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他問的是追風。

月千歡淡淡應了一聲。「嗯。」

「慕容世家倒也是個聰明人。難怪實力不強,卻能在武元界存活個幾千年。他們不會是我們的麻煩。問題是,你怎麼看待武元學院。」

鳳主眯著眼睛,冷冷打量眾人。這裡有他們的人,也有武元學院的人。

在月千歡做出決定徹底拿下武元學院時。鳳主就知道,武元學院的天,還要再變了變。

現在武元學院是在月千歡的掌控中,但不是絕對聽話,絕對安全的。除了白陌,她還需要控制更多的人!那些人必須忠心不二,值得信任。

月千歡品了一口美酒。醇香的酒液在喉嚨中衝擊回蕩。月千歡問鳳主,「你覺得他們怎麼樣?」

「誰?洛神,神宮澤和追風嗎?」月瀾星也走了過來,他坐在月千歡的另一邊。

兩人一左一右將月千歡夾擊在中間。看起來就像是護衛一樣,牢牢守護著他們的「公主」。這個比喻,比較好玩。

月千歡淡笑勾唇,「對。我看就從他們三個開始怎麼樣?」 喜歡有時候生活帶給自己的小意外,喜歡各種小驚喜,這樣生活才不會像一灘死水一樣,沒有任何的變化,這樣生活才會像翻江倒海的大海,充滿著各種滋味,就算是澎湃的浪潮也不是害怕的,因為會隨著浪潮一起跳躍,擁有不一樣的沸騰。

人生處處有意外,明天和意外你真的不知道哪一個先來,所以在不知道哪一個先來的時候,自己就時刻準備著,不論是明天先來還是意外先來,自己都已經做好了,準備去迎接他的到來。

任夏天坐在這家咖啡店裡,看著外面來來往往的新人,看著兩個人挽著肩膀走過的影子,也看著不同的人在外面演繹著不同的角色,也看到他們各色的表情,各自的臉上各色的妝,每一個人都有著不一樣的臉,看著他們喜怒哀樂的各種臉色,問下天此時好像已經忘了自己心中煩惱的到底是什麼樣的事情,也忘了自己一個人坐在這間咖啡店裡,他如痴如醉的看著外面來來往往的新人,根據他們臉上的表情,自己彷彿也能猜到他們背後發生的故事,這也是生活的一種樂趣吧,在這樣暫時的猜測里暫時的描繪里,自己可以忘卻自己心中的痛苦,忘卻自己心中的煩惱。

不錯,其實任夏天就有一個特別的愛好,他就是喜歡坐在十字路口看著來來往往的行人,自己好像就是在看一場電影一樣,一場沒有開頭沒有結束,沒有片頭曲,沒有結尾曲的電影,就是路上的行人來來往往的走著,看他們行色匆匆的腳步,自己不知道他們身邊有什麼樣的事情發生,有什麼樣的事情等待著他們去處理,還是他們正在經歷著什麼樣的事情,這一切人夏天都是不知道的,只是喜歡默默的坐在十字路口,坐在一個不起眼的位置,坐在能夠縱觀整個十字路口的位置,看著來來往往的新人,根據他們的衣著打扮,根據他們臉上的表情來幻想他們背後的故事,其實也沒有特定的去喜歡哪一個十字路口,只要是任何的十字路口,只要是人流量大的地方,那些天都喜歡呆著,他就喜歡看著街上形形色色的各種人走過,根據他們的一朵外表,根據他們的表情,性格來判斷他們背後的發生的故事,不知道有沒有人喜歡干這樣的事情,任夏天確實喜歡干這樣的事情,綠色間認為在這樣的時候,好像自己是最快樂的時候,這樣的時刻自己編織了一個別人的藍圖,自己走進了別人的世界里,自己在別人的世界里彷彿就是一個上帝的角色,可以隨意的想象,可以隨意的編製,任由他發生,要什麼樣的故事在自己的故事中,他就應該經歷這樣的事情,好像自己就成了上帝一樣,自己就成了主宰一樣。

