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他暴跳如雷,破口大罵:“賤人,在他媽敢污衊老子,老子他媽弄死你。”

罵完之後,立刻又咬牙切齒的警告周老爺子:“老東西,快給劉先生和周小姐道歉,否則我立刻整垮你這個破公司。”

看着李飛這幅要吃人的表情,周家衆人才知道他是玩真的。

周老爺子和周慧氣的不行,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李飛實在是他們惹不起的人。

一個個只好忍着怒火,排隊給劉風周若曦道歉。

“若曦,劉風,今天全是爺爺的錯,爺爺給你們道歉,對不起”

“三叔也錯了,你們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三叔這一回。”

“姐,姐夫,對不起我錯了。”

“……”

角落裏的李霞周國華夫妻倆都傻眼了,老爺子強勢了一輩子,今天竟然低頭認錯了,簡直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這時候,李飛一臉諂媚的笑容,點頭哈腰的看着劉風:“劉先生劉夫人,我老婆養狗不栓繩子,致使我家的狗,驚嚇到了您閨女,我錯了,我給您賠罪。”

“我回家就把那狗殺了,做成一鍋紅燒狗肉,給您送來。”

劉風眉頭一皺:“你自己吃了就行。”

李飛立刻道:“好好好,我保證吃的一乾二淨,一塊肉都不剩。”

劉風見事情解決了,便帶着周若曦和瑤瑤離開。

這會議室裏的人,看一眼都覺得噁心。

劉風一走,李飛心裏鬆了一口氣,也趕緊離開。

雖然工作丟了,好歹命是保住了,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他一回家,王桂珍立刻上前問道:“老公,那兩個賤人呢?什麼時候來給我們家小寶磕頭道歉。”

李飛一聽,瞬間就炸了。

上前一把抓住老婆的頭髮,不顧她的慘叫,就是一頓拳打腳踢。

邊打還一臉猙獰的破口大罵:“你這個賤人,老子被你他媽害死了。”

“你知不知道你得罪了什麼人?那可是我們行長都惹不起,甚至我們銀行都惹不起的大人物。”

“就因爲你養的這條爛狗,我他媽努力了十幾年的工作都沒有了。”

地上,被打得滿臉是血,狀貌慘烈的王桂珍,懵了,徹底懵了,大腦一片空白。

她滿臉不敢置信,眼神中充滿驚恐:“怎麼會這樣?這不可能。”

她呆若木雞的看着暴怒中的李飛:“你是騙我的對不對?”

李飛都懶得搭理她,轉身衝進廚房,拿起菜刀,朝狗衝去,上去兩刀就把那條藏獒砍死。

王桂珍被這血腥殘忍的畫面,嚇得尖叫一聲,昏死過去。

一個小時後,王桂珍醒了過來,是被李飛叫醒的,面前擺着一大盆狗肉。

不等她回過神,李飛遞過來一雙筷子,面無表情的說道:“吃吧。”

王桂珍迷迷糊糊的接過筷子,下意識的問道:“這是什麼肉?”

李飛面無表情:“小寶的肉,得全吃完了,剩下一塊肉,咱們夫妻就得死!”

王桂珍一聽這是自己愛犬的肉,頓時眼前一黑又暈死了過去。

她可是一直把狗當兒子再養,現在丈夫不僅殺了狗,還要吃肉,她那受得了這個刺激。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周氏集團會議室,李飛一走,捱了打的周慧立刻一臉怨毒道:“這個姓李的王八蛋,遲早被車撞死,一會東一會西簡直神經病。”

周國威也跟着抱怨:“這個李行長到底什麼情況,怎麼反覆無常呢?”

周老爺子沉吟了兩秒,看了周國華夫妻一眼:“我猜那個李行長,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有可能是看上了若曦,所有今天態度才突然轉變。”

周家衆人面面相覷,那個李行長可是有婦之夫啊,又看上了周若曦難道是想搞婚外情不成?

不過在一想,像他那種有錢有勢的人,在外面包養兩個情婦也正常。

像周若曦這樣萬里挑一的美女,被他看上也正常。

這也解釋了,爲什麼他怒氣衝衝的進來,一看到周若曦態度就變了。

周家衆人在心裏一通腦補,立刻就認同了這個說法。

周慧罵道:“這個賤人,一天到晚就知道勾引野男人,臭不要臉。”

周家衆人都沒有出聲,這個社會本來笑貧不笑娼。

若是周若曦真的勾搭上了李行長,那麼大傢伙以後還得巴結着她。

就連角落裏的周國華和李霞,也想到了這點,不但沒有一絲怒色,反而流露出一絲喜悅。

女兒勾搭上了大人物,他們也能翻身了。

至於劉風,一個廢物誰在乎?

