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他們走後不久,一塊巨大的通體紫巨石從天而降,重重地砸在了姬旦他們埋葬桂小寶的地方。不一會,一個身上虯龍般糾結的精壯男子從地下爬了出來,一口啐道:“呸,這他孃的什麼破地方?老子的轉世之身竟會死在這種鬼地方?”

說出這番話的,自然是桂小寶的前世之身了。他的這具聖靈之體其實一直被獨角兕大王給雪藏着,爲的是等他的轉世之靈逝去的時候,這具聖靈之體再從天而降,迎接靈體迴歸,這樣一來,他既是桂小寶,又是靈聖大王!

聖靈之體無比強橫,乃是昔日女媧補天的精華所在,要趕到死亡世界,雖說費點力,但絕對沒問題的!對於蜃要慢慢滲透的世界間障壁,那麼被他以蠻力轟開!

將桂小寶的飄散在死亡世界的殘魂全部吸入體內之後,他終於知道了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真是太丟人了,竟然死在了一隻螞蟻身上?這要是以後傳出去,還怎麼見人?

他憤恨地走到以後死去的位置,一陣跺腳,堅固無比的赤鐵吞金蟻軀殼像雞蛋殼一般被他用腳後跟生生碾碎!

不是死亡世界嗎?老子倒是要看看,到底能不能收了我這條爛命!桂小寶心底一聲吶喊,昂然奔着姬旦他們前進的方向追了過去。

此番他暫時不會出現,但會悄悄跟在他們後面,幫助他們清除一些隱藏的危險。正如不知是誰人將申公豹的仙蛻放置於死亡世界一樣,獨角兕大王同樣參與了一腳,只不過他們身後代表的都是何方勢力,卻不是任何人暫時能夠知曉的了。

……

人間界,教宗十分輕鬆地坐在椅子上,慢慢地搖着。他知道林海必然第一個沉不住氣,主動來向他示好。所有的餌都已經準備好,不怕他不上鉤。

事實上,林海還是十分了解自己女兒的。他抓住了林雅的軟肋,這孫女最爲孝順,最怕爺爺出什麼事情。所以在他派出的人終於堵到了林雅,並將事情告知與她,她急忙收拾收拾回家了!等到家之後,才發現自己竟然被父親騙了!

“爸,爺爺不是什麼事都沒有嗎?你這樣騙我真的好嗎?”林雅氣鼓鼓地說道。到底是她的父親,從小一直以來都視她爲掌上明珠。

“小雅,你說這句話前,有想過你舒舒服服地在姬旦宅子裏睡覺的時候,你的爸爸,夜不能寐在頭髮都快掉禿了只爲想盡一切辦法知道你在哪裏嗎?你摸摸自己的良心,好好回答我,那個姬旦,難道在你心裏的位置比我更重要,比我和你媽更重要?”林海這話說的極度煽情,當場眼淚下來了。

林雅頓時慌了手腳,從小到大,她還是第一次見父親哭!現在該怎麼辦?哄人可不是她的強項,更何況父親在她面前一直都扮演着嚴父!

“爸,這次是我錯了。我給您陪個不是,您可千萬別跟我一般計較。您看我現在不是回來了嗎,我其實也是想找個地方靜一靜,畢竟最近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林雅最終還是先開口了。

見女兒主動承認錯誤,林海臉緩了下來。自己的賭場大業還要指望女兒出場,只是這件事千萬不能讓她知道自己有意安排,不然逆反心理上來,後果不堪設想。

“此番我能找到你,還多虧了一位高人。不然的話,以我動用的所有關係,仍然沒想到你竟然堂而皇之地跟姬旦住在一起!”說到這,林海的話裏有了一絲厲。他向來反對婚前行爲,他的女兒絕對不允許這樣做!

“爸,你說什麼吶!姬旦他最近不在家,不然我怎麼可能住他那!”林雅反駁道。

林海一聽,心裏暗喜,這小子是最大的變數,現在趁他不在,剛好可以實行自己的計劃!所以他語氣一鬆,說道:“說起來,我們一家人最近已經好久沒一起吃飯了,一會我喊上你媽,咱們一起去吃皇廷涮羊肉怎麼樣?”