所以任夏天對於這件事情樂此不疲,並且非常的熱衷。

眼睛看著外面的人群,看著他們一直行走的步伐,任夏天的眼睛里彷彿出現了一道光,就是轉瞬即逝的那一種,然後她又把目光集中在了門口。

此時此刻的任夏天她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不相信自己眼睛里發現的這一個人,是真實存在的,他也不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實的情況,他在此時此刻懷疑著自己的眼睛,就算自己的眼睛看過了各種各樣形形色色的人,但是此時此刻他卻不相信自己眼前站著的這一個人,眼前站著的這一個人是誰呀?真不真實,應該遠在大洋彼岸的簡一一嗎?真的是一個美麗的一晚,原來自己的眼睛還有這一種特異功能,可以在茫茫的人群做個搜索到嗯,對於自己非常重要的一個人,是不是自己再看一看那些自己曾經的朋友,那些特別想見的人都會出現在眼前。

任夏天的目光就根本沒有離開過進門的這個人,因為她在懷疑自己的眼睛,看到的人不是簡一一,所以她就一直不停的看著這個人,從她從街上一直不停的走,走向這個咖啡店,從門裡進來,然後找到自己的位子,然後到他坐下去,任夏天的眼睛一刻也沒有離開過,就不停的盯著他盯著他,但是好像簡一一沒有發現他,但是她盯的時間久了,好像簡一一也有所察覺了。

坐在座位上的簡一一,覺得自己便有一道熾熱的目光在看著自己,,卻不知道從哪一個方向照過來的,其實她很早就有了這種感覺,覺得自己有一種被人盯著的感覺,但是自己卻找不到目光的來源,當坐在座位上的時候,簡易才開始搜索四周,但是當兩個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的時候,都睜大了雙眼,表示出了驚訝。

兩個多年沒有相見的好朋友,就這樣隔空對望著,慢慢的眼睛里都出現了淚花。

簡一一挪著自己的腳步,走到了任夏天的桌旁,慢慢的坐到了任夏天的對面,兩個人此時還沒有說一句話,只是看著對方,好像簡一一的性子變得內斂了許多,這要是擱在以前的簡易易的身上,他此時肯定高興的跳起來了,然後抱著人夏天,但是此時的他卻沒有仍然睜著自己的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任夏天。

「你回來了,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我真的沒有想到自己在這個時候還能夠遇見你。」在許久之後,任夏天才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我回來有一個月了,其實說實話我也沒想到會在這個地方遇到你,我們都有好長時間沒有見過面了吧?怎麼樣?這段時間你過得還好嗎?」

「好好一切都好,看著現在的你,性格變了好多呀,變得穩重了,變得成熟了。」朋友相見之後,可能都是分外的真情流露吧,想有什麼不好的事情來打擾,兩個人歡快的相聚,所以那些煩惱那些憂愁那些自己心中不好的情緒,都已經在這次見面之後拋卻腦後了。

「是嗎?可能是長大了吧!」

對啊,每一個人都會長大,無論他是多麼小的一個孩子,他總會有長大的那一天。 當神宮澤,洛神仙子和追風三人帶著滿身的酒氣坐在月千歡對面時,三人都是懵逼的。她們瞪大眼,呆若木雞。努力的消化月千歡告訴他們的消息。

月千歡他們也不著急,喝酒的喝酒,聊天的聊天。閑散悠閑的氣氛,跟洛神三人懵逼肅穆的表情完全不在一個畫風。

好半響,洛神仙子找回一點自己的聲音。她艱難開口:「月千歡你的意思,白陌長老是你的人?」

「是。」

追風:「白陌長老聽你的?」

「對。」

tw.95zongcai.com/zc/40824/ 神宮澤:「那場變動。是你爭對白修的一場陰謀。不,你是在為自己鋪路。白陌長老聽命與你,白衣長老『病重』。現在武元學院等同於在你手中。」

神宮澤反應最快速。電光火閃間,他理清了因果。現在頓時所有的一切都明白了!

