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他曾代表血月巡禮人間,但在此時此刻,他與那血月已經融為了一體,彷彿那本身就是他的雙眼,那原本就是他的力量源泉。

一滴滴血珠順著洛川的皮膚滲透出來,並沒有傳言中洗經伐髓后的腥臭,只是看起來有些猙獰可怖。

他的身形在眨眼之間變得更加削瘦了幾分,但氣勢卻在不斷拔高,彷彿永無止境。

就在這個時候,洛川「看」到了第二次來到自己身後的那把長劍。

陳童並沒有處在自己的巔峰狀態,因為在這之前,他已經被蔡大忠折磨了許久,剛才為了突圍也付出了極為慘重的代價,但經過一番休整之後,已有了再戰之力,更何況,他所面對的僅僅是一位初入洗星境的菜鳥。

或者更準確地說,此時的洛川尚未在洗星一重境穩定下來。

所以陳童的這一劍勢在必得。

但很遺憾的是,他忘記了一件事情。

或者說,今日的他因為身受重傷,再加上血祭和白夜行等意外的接連發生,心神有所不穩,所以並不如他當初在大逃殺中那般敏銳。

所以他下意識地忽略了一個人。

那個自始至終就站在洛川身邊的人。

陳童的劍再度無功而返,這一次,甚至連洛川的身體都未曾觸碰到。

因為在他的劍鋒之前,出現了一片晶瑩剔透的雪花。

學園都市的傀儡師 莫有雪出手了。

她揮劍的動作就像是下意識的本能,所以是那麼的理所當然,毫無雜念。

或許是因為陳童偷襲的一幕喚醒了她心中的某些記憶,也或許是單純的因為洛川是她唯一認識的一個人,總之,莫有雪在千鈞一髮之際,輕描淡寫地攔住了陳童全力以赴的這一劍。

一劍既出,莫有雪並沒有停手的意思,而是目色微冷,手中寒劍驟然盪起了一絲寒風。

但在下一刻,有一隻手卻阻止了她。

一道破繭重生的血色身影暗無聲息地來到了莫有雪的面前。

聲音是那麼的平靜。

「我來。」 修道七重境,一境一重天。??

從降星到洗星,看似只是修行路上最輕貓淡寫的一次跨越,甚至比從一個普通人開啟星海還要簡單。

因為世間萬事,從無到有總是最困難的,從有到更多,則會相對容易。

但這畢竟是一個新的世界,需要運用新的力量法則,在其中沉浸越久的修行者,自然也就越的得心應手。

陳童作為洗星九重境巔峰強者,已經在此道中浸淫了數年之久,而洛川才剛剛邁入洗星境的門檻。

不論從哪個角度來看,兩人的實力差距都很大,洛川毫無勝算。

但偏偏,當洛川邁步從光繭中走出來的那一刻,陳童卻退了。

兩人的氣勢呈現出了與實力截然相反的對比。

洛川攜破境之威,不論是肉身還是神念均正值巔峰時,手中的輓歌劍綻放出了前所未有的光輝,不出手則已,一出手,便是他畢生最強的一劍。

月落烏啼霜滿天!

這不是陳童第一次見到洛川的這一式自創劍法,因為之前洛川就是用這一劍擊殺蔡大忠的。

不過那個時候洛川手裡面所握的是永夜傘。

不管永夜傘從外形上面看多像一把劍,也不管永夜傘鋒芒之銳何其恐怖,但它終究不是一把劍。

而楓橋夜泊是一套劍法。

就像洛川哪怕將狂風驚石錘修至大成,但只要他的手中沒有一把趁手的鐵鎚,那麼他就永遠沒有辦法將此錘法揮到極致。

但現在洛川手裡面的是輓歌劍。

當然,更重要的是,那個時候的洛川只是降星八重,而現在的他,已經是洗星境強者了。

所以同樣的一式月落烏啼霜滿天,同樣由洛川施展而出,但給陳童所帶來的震撼,已經今時不同往日!

