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他身無定形,聲無定源,好高的境界。

「這浩瀚銀河是你打造的吧,如此有格調的一個人,怎麼養了綠眸子那樣一個侍從呢?」落月引導對方多說話,有利於自己的判斷,就不信抓不到蛛絲馬跡!

「所以,我讓他死得其所了。」那影子又一次飛過眼前,落月彷彿覺得自己看到了,只是一須臾的功夫。

轉眼,又隱匿在雲層與繁星里了。

……

。 回到家,細谷夫人仍等在家門口,望眼欲穿。

見到李學浩領著細谷千夏回來,她頓時顧不上矜持,快步跑到女兒的面前,一把抱住她,緊緊地抱住,似乎生怕女兒消失了一樣。

「千夏。」

「媽媽!」

母女兩人沒有抱頭痛哭,但溫馨的畫面很感人。

足足過了好一會,細谷繪理子才想起旁邊還有人在,眼睛紅紅地看向某人:「謝謝你,真中君。」

「不用客氣,夫人。」李學浩知道母女兩人接下來有很多話說,他告辭道,「那麼,我先回去了。」

「謝謝。」細谷千夏也低低地感激了一句。

李學浩看了她一眼,點了點頭,這樣懂禮貌的細谷千夏,至少不像之前那麼討厭。

……

為了細谷家不再受騷擾,吃過晚餐的李學浩走了一趟野島家,確定他們不敢再有什麼小動作后,他才回到家裡。

第二天,起了大早的他決定鍛煉一下,雖說因為修道的原因,他不需要鍛煉身體也處於最健康的狀態,不過偶爾活動一下也不錯。

換上一身運動衣,領著兩個小傢伙四點半和六點半出了門。

隔壁庭院里,瀨戶陽子正在努力地練習劍道,最近幾天她被福圓直美刺激到了,眼見福圓直美每天練習得那麼辛苦,她也不能停在原地不動,她要保持對福圓部長的實力壓制,這是她心底深處的某個執念。

「陽子,不要太辛苦了。」李學浩主動打起了招呼。

「早安,師父。」瀨戶陽子停下了練習的動作,看了一眼他腳下的四點半和六點半,「師父要出去跑步嗎?」

「是的,一起嗎?」李學浩隨口問道。

「好!」瀨戶陽子卻激動了起來,臉上很紅,不知道是剛剛因為劇烈的運動還是別的原因。

穿著運動短裝的她,露出棕色的皮膚,這是健康的代表,修長結實的雙腿,黑色的長發扎了個馬尾甩在身後,顯得幹練而清爽,少女的身材已經發育得很好,胸前的果實也頗為可觀,形狀尖挺而完美。

「師父……」似乎因為被看著身體,瀨戶陽子有些害羞,不過更多的是高興,不自覺地挺了挺胸膛。

「咳,我們走吧。」李學浩有些尷尬,連忙轉移話題,當先小跑著出了庭院。

瀨戶陽子放下練習的龍淵劍,急急地追出了庭院。

李學浩等著她追上來,兩人肩並肩地沿著附近的公園小道慢跑。

四點半和六點半也很興奮,它們一直待在家裡,很少有出去玩的機會,能跟主人一起出來「放風」,興奮地四處追逐嬉鬧。

李學浩也不管它們,一邊跑,一邊問著身邊的瀨戶陽子:「陽子,在新的班級還習慣嗎?」

「嗯,謝謝師父。」瀨戶陽子很高興,第一次陪師父晨跑呢,要是以後每天都這樣就好了。

「B班班長福山英梨是我的朋友,也是由貴姐的好朋友,你有什麼事情,可以去找她。」李學浩繼續說道。

「好的,謝謝師父。」瀨戶陽子乖巧地應道。

「還有……」李學浩正準備說下去,瀨戶陽子已經搶先答道,「謝謝師父。」

李學浩哭笑不得,他都沒有說什麼,看得出來,瀨戶陽子顯然有些神遊天外,這丫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他大聲說道:「陽子,現在我要加快速度了,你能追上我嗎?」