洛神仙子和追風聽到他的話,身體都僵住了。

原來從始至終,都是月千歡的一場局嗎?月千歡真的是被白修長老抓走的?或許她真的是被抓走,但實際連白修長老都不知道,這是月千歡的局。

武元學院早已落入月千歡手中。而他們身在武元學院中,居然都不知道。這兩年多的變故,他們竟然都沒有懷疑過!

他們可是在武元學院中生活了十幾年。月千歡他們才來多久?算上所有真正在武元學院里停留的時間,最多不過一年吧?而就是這一年不到,她竟然就將武元學院天翻地覆,變成了自己的勢力。

好可怕的計謀,好強大的實力!

再看向月千歡身邊的月瀾星,鳳主,雲夜他們。三人齊齊感到恐懼。這些人恐怕實力也比他們想象中可怕得多。

給了他們足夠緩衝的時間,月千歡開口,「一切如你們想的那樣。但現在告訴你們,是打算讓你們參與一場宴會。」

「什麼宴會?」追風下意識反問。

「一場取決於他們是生是死的宴會。」

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

鳳尊的徒弟月千歡回來了!而且還是乘坐鳳車竹龍回來的。這個消息傳遍武元學院上下,一時間人人都在好奇的議論八卦。

而武元學院的長老們,心情可就不怎麼美麗了。

此刻,他們正在紛紛前往武元學院大殿。路上碰見同好,走在一起三五成團議論開來。

其中一九殿的長老怒道:「不就是鳳尊徒弟嗎?再怎麼耍威風,也不該來我武元學院。」

「不錯。這次居然還要我們所有長老,全部前往給她接風洗塵。她難道以為她是鳳尊不成?也不知白修長老是怎麼想的,居然同意了這樣的糊塗事!」

「誰知道呢?」

眾人邊走邊說。前面碰到了三宮的長老,立馬圍上去追問開了。

雖然如今三宮只剩下兩宮,赤羽宮和星隕宮。但這兩宮無疑瓜分平攤下武元學院。各自站隊,疑惑不解的追問三宮的長老們。

然而問來問去,他們還是不知道白陌長老為什麼這麼做?

心中困惑留到進入大殿中。一抬頭看到曾經的黑袍長老白衣,眾長老紛紛驚呆。「白衣長老,您的病好了?」 心裡的故事總要找一個人訴說,找不到出口只會將自己逼進一個死角,但是有的時候好像在這個死角一直呆著,只有自己一個人,沒有一個人在自己的身邊打擾自己,自己的世界里就是最完美的世界,有的時候覺得只有一個人的世界是最安靜的事情,也是自己最渴求的一個世界,只有自己一個人的時候,自己再也不用去,關心別人,或者說去考慮別人的感受,自己只要照顧好自己就可以了,自己可以在這個世界里肆意妄為的干任何的事情,雖然自己在內心的深處有那麼些的苦處,有那麼些的痛苦,沒有人訴說,但是把他們悄悄的壓在心底,想讓自己去慢慢的消化它想讓時間去謀划它,一切都好像覺得,只有自己一個人就可以完成了,不需要別人,但是每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自己抱著自己的肩膀好像全世界孤獨的只有自己一個人這個時候的寂寞感從頭上席捲而來,這個時候的努力感,還有那種痛苦是沒有用語言來描述出來的,所以自己只好在心裡慢慢的去感受這些自己內心的苦楚,不是時間久了,可能會習慣這種自己將自己鎖在深淵裡的感覺,慢慢的自己就會尋找一個缺口,你和自己可足以伸出去的缺口,對這個缺口你自己只要伸出去了,就可以找到自由,就可以找到自己盛開的天堂,找到一個人,這個人可以供自己依靠,讓自己來宿舍自己心中一切的苦悶,他可以了解自己,他也知道自己的內心,能這樣的人是每一個人都客氣,我得到的一個人因為有這樣的人存在在自己的身邊的時候,每每當自己有負能量的時候,這個人就會出現在自己的身邊,將你的情緒給你完美的感化,讓你不再是充滿負能量的。