他和教宗約的地點在皇廷,在哪裏,教宗會偶遇林雅,然後教宗大人自然有手段讓林雅相信自己是教廷的聖女!只要林雅成了聖女,會被教宗待會歐洲,而林海則會拿到一個教宗親自簽押的通行證,暢通四海!

在林海看來,這是個雙贏的局面。教宗找回了聖女,而自己以後的事業將會蒸蒸日上,一發不可收拾。

見父親主動給自己臺階下,林雅哪裏還會拒絕,乖巧的回答道:“父親大人有命,哪裏敢不從呢!”這番話只是讓林海伸手指了指她,露出一抹無奈的笑容。

中午過後,林海夫婦帶着林雅去了皇廷,這是一家以前主要爲統治者和貴族服務的餐廳,現在能夠來這裏吃飯的,同樣非富即貴。這裏的菜品,最低的價格也需要元。人民幣現在可是硬通貨,這個價錢起的餐廳,絕對不多。

此刻林海財大氣粗,吩咐着服務員招牌菜全部上一遍,尤其是林雅小時候最吃的極品鱸魚,一定要請主廚親自動手!他乃是這裏的大主顧,服務員小心謹慎地陪着笑,一一記下。

林海拉着林雅不停地說起她小時候的事情,一時氣氛十分融洽,幸福的氛圍環繞在三人身側。

這時,一個全身籠罩在帽衫裏的高大男子出現了,從面孔上來看,足夠當自己的爺爺了。他這麼突然地走進林海他們的包房,然後莫名其妙地對林雅說道:“聖女,竟然真的是聖女!”

林海已經認出來了,此人是教宗。只不過稍稍化了裝,自己這時候可不能貿然相認。他假裝氣急敗壞地衝了過去,抓着教宗的衣領道:“臭小子,放開你的髒手,不然我可不能保證你能不能順利從這裏爬出去!你可知道我是誰?”

教宗輕鬆地將林海抓着他的手撥了開來,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十分隨意地說道:“不管你是誰,你都不能阻擋我將聖女迎接回去的堅韌決心!更何況,你不是林海嗎?這位漂亮的聖女,俗名可是叫做林雅?”

教宗說完,林海和林雅都一副愣住的表情。只不過林雅是真的愣住了,而林海是裝出來的而已。

“你怎麼會知道我是誰?說,到底是誰派你來的?你到底有何目的?”林海繼續演着戲,他簡直是天生的演員一般,表情和肢體動作堪稱完美。

“我是神派來,迎接聖女回聖城的使者。只有我的名字,你們可以叫我聖彼得!”教宗剪短的話語中表現出了極強的決心。

“喂,你這傢伙,你怎麼一口咬定,我是什麼聖女呢? 歸田嫡女帶錦鯉 再說了,你們的聖女不應該是白種人嗎?怎麼會找到九州來?”林雅提出了質疑。她可是研究心理學的行家,自然知道該怎麼套話。

“那我只有讓你相信了。”教宗說完這句話,猛然從腰間掏出一把尖刀,接着死死地捅進了自己的心臟。鮮血不斷地從刀口流出,可他眼中流露的全是瘋狂的笑意。

這一下可把林海嚇個半死,心裏忍不住說了句我靠,教宗這是要做什麼?要是他死在這裏,自己可黃泥掉褲襠,不是翔也是翔了。他顫顫巍巍的站了起身,只想立刻帶着妻女離開這是非之地。

“聖女,現在請用你的雙手摸一下我的額頭。”儘管教宗看起來快死的模樣,但語氣仍然十分篤定和堅決。

林雅嚇了一跳,這傢伙訛人是要做全套嗎?我要是摸了他,他身上可有我的指紋了,到時候有理也說不清了。

猛然一雙大手抓住了林雅的手,根本不容她反抗一般,將她那雙柔夷覆蓋住了自己的心臟傷口。

頓時神奇的一幕出現了,一道聖潔的光芒充斥着整個包間,讓人心神爲之寧靜。教宗心臟的傷口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着,不一會竟以光潔如初,要不是衣服上的口子說明剛纔這裏的確被刺過一刀,根本讓人無法相信!