或許因為聲音足夠大,瀨戶陽子終於回過神來,也同樣大聲說道:「我可以的,師父。」

「那麼來追我吧。」李學浩加快速度,當然並沒有用出全力,保持著一個可以讓瀨戶陽子勉強追上來的速度。

瀨戶陽子真的咬牙緊追,哼,她絕對可以追上師父的。

四點半和六點半眼見兩人加快速度,以為是在玩什麼遊戲,它們也放棄四處追逐嬉鬧,跟在兩人身後,很快又跑到了他們的前面去了。

雖然聰明,但畢竟不是人,它們可不會刻意降低速度,一直高速朝前跑去,很快就跑得沒了影子。

李學浩也不擔心它們會失蹤,以兩個小傢伙的實力,這個世界上,不敢說絕對安全,但自保卻是綽綽有餘。而且真有什麼是它們應付不了的對手,他也可以搶先一步感應到。

沿著公園小道,李學浩保持著勻速前進,以他現如今的境界,這麼點運動幾乎不費體力。

瀨戶陽子就不同了,因為要追著他,不至於落後,一開始還行,後來就有些體力不支了,畢竟本身是個女孩子,加上某人那麼變態,追了一段時間,她漸漸有些跟不上了。

李學浩看出她累了,有意放慢了腳步,直至最後徹底地停了下來。

「好了,陽子,我們去那邊休息一下。」李學浩指了指公園裡的一條長椅說道。

戰帝寵入骨:娘娘太撩人 「是,師父……」瀨戶陽子故作鎮定,其實聲音里已經有些氣喘了,不過她強行忍著,沒有表現出來。但臉上通紅,而且額頭的汗水根本就掩飾不了。

兩人在公園的長椅上坐下休息,李學浩看瀨戶陽子額頭上的汗水一直就沒有干過,擔心她脫水,起身說道:「陽子,你在這裡等我一下。」

「師父?」瀨戶陽子不知道他要去幹什麼。

「我馬上就回來。」李學浩去得很快,當然回來得也不慢,回來時,手上已經抓著兩瓶水。

「喝吧。」李學浩扔給她一瓶。

瀨戶陽子很輕鬆地接過來,知道師父剛剛是去給她買水,她心裡感動和甜蜜,打開瓶蓋,一口氣將整瓶水都喝乾了。

「謝謝師父。」可能因為太不淑女把整瓶水都喝了,她有些臉紅地道謝。

「這瓶也給你吧。」李學浩其實並不口渴,買兩瓶只是因為有兩個人,把自己的一瓶也強行塞給了瀨戶陽子。

「可是……」瀨戶陽子有些猶豫。

「喝吧,如果有多的話,可以留一點給我。」李學浩輕輕笑道。

「……嗯。」瀨戶陽子今天的運動量很大,喝了一整瓶水還是感覺到口渴,不過這次她喝得有點謹慎,只喝了一點點,就還給了他,瓶子里的水還剩下一大半還多。

李學浩知道她的心思,接了過來,對著瓶口開始喝水。

一旁的瀨戶陽子臉色紅紅的,偷偷地看他,尤其是盯著他喝水的地方,想到剛剛她也喝過了,嘴唇接觸了瓶口,這是間接KISS嗎?

「你在想什麼?」喝了一點水之後,李學浩放下瓶子,注意到她滿臉通紅,雙眼出神,似乎在想什麼事情。

「沒,沒有……」瀨戶陽子急急忙忙地說道,滿臉通紅地轉開頭去。

李學浩也沒有多想,看著手上的礦泉水瓶,上面的廣告詞很有意思,居然是「和大自然來一個間接KISS」:「間接KISS啊,很不錯呢。」他簡略地讀出了上面的廣告詞,驚嘆著。

瀨戶陽子身體頓時一直,以為被發現了,不止整張臉漲得通紅,甚至連整個身體也被紅霞所佔滿。

「師、師父……」

「什麼?」

李學浩還沒反應過來,瀨戶陽子已經一把摟住他的腰,同時把頭埋進了他的懷裡。

李學浩身體微微一僵,沒想到她這麼大膽,雖然此前兩人也挽過胳膊之類的,但這種投懷送抱,還是第一次。

不過他早知道她對他的心意,也沒有推開她,而是輕輕地把手放在她的背上,很柔軟的觸感。

兩人就這麼互相摟著,不知時間,直至公園入口處傳來一個帶著怒意和諷刺的聲音:「嘖,真是恩愛呢。」 「您老人家飛來飛去累不累呢,不如坐下來說話。」落月說。

「既然客人發出邀請,主人又怎能失禮呢,反正漫長的歲月中,我也無事可做,你也出不去,不如我們下棋飲酒,共寄餘生……」話音剛落,一道黑影停在了落月眼前。

腳輕不沾泥,身潔不染塵。

一條長長的尾巴正掃著自己的燕尾服!

他的耳朵,他的臉,他的眼睛,他的鬍鬚,他的手……

這些無疑說明他是一隻貓!

一隻優雅的黑貓!

一隻可以站立行走,人類身高的雄性黑色波斯貓!

