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他喜歡這酣暢之感,熱血沸騰。

哪怕知道可能遇到驚險,依然沒有退縮,心念如槍,迎難直上。

千星這麼瘋狂,殺心冷如魔,確實瘋狂,卻並沒有失去冷靜,有自己的打算,有自己的戰意。

外人就不這麼認為了,覺得千星被逼瘋了,先是女人兄弟,再是前輩朋友,又是紅顏知己,一個個出事,他殺到瘋狂,不顧傷勢。

很多人擔憂,不少人確實是為他擔心,也為之前的錯怪歉疚,不希望他出事,他現在更是無數人心中的英雄,希望。還有一部分未必多擔心他,卻也一樣不希望他有事。

有道還沒死,這兩日都見識過惡魔的底蘊,太過嚇人,千星若不再,誰還能擋。

惡魔憤慨,同時很多也開始納悶,有必要這麼不要命嗎?當初的那些罪魁禍首基本都已經被你殺了。

一夜,惡魔海上基地無法平靜,個個怒火難平,又是瘋狂搜索,想要搜尋千星可能躲藏的地方。

他白天傷勢太重,不敵逃走,晚上肯定是最虛弱的時候。

次日,清晨。

「有道,滾出來受死。」惡魔海上基地,群島之間,隨著千星振翅,魔雲般鋪蓋,怒浪滾滾。

惡魔們暴怒抬頭,幾個最強的首領已經不再多說,「殺。」直接就是殺招連出。

基地深處,有道很憔悴,臉色難看的很,這幾天真是被折騰的煩躁,養傷都無法靜心,白天喊殺震天,晚上無數惡魔暴亂。

狠狠的看外面虛空一眼,有道閉眼,依然難以平靜。

不知不覺感染,他也感到震撼,千星傷勢應該比他還重才對,第一次千星被他殺逃,轉眼又能一戰,後來他稍遜一籌,但千星也沒好到哪裡去。

他天天修養,都有些難以提起多少力量,千星竟還天天跑來叫陣,每天還殺那麼久,這還是人嗎。

相比他好像差的很多,有道憤恨,若他還是全盛,千星敢殺到這裡,他帶隊圍殺,絕對能留下。

此子好像真不是人?有道皺眉,那如實的羽翼究竟什麼來頭,他也算在玄盟看過無數資料,就是想不出,好像每一個都不符。

轟!外面激戰,這次惡魔早有布置,殺招凝聚,轟咔落下。

千星心生感應,正被幾個惡魔瘋狂纏著,殺招專門應對他的,瞬間到來,他被轟入海中,血流一片,有惡魔的也有他的。

前來挑戰,就想過會有任何手段,他未必會次次上風。

他有依仗,身法極速,聖體強悍,殺招也不能完全擊中他,這次也一樣,但還是傷的不輕。

****** 大海咆哮,群魔緊跟殺到,狂轟一片。

千星很久沒有出現,好像要失去氣息,惡魔們冷笑依然不停。

就在這時,大海翻湧,水擊三千丈,扶搖直上破九天,鋪灑的海水如劍雨一般凌厲,淹沒所有惡魔。

這些他們還能擋,後面的就不夠,輪迴肅殺,槍點寒芒,如雨點一樣。

剎那就是幾個強橫惡魔死傷,緊跟殺過來的都是自恃實力的化境二變高手,惡魔們狂暴反擊。

千星氣勢正起,忽然又生警惕,這一次提前反應,沒有絲毫猶豫,一頭再次進入海底。

轟隆隆!還是上面的殺招,竟然還能攻擊一次。

千星在海底都被衝擊暗涌拍擊的吐血,氣息再也難穩,極速遠去。

生死翼變小,震動漩渦,在海底速度一點不慢。

惡魔們還都在警惕的看著,好一會兒之後,才有惡魔反應過來,「他傷勢難支,已經逃了。」

「可惡,該死。」

「小賊,我要把你碎屍萬段。」惡魔發泄般的怒吼,聲傳很遠,卻也只能如此。

有道好不容易安靜一絲,又被打擾的心煩意亂,「一群廢物。」

惡魔怒火萬丈,他們太自信老巢,所以覺得破天荒遭遇挑釁太丟人,個個暴躁欲要嗜血凶狂。

接下來的時間才發現他們想多了,丟人的還在後頭,他們會崩潰絕望的。

千星傷勢極重,所以惡魔都詛咒肯定要廢了,至少也得修養很久,趁他病要他命,號令……不用號令什麼了。

第二日,千星又來了。

魔翼鋪天蓋地,捲起浪濤無邊,「滾出來。」

我只想繼承千億家產 激戰再次開始,惡魔準備很足,高手全部出動,千星帶傷戰到不支,再次倉皇逃跑。

惡魔想追,怎麼也追不到,想去陸上挑釁,分開不夠,一起還去嗎?他們也累的不輕,巔峰不再,距離太遠,若是有陷阱,全折損在外面,那可事大了。

一些古地也是有殺招的,比他們的殺招還霸道,這才是他們一直忌憚的,他們甚至懷疑千星就是想引他們所有都過去。

都是惡魔強橫首領,意見不一,有的本來彼此都曾是敵對,能站在一起都不錯了。

若是白天準備很足,他們還敢闖一闖,白天也都戰的傷痕纍纍,晚上不太敢冒險,也沒有千星的旺盛精力。

