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他把幽怨的小眼光看向歐陽倩,只見歐陽倩尷尬的沖他笑了笑,然後趁機轉移話題,「薛姐姐,我們送你回家吧!」

「不用。」薛薴小手一揮,「我可以自己回去,你很海藍藍走吧。」

「歐陽倩。」南楠咬牙切齒的,什麼是海藍藍,自己的名字怎麼會這麼俗。

「啊今天的月亮又大又圓,哈哈,是吧!」歐陽倩隨手指著月亮說,心裏卻祈禱薛姐姐不要再說了,不然南楠不得弄死自己。

「還真是很圓,但是,為什麼是兩個?」薛薴兩隻手比了個圓圈,對上月亮,怎麼看都是兩個,太奇怪了。

容瑄旁邊看着這個小女人耍酒瘋,還挺好笑的,尤其是海藍藍,看他臉黑的,又無法與一個醉酒的人計較。

「行了,你把她帶有,薛薴交給我吧!」容瑄手指著歐陽倩對着南楠說,嘴角還有意味不明的笑。

南楠覺得自己要瘋了,他從來沒有這麼反感過這個名字,尤其是容瑄那嘲笑的眼神,太過分了。

他最好不要讓自己逮到他的把柄,不然自己也要嘲笑他,讓他無地自容。

歐陽倩對這個安排覺得並沒有什麼不滿,反正她覺得薛姐姐好像和容瑄的關係很好的。

所以容瑄送也沒有什麼問題,反正自己高跟鞋確實不太方便,現在還省事不少。

而且他好歹也是大總裁,應該不會做什麼小人行為,看着也不像。

「行,那薛姐姐就交給你了。」歐陽倩說完,就打算和南楠走了。

「倩倩,你為什麼要把我就在這裏?」薛薴語氣委屈的說,「他是個大壞人,我才不要和他一起。」

「閉嘴吧你,我送你回家。」容瑄就沒見過這麼不識好人心的人,還敢嫌棄自己。

歐陽倩有點不放心了,「這能行嗎?要不我送她回去吧。」

「不用。」這時候容瑄和南楠難得的默契,異口同聲的說。

接着她就被南楠半拖半拽的拉着走了,「歐陽倩,你給我等著,早晚我也把你的黑歷史爆出去。」

南楠在車上恨恨的說,順手扯過安全帶系著,然後一腳油門踩到底。

「啊我錯了,這是個意外。」歐陽倩的聲音隨着速度消失。

「行啊,女人,你竟然嫌棄我。」容瑄看着蹲在樹邊不肯走的人。

「你是壞人,你只會欺負我,我才不要和你走。」薛薴嘟著小嘴,指著容瑄。

「你確定不走?」容瑄把她的手打回去。

「不走。」薛薴把頭轉向另一邊,「啊,你幹嘛,放開我,拐賣人口了。」

就在她頭轉過去的時候,容瑄一把把她抱了起來,一個公主抱,抱着往車子方向走去。

一路上她都大喊大叫,快把自己的耐心叫沒了,「閉嘴,再叫把你扔下去。」

許是容瑄氣勢太強,她真的閉上了嘴,眼神迷離的看着容瑄的側臉。

。 黑龍山帝國,作為一個古老的中等文明國度,佔據數千星系的龐大國家,除了開國皇帝,黑龍山神國的神主,現任的皇帝已經不知道更換了多少代。

而那些皇族,更是不計其數,其中,有地位和權勢的皇子公主也是不少。

畢竟,黑龍山帝國並不明令禁止出現女皇帝。

歷史上也的確因為各種各樣原因,有女子登基為皇帝。

格雷西,是黑龍山帝國現任皇帝的第十三皇子,也是皇子之中較有地位的一個,帝國權貴大臣中也有許多向他靠攏的。

作為高高在上,身份尊貴的皇子,格雷西看似威風八面,但也有自己煩惱的事情。

畢竟帝國皇子為了權勢,鬥爭也是非常激烈的,而十三皇子當然也對皇位有野心,只是他勢力比其他幾個皇子差很多,屢屢吃虧,多次被打壓,讓他非常惱火。

「老九那混蛋,居然仗著自己外公是哈格雷夫界主,太囂張了,這次我都退讓了,他還得寸進尺,可惡!」

十三皇子一個人在花園裡喝著悶酒,惡狠狠的丟掉酒杯,發泄內心的怒火。

「唉,還是沒有錢。」格雷西心裡想,他母族的勢力不大,所以無法給他提供更多的幫助,一切都得靠他自己。

如果有足夠的金錢,他就可以拉攏那些大臣,將軍,貴族,訓練自己的精銳軍隊,甚至給界主送禮,尋求靠山,擴大自己的影響力,那麼就是爭奪皇位也有更多機會。

但是,沒錢!

格雷西有點煩躁。

作為帝國皇子,一般小錢他自然看不上的,而其他收益巨大的財源產業也早已經被人占坑,不是他可以輕易插進去的。

十三皇子格雷西正坐在自己宮殿的花園之中愁眉不展的時候,外面匆匆走進來一個衣著華麗,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