“看到了!這是聖女才能掌握的大治癒術!也只有輪迴了千年的聖女,纔有如此威能!而我的使命是在全球各地,尋找當年天主在世間解救世人的聖女!”教宗莊嚴肅穆的表情,讓林海一家充滿了震撼。

“這一切真的是我做的嗎?”林雅心中不確定的想。剛纔的一切完全超乎了她的想象,她做夢都沒有想過自己會有這種能力。當然,她也很少做夢,甚至從前從不做夢。

林海和他妻子已經完全相信了。難怪這傢伙被稱爲教宗!如此實力,簡直神人的手段!…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林雅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雙手,那雙手現在看來是那麼聖潔,上面竟然連一絲血跡都沒有留下,剛纔教宗的胸口可是沾滿了血液!

當然這一切都是教宗的手段,否則的話,那些信徒憑什麼把他當成神來供奉?他刺向自己那一下,可是實實在在的捅了一刀,目的是讓林海他們相信,林雅真的是他所預言的聖女,否則哪裏會有這般神奇的手段?

“偉大的聖女,請務必跟我一起回一趟神殿,天主一直在等待你的迴歸。”教宗說完,竟然對她深深的鞠了一躬。

林雅現在完全不知所措,她不知道自己怎麼成了聖女,怎麼莫名其妙的有了這種幾乎令人死而復生的手段!不,這一切都不是真的,這都是幻覺。我剛纔不是正在吃飯嗎?怎麼這個人一出現,多了這許多變化?

教宗從林雅眼神中看到了遲疑,看來這女人的意志還很堅定,到了現在都不肯相信自己是聖女。不過這也難怪,那個人看上的女人,自然和普通人不一樣。看來只有走那一步棋了……

“既然聖女現在還有些不相信,那我過幾天再過來接您。”教宗說完,向後退了三步之後轉身離去。他的行事可不似那些手下,謹慎有法度,每一步走的完全令人捉摸不透。

連林海也不懂爲什麼教宗會突然放手,讓他困惑不已。這一切的安排已經完全令他相信林雅是教廷要找的聖女,接下來不是應該皆大歡喜嗎?林雅隨他們去教廷,無論身份還是地位,比自己還要尊崇,而自己也能得到一張縱橫四海的通行證!

隨着教宗的離去,包間的氣氛變得安靜下來,靜的可怕。每個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心裏衝擊,只有時間才能撫平那些震撼。

現在,是林雅自己,都在懷疑自己到底是不是教廷的聖女!她有心想劃自己一刀看看,自己到底有沒有治癒能力,可又怕萬一失靈了或者自己根本沒有這個能力,留下一道疤痕豈不是很糟糕?

驚魂未定的林母拿起桌上的杯子準備喝口茶壓壓驚,卻在一接觸杯子的時候被四分五裂的碎片劃了一道口子,傷痕不大,卻血如泉涌。

她尖叫一聲,拼命想止住鮮血。“小雅,還等什麼?剛那人不是說你會大治癒術嗎?趕緊給你媽媽止血啊!”林海喊道。教宗絕不會騙人的,他說是真的,那一定是真的。

林雅連忙雙手捂住母親受傷的那隻手,神奇的一幕再次出現,耀眼的白光自林雅雙手發出,林母的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完好如初!我的天,這真的是神蹟嗎!

這下子,所有人都相信了,林雅是聖女,包括她自己!否則實在無法解釋這眼前的一切。

這其實都是教宗的手段。在接下來的三天之內,只要不是死人,在林雅的雙手之下,都能復原如初!當然總共也是有人數限制的,否則那實在是太逆天了。每天最多治療五個人,而且只能是凡人,這纔是教宗的大治癒術。

教宗相信,自己離開之後林雅肯定是會自己嘗試的。怕她不試,試了幾次她自己會相信自己已經有這種能力了,還不怕的乖乖跟自己走?

很快林海的電話打來了,在電話裏面,他的語氣比之前可強硬多了。既然林雅已經確定了是聖女的轉世,那麼他的確再沒必要對教宗戰戰兢兢小心翼翼了。他這人是這樣,別讓他得勢,一旦得勢之後會像只孔雀,目空一切。

在林海心裏,聖女和教宗既然都是神的下屬,地位上即便有所差距也是相差無幾,更何況女兒還有如此神通呢!以前奢望的那張押籤的通行證,現在彷彿已經是囊中之物了呢!

