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他怕看了生氣。

第七天姬梅主動找上門,問沈江籬日子還過不過了。

沈江籬看到姬梅傻了眼:「怎麼是你?「

姬梅:「很失望?「

沈江籬:「不是,你們不是,替嫁的嗎?「

姬梅:「是啊,我替嫁的。「

沈江籬:「不對啊,可你不就是二公主姬雪嗎?「

姬梅:「你不知道楚國二公主和三公主是雙生子嗎?「

沈江籬:「ⅴⅴ「萬萬沒想到。

他竟然搞錯了對象。

可陰差陽錯,嫁過來的還是正確的人。

緣分,妙不可言。

姬梅:「我還沒問你呢,你真的想娶姬雪?「

沈江籬小聲:「誰想娶她了?我還不是ⅴⅴ弄錯了人。「他又很快暢笑道,「這都能把你娶過來,看來我們很是有緣啊。真是姻緣天定ⅴⅴ「

姬梅冷笑:「什麼姻緣天定,事在人為。姬雪的惡疾是我弄的。「

沈江籬:「啊?你好惡毒啊。「

姬梅:「那送我回國,我把她打包給你。「

沈江籬忙說:「不用不用。「

他其實是樂傻了。

她毒了二公主就為了替嫁給他,是不是說明ⅴⅴ是不是說明她也有一點喜歡他?

沈江籬問:「那,你叫什麼名字?「

姬梅:「姬梅。梅花的梅。「

與他想象的一模一樣。

然後秦國的人發現他們的離王殿下轉性了。之前打死也不肯見離王妃,被離王妃主動找上門后,瞬間就如膠似漆了。

看看,看看,這就是邀寵的最佳案例啊!這個事情告訴人們,該出手時就出手,忍氣吞聲是沒有用的。

一起看書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起看書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楚國,東宮。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姬墨坐在書桌前看著文書,硃砂筆批下一道道批語。

忽然,他眉心一擰,筆下的字寫歪了一筆。

姬墨撫上心口,良久,等它平息下來。

他給秦沐瑤的葯,也就是以前吃的那種葯罷了。早就沒用了。

他不是沒發作過,只是在秦沐瑤面前裝得若無其事。

在人後,他疼得撞牆。

越來越痛了。

她大口大口喘著氣,額頭有冷汗滑落。

她低頭看自己的腹部,什麼傷口也沒有,剛才的劇痛都是假象。可怎麼會℡℡痛得那麼真實呢?

她真的以為自己快要死了。

「瑤樨,怎麼了?「姬墨溫聲問她。

秦沐瑤失神地看著他,突然就緊緊擁住他:「我做了個噩夢℡℡「

姬墨沒問她夢裡的內容。輕輕擁著她,拍著她的脊背:「沒事了,我在呢。「

他安慰著她,自己的臉色卻蒼白如紙。

他近來心痛的頻率越來越快,痛感越來越劇烈。已經快要℡℡壓抑不住了。

姬墨不敢讓秦沐瑤知道。只是愈發用力地抱著她。

秦沐瑤身上的香味能稍微緩解他的痛楚,只是杯水車薪,聊勝於無。

他極力隱忍著,秦沐瑤卻還是發現了不對勁。

「言兮,你怎麼在℡℡發抖?「秦沐瑤可以感受到,姬墨在顫抖。

「言兮!「秦沐瑤一驚,看著他,「你是不是又犯病了?葯呢?葯放在哪兒?「

「葯℡℡吃完了。「其實是扔了,那葯對如今的姬墨來說一點用都沒有。

「那怎麼辦?怎麼會吃的那麼快。「秦沐瑤心急如焚,「言兮。你℡℡「她沒再說下去,因為姬墨昏迷了。

姬墨的意志力何其強大,能讓他痛到昏迷,難以想象是怎樣的痛苦。

這哪裡是減輕了?分明是比以前更嚴重了。

秦沐瑤手指一蜷,幾乎不敢碰他。

她深吸一口氣。把姬墨放平,掌心凝聚起一團藍色靈力。

秦沐瑤和謝歡建立起千里傳音的通道后,第一個學的就是治癒術。她不能根治他的心疾,至少能緩解他的痛楚。

源源不斷的靈力輸送到姬墨身上,秦沐瑤臉色漸漸發白,可姬墨仍沒有醒來。

怎麼會一點用都沒有呢。

℡℡

「心疾?「蘇南安指節輕扣,若有所思,「這等秘事,你如何得知?「

「我們毒醫樓與藥王谷對立多年,正所謂最了解你的永遠是你的敵人,怎能不對他們了如指掌?長安公子曾在藥王谷住過一段時間,名為切磋交流,其實是請藥王谷主給他治病。「鈴蘭道,「長安公子有很嚴重的心疾,病入膏肓,藥石無靈。殿下,你既想要碎片,長安公子手上也有一塊碎片,何不趁他病要他命?「