站住給你錢 每一個人都在渴求,但是有的人有有的人沒有,可能這個人的身份他不一樣,他可能是你的朋友,也可能是你的親人,也可能是你的家人,也可能是只見了一面的人,只要這個人足夠讓你信任,你就可以將心中的故事講給他聽,呵呵,因為在自己的心中足夠的信任他,所以心中的那些痛苦,自己心中所壓抑的那些事情自己就可以敞開了心扉的告訴他聽,因為自己知道自己將心裡的這些苦悶說出去之後,他能夠理解他能夠知道自己在講什麼,他能夠知道自己正在經歷著什麼,這個時候自己是一種釋放,也是一種解脫,訴說真的是對人心靈一個解壓的過程。

但是有的人不會去選擇束縛,但我可能束縛的多了,自己就是一個沒有秘密的人,自己將秘密告訴朋友或者是好朋友,但是忘了的話,朋友也有朋友,好朋友更有好朋友,這樣自己的秘密就會被永遠的傳出去,他可能在說的時候說,哎不要告訴,可能這樣一個一個的相互傳下去,好像身邊的人全都知道了自己的秘密自己就完全變成了一個透明的人,所以有的人就害怕會出現這種情況,他們就不會選擇去訴說,他們寧願把事情積壓在自己的內心深處,因為他們覺得自己應該可以消化到他們,但是有的人他卻辦不到,他的內心深處里積壓的事情多了就差一個,最後要把它迸發出去,在積壓的一定程度的時候,量變達到質變的,那個點的時候我就已經壓不住了,他就在此時此刻急需要把它補發出來,把它講出來,自己的心裡才會舒服一點,所以有一種人他們就喜歡訴說出來,他會覺得這個過程是自己最舒服的一個過程。

、、、、、、

此時的任夏天和簡一一見面之後兩個人相對而坐,可能朋友之間的寒暄在真正的朋友,之間根本不需要,因為真正的朋友,他能夠透過你的表情,透過你的眼神,真正的知道你過得好不好,就算是你刻意的去偽裝善意的去欺騙,什麼樣的去躲避他的一些關心的詢問也躲不了,因為他太了解你了,太熟悉你了,他能從你的言行舉止當中,真正的感受到你過得怎麼樣,你在真正的朋友面前根本不需要偽裝,每個人都是真實的自己。

「夏天,我從一進來看到你自己一個人獨自坐在這邊喝咖啡的時候,我就已經意識到你可能遇到了什麼事情,因為在我的記憶當中,你雖然有的時候是安靜的樣子,但是你安靜的樣子並不是你這麼惆悵的樣子,你這麼愁眉滿臉的樣子真的是沒有見過的樣子,好像你正在經歷什麼樣的困難一樣,你是不是最近遇到了什麼事情啊?如果可以的話說出來我聽聽吧,雖然我可能幫不到你,但是你說出來你心裡可能也會舒服一點,不要把它總壓在心裡。」只需要一個眼神,就知道你在想什麼。

「要是說遇到事情吧,我最近真的是遇到了一件不好的事情,,我公司里的比較機密的資料被泄露了,但是在泄露的那段時間裡,我不在公司,所以我就在懷疑是不是有人故意要陷害我他才這麼做的,並且泄露也就罷了,他還傳到了別的公司,並且別的公司已經先我們一步把這個材料已經用了,所以我們做了這個準備就等於沒有做準備一樣。」這件事情這幾天一直壓在任夏天的心裡,她不知道該告訴誰,她也不知道該宿舍給誰聽,因為她知道任何一個人都不適合,聽到這些事情他們都遠在自己千里之外,告訴他們只是讓他們徒增擔心罷了。

「聽你這麼說,那就應該是別人動了你的電腦,你在公司里有沒有得罪過誰呀?看你這樣子是有人故意而為之的,並且他還專挑在你不在的時候進行,他顯然就是要躲開你。沒準他還認識你呢,畢竟你們公司里人也不多對吧,過來過去就那麼幾個人,你就沒有幾個懷疑的對象嗎?」簡一一幫任夏天分析。