教宗心裏一聲冷笑,假裝善意的提醒道:“林海先生,你知道我爲什麼把時間定在三天以後嗎?”

那邊林海果然狐疑的問道:“爲什麼?”,他直覺的以爲教宗這麼問肯定有什麼陰謀。

教宗的嘴角勾起一抹嘲笑的弧度:“因爲三天之後,如果林雅不跟我會教廷,她身上的大治癒術,會消失不見!從此之後,她將再也無法成爲聖女了。好了,言盡於此,你好自爲之吧!”說完這些,教宗掛斷了電話。

相信這下子林海這傢伙該着急了吧?自己在電話裏隱含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他林海能不能拿到通行證,看這幾天的時間裏,林雅能不能跟他回神殿!

那邊掛了電話之後,林海果然着急了。教宗語氣如此之篤定,難道這聖女身上還有什麼不爲人知的祕密?可自己對教廷的事情一無所知啊?對了,前陣子來家裏的那傢伙不是給了他一包頂級龍井嗎?不如問問他。

他費了好長時間,才找到那人的電話號碼,連忙打了過去。捷通之後,林海以朋友的語氣閒聊了幾句,然後把話題引到了聖女上。結果對方告訴他,剛剛覺醒的聖女,確實要儘快到神殿去。只有得到了天主的認可,那纔會成爲真正的聖女,否則的話這種神奇的能力會在三天之內消散。

林海一聽之下,心裏大驚,找了個話題掛了電話。原來還有這麼一回事,難怪教宗如此篤定!這樣一來,壓力全在自己身上了,要是自己不能在三天之內將林雅勸服跟他回去,那麼自己的一切都將泡湯了!這難道是聰明反被聰明誤?

……

姬旦幾人萬分失落的向前走去,桂小寶的事儘管已經過去了幾天時間,依然無法讓他們釋懷。一直以來,桂小寶在他們中間更像是一個萬金油,讓他們相處的更加融洽。而且他對每個人都頗爲義氣,誰有事只要找他都會義不容辭。

他們還不知道,他已經重新活了過來,而且比以前更加強大。

闖王見姬旦一直沉默不語,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公旦,既然選擇了這條路,必然面臨着隨時的死亡。來之前咱們不是已經說得很清楚了嗎?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反正死亡是早晚的事情。即便我現在得到了前一世的修爲,最終不也是難逃一死嗎?”

聽了闖王的話,姬旦心裏稍微好受了些。不管怎麼樣,桂小寶都是跟他一起來的,現在慘死在死亡世界,怎麼不讓他難受!

闖王見他稍有好轉,點點頭,繼續向前走去。前方的生命氣息越來越濃厚了,上一次碰到了是一個蟻后,接下來指不定遇到什麼呢!要想尋找長生不死的祕密,要隨時做好迎接死亡的準備!

夜色降臨了,天上出現一片奇怪的雲朵,奇形怪狀,在一顆煞白煞白的星球照耀下,連那些黑漆漆的地方,也都露出了本來的面目。死亡世界果真是個奇怪的地方,相比之下,夜色反而更像外面世界的白晝。

死亡世界的白晝和黑夜沒有任何規律可言,彷彿一個任性的頑童,隨着自己的心意改變這一切。白晝的光是近乎無色的,即便照耀在黑暗的地方,也會被那些黑暗將光線吸收掉。

姬旦他們停下腳步,看着原本黑色的地方。那裏並不是什麼實體,而是有很多水源在黑暗籠罩的地方!難怪他們一直看不到水源!

只是,這裏的水怎麼會是黑色的?這種水能否喝下去?四人互相看了一眼,都從彼此眼中看到了小心爲妙的信息。闖王從姬旦的揹包裏拿出一把匕首,輕輕在水中沾了點黑色的水,怪事發生了,水離開水源之後,立刻變成了透明的水滴!