「皇子殿下,皇子殿下,好消息,有好消息啊。」

格雷西眼皮抬起來,瞥了眼前這個投靠自己多年的心腹商人一眼,「西西弗,有什麼好消息,讓你這麼高興?說出來讓我聽聽。」

肥胖商人西西弗把腦袋湊到格雷西耳邊輕輕嘀咕了幾句,格雷西的眼神馬上亮了起來。

「哦?真的有這樣的人?」

「要花大代價,想進去黑龍山神國參觀見識一番?」

肥胖商人西西弗忙不迭的道:「小人句句屬實,哪裡敢欺瞞皇子殿下您,那個冒險者就在外面。等著殿下你召見呢。」

格雷西有點心動。

不過黑龍山神國聖地是開闢黑龍山帝國的那位始祖的所在,格雷西雖然地位高貴也能進去,但是平時如果沒有要事,他也不會過去的。

「嗯……」格雷西沉吟著,要是平時他肯定不會輕易帶這種來歷不明的進入黑龍山神國聖地,畢竟要是出了什麼漏子,就算他是帝國皇子,也吃不了兜著走。

但是如今格雷西正為錢焦頭爛額的時候,實在捨不得拒絕這麼一筆大買賣。

這也是王毅為什麼在搜集情報后,選擇十三皇子的原因。

「好吧,我見他,讓他過來吧。」十三皇子格雷西最後還是下了決心,決定見一見這能開出大價格的冒險者。

當然,他還得觀察觀察這位冒險者,要是發現一點不對勁地方,打死他也是不敢帶人進去的。

不久后,花園中,一個穿著黑紅作戰服的黑髮少年走進來。

正是王毅本人。

而他帶著的兩個宇宙級護衛,留在了外面。

能隨身帶著兩個宇宙級護衛,必然來歷不凡,不是哪個大勢力就是大家族出來的,這也是格雷西肯接見王毅的原因。

格雷西和王毅交談一會,王毅直接給出一個讓格雷西心動的價位。

「王毅先生,你想進我們黑龍山神國聖地參觀一下沒問題,但是必須要聽從我的安排,不能擅做主張,擅自行動,不然到時候出了事情,我可幫不了你。」格雷西臉色嚴肅的道。

王毅進入黑龍山神國聖地的事情,就這麼辦成了。

到時候格雷西會帶著幾個隨從進入黑龍山聖地拜訪一位界主,而王毅就在隨從之中。

黑龍山神國聖地戒備說嚴格也嚴格,就看什麼人了。

像十三皇子想進去,還是有辦法的。

看著王毅的身影消失在視線中,格雷西眯起眼睛,吩咐左右。「給我仔細調查這個人,一點消息都不能落下,我要他最詳細的資料。」

十三皇子派人調查王毅,結果當然是什麼都沒調查出來,畢竟王毅身為宇宙星河銀行四星級客戶,很多大額交易都是保密的,恐怕連黑龍山現任皇帝都沒辦法知道,更別說區區一個十三皇子。

在調查確認王毅「沒有問題」后,十三皇子終於忍不住王毅給出的報酬的誘惑,決定把王毅帶進『聖地黑龍山』!

聖地『黑龍山』,是帝國皇族背後最大的靠山。

帝國的開國皇帝,現如今聖地『黑龍山』的神主,正是他當初溝通宇宙中的空間和體內世界結合為一,形成了偉大而浩瀚的神國——聖地黑龍山。

……

高聳如雲的山峰之上,泛起水浪波紋,幾道人影從中走出浮現。

其中一人,正是王毅。

看著眼前浩瀚的天地,這是一眼看不到盡頭的大海,在大海的上空有著一顆太陽。

那是不朽存在,從外界弄來放入神國中的一顆真正的恆星!

王毅親眼看到這浩瀚無邊的天地,和那耀眼的太陽,不由感嘆不朽神靈的偉大。

「簽到。」

【叮,恭喜宿主簽到成功,獎勵火之宇宙本源法則感悟。】

【你已經領悟到了一絲火之本源法則的奧妙。】

【該地點可簽到次數為:0】

王毅眼神茫然了瞬間,靈魂意識之中,一股神秘莫測的力量將有關於火之宇宙本源法則的感悟,各種奧妙源源不斷的灌入王毅的腦海里,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讓他看到一個浩瀚無邊的世界。

屬於法則的世界!

在這一刻,王毅領悟到了火之本源法則。

如果他把這本源法則感悟融合在自己的刀法,身法,領域,秘法之中,那威力將會暴增,達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領悟到些許本源法則的王毅,才能說是黑龍山星域真正的絕世天才。 英才院另一間小飯堂,眾英才院高層此刻,均是一臉好奇的看着老者,確切的說,是看着他正在吃的東西。

「這是,古董羹?」

又好像不是,古董羹沒有這麼複雜,看着吃的大汗淋漓的老者,聞着空氣中勾人味蕾的辛辣味,沒有人能做到無動於衷。

「過癮啊!」

吃飽喝足后,老者用手帕擦了擦汗,將一旁的果汁飲入腹中,「嗯,真不錯!」

當天晚上,就有很多人找上了蘇雲靖,這當中多數都是在英才院有頭有臉的人,說出了和英才院院長一樣的意願。

蘇雲靖苦着臉,「諸位前輩,我家的仙鶴就這麼一隻,負擔不了太多人的吃食。」

他一邊與眾人周旋,一邊喚來鶴靈,在留聲里和蘇雲笙說,以後還是別給他們送東西了。

蘇雲笙聽見他的訴苦,笑了笑,「那,哥哥,你不如和他們說說,英才院的飯菜,以後由我們蘇家的人來打理可好?」

這段時間,大伯娘王雪華的廚藝提升很大,做出來的吃食雖然還比不上空間,卻也相差不多,完全可以勝任此事。

蘇雲靖一聽,呦,還是自家妹妹聰明,他怎麼就沒想到呢?

面對諸位導師的圍攻,蘇雲靖不再慌張,在心裏組織了一下措辭,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誒,這主意好!」

「我看行,這樣一來,學院裏的吃食可以大大改善。」

經過眾位高層的商議,眾人一致決定,以後英才院的飯堂讓蘇家來打理。

聽到這個令人振奮的消息,整個學院都沸騰了,最高興的莫過於學子們,他們每天辛苦練功,最渴望的莫過於一頓可口的飯菜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