這時李霞又想到一個重要的事,立刻開口詢問:“老爺子,我家若曦簽下億元大單,這個提成什麼時候給我們啊?”

瞬間,在場所有人臉色都變了,這可是一千萬啊。

就連周老爺子這一刻也糾結起來了,一千萬啊,要他掏出來無異於從他身上割肉。

原本他提出這個方案,是打算用來巴結劉明偉,和他背後的劉家。

但是他沒有想到最後這個獎勵盡然落到了周若曦頭上。

那不是肉包子打狗?

這會他有點想反悔了。

這時,周慧出聲道:“這一次的投資酒會,你們都是蹭我和明偉的邀請函進去的,沒有我和明偉,就沒有這個合同。”

“所有,這個提成我們要拿一半。”

周慧大聲說道。 “對,不錯,你們都是蹭我的光才進去的,人家蘇大強點名邀請的,可是我和周慧!”

劉明偉立刻恬不知恥的附和道:“所以,這獎金你們必須得分我們一半!”

李霞差點沒把鼻子給氣歪了,嘴巴一張,就要五百萬?

你們比搶銀行還狠啊!

“放屁,談合同,各憑本事,憑什麼分你們一半?”

李霞頓時就急了,臉色都漲紅了,怒氣衝衝的看向周老爺子:“爸,您給評評理,當初您可是說了,誰談下來的單子,就給誰。”

她原本指望周老爺子主持公道呢!

哪知道,現在在周老爺子的心裏,他們這一房的地位,根本就和劉明偉沒法比。

“我覺得明偉說的有道理,吃水不忘挖井人,要不是劉家面子大,咱們大傢伙哪能去龍騰大酒店赴宴啊?”

周老爺子慢慢悠悠道:“行了,都是一家人,也別爭了,我做主了,你們一家五百萬,皆大歡喜吧!”

“爺爺,您太英明瞭啊!”

周慧大喜,立刻道,這簡直就是天上掉錢啊!

五百萬吶!

夏迎春周國華頓時也開懷大笑:“爸,你說的太對了,我們完全贊同啊!”

說完,這一家子,全都一臉嘚瑟的望着周國華和李霞,目光充滿挑釁——看到沒,就是從你們嘴裏搶肉,你們能怎麼着?

皆大歡喜?

這明明就是老二一家歡喜好吧!

“爸!”

周國華和李霞氣壞了,一臉不服,還不等他們說呢。

周老爺子一聲厲喝,打斷了他們:

“閉嘴,再多說,我一個字也不給你們!”

“也不想想,你那好女兒女婿,這段時間,給家裏惹下多大的禍事,這一樁樁一件件的,你們還好意思要錢?”

周老爺子眼睛一瞪,周國華和李霞頓時身子不受控制的就是一顫。

心中升起一股畏懼之情,頓時是屁也不敢放一個了。

一肚子委屈,也只能憋着。

“哼,就這樣吧,都下去忙吧!”

周老爺子這才冷哼一聲,揮揮手,就準備散會。

“不行,爺爺,我不服!”

就在這時,周若曦去而復返,無比憤怒的走了進來。

剛纔她接到了千禧集團的電話,說是要來公司商談具體的合作細節,以及匯款的問題。

一家三口,便去而復返。

哪知道在門口,聽到了這一出,差點沒把周若曦氣的原地爆炸。

“我辛辛苦苦談得單子,憑什麼給周慧她們一半?爺爺,您開始的時候,可不是這麼說的?”

周若曦無比憤怒的質問周老爺子。

“憑什麼?”

不等周老爺子說話呢,劉明偉冷笑着站了起來:“那我來告訴你爲什麼!”

“你以爲就憑你周若曦一個人,就能簽下一個億元的大合同?”

他大言不慚道:“我告訴你,那千禧集團就是爲了巴結我劉家,才準備了這個大合同。”

“實際上,這個合同,是給周慧的,人家也就是認錯人了,才便宜了你!”

“否則,別說是一個億了,就是百萬,千萬級別的合同,哪個不都是得經過兩個公司專業團隊的數次交流,才能最終定下來?”

他傲然冷哼:“本來這一千萬都得是我們的,現在分你一半,已經是我們仁慈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