他小心翼翼的嚐了一口,竟有一絲甘甜,緊接着身體打了個冷戰,這水中似乎陰氣極重!他將自己的感受跟衆人說了一遍之後,衆人開始猜測起來。

到底是什麼樣的水,會有這樣的特性呢?難道是?姬旦突然想到了一個可能。

傳說昔日有一種泉水名爲不老泉,生在陰氣極重之地。它能吸收所有死在它籠罩區域的屍體,將他們化作自己的養分。而且不老泉絕對不挑食,不論動物植物,都可以講他們的屍體化作養分吸收掉。

只不過後來這種泉水被神認爲過度邪惡,派遣人將其破壞掉了。沒想到竟會出現在這裏。水黑,離源則白,味甘,而性陰。所有的特徵完全符合!

不老泉並非飲了此泉的人會長生不老,只不過經常飲用此水,會極大的減慢身體的衰老速度。比如說正常人能活80年,經常飲用不老泉,可能可以活180年甚至80年。

“把我們所有能裝水的容器拿出來,全部裝滿。”姬旦斬釘截鐵地說。衆人雖然疑惑,但見闖王喝了一口過了這麼久也沒什麼事情,於是將水壺等統統拿了出來,不一會全部裝滿了。

說也奇怪,看起來不大的一小灘水,好像源源不斷一樣,被衆人裝了這許多水,竟然絲毫沒有減少一樣。

姬旦對着泉水拜了一拜,此次死亡世界奪取死神果實若是能夠成功,此泉功不可沒。只是不知何人相助?他可不信,不老泉會無端出現在自己眼前! 暗中觀察着這一切的桂小寶笑了,看到夥伴們終於找到了水源,他很欣慰。只是到底是誰在姬旦他們走到此地的時候將白晝變成黑夜,他又到底爲何要幫助姬旦幾人呢?他決定一定要把這件事查清楚,否則的話,寢食難安。

衆人在一番痛飲之後,終於又恢復了活力,他們要帶着桂小寶的遺願,一定要找到死神果實!不管前路遇到什麼,他們要做的是,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

三十三天上,姜尚喊來了龍鬚虎,問他之前的事情辦得怎麼樣了。龍鬚虎悄悄在他耳邊說道:“師父放心,一切都以安排妥當。只不過那申公豹乃是師父以前的對頭,師父爲何要這麼幫他?”

姜尚撫須而笑:“這你不懂了。不論是這世間的道理,還是說這世間的氣理,都離不開陰陽的變化,孤陰不生,孤陽不長。而下面更需要一個平衡,我可不希望出現一家獨大的情形。現在明顯姬旦那邊的實力要強一些,只有讓申公豹實力增強,到時候纔會在我的掌控之中!”

“師父果然高見,這些弟子無論如何都想不到的。”龍鬚虎拍着馬屁。

接下來,必須讓事情快些發展了。只有讓林雅儘快的受到刺激,她纔會逐漸覺醒最初始的記憶,否則的話,自己的大事要等到什麼時候!

“龍鬚虎,對於死亡世界,你昔日做妖怪時,可曾有過聽聞?”姜尚問道。

龍鬚虎撓了撓頭,老老實實的回答道:“弟子豈敢隱瞞師父,據說這死亡世界乃是昔日盤古開天闢地之時斬殺的魔神所化,端的非同小可,被稱爲神棄之地。據說是神靈,也很難從那裏脫身。不過弟子聽說太上祖師曾經去過死亡世界,而且完好無損地回來了。”

他見姜尚一副示意他繼續說下去的眼神,連忙道:“因此弟子斗膽猜測,這一切可能都是虛言。什麼地方神去不得?”說完他一副頗爲自傲的樣子。

姜尚搖了搖頭道:“不對,這世界上普通神去不得的地方多了。太上祖師那是什麼人?那是聖人,豈能跟普通仙人一概而論?這麼說我上次叫你辦的事情,你也並沒有進去了?”

龍鬚虎連忙跪下,說弟子只是用師父的法寶將世界障壁破開了一個缺口,感應着那廝的氣息投了過去而已,況且那石臺是受他控制的,絕對不會出什麼意外。

一番保證之下,姜尚臉色這才稍微好轉些。這徒弟最大的優點是聽話,最大的缺點是怕死!也對,當初要不是這廝怕死,也不會機緣巧合成了自己的弟子,現在更不會站在自己面前聽命。

“好了,你先下去吧,我自有計較。此事不得與任何人說,否則的話,隨時拿你去填海眼!”姜尚嚴厲地說道。

一聽填海眼,龍鬚虎渾身止不住打了個哆嗦。這種事情還是讓別人去吧,大好時光,我可不想耗在填海眼上。他原本還想着找關係不錯的朋友喝個小酒,沒事吹吹牛傾訴傾訴,現在已經把這念頭牢牢掐死在腦中。

他走了以後,姜尚皺了眉頭。太上祖師去死亡世界做什麼?這件事情會不會影響到自己的計劃?應該不會,自己的計劃萬分隱蔽,普天之下除了自己,再不會有第二個人知曉。一定不會有人看出什麼端倪,絕對不會!