仙風道骨白鬍子老頭的想象,在落月心裡徹底破碎了。

眼神難免失落。

「怎麼,我的樣子很讓你失望么?」波斯貓問,他的確夠優雅,夠紳士。

「我以為你是人,原來也是人,貓星人。」落月從未放棄警覺。

「請叫我男爵。」貓星人清了清嗓子。摘下了高高的禮帽,掃了掃上面的灰塵。

明明沒有灰塵,這傢伙是不是有潔癖症啊……

落月存心試探,故意在戒指里拿出一把土揚在男爵身上……

男爵立刻跳了起來,尾巴,雙手其上陣,掃去灰塵,那一瞬間藍色瞳仁成了紅色,隨即又恢復原狀,那一順眼,優雅中攙和著猙獰。

果然是,落月心中有數。

「我路過黑城堡,你到底放不放我走呢?」落月直接問。

黑貓男爵捻須一笑。

「先下棋,贏了我再說。」尾巴一掃,一副棋盤和棋子出來了。

黑白子,對方執白,自己執黑。

「請吧。」黑貓尾巴又是一掃,兩張椅子出現了。

落月坐下來,打算先弄清楚他的本事再動手。

迅速回顧在慕橋家藏書室看過的書,這棋和圍棋棋盤類似,卻大了一倍,棋子雖是黑白之分,卻各有不同,每個棋子的形狀也不一樣,說明作用是不同的。

「不會下棋么?那恐怕就要像他們一樣了……」黑貓揮一揮衣袖,天邊的雲彩被扯走了一片,竟然露出幾個骷髏架子在天幕上掛著……

落月倒吸一口冷氣,看來來這裡的人不只是自己一個,他們如今都成了木乃伊了……

「活動關節,你家親戚!」紅鳳凰絕不放過一個埋汰他的機會。

骷髏手不理會她,自己研究毒針。

這棋盤就是天幕,這棋子就是星星,這是星象棋!

落月想起來了,在慕橋家的一本書上看過,當時只是瀏覽而過,沒有細看,至於內容,只知道個大概,每個棋子都有自己的固定走法,固定格式,走錯了,說不定就被對方在不知不覺中給當成標本掛上去了!

落月先行。

她記得有一子是可以隨意行走的,不受約束,那就是五芒星形狀的。

落月拿出五芒星棋子放在棋盤中間,眼睛幾乎不看,而是盯著黑貓男爵,觀察他,一定有所收穫。

此刻不會下棋也要裝會。

黑貓男爵看她的動作有點意外。

「太可惜了,看來我的人體標本要少了你了,其實你才是最理想人選。」黑貓男爵笑笑,自己也拿起一枚棋子,放在了棋盤上。

。 第512章她這是在關注自己

蘇蔓當即反應是顏修齊可能患有老年痴獃等症,於是立馬釋放神識再一次精密檢查身體。

可是一番確認下來,跟自己當初第一眼見到時的檢查一樣,大腦完全沒有受到損害,換句話說大腦清醒得很。

「顏爺爺,您對這個叫霍彥霆的真的沒印象嗎?」蘇蔓再次問道。

聞言,霍彥霆立在一旁薄涼啟口:「應該沒有印象,上一次我們見面是在15年前。」

蘇蔓:「……」

「顏爺爺,我去叫您兒子,還有一堆您的老夥計,好不好?」蘇蔓淺笑出聲。

顏修齊未理會,只是吧唧了下嘴巴,問道:「糖水,還有嗎?」

「糖水不能多喝,但可以喝點溫水。」說著,蘇蔓抄起顏修齊房間里原本就放置的水壺,給他倒了一杯水,讓霍彥霆扶起后,拿吸管喂他。

顏修齊只喝一口,就任性地吐了出來:「這個溫水不好喝。」

蘇蔓趕忙拿來干毛巾吸附擦拭略微沾濕的被褥,略顯無奈:這位老首領的嘴挺挑啊!

擦拭完之後,蘇蔓倒掉杯里的水,接著拿自己的保溫杯倒了一杯靈泉水出來,再次餵給顏修齊:「顏爺爺,這次換了一杯水,您慢點喝,不過這杯喝完就沒有了哦。」

蘇蔓只能這麼給顏修齊提前打預防針,不然自己的保溫杯能連續不斷倒出靈泉水一事絕對會被霍彥霆看穿。

顏修齊微微轉頭,看了一眼蘇蔓剛才倒出水來的保溫杯,這才勉為其難接受眼前這位女孩說的話語,張開嘴一點一點喝了起來。

沒過多久,一杯靈泉水又見了底。

顏修齊深深舒了一口長氣,整個人感覺活了過來:「女娃娃,你說你叫蘇蔓?」

「是。」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