天邊的那輪血月不再向地面拉近,猩紅色的月光一應如常,取而代之的,是洛川星海中的本命月**放光芒。

劍刃與空氣的摩擦聲低沉喑啞,一縷縷黑色氣焰飄蕩不息,幻化成一隻只血鴉,鋪天蓋地而來,無窮無盡。

方圓十丈之內草木皆枯,地面悄然而凝的寒霜仿若一面面水鏡,倒映著漫天星光,靜謐且肅穆。

落月在心。

烏啼驚劍。

凝霜於前。

洛川的這一劍沒有那麼的殺氣騰騰,反而像一幅緩緩展開的畫卷,惹人心醉。

劍未至,意先達。

陳童綳直了身體,雙臂高高揚起,身形急暴退,恰似飛燕回巢。

一種強烈的生死危機充斥在陳童的內心,讓他甚至連硬拼的勇氣都升不起分毫,或者更準確地說,這是一種人類自本能的求生意志。

危月燕的光輝急黯淡,彷彿隨時都會破碎,再不得見。

見月而危。

真是恰如其分。

所謂命星,所謂命運,不過如是。

但陳童畢竟是洗星九重境巔峰強者,哪怕心志已亂,心神皆驚,也仍舊爆出了極其恐怖的潛力。

一時間,陳童強行激了危月燕的全部力量,將自己的度提升到了極致。

所以他的身影憑空消失了。

便如同瞬移一般,在眨眼間出現在十丈開外的一片碎石堆中。

並在此遁入虛空。

這一次,洛川不再用夏馨月再告訴他陳童逃到了那裡,因為他能夠看到。

凡走過,必留下痕迹。

陳童的身影消失了,但他所留下的星力波動就像是一條雪地中的墨線,在洛川的眼中是那麼的清晰,那麼的刺眼。

洛川將手中的輓歌劍揮向了空中的某處虛無,於是漫天血鴉迎面而上,凄絕的冷霜覆雪百里。

陳童的身影準確地出現在了那裡,隨即口中出了一聲厲嘯,抬手揮出一道劍芒。

洶湧澎湃的血鴉群被從中劃開了一道裂痕,漫天風霜彷彿也被這一劍阻礙了片刻,冷意稍斂。

「不過如此。」

陳童冷笑一聲,便欲折身再遁,卻突然有一道白光刺痛了他的雙眼。

那道白光來得太快,也太過決絕,竟使得陳童毫無反應。

因為那才是洛川隱藏在月落烏啼霜滿天之下的殺招。

熾白色的火光照亮了天際,就像是一輪炙烈的太陽,與半空中的血月相映成輝。

爆裂的氣焰中流淌著令人膽寒的劍意,一往無前,一無所畏。

那是白焰劍氣。

生死一瞬間,陳童勉強抬起手臂,將長劍格於胸前,試圖擋下洛川的必殺一擊。

「鐺!」

清脆的金石之音在半空中轟然炸開,璀璨的火花四分五裂,陳童的身形就此再退十丈,手中的長劍已經出現了一道深及半寸的豁口,而他的胸口更是被烈火灼成了一片焦黑。

但這並不是結束。

因為還不等他站穩身形,洛川已經到了。

輓歌劍的劍尖在陳童的眼中凝結成了一個黑色的墨點,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他的雙瞳染成了絕對的暗滅。

前夫襲愛:老婆離婚無效 璀璨的血花在空中翩翩而落,化作一片悠然楓火,灼痛了陳童的心口,一道飽含悵然的輕嘆在他的耳邊炸響,彷彿來自黃泉幽冥,要將他帶往往生世界。

這是洛川的第二劍。

江楓漁火對愁眠。

但非常可惜的是,洛川的這一劍仍舊未能為陳童送葬,因為後者的胸口突然爆開了一陣強烈的星光,一道強大的符篆在他的身前豎起了一道堅不可摧的光甲,令輓歌劍再難近半寸。

中興奇女子 陳童手中的長劍已經碎了,所以他伸出右手,死死地握住了輓歌劍的劍鋒,任掌間鮮血橫流也毫不在意。

「到此為止了。」

陳童的眼底閃過一絲血意,隨即左手捏住了一支造型詭異的角笛,猛地向洛川脖頸刺去。

豪門獨佔:如果愛你是場意外 然而,他並不知道,洛川最強大的,並不是他的劍法。

他更不知道的是,哪怕自己的命星是最擅身的危月燕,在近身肉搏的情況下,也絕對沒有洛川快。

因為洛川突然鬆開了輓歌劍的劍柄,豎手成掌,看似輕描淡寫地拍在了他胸前的那道光甲之上。

一聲音爆驟然在兩人耳邊炸裂開來,恐怖的白色焰浪在一瞬之間將那片光甲熔出了一個豁口,任由洛川的手掌拍在了陳童的心口。

肉身破音障!