他要做的,便是取代那天帝並冥界,做兩界的主人!而他想扶植的傀儡帝王,是林雅,昔日伏羲和女媧的女兒!要說到血脈純正,放眼天下,又有誰能夠及得上林雅?哪怕是當初的軒轅黃帝,怕也是要若上三分!(黃帝乃是伏羲和女媧之子少典的兒子)。

不過這一切還得建立在絕對的實力上,在天界的這段時間裏,他看似什麼都沒做,其實什麼都做了。三十三天,哪路神仙不是自己的知交好友?又有那位神仙,沒有得過自己的好處?真到了那一天,只要有林雅這招牌在,他相信,絕對會出現一邊倒的情況!

爲什麼他這麼篤定?只因天帝一心變革,想營造出一個大公無私的世界。他對人性研究的實在太少了!不要看是神仙,神仙也曾經是人!除了遠古上古太古那些老東西,誰不是人修煉而來的?

人最大的特點是什麼?貪婪和**。只要控制住了這兩點,可以控制住一大批的人,甚至是仙人!天帝不知道他上次的舉措,寒了多少仙人的心。被貶下凡間的那一批仙人中,有多少是在三十三天位高權重的親戚子弟!

下面的仙人對天帝早已怨聲載道,偏偏他還頗爲自負,自以爲做的很好。自己已經私底下跟他們談過了,都對天帝此番的作爲十分不滿。連自己的親外甥都下得去手,這怎能不叫他們戰戰兢兢? 聯盟之傭兵系統 換做是他們,那是絕對不忍的。

而林雅的實力一旦恢復,絕對不會比天帝遜色!他可是聽說,當年伏羲和女媧對這個女兒格外寵,她更像是得天地造化,卻又被天嫉妒,所以才需經歷劫難方能圓滿!

死亡世界的進度,必須要加快!只是那裏聽起來十分險惡,自己又該怎麼辦呢?他遙望着八景宮的方向,似乎想到了一個主意。

……

蜃自幫姬旦解除了危機,已經回到了夢境世界。那顆內丹估計會在一個月之內,會被他完全吸收。他有種預感,孽龍的最後一絲殘念,躲藏在內丹的中心,一旦全部吸收,必然和他爭奪身體的控制權,那纔是有史以來,他面臨的最大挑戰!

只不過這種情況外人是無論如何也幫不上忙的,要想繼續存活下去,只有靠自己!所以他纔會拼命的在夢境世界修煉,爲的是掌握更多的幻術,看更多的幻境!每漲一分勝算,他多一分活下去的期望!

而一旦他取代蜃龍,那時天下大可去得!到了那時候,誰也不能阻擋他的腳步,哪怕是姬旦!

姬旦最近感覺到背後老有些癢,可又不敢讓衆人幫他看。自己身上的祕密,目前只有死去的桂小寶曾經見過。楊戩雖然知道自己修煉真龍訣,但背後的情況肯定也沒見過。

他有心照照鏡子,奈何周圍連個小水坑都沒有,難道這死亡世界從來不下雨嗎?其實他還真猜對了,死亡世界,從來不下雨。這裏每逢一百年,會下一場黑色的雨。

這是一場有魔力的雨,它們是昔日的魔神部分怨念摻雜雨水所化,意志不堅定的人,會變成妖魔,意志不堅定的植物,會變成各種樹妖草妖等等。這纔是死亡世界有這麼多強大妖怪的原因。

也正因如此,瘋狂廝殺的這些所謂正義和邪惡的妖魔纔會爲死亡世界注入大量的養分,最終才能結出惡魔的果實!爲什麼說惡魔果實會如此強大?因爲它乃是吸收了上一任死神的全部能力,並且加之長時間吸取能量的總和!