蘇南安冷笑:「還真是毒醫樓的做派。「

「世人謂我卑鄙無恥,我又何必光明磊落?我由不得他們污我。便只能自個兒黑透,遂了他們的願。「鈴蘭道,「殿下,我們是一樣的人。「

蘇南安鳳眸輕斂:「誰和你一樣?「

他們不是姬墨洛風那般出淤泥而不染的人,他們被埋在泥土裡。那就在泥土裡紮根。他們開出艷麗有毒的花朵,看到的人卻不知破土而出前經歷了何等艱難。

「殿下恐還不知道一點。「一道清朗的男聲入耳,屋內二人俱是一驚。

他們竟然誰也沒發現這個男人的靠近。

來人穿著一身天青色華服,青冠束髮,面容清雋秀美,長身玉立,般般入畫。

「你是誰?「蘇南安戒備。

「你無需知道。「男子輕笑,「你只需要知道一件事。長安便是姬言兮,如今姬言兮纏綿病榻昏迷不醒,你那九皇妹不知長安便是她枕邊人。還想著尋長安求葯。你不覺得,此時引她上鉤,用以威脅姬言兮,是最好的選擇嗎?「

蘇南安和鈴蘭都被這消息砸得一愣。

這人到底是誰?竟然知道這麼多?

「你為什麼幫我?「蘇南安眯了眯眼眸。

男子笑道:「我不是為了幫你,只是不喜歡他們罷了。「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男子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瞬息間就化為一律青煙,不見蹤影。

蘇南安瞳孔一縮。

輕功足夠高的人,也可以頃刻間化為殘影消失在原地。可這個男人℡℡是真正的憑空消失!

鈴蘭一驚:「殿下,這個人很可疑,不可盡信。「

「是不可盡信。「蘇南安沉下眼眸,「可也不妨一試。「

℡℡

姬墨已經昏迷很多天了。

秦沐瑤每日都會為他輸送大量靈力,幾乎靈力枯竭,可她不敢停下。怕一停下。姬墨的生命也停止了。

這時候,她聽到消息,長安公子出現在了姜國淮北,風雪山。

她已經顧不得消息真假,一點希望都不會放過。

秦沐瑤將昏迷的姬墨安置在一個安全之地,又將政務交給南淮、傅聞卿打理,便輕裝快馬,遠赴姜國。

而在姜國,一個巨大的陷阱正在等著她℡℡等著她自投羅網。

消息是蘇南安放出來的。只要能威脅到姬墨,利用這個妹妹。蘇南安一點愧疚都不會有。

蘇南安大肆放出消息,長安公子出現在姜國,洛風也聽到了這個消息。

洛風有些不解。

姬言兮去姜國做什麼?領略秦沐瑤的故國風光?

他隱隱覺得奇怪。

就在秦沐瑤前往姜國的時候,昏迷中的姬墨,蘇醒了。

姬墨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

夢裡霧氣瀰漫。混沌一片。

一縷清氣與濁氣糾纏不休,天天打架鬥毆。

最終清氣得以化為人形,那是他的臉。

濁氣心懷不甘,退舉地底,蟄伏多年。

最終濁氣也化為人形。將清氣吞噬殆盡。

那黑霧繚繞的人影傲然而立,倏然轉頭。

那還是他的臉。

℡℡

姬墨看到這兒就醒了。

但不可能是洛風泄露了消息。洛風不會欺騙瑤樨,更不會傷害瑤樨,這是姬墨篤定的。

那麼℡℡到底是誰?

姬墨直接去了馬廄牽了忍冬出來,翻身上馬。

「殿下!你要去哪兒?「

「姜國。「

℡℡

姜國。淮北,風雪山。

北風呼嘯,大雪紛飛。

師兄會在這裡么?

秦沐瑤望著一望無際的雪山,抿了抿唇。

她不是沒想過消息的真實性,不是沒想過這是不是陷阱。為什麼剛巧她迫切想要尋找師兄,長安公子的行蹤就傳出來了?長安公子從來都神出鬼沒,任何人都窺不得其蹤影。

可她不敢深思,不敢懷疑。

因為她賭不起。

言兮危在旦夕,這個消息必須要是真的!

風雪山上積雪深厚,道阻且長,秦沐瑤一步一個腳印,走的艱難無比。

她連日來不要命一般給姬墨灌輸靈力,早已透支,又不遠萬里趕來姜國,一路上風餐露宿,身體狀態著實不好。

冰冷的雪花落滿她的頭髮,秦沐瑤一腳踩空,措不及防就要滾進雪地里。

一隻寒涼的手穩穩扶住了她。

那手很冷,不知是本來的溫度,還是被這風雪所欺。

秦沐瑤看到一截白色衣角,幾乎要與雪地融為一體。她仰頭看去,長安公子就站在她面前,眉眼溫柔。

「℡℡師兄。「秦沐瑤一出聲,連聲音都在發抖。

好冷。

長安公子動了動手指,似乎想抱她。但是忍住了。

「師兄,上次的藥用完了。能不能℡℡能不能再給一點?「

長安公子神色複雜地望著她,眼中是她看不懂的溫柔和悲傷。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