白焰焚身訣!

以及……

鎖魂掌!

在這一刻,洛川將自己的近身搏殺手段揮到了極致,在繼冬雪小比之後,又一次施展出了令血獄谷副掌門也為之驚艷的肉身破音障!

陳童手中的角笛還停滯在半空中,卻再也無法繼續向前。

他有些茫然地低下頭,看向自己的胸口,在那裡有一個恐怖的血洞,肌肉盡裂,骨骼皆碎,一道虛無縹緲的掌印刻在他的心臟上,在頃刻間震碎了周遭全部的經脈。

然後,陳童的心臟毫無徵兆的爆開了,卻沒有半滴鮮血溢出,而是全都被那恐怖的白色火焰蒸騰殆盡。

陳童的臉上還保持著最後有些茫然失措的神色,似乎有些不解,也有些不敢置信。

自己就這麼死了?

他乃洗星九重境巔峰強者,人生之路才剛剛開始,怎麼就能這麼死了呢?

他是凌劍宗七大親傳弟子之一,他的父親是凌劍宗副掌門,洛川怎麼就真的敢下死手呢?

這個世界不應該是這樣的。

此番月影秘境之行也不該是這樣的結果。

如果再給他一次機會的話,或許他怎麼也不敢來招惹洛川了。

可惜的是,這個世界上沒有如果。

畢竟這一段因果早在四年前就被深深埋下了。

下一刻,陳童的身體無力地從空中墜下,砸落在一片灌木叢中,出了一聲不甘的悶響,驚起片片塵埃。

但這仍舊不是結束。

因為隨後,自陳童的眉心處突然裂開了一道血縫,一縷黑色的氣線從中疾馳而出,在瞬息之間就纏到了洛川的腳踝上,隨即消失不見。

見狀,洛川心中一沉,雖然他不知道這是什麼,卻在冥冥之中升出了一絲不祥的預感。

好在這一縷黑色氣線並沒有影響到洛川的星海,也沒有對他的行動造成任何的不便,是以洛川只能強行壓下了內心的不安,因為接下來,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他身形一閃,再次回到了莫有雪的身邊,深吸了一口氣。

「師姐,我快要壓制不住了,必須戰決。」

莫有雪有些茫然地搖了搖頭:「我不知道該怎麼做。」

洛川抬起頭,看向空中一直坐山觀虎鬥的白夜行,以及他身邊的那十四片星光,輕輕笑道:「很簡單,把那老小子給打下來。」

莫有雪只是暫時失去了記憶,並不是變傻了,所以她聽得懂這句話的意思,只是……

「怎麼打?」

洛川給出的答案言簡意賅。

「師姐想怎麼打就怎麼打,就如先前那一劍一樣。」

聞言,莫有雪的眉宇間似乎閃過了一絲意外,但卻並沒有多做詢問,只是點了點頭。

「好。」

話音落下,莫有雪下意識地握緊了腰間的那柄寒劍,衣衫盪起了層層風雪,並沒有顯現出任何的生疏。

因為這與記憶無關,而是她多年來用鮮血熔鑄在靈魂深處的戰鬥本能。

一如洛川所料。 洛川攜破境之威強殺陳童,這件事情在他自己看來並沒有什麼了不起的。

因為陳童雖然是洗星九重境巔峰,但現如今卻是強弩之末,而自己則是處於全盛狀態,二人不管是在心態上,還是精神層面上,亦或者在戰鬥狀態上,都有著極大的差距。

這樣的結果對洛川而言是那麼的理所當然,那麼的毫不意外。

所以在陳童身殞血叢之後,洛川並沒有太多的自得意滿,而是馬不停蹄地開始準備下一場戰鬥。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