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他們接到的任務就是一定要讓林楓死在這裏,哪怕是引爆這裏提前被埋的**,也要讓林楓徹徹底底的死在這裏。

“好了,現在應該公平了吧,你跟我一對一,這樣你還有什麼話說嗎?”

道士並沒有想到這兩個人居然會如此的想着,在他的感知當中那兩個人已經關閉了***上面的望遠鏡。

“好,不過我覺得這樣還是特別的不公平,你那麼厲害,我不覺得會打過你。”

林楓腦海中迅速的想着該如何脫身,迅速的回憶起從剛纔到現在,這一個年輕的小道士說過的所有的話,揣測出他的性格來。於是非常爽快的往地上一躺,然後有些無賴的說道。

“你這個人怎麼能夠這樣?你趕緊從地上起來,然後和我痛快的打一架,我好收工啊!”

年輕的道士顯然沒有想到過會出現這樣的情況,整個人臉憋得非常的紅,再也保持不了剛纔的笑容,整個人就像一個鄰居家的小弟弟一樣,沒有任何防備的想要把地上的林楓給拽起來。

“不行,我纔不要和你打,一和你打那麼我肯定會輸,一輸我肯定就沒有命了。”

林楓現在越發的確認自己內心的那一個想法,這一個年輕的道士雖然現在武力值完爆自己,但是應該長期的住在一個山上,所以說並不瞭解這個世間的人性的邪惡。

這一次下山也只是奉着師門的命令,想要完成對於別人的承諾,在他的心裏面還沒有善惡之分,只有不能夠欺負弱小,不能夠傷害手無寸鐵的人的心理。

想到這裏,林楓又感覺到自己的這種行爲好像有些欺負小孩子的表現,心裏面有些愧疚,但是這個時候可不是講什麼愧不愧疚,他非常的清楚,如果這個時候他站起來,那麼迎接他的一定是雷霆暴雨般的打擊。

雖然在進來的時候,林楓已經吩咐過了想小鳥妹妹,如果是他遇到了什麼危險,那麼就一定要在關鍵的時候把他給救下。

但是誰能知道這一個小鳥到底能不能聽他的話,到底會不會在關鍵的時候把他給救下來,這一個關鍵的時刻的把握到底會不會那麼準。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死了可就不可能推倒再來,於是林楓還是非常的謹慎。

“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能起來,要不我只用五成的功力,這樣總可以了吧!”

年輕的小道士也是沒有辦法,第一次下山就遇到這樣的無賴,真的是有力氣用但是卻像打在一個棉花上面沒有任何的動靜。

“不行,誰知道你說的話自然不算數,誰知道你五成的功力是什麼樣子?”

林楓已經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將這一個無賴裝到底,如果不是十分危險的時候,就躺在地上,再也不起來。

“真是不要臉,沒有想到你居然是這樣的人,我以前真的是看錯你了,真的沒有想到我一世英名,居然落在你這樣一個貪生怕死的主人的手裏,真的是氣死我了。”

在林楓的腦海裏面,小鳥妹妹氣急敗壞的聲音不斷的響着,她對眼前發生的一切感覺到腦子有點不夠用,雖然早就知道她的這一個主人心裏面有些腹黑,滿肚子都是壞水,但是沒有想到他居然可以這麼的無恥。

“你行你上啊,反正我現在打不過他,如果命沒有了那就什麼也沒有了,我就是這麼無賴,你有什麼辦法?”

林楓在這個時候對於他的這種行爲,一點也不感覺有些羞愧,一點也不感覺有些無恥,反而有些洋洋自得,嘚瑟的樣子讓小鳥妹妹氣得渾身發抖。

“你到底怎麼樣才肯起來給我打,要不然我只用三成的功力就好了,這樣的話你也不會那麼吃虧。”

小道士實在是沒有什麼辦法了,在他的感知當中,眼前的這一個人雖然力氣很大速度很快,但是還是屬於普通人的範圍,對於他根本就沒有多大的威脅。

如果是用五成的功力的話,那麼一隻手就可以完虐他,如果使用三成功力的話,那麼還需要運用一些宗門裏面的法術,纔可以順利的將眼前的這個人擊倒。

但是這得有個前提,那就是眼前的這一個人站起來和他打,如果他不站起來的話,那麼小道士也真的沒有辦法來對這個人下狠手。

“我就不起來,看你拿我有什麼辦法。”林楓聽到了小道士的話以後,更加的不想起來了,臉色變得跟一個燒過的炭一樣,黑乎黑乎的。

從小道士的口語當中,林楓已經漸漸的摸清了自己和這個小道士的差別,那就是現在的他只有這個小道士的三成功力,這讓他如何的高興。

“無量壽尊,既然如此的話那麼貧道只能夠這麼做了,希望到了陰曹地府的時候,請不要責怪我。”