死亡世界的最終目的,是魔神們要創造出一個實力堪比盤古的巨人,改天換地!實力幹不掉上一任死神,是絕對沒有資格摘取惡魔果實的!

這一切都是辛密中的辛密,早已隨着時間的流逝,被所有人慢慢遺忘。

背後越來越癢,姬旦悄悄走到一個石頭後面,伸出右手向後背摸去,結果讓他心裏一沉。在他的背後,他甚至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那五彩龍紋身,竟然在背後長出了細細的鱗片!那龍紋身,更像是一條真龍被活生生鑲嵌在了他的背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真龍訣裏可從沒說過,修煉到後來身後會長出一條龍來!

他細細的感受着身體的情況,與之前一般無二,只不過心神中彷彿多了點什麼。他閉起雙眼,仔細的用心去感知着心神中多出來的東西。

真龍訣之不傳之祕!相傳真龍訣並不是祖龍所創,而是盤古!盤古創立了真龍訣,又有世間第一條精怪修煉成功,從此它被稱爲祖龍!而祖龍最早的時候,乃是盤古的坐騎!

真龍訣若由有大氣運的人修煉,會從身後修煉出一條祖龍來!一旦修煉成功,那必將稱爲改變時代的神!

看到這,姬旦已經完全傻掉了。他此次來只是想摘取死神果實將林雅改造成長生不老之軀而已,爲的只是兩人能夠白頭偕老!而現在,他也只是想得到死神果實能不能將桂小寶復活,哪怕自己在等另一世!

這時一道聲音在腦中轟然想起,而他彷彿瞬間從死亡世界到了另一處空間。“是你得到了真龍訣?不錯,看起來你修煉的已經小有成。你不必憂心,我不會害你的。我乃是盤古,只有有人將真龍訣修煉至身後長出龍鱗,我方會出現。”

姬旦只感覺自己渾身不停使喚,一動也不能動。盤古的聲音繼續想起:“其實關於死亡世界,有一個不爲人知的大祕密,你可想知道嗎?”

“不想,放我出去!”姬旦終於在腦中發出了憤怒的怒吼!盤古又如何?與我何干! 盤古的聲音久久沒有出現,像憑空消失了一般。但姬旦知道,他還在,因爲自己身體仍舊不聽自己的指揮,他現在哪怕動一下都不能夠!

“年輕人,你可知道你如果拒絕了我,意味着什麼?”良久,盤古終於再次說話了。

“有話不妨直言,反正我拿你也沒有辦法。”姬旦硬生生地頂了回去。

盤古長嘆了一聲說道:“此事事關重大,儘管你不願意,卻也是無奈之舉了。誰讓你偏偏練了我當年傳下的真龍訣,並且還將其修煉至如此境界呢?這一切說來話長,估計說多了你也不過腦子,我現在長話短說,將這件事說與你聽,到時候做與不做,反正都是一個結局。”

很久很久以前,世間一片混沌,是盤古行開天闢地之舉,這纔有了天地。後來盤古逝去,有了伏羲和女媧,兩人結合創造了人類。再後來伏羲爲天皇、神農爲地皇,而伏羲和女媧的兒子少典之子公孫軒轅,最後完成了統一,稱作人皇,亦稱爲泰皇。

在那以後,人類逐漸繁衍壯大,練氣之術盛行於世,這纔有了諸位仙人。可是由於派系林立,各方勢力爲了爭奪資源,不斷進行殺戮,嚴重破壞了天地間的平衡,數量龐大的怨靈肆虐世間,這才漸漸有了冥界。

冥界形成以後,盤古當年創造的世界已經不甚穩固,那些開天闢地之時被盤古殺掉的遠古魔神們開始蠢蠢欲動,他們用龐大的怨氣創造了死亡世界,爲的是有一天創造出一個完全超越他們的死神,一舉破壞掉盤古曾經創造的世界。

這樣,天地元氣越來越不穩定了,佛祖發下宏願,有了西方極樂世界,後來又衍生出了夢境世界等諸多小世界。這一切,絕非盤古所願。看着自己創造的世界在違揹着自己的意志任性的發展,這些傢伙肆意破壞着世界,他怎能甘心!

