寫的,你既然是反派,換而言之,你就是失敗者。」

威震天:「群主,你想要什麼?」

威震天又不傻,群主單獨約他私聊,又不願意給他解鎖劇情,那麼顯然是在拿捏他,群主想要的怕是……

葉塵:「你應該猜到了,我要火種源。」

威震天:「不行,這是我的種族重新復興的希望,群主,您能換一個嗎?」

葉塵:「除了火種源,你以為還有別的值得我看中?你也不用忙着拒絕,這宇宙又不止一個火種源,在愛雞國中有一台能夠通過毀滅恆星創造火種源的機器,你可以把這台機器帶到其他星系,如此一來,你就能無限量創造火種源,為什麼非要在一棵樹上弔死?!」

威震天沉默了,他從他的老師墮落金剛那裏聽說過,在地球上的確有那麼一台機器,但考慮到群主和地球人相似的容貌,他還是絕了在地球上啟動那台機器的心思。

葉塵:「威震天,你是一個野心家,但你的實力,不足以讓你實現自我價值,因為宇宙中比你強的有太多!我可以承諾,把火種源給我,我可以過去幫你,為你掃平障礙,未來你製造的火種源我們三七分,你三我七,我做你的靠山,遇到你對付不了的敵人,我都可以幫你擺平,包括抓到擎天柱后,交給你處理。」

一聽到葉塵說要將擎天柱交給他處理,威震天就激動不已,而且給的條件真的很好,他完全拒絕不能,唯一令他擔心的是,深怕葉塵這個群主過來后,出爾反爾,順手把他也給淦了。

威震天:「群主,你說的是真的?」

葉塵:「當然,為了讓你放心,我可以動用許可權,和你立一份契約,這樣你就不需要擔心了。」

威震天:「好,群主,今後我威震天以您馬首是瞻!」

威震天要當忠狗,葉塵不會拒絕,他成長需要大量的外來能量,在時空管理群成員沒有足夠多,做大以前,那個萬界投行暫時是指望不上,那麼就急需火種源這種能量來充當晉陞的『燃料』。

……

胡佛大壩內,刺耳警報聲響起。

威震天身上的氮氣冰渣瘋狂掉落,晃動巨大的身體,將鎖着他的鐵鏈一一扯斷,周圍那些工作人員驚恐萬分,有的不要命的還衝上去用移動的氮氣泵,想要重新凍住威震天。

「滾——!」威震天暴怒,一腳踹出,四五個人頓時飛了。

「嗡——!」威震天上空突然出現一道傳送門,葉塵和貝蒂走了出來。

貝蒂一看下方亂糟糟,而且空氣中充斥着煤油味,一點魔力元素都沒有,當即嫌棄道:「這就是你說的異世界?對我來說,真是糟糕透頂!」

葉塵雙手插兜,輕笑道:「就當是出來散散心,也方便與你更了解我。」

「恭迎群主大人。」威震天謙卑的敬禮欠身道。

葉塵指著通道:「不要管這些小蝦米了,召集你的霸天虎,給我找出魔方的位置。」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