任夏天搖了搖頭,其實她自己的心裡也不知道。 「白衣長老!」一時間,眾長老紛紛圍上去。

白衣長老冷漠看著這些人表面熱情的追問關懷他的病情。但實際這裡人肚子里打的什麼主意,一看就知道的清清楚楚。

張張嘴,白衣長老眼角餘光看到殿中縹緲客等人。嘆了口氣,他還是保持沉默了。

現在說也改變不了什麼,還是順其自然吧。因此面對眾人的追問,小心試探的問他。「白衣長老,您知道白陌長老將我們命令前來,是為了什麼嗎?」

「真是為了迎接鳳尊的徒弟,月千歡?」

白衣不耐煩揮揮手。「行了。你們這麼好奇,等會坐著看不就知道了?」

見此,眾人面面相覷。

他們愣愣看著白衣長老丟下他們走進內殿中。一時間,你看我我看你。他們心中無比困惑,白衣長老向來是脾氣最好的。怎麼今天也這麼暴躁了?

「或許是久病初愈,心情不太好?」

「有這個可能!」

「也有可能是他病了,大權都被白陌長老奪了。所以心中不痛快!」

「也有這個可能!」

兩個可能,覺得哪個都很有道理的樣子。

星隕宮一長老小聲說道:「那咱們今日就小心行事。免得白衣長老和白陌長老不痛快起來,發罪到咱們身上。」

「好好,咱們小心行事!」

大殿里,人漸漸齊了。等殿外鐘聲敲響,確定所有的長老都到了。轟隆一聲,殿門直接關上落鎖。

聽到這動靜,所有長老齊齊一陣懵逼。這是什麼情況?宴席還要落鎖?

就在眾長老心生狐疑,警惕,惶恐不安時。白陌長老走出來,冷笑看著眾人安撫道:「諸位長老不必驚慌。今日宴席是為了宣布一件關乎我武元學院的大事!為了保密和隱私,必須要封殿密談。」

聞言,眾長老放心了。但緊跟著,更大的疑惑佔據了大腦。

什麼事情,竟然要封殿密探?

只見白陌抬頭看向大殿門口,語氣姿態無比恭敬的開口:「現在,有請我的主人。」

什麼?

主人?白陌長老的主人?

所有人虎軀一顫,懵逼當場。他們竟然聽到高高在上,地位崇高的白陌長老有一日居然會對他們介紹,他的主人?

震驚,不可置信,難以接受。但他們又反應無比迅速的扭頭看向大殿門口。這一看,無數人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

此時大殿早已封鎖關好。月千歡就站在緊閉的殿門前,絕色無雙的風姿,如灼灼烈焰,美的充滿侵略性。讓人一眼看去,便難以挪開目光。

有長老驚呼,「開什麼玩笑!白陌長老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他當然知道。他的主人是我,月千歡。」月千歡邁步走來。她動動手指,白陌立馬恭敬的跪下去朝她行禮。這一幕,看的眾長老一陣倒吸氣,膽子小差點嚇暈過去。

這不可能!

這到底怎麼回事?這是惡作劇嗎?

又聽白陌跪在地上,抬頭對他們說:「我為主人掌管武元學院。現在是時候將學院奉獻給我的主人。而你們,都將成為主人的奴僕。」

「胡扯!」 其實真的沒有人生活在一個集體的時候,他就想著去與別人圍繞或者說不團結別人,他就想著要在這個集體里做一個破壞者要破壞這個集體什麼的,或者是要去陷害這個集體里的誰一樣,每一個人都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吧,,大家出入社會為的都是,奔著一個團結的集體去的吧,因為每個人在外面工作,在外面賺錢,每個人都不容易,為什麼在自己不容易的生活里還要添加那麼多的心計呢?那豈不是讓自己活得更累嗎?