但等到白天,千星又殺到。

一天又一天,一次又一次。

千星每次都被殺的傷勢,有時候都觸及本源,這應該幾個月都難恢復的,第二天又會出現,再次生龍活虎。

千星浮生訣霸道,淬鍊聖體,生命之心成長,神通都在增進。

惡魔們疲憊,再也沒有當初的怒火,只有憔悴。

他們晚上已經放棄追尋了,白天都累的夠嗆,即便這樣,他們都有些撐不住,無法支撐每天都狂戰。

先婚後愛:霸道總裁別太壞 一鼓作氣,兩三天都可以了,這是鬧哪樣。

https://tw.95zongcai.com/zc/44022/ 更別說直殺到陸上了,那些激進者都放棄了這想法,現在每天戰到晚上,他們自己都幾乎站不住。

那些弱些,都參與不上戰鬥的惡魔更崩潰,更提心弔膽。

所有大人物都在外面圍殺千星,竟然還是偶爾被他躲過,那傢伙竟敢突然沖入基地衝殺一陣,這就是他們的災難,哪怕實力加持,魔煞更重,還是無可阻擋。

基地大陣也不能一直開著,太過消耗資源,他們消耗不起,而不一直開著,千星竟然能極速殺進來,再衝出去。

惡魔們憤怒,更無力,心中都不再想如何,甚至開始期望不要來了。

他們說不出口,千星每日都來。

世界嘩然,戰報滿天飛,無數人也都跟著傻眼。

慢慢他們已經開始不怎麼擔心了。

「哈哈,魔翼王無敵,早晚推了惡魔老巢。」

「我們也不能閑著不是,殺,外面那些惡魔不能給他們回去支援的機會。」

「沒錯,那邊我們參與不上,這邊我們還不行嗎。」

「那些巔峰惡魔都沒時間出來支援,就是現在,殺個痛快。」

各方受到千星不屈戰意鼓舞,士氣高昂。

海上惡魔基地叫苦,他們已經很小心,很拚命,每次都殺的千星重傷,但都無法殺死,他們的壓箱底手段都用過了,還是不夠。

而他們每次都可能有死傷,他們的化境二變高手在減少。

不知是否錯覺,千星還在快速的變強,好像每天都不一樣,壓力越來越大。

開始他們一起出手,還有很多準備,千星難佔上風,慢慢已經開始持平,到現在又過去幾天,千星已經開始佔上風的。

這樣一來,他們的死傷幾率急劇增加。

他們也豁出去了,拿出無數壓箱底資源共享,什麼都不顧,很多惡魔都再次提升上來,本來應該更多更強的,如今化境二變惡魔數量卻更少了。

每天都有戰死。

沙漠基地那邊惡魔更兇殘,此刻再也坐不住,開始看笑話,都是很自信老巢力量,還嘲諷那邊太丟臉,他們本來就是競爭,不怎麼對脾氣。根本沒有幫忙的打算,他們也有很多事好不?

現在慎重起來,個個沉重,再也笑不出來。

雖然不願承認,他們兩邊實力也是差不多的,兔死狐悲,感同身受。

海上基地已經放下臉面向他們求援,他們不敢再小視,千星的瘋狂,遠在萬里之外,他們都感到壓力。

夜幕再次降臨,海上惡魔基地外殘破不全,基地內也是狼藉一片,無數惡魔臉色發白,無精打采,卻也不敢絲毫鬆懈,緊繃著神經。

「哈哈,今天就到這裡,明日再來。」千星大笑,現在他已經是從容離去,看著依然很凄慘,像是隨時倒下的樣子。惡魔們早已沒有期待,已經麻木,看著要倒下,卻總比他們任何高手都兇猛。

惡魔包括最強的惡魔首領全都長呼一口氣,這個煞星終於走了,這一天終於熬過。

聽到千星的話,很多惡魔都想哭,求你別來了行嗎?但這話他們還說不出來。

千星快速化作遠方黑點,消失不見。

惡魔們全都回基地,沒有再追擊的念頭,沒有精力,連一句怒罵都不想再說,重複過太多,真的無心無力。

千星來挑釁,他們不出現吧,太過丟人,那以後都不用出擊了,就像之前圍堵人類城市一樣,他們哪都別去,什麼都不用干。除非成群結隊,落單誰遇到千星誰都擋不住,凌厲的攻殺,那是瞬滅。

驕傲的他們不容退縮。

迎戰吧,便是想回去都難,必須陪他戰到最後。

之前是期待滅殺千星,現在是千星上風,被千星纏著。

回去準備底牌,商量殺招,他們也不甘,想要再戰,但每次都不夠,他們進步,千星進步更快。

夜,海浪咆哮,惡魔基地一片沉默。

從開始算起,他們死都不會想到會有這麼一天。

遙遠的東方大陸西面,夜色很黑,一大群的惡魔乘坐堡壘悄然出動,沙漠惡魔基地出手了。

轟!剛剛踏入華夏領地,凌空一腳踏下,一個大型堡壘直接被踏翻下去,接著連續轟擊,瞬間爆掉。

「千星。」

熟悉的羽翼,冷冽孤傲,惡魔誰不認識,千星竟然殺到了。

他不是強弩之末又逃了嗎?