過了十秒鐘以後,這一個年輕的小道士彷彿是下定了什麼決心一樣,先是站起來向躺在地上的林楓深深的鞠了一個躬,然後將身體上面所有的力量聚集在手心當中,閉着眼睛向着下面拍去。

“哇,小道士,你來真的?”林楓在感覺到有些不對勁的時候,已經遲了,有些絕望的看着這一隻充滿着力量的手朝着他撲來。

在林楓看來,這個小道士已經被他吃得死死的,只要不出什麼大的問題的話,今天看來是不會有什麼生命問題。

然而令林楓感覺到不可思議的是,就這樣一個純潔的小道士怎麼突然變得如此的勇敢,力量也用盡了全身的力氣,這讓躲閃不及的林楓感覺到了一股股的絕望。

在這一個時候,林楓腦海中突然出現了一個這樣的畫面,那就是在一部電影裏邊,至尊寶的那一句話。

如果換算到現在的話,林楓一定會深情的對着小道士說:“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那麼我一定會在你說出用三成功力的時候,將你打的滿地找牙。”

原本趴在林楓肩膀上面的那一隻小鳥妹妹,在這一個時候突然睜開了眼睛,兩隻眼睛瞪得很大,看着這一個即將落下來的手掌。

在這一刻,小鳥妹妹已經決定,如果這隻手掌快落到林楓身上的時候,那麼一定會在那一瞬間將這個力量全部都由她來承受,並且將這一個小道士給殺死。

在林楓絕望的目光,小鳥妹妹嚴陣以待的目光當中,這一掌緩緩的落了下來。在還要離林楓只剩下一寸的時候,在小鳥妹妹準備迎頭痛擊的時候,突然的從林楓身上冒出了很多的青光,這一道青光瞬間形成了一個防護罩,將林楓保護在內。

“沒有想到你居然還有這麼一招,真的是大出乎我的意料,好了,既然你已經做好了準備,那麼就讓我和你痛痛快快的打一場吧。哈哈。”

終於見到這一個目標人物忍不住開始反擊,年輕的小道士感覺到非常的不容易,忍不住熱眶盈淚,並且在這一瞬間做出了一個防禦的措施。

等待了半天,小道士還是沒有看到青光裏面的林楓出來和他打架,於是再忍不住,使用起全身的力氣狠狠的劈在了這一道青光上面。

就在這個時候,令小道士感覺到有些吃驚的事情發生了,這一層薄薄的情況看起來非常的薄,彷彿是一張紙一樣。但是卻沒有想到能夠如此的捱打,自己的全身的力氣打在上面就像是沒有什麼作用一樣。

“我就不信我打不破你,等我打破這一層防護罩的時候看你還如何逃?”

小道士雖然感覺到有些吃驚,但是也沒有感覺到一些害怕,在他的心目當中,林楓已經變成了一個十惡不赦的混蛋,現在只想着把他給打死,一方面是爲了能夠完成使命交給他的任務,一方面卻是爲了能夠給自己出一口氣。

“真是一個奇怪的傢伙,也不知道他的身上到底有什麼樣的寶貝,居然還會能夠自動的護主,上一次也應該是這樣的寶貝所傷到自己的吧。”

天空當中飛着想着妹妹,在這一股青光溢出林楓的表面的時候,小鳥妹妹也被這一道青光只記得反彈在了外面,所以對於下面的林楓身上的那一個寶物,小鳥妹妹感到非常的好奇。

不過對於這一切,沉浸在青光當中的林楓一點也感覺不到,他這個時候已經被玉令給帶到了空間裏面,對於外界發生的一切都沒有任何的反應。

“這,怎麼會變得這麼大?”剛一進來,林楓就感覺到這一個空間裏面有着一些與衆不同的變化,首先是空間,直接變成是以前的五倍。 “烏龜,這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剛纔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了這一切的發生?”

雖然對於空間裏面發生的一切,林楓非常的高興,但是對於這種未知的變化還是要有些害怕,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再次突然出現這樣的情況,這樣的變化如果能夠掌握在自己的手裏,那是一件多麼快樂的事情。

不過這一次讓林楓感覺到非常不爽的是這一次居然沒有聽到烏龜的聲音。

“看來也不能讓這一個烏龜這麼的閒着,你在這裏吃我的喝我的,不幫我做點事兒怎麼可能呢?”

