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他有點怕了。

他說這話,竟是向着宋子陽藏身的這棵巨樹下面行來。

“找不到他?”

鐘楚紅的眉頭一皺,“你也落在了這叢林中,那麼他肯定跑不遠,就在這叢林內。”

“不會……不會是死了吧?”周青龍聲音一顫。

“瞎說什麼。”

鐘楚紅呵斥道,但隨後似是有些不忍,伸手撫摸了一下週青龍的頭,“兒子,不要擔心,有娘在,沒人能動的了你一根汗毛!”

“呵呵,你說這句話,不感到害臊嗎?”

周青龍還沒有說話,一個聽起來吊兒郎當的聲音,便傳了過來,“你自己是怎麼一巴掌被人給抽飛的,你已經忘了嗎?呵呵呵,哈哈哈……”

那笑聲裏,充滿了幸災樂禍。

緊接着,宋子陽便看到了青州第一紈絝李少白,陰符門四大家族李家的二少爺。

這傢伙身上穿的依舊風騷,一身白衣如雪,腰間還佩戴着一柄裝飾精美的長劍,手裏拿着那把鵝毛扇,裝模作樣的扇來扇去。

周家所有人,都對他怒目而視,尤其是周青龍,臉色漲的通紅,眼中滿是怒火,但囁喏了片刻,還是沒有罵出聲來。

他知曉自己的實力,跟對方差之甚遠,只有被碾壓的份兒,有點慫了。

鐘楚紅更是羞惱,差點暴走,盯着李少白,惡狠狠的厲聲咒罵道:“沒教養的混賬東西,你爹媽見了我,也不敢如此說話,你是要找死嗎?”

罵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臉,如今她是臉也被打了,傷疤還不停的被人揭開,哪裏還能夠忍受得住?

她手一揚,便是一道白色的匹練,閃爍着向李少白飛來。

這白色匹練速度極快,眨眼便到了李少白的近前。

這時衆人才看清,白色匹練竟然是一柄白色的短劍。

短劍瞬間就爆發出來尺許長的劍罡,向着李少白劈落。

這竟然是一件劍門法器!

“呵,來得好。”

李少白一揮手,手中鵝毛扇武無風自漲,變成了蒲扇大小,被他隨手揚起,竟然直接就去阻擋這劍罡。

“錚!”

兩者相交,竟然爆發出了金鐵交鳴之聲。

這鵝毛扇不知是何物所煉製,頂端鵝毛驟然飛散,仿若是細雨潤無聲一般,將那劍罡悄然瓦解,同時向着短劍侵蝕而去,眨眼便將其席捲起來,包裹着硬生生拖到了李少白的近前。

他一把攥住了劍柄,邪邪一笑,道:“這把劍不錯哦?”

宋子陽看着他這一副賤賤的樣子,差點笑出來。

反觀那鐘楚紅,這一刻幾乎要發瘋了。 鐘楚紅沒有想到自己含怒出手的一招,竟然就這麼輕易的被化解掉了。

她更加羞惱,一張臉青了又白,白了又紫,紫了又紅,猶若豬肝色。

她的胸膛劇烈的起伏着,胸前的山巒波濤洶涌。

李少白毫不掩飾的色眯眯的看着她的前胸,喃喃道:“哎呀,說錯了呢,這把劍再好,也沒有你好看啊,嘖嘖……”

他說話的聲音雖然不大,但是在場的所有人都是修煉有成之輩,六識極爲聰慧,豈能聽不到?

這廝分明就是故意的!

宋子陽在他們的頭頂,翻了個白眼。

不過,不得不說,這鐘楚紅雖然說話做事猖狂之餘,又無比的尖酸刻薄,但是她的長相,卻當得起“美人”兩個字。

這在整個青州,都是數得着的,只不過除了李少白,還真沒有人膽敢如此大膽。

鐘楚紅身爲周家主母,被如此輕薄調戲,站在她身後的那羣修士,如何還能夠忍受得住,一個個義憤填膺,破口大罵。

“李少白,你該死!”

“姓李的,我草擬血媽!”

“我詛咒你全家死光,你李家要從青州除名!”

“小子,你記住我的名字,周善良,替我問候你全家女性!”

“……”

惡毒的、不堪入耳的話,連綿不絕的從這些周家中人的口中噴出來。

李少白渾不在意的望着他們這羣人,口裏面發出“嘖嘖”聲響,面色頗爲古怪,眼神裏面更是充滿了憐憫,就像是……在看一羣死人。

但站在他身後的李馮侖卻眉頭緊皺,臉上現出不虞之色,眸子裏充斥着冰冷的殺意。

對方侮辱的可不僅僅只是李少白,還是整個李家。

身爲李家二當家的,他只覺得這些污言穢語,無比的刺耳。

他一向行事極爲低調,但卻並不代表沒有脾氣,相反,在李家一衆管理者之中,他是脾氣最爲火爆的一個。

此刻,他便忍不住了。

他一揮手,自他的身體之中,驟然向外涌出來一道無形的黑霧。

這黑霧不知是何物,直接撲在了那名罵的最兇的搬山境三重天的周家修士身上。

這名周家修士毫無防備,然後瞬間就臉色長得通紅,眼睛一片迷離,神魂似是失去了自主意識,眼球凸出,嘴巴無意識的張開,有涎水滴下。

緊接着,全身上下的血管向外凸出,然後竟然齊齊爆裂,鮮血揮灑之中,他的雙手揚起,掐住了自己的脖子。

咔擦!