因爲盤古,是這方世界的意志!開天闢地而形成的世界,最核心的部分,是盤古的元神!

他對這世界不甘心,他要再次開天闢地!而這一切,都需要一個繼承者。所以他當年創造的真龍訣纔會流落世界,目的只是在這成百上千億的生靈中則出一個優秀者。只有滿足了真龍訣修煉的條件,他的意志會出現,指點這個繼承者完全達到要求。

而現在的姬旦顯然滿足了這一切的條件,所以盤古的意志再次降臨。儘管是在死亡世界,但其絲毫不受影響。

對於現在的世界,盤古簡直失望透頂。很多物種滅絕了,災難頻繁;天地元氣被大肆破壞,儘管再也不會有人練氣成仙,可地面上的人類創造了大量的物質,其殺傷力不比仙人差。

天界也好不到哪裏去,天帝故步自封,完全不理會凡間的事情,反而一心只想着管好自己的一畝三分地。至於那幾個同樣因爲對天地有功而成聖的傢伙,現在完全置身事外。

開天闢地已經迫在眉睫,要不是條件不允許,他早強行用意志鎮壓姬旦的身體,讓他行那開天闢地之舉了。屆時哪怕姬旦死了也無所謂,反正開天闢地只要一完成,現在世界的一切必將全部摧毀。什麼亂七八糟的小世界,到時候統統都會逐漸消失!

姬旦聽了半響,終於開口問道:“聽你的意思是,我是你口中那位繼承者嘍?那麼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是繼續下去,然後在你的指引下將真龍訣修煉至大成,然後召喚出祖龍,你在成功把我奪舍,最後重新開天闢地,我理解的可還正確?”

的確,按照盤古的理解,不管他姬旦以前是做什麼的,王侯將相還是市井草民,也不管他到底有什麼願望,從他達成了盤古要求之後,他的命運是一成不變的重新開天闢地,身體歸於虛無!?

“這是多麼偉大的一項功績?普天之下除了我以外,難道還有誰行過開天闢地之舉嗎?你能有如此殊榮跟我一起開天闢地,試問天下有誰有如此良機?何況現在你只是達成了初步目標,終極目標你還差三個重要過程呢!”盤古的語氣充滿驚異。

“不知是哪三個過程,還請一一明示。”既然現在脫不了身,乾脆問個明白再說,一味的莽撞並不是姬旦的行事風格。

“對了,你這種態度纔算誠懇。如此豐功偉業竟然要藉助你的身體,這是無尚的榮耀。接下來的三件更重要的事情,你務必要牢記於心。”盤古囑咐着。

“第一件事,奪得這死亡世界的果實。此果實乃是由衆多當初被我斬殺的魔神精血而化,記得先前曾經結果一枚,後來被不知哪個生靈大運到給得到了,現在可能已經成爲了這方世界的一個神靈。”說到這,盤古見姬旦臉色絲毫不變,鬆了口氣,這傢伙心志不錯。

“不過這枚果實乃是這些魔神殘念的試驗品而已,裏面所含能量不過是他們的一絲而已。而這死亡世界進千萬年來,死於此方世界的無數生靈之精華,以及他們自己的精血,馬上要形成第二枚死神果實,而這枚果實才是關鍵所在!你只有得到並消化掉它的全部能量,纔有可能將真龍訣練至大成,而第二條祖龍方能出現!”盤古說的有些激動。

其實第二條祖龍一旦形成,龍界會馬上崩潰,而這一點,盤古並沒有說出。只因龍界乃是祖龍所化,一旦第二條祖龍形成,龍界會馬上消失,並迅速千萬姬旦處,形成第二條祖龍!

“方纔所說的是第二個事情。至於第三件事情,是你需要找到當年伏羲和女媧所生女兒的轉世之靈。此女吸收了我當年化身世界的大半陰氣,一旦成長起來除了我以外無人能治。因此我才用了無數手段令其轉世。此女有個特點,體有異香,這乃是本源陰氣濃郁所致,你可按此線索慢慢找她。”盤古說完仔細觀察着姬旦情緒的波動。

要是姬旦心中有一絲波動,說明他必然見過此女,那說明這個原本很艱鉅的任務,將不再有任何問題。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