可能有的人不想讓自己的生活過得那麼累,但是你只能保證有些人不想讓自己的生活過得那麼累,但是有的人就不一定了,他們好像在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他們好像無所謂,自己的日子過得痛苦一點,累一點,只要他們看到別人更加的痛苦,或者說讓別人陷入到一種困境里,他們就會覺得莫名的開心,他們的心裡就會有一種快感,這樣的人雖然不知道他們內心裡到底在思考些什麼,但是他們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這樣的行為就是讓人嗤之以鼻的。

可能有的人還學會了偽裝,就算他們做著很多,讓人置之於別的事情,但是他們表面上卻裝得丈人根本看不出來他們是像那做那種事情的人,他們用自己的外表騙了自己,也用自己的行為騙了自己,但是他們背地裡做的那些事情根本上不了檯面,但是人往往就會被自己眼前的事無所迷惑,根本不會想他背後會有怎樣的表現,真的是你,有一句話是這麼說的識人識面不識心,畫骨畫皮難畫骨,嗯嗯,真的是往往不能通過表面現象去看透他的真正的本質,人很多時候都會被自己眼睛所欺騙,認為自己看到的一切就是真的根本不會考慮到背後的東西,或者說背景里發生的事情。

可能有的惡人有的,那些讓人嗤之以鼻的人就在你的身邊,他們使用巧妙的技巧來偽裝了自己,讓你發現不了他的噁心,讓你發現不了他的那些自私的行為,希望每一個人的身邊都是充滿著陽光,不會有這樣的人出現,也不會把你的生活搞得一團糟,每天都生活在陽光當中,每天的工作都順順利利,生活不會被嬰兒所遮蔽,每天都是陽光燦爛的一天。

、、、、、、

「一一,其實你這麼問我,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得罪了誰,可是我真的捫心自問,我真的誰也沒有得罪吧,因為我沒有跟任何人有過什麼衝突,我沒有過衝突,也不想和他們有什麼衝突,因為我真的覺得我去就是工作的,也不是去那個團體里去給他們找事情的,也不是說讓他們的團體里變的,亂糟糟的,沒有辦法工作的我,從一開始的初衷我就是還要好好的工作,要好好的在這座城市裡紮根,我在尋找我的夢想,我在實現我自己的價值,但是我不知道在這個過程中為什麼會出現這麼多不如意的事情,是不是我的存在威脅到了他們的什麼?還是我做的有些事情觸及到他們的什麼利益,這些我真的都不知道,但是我想想大家都在一個團隊里工作,不是同一個上司做的,都事情都是同一件事情,為的都是工資好,我們拿的都是同一個公司里的工資,為什麼他們要這麼陷害我?這麼陷害我對他們有什麼好處?或者說換句話說,是我這個人到了他們什麼路,並不是說我做的這些事情,而到了他們什麼路,只是因為我乾的這些工作,是我不是別人,這工作在別人的手裡也不會出什麼問題,只是因為這些工作在我的手裡,所以才會出現這些問題,如果真不想來的話,他們僅僅這是針對我,但是你讓我仔細想想我得罪了誰,我真的是不知道。」這些天的心裡現在已經難過的很,因為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遭受這樣的遭遇,為什麼必須會對自己這麼的不公平。說著說著,任夏天的眼睛里已經含滿了淚水,這些淚水大概就是委屈的淚水吧。

就是啊,生活中當你很認真的去干一件事情的時候,你明明已經付出了自己百分之百的努力,但是有人卻從中讓你這百分之百的努力百分之百的汗水,白白的付出了放在誰身上誰不傷心呢,並且還是一個自己根本不知道的什麼人,把自己陷入一種這樣的境況里。放在誰身上誰都會傷心吧,誰都會委屈吧。