他們忘了,還有些無法適應這個心理反差。前不久千星是重傷敗逃,現在是千星自行退走,回去修行感悟白天所得,短短几天,情況早已不同,每天都不一樣。

****** 沙漠惡魔基地過來需要繞過光明神庭領地,雖然光明神庭那邊和曾經的玄盟一樣,依然被惡魔圍堵著,還是有外面的高手能夠捕捉到一些信息。

這麼大規模的出動,不可能沒有任何發現。

如今的世道,光明神庭也不敢再算計什麼,像之前一樣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甚至他們很後悔曾經算計過千星,之前以為只是一個小子,誰能想到如今威勢,尤其是這個人好似已經有些不正常。

不管別人如何歡呼,大騎士分析過,覺得千星太冷,還真怕因為之前的事情,過來把他滅了,這人好像從不喜歡講道理。

他們也是期望千星能有時間幫他們解除惡魔危機的,不止他們,世界各地各城各勢力都希望,巴結都巴結不上。

光明神庭早早暗裡傳給南州惡魔出動的消息。

華夏高手一樣,如今已經少有惡魔威脅,閑暇下來,能四處走動,也都能猜到很多變故,能人異士很多,有的實力未必多高,術業專攻,都早早得查探到沙漠惡魔基地侵犯動向,第一時間告訴南州的滾犢子江憶起等。

他們想聯繫千星,但一般人也聯繫不上,只能通過轉告。

江憶起他們也都是巔峰高手,年輕一代領軍人物,哪方面都夠格。

之前錯怪千星,有的人自私,大多是沒主見牆頭草,還有確實偏遠不知被大潮蒙蔽,很多都汗顏愧疚,如今都很努力的幫著做事,很多很多。

大家一起的力量是巨大的,從各自被困,各自為戰,到現在守護家園,一起戰鬥,熱潮高漲,很多人交流,進步也在加快。

哪邊再敢有挑釁,都能很多人殺到。

來犯惡魔群狂躁起來,沙漠這邊的惡魔更加殘酷暴戾,殺人吃人為樂,驚呼之後,跟著就是暴怒。

他們沒有和千星巔峰碰撞過,根本不怕。

這次出擊他們準備很足,足足殺出二十多個化境二變,這段時間海域那邊激戰,他們感到急迫,也拿出很多壓箱底資源共享,有很多惡魔恢復上去或者突破。

他們強勢出手,想著堵住千星每晚后逃的後路,強弩之末時候絕殺當場,就算被發現蹤跡,正好在東方大陸肆虐一番,這就是冒犯他們的下場,之後照樣去海域,與那邊惡魔夾擊滅殺千星。

他們充滿信心。

沒想到剛到這邊就遇襲,這個時候千星不是該躲起來療傷嗎?

既然碰見,他們也懶得多想別的,魔煞暴起,「殺。」

「殺了一天,碰到我們不逃,還敢迎上來,你是嫌命長了。」

「滅了他,再滅這片討厭的大陸。」

惡魔們暴戾亂殺,幾乎和當初千星第一次挑釁海域惡魔基地一樣。

千星沒有給他們反應時間,早已再次動手。

白天殺了一天,還趕到這裡,他臉色蒼白,氣息卻絲毫不亂,只有無盡森冷,生死翼呼嘯,剎那已經閃爍各處。

伴隨著惡魔怒吼,沙塵激蕩,虛空扭曲,漆黑的夜更加伸手不見五指,氣息暴亂,想要感應也難感應什麼。

豪門小寵妻:闊少的一品夫人 惡魔們更亂,千星衝擊更快,這可難不住他,浮生訣更進,任何氣息都很敏銳,他還有心魂力。

一點寒芒先到,隨後身影才至,生死翼籠罩黑暗,凄冷下只有毀滅。

轉瞬無數地方破碎,惡魔堡壘接連破碎。有強橫惡魔祭出殺招,魔威滾滾,混亂中有的碰到千星,有的被躲開,有的還被他引導惡魔身上,他能擋住,那些惡魔可不夠,當場形神俱滅。

瞬息破碎,天翻地覆。

無數的惡魔還在怒罵大吼,已經滅絕,四星三星死傷一片,想要結陣等等,底牌都未拿出,已經覆滅,千星殺到爆,五星高手很快也有十來個被他滅殺。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