他用力地扭下。

竟然硬生生的將自己脖子扭斷,將自己的頭顱摘了下來。

鮮血瞬間就從他的顱腔之中,噴涌而出,形成一道血箭,激射到了半空,然後才化作大量的血珠,四下飛濺開來。

但此時他的身軀,竟然還沒有倒下,雙手詭異的拖着自己的頭顱,站在周家人羣之中,那無意識張開的嘴巴,似是翹了起來,在無聲無息的笑着。

這一副畫面,陰森詭異而又滲人不已。

呼啦……

瞬間,周家的人都遠離了這傢伙,一個個臉上露出驚恐之色。

跟隨在鐘楚紅身邊的這些周家中人,修爲一個個雖然都不弱,但最強大的還是周海和程凡,隨着兩人的失蹤,眼下修爲最高的竟然是搬山六重的周老。

只可惜,周老一生鑽研法陣,最是擅長陣法之道,對於戰鬥,一竅不通,戰鬥力極其低微,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而剩下的人,竟然沒有一個能夠站出來,跟李馮侖叫板了。

所有的周家人都看出來這是李馮侖施展的詭異祕術,但是卻沒有一個人說話,一個個噤若寒蟬,唯恐那恐怖的黑霧,撲到自己身上來。

不得已之下,周老走向前,神色陰沉的呵斥道:“李二,快將你施展的不死怨魂收起來!”

那黑霧,正是不死怨魂。

宋子陽站在樹頂上,看着這一幕亦是眉頭緊皺,心驚不已。

陰符門四大家族,張王李秋,每一個家族都極爲強大,都有着各自傳承多年的陰陽祕法。

而這些祕法,與巫門結合極深,就像是這不死怨魂的煉製,恐怕便是陰陽祕術與巫門術法的結合體。

觀其效果,也是十分驚人的。

至少,宋子陽暫時都沒有想到,該如何將這門祕術給破解。

最關鍵的是,李馮侖的施法速度太快了,都沒怎麼看到他有大的動作,便已經將這門祕術給施展了出來。

“老匹夫,你算是什麼東西,讓我收起來我就收起來?”

李馮侖不屑的瞥了一眼周老,臉上面無表情,逡巡了一圈所有人,森然道,“一羣廢物,閉上你們的臭嘴,再膽敢侮辱我李家,一個不留,全部抹殺!”

周老氣的全身顫抖,揚手指着他,但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將我們全部抹殺?好好好!”

鐘楚紅是真的出離於憤怒了,失去了理智,一連說出了三個好字,尖叫道,“周家的兒郎們,給我殺,李家的這個孽種以及他們所有人,全都殺光,一個不留!”

“夫人,沒有了周海,程凡又不在這裏,我們真的戰鬥起來,可能會吃虧的!”

周老聞言,頓時大吃一驚,急忙勸說道,“你冷靜一下,萬一你或者青龍受了傷……”

“冷靜?你勸我冷靜?”

鐘楚紅口中的唾沫星子都差點噴到了他的臉上,“老孃都快要被他們爺倆給推倒**了,你還勸我冷靜一下嗎?”

周老目瞪口呆,一句話說不出來。

“今時今日,不死不休!”

鐘楚紅斬釘截鐵的道,“殺!”

能夠跟在她身邊的,包括周海程凡,那都是她的心腹。

所以,在聽到她的話後,都毫不猶豫的出手。

並且,所有人的目標,都似是約定好了一般,都放在了李馮侖的身上。

剎那間,各種靈符爆發出耀眼的光芒,攻向了李馮侖。

大戰一觸即發。

李少白長笑一聲,身形沒有向前欺進,反而是直接後退,退到了戰場的邊緣處。

他輕輕地搖晃着鵝毛扇,眸子裏閃爍着計謀得逞的意味。

“本來想要看戲,但你這是給我主角讓我來演這一齣戲,那我怎能推辭不就?”

“所有人都可以活,但周老必須死!沒有了周老,周家在這星月七十二洞中,唔,現在已經是大周天陰陽五行幻神陣了,就是瞎了眼睛的貓,亂跑亂撞了!”

“得罪了我李家,還想要謀奪龍穴祕境內的寶物和傳承,怎麼可能?”

他眯着眼睛,淡淡笑着,全身上下都散發出來危險的光芒,哪裏還有半分紈絝的模樣。

宋子陽看着雙方戰成了一團,不由得十分無語,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但他的目光,很快就落在了李少白的身上,臉上現出饒有興趣的神色。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以鐘楚紅爲代表的周家人看不出來端倪,但宋子陽看的明白。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