爲了能夠讓這一隻烏龜露面,林楓自言自語的說道,林楓知道如果這隻烏龜聽到了他的聲音,聽到他這麼說話,那麼爲了能夠繼續留在這樣的空間當中,繼續呆在如此濃郁的靈氣空間,就一定會出現在他的面前。

稍微等一會兒,林楓還是沒有聽到任何的聲音,於是很快就意識到了,烏龜應該真沒有聽到他的聲音。

無奈的搖了搖頭,從目前來看,暫時是指望不上了,這一隻活了這麼長久歲月的烏龜了,於是只能夠一個人仔仔細細探查起這一次空間的變化來。

這還別說,在這樣仔細的觀察當中,林楓發現了這一次空間的變化不僅僅是空間變大了,甚至於一些地方更是冒着一些五彩繽紛的顏色。

”這些東西到底是什麼,有什麼作用?”林楓對於眼前出現的變化有些摸不着頭腦,他不明白,這些突然出現在空氣當中的五顏六色的東西到底是什麼,不過他可以感覺到這些東西對他非常的重要。

“到下一次再來這裏查詢吧。一時半會兒也沒有辦法弄清楚。”

等待了一會兒,還是沒有發現空間裏沒有任何的變化和任何的線索,林楓只能夠無奈的放棄了,在這個時候探索這裏的一切。

他想到在外面,還有一個非常厲害的人物,正在等着他去解決,如果不能夠順利的解決掉這一個麻煩的話,還不知道會出這麼大的亂子!

在外面還有很多自己的親人和他所愛的人,如果自己就這樣莫名其妙的,一直被困在空間裏面,那麼外面的那一些對他有敵意,或者是出於其他考慮的人,一定不會放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一定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將他所有在乎的人一一的剷除。

要知道,空間裏面的流速和外面的流速並不是同步的,有的時候,在空間裏面感覺到是一瞬的時間,到了外面恐怕就已經過去了五天、十天、甚至是一個月的時間,這又不是第一次發生過,所以在這個時候林楓不能夠有任何的大意。

“你到底要幹什麼?爲什麼把我困在這裏?有什麼話,你就不能出來當面跟我說一下嗎?”大半個小時以後,林楓只能夠無奈的選擇了放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有些無語的朝着這一個大大的囚籠說道。

沒錯,經過剛纔林楓的查詢完畢這裏的時候,他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那就是雖然看起來,整個空間大了五倍,但是對於他來講,現在並不能夠到達那些地方,反而只能夠被困在這一個小小的囚籠裏面。

如果沒有辦法找到開啓這個囚牢的鑰匙或者是線索的話,根本就沒有辦法走出去,甚至嚴重的說,這一個囚籠彷彿是專門爲他而設計的,目的尚且還不知道,不過到目前爲止,林楓感覺到這裏充滿了惡意。

“我還就不信,我不能把你這一個小小的囚牢給打開,等我找到制服你的辦法了以後,我一定讓你嚐嚐一些痛苦,免得你天天沒事找事給我做。”

惡狠狠的看着上面,也就是飄着五彩繽紛顏色的天空,林楓有一種強烈的感覺,想要現在飛快的把上面的那一個,遮住他眼睛的空間給打破。

想做就做,林楓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站了起來,並且藉助助跑的力量,一下子碰到了那一個,看起來非常遙遠的天空上面。

“難道出口並不是在地下面,而是在這看起來非常美麗的天空上面嗎?這還真的是一個意外之喜呀。”

當確認自己的手居然能夠伸過去的時候,林楓整個人都充滿了興奮,臉上更是掛滿了笑容,以爲這一次一定能夠逃出這一個囚籠裏面。

然而殘酷的事實,狠狠的給了他一巴掌,當林楓好不容易走出去以後,發現這次來的並不是原先的空間,而是從一個空間裏面,來到了一個更加小的空間裏面,在這一個小小的空間裏面與上一個不同的是,這裏面居然有一個茅草屋。

“真不知道這裏怎麼會有這樣的東西,我得到玉令也有了一段不少的時間,怎麼什麼也沒有感覺到,這裏竟然還有別的空間裏面的產物,空間的變化真的是越來越看不懂了。”

使勁的搖搖頭,林楓感覺到一陣陣的壓力山大,有些無奈的朝着前面的那一個屋子走去,既然來到了這個地方,那麼就一定有它的道理,與其在一旁自怨自哀,還不如進來看看,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有沒有離開這裏的辦法。