「沒事夏天你先別哭啊,在我記憶中,你是那麼堅強的一個人,為了這點事情不要流下了淚水,你要相信命運,對每一個人都是公平的這件事情不是說命運對你不公平,是有人蓄意的要陷害你,你也是沒有辦法抵擋的,畢竟明槍易躲暗箭難防,你根本不知道誰在暗地裡暗暗的盯著你,這些事情出現了,我們就去解決它,所以你不要這麼悲傷,也不要這麼消沉,既然你現在把這個事情說出來了,我覺得你心裡已經舒服多了,你已經可以去證實他了,你就不要再這麼消沉下去,你可以再仔細的回想一下誰比較奇怪誰,在你視野里出現的比較輕,或者說各種奇特的地方,你都把它仔細的回憶一下,你大概就會有一個目標的。」看著曾經一個堅強無比的人,現在被生活已經壓彎了腰,已經被生活壓的不成樣子,可能對於他的壓迫不只是生活帶給他的,還有各個方面帶給他的壓迫,可能人生活在這個社會上,人生活在這個世界上就要面臨各式各樣的壓迫,雖然自己不想要,但是沒有辦法改變的話,自己只能被壓迫著,要麼哪裡有壓迫哪裡有反抗,要麼就被壓迫至死。

其實聽到簡一一的這些提醒任夏天的心裡慢慢的恢復了冷靜,他已經在腦海里開始過濾公司里的人,開始過濾自己經歷的那些事情,慢慢的自己好像已經鎖定了一個人。

「一一,真的謝謝你,真的謝謝你,讓我在這麼難過的時候,還可以有一個人訴說,你的突然出現帶給了我心靈無限的,我已經你知道嗎?這件事情壓在我心裡已經很久了,但是我不知道該告訴誰,身邊的那些朋友咱們家都已經分開了,都遠在千里之外,不管是朋友還是親人都不在身邊,把這樣的事情告訴他們,只會讓他們擔心,,索性就不告訴他們了,但是壓著我自己已經快不行了,但是今天真的我們兩個人有意外的相遇了,這可能就是上天的又一次緣分吧。」

兩個人相視一笑,咖啡碰杯。 「白陌長老你這是在開什麼玩笑!」

「白陌長老你這是故意戲弄我們吧?快停止你的把戲,這太過分了!」

「什麼主人?什麼奴僕?這玩笑太過分了!」眾長老紛紛大喊道,他們無人相信白陌的話。

白衣沉默看著,一時間心中無比悲涼。

「呵~」月千歡輕笑,薄唇弧度微微上挑。笑的極為好看。但落在眾長老眼底,卻背後森森發寒。

月千歡笑著開口:「玩笑嗎?是什麼讓你們覺得這會是玩笑。」

話音剛落。雷霆威壓落下,壓得殿中眾長老猝不及防。砰砰砰跪趴在地上,他們臉上露出憤怒不堪的表情。他們齊齊瞪向白陌。

可等他們看到白陌仍舊「安靜乖巧」。這該死的形容!

沒錯!白陌安靜乖巧的像條忠犬一樣。跪在那兒迎接月千歡的到來。這同時告訴他們,威壓並不是白陌搞鬼。眾長老瞳孔顫抖著,他們眼中閃過不可思議的念頭。

是月千歡!

可是這怎麼可能?

轟——

更加可怕的威壓落下,壓得他們都快喘不過氣來。這時他們才不得不確定,就是月千歡的實力。

月千歡:「今日將諸位長老齊聚於此,就是為了商議這件事。武元學院將不再屬於你們,而是歸我所有。」

月千歡走到大殿正中。她坐在椅子上,白陌跪在她面前親吻她的裙擺。

月瀾星和霽華他們從兩邊走來。站在月千歡的身側,居高臨下低頭掃過一眾長老。目光觸及白衣,後者臉色鐵青發黑,一言不發。

「月——千——歡!」一個咬牙切齒抵抗威壓,顫抖著吐出月千歡的名字。

月千歡抬頭看去。指尖微動,解開了那個長老身上的威壓。

他是赤羽宮中的長老。

沒了威壓壓制。憤怒起身,手指著月千歡叫罵道:「狼子野心!月千歡你的陰謀不會得逞的。武元學院是整個武元界的核心。就算你能控制黑袍長老,至尊也不會同意的!」

「他們會察覺武元學院的異變。到時候,就是你這個小賤人的死期!月千歡,你不得好死!」

咻——

霽華拉弓射箭。弓夭飛出,一箭穿過長老的身體將他釘在柱子上。

霽華目光冷冰冰看向他,「出言不遜,死!」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