“這裏有人居住嗎?如果有的話請說一下,如果沒有的話我就進來了。”

從外表看來,這個茅草屋還是一個非常嶄新的茅草屋,就彷彿是,有人在爲它的身體上面添磚增瓦,所以林楓也不清楚,這裏到底有沒有人,雖然知道,這裏有人的機會非常的少,畢竟他已經得到這個玉令很長時間,但是卻從來沒有見過,除了他以外還有別的活着的東西,可以走進這個空間,更不要提在這裏的生活了,那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果然,林楓沒有見到任何人回答,於是非常大膽的,將這一個茅草屋的門給打開,一步一步的走了進去。

雖然在空間裏面,林楓感覺到這一次,空間有些不聽他的話,但是對於空間裏面的一切物品,林楓還是感覺能夠調用的,所以林楓一點也不感覺有什麼樣的驚慌。

哪怕是遇到什麼危險,那麼只要在第一時間,將靈水調到這裏來,就能夠治癒身上的傷勢。

再說了,如果真的遇到了危險,玉令的空間裏面,林楓還是有着一定的主導權的,可以在瞬間把那一些危險全部都轉移出去,所以根本就不懼怕出現什麼意外。

然而還是林楓自己覺得太簡單了,當林楓推開門的時候,一團黑霧突然的出現在了他的面前,然後在林楓還沒有回過神來的時候,進入了他的腦海裏面。

“你不讓我好過,我也就不讓你好過,林楓,我要殺了你,我要取代你現在的位置。

誰讓你是這個空間的主人,把你的靈魂給吞噬完畢以後,我就可以用你的身份,重新的在這個世界上活着,並且比以前活得更好。”

等到這一團黑霧,進入了林楓的身體裏面以後,一個非常囂張的聲音,從林楓的心裏面響了出來。只見這一張臉赫然是,那一個剛纔被林楓殺死的周鬆。

“你怎麼可能沒有死,我可是親手把你給弄死了,爲什麼你居然還可以活着,出現在我的空間裏面。”

林楓感到非常的驚訝,不知道這一個身影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一個死去的人,爲什麼會留下這麼大的隱患,而且看這樣的情形,好像對他自己非常的不利。

“哈哈,有什麼疑問,等你到去了該去的地方,在上那裏的人去問吧!現在就讓我把你給吞噬了,這也算是一報還一報不是嗎?”

周鬆在進入這一個空間以後,原本以爲已經死定了,沒有想到玉佩的力量讓他獲得另外的重生。

因爲玉令的力量特別的強大,所以說玉佩也只能夠找尋一個宿主,來幫助它爭奪這一份主導權,在這個空間裏面,除了非常靠近它的周鬆的以外,再也沒有其他的活的東西。於是玉佩只能夠無奈的把他的靈魂給聚集起來,希望能夠得到周鬆的幫助,將玉令的意志給消除掉。

最終玉佩的力量再加上週鬆在旁邊不斷的幫助,還是沒有能夠打敗玉令,不過玉令也沒有得到什麼好處。在最後關頭,玉佩意志在消失之前,將他所有的力量全部都變成了這一個囚牢,並且將原本存在玉令當中的一些東西給捲了過來,一同放進了這一個小小的空間裏面。

周鬆在最後關頭感覺到有些不對勁,於是直接躲了進來。爲了避免被玉令的力量給發現,只能夠躲在這一個非常隱蔽的地方,如果沒有什麼意外的情況的話,周鬆一輩子只能夠在這一個狹小的地方,直到力量用盡以後才能夠真正意義上的死去,只不過這樣的話,周鬆就連輪迴的機會都沒有了。

不過就在他感到絕望的時候,,林楓一個人居然冒冒失失的闖了進來,這讓周鬆非常的快樂,於是在林楓剛開門警惕性最差的時候,突然的衝了出來,並且佔據了主導的地位。

“你想多了,我絕對不會,讓你就這麼輕易的佔據我的腦海,更加的不會讓你佔領着我的身體去外面爲非作歹。” 有人曾經說過,一切的反動勢力都是紙老虎,林楓現在對於這句話,可是感覺到有着深刻的含義,在剛剛過去了兩分鐘的時候,就把這一個看起來非常的難纏的傢伙,給徹底的消滅,一點灰都不給他留下來。

“手下敗將居然還敢如此的猖狂,真的不知道是誰給你的勇氣。”

雖然不知道這一個東西到底是什麼,不過僅僅看這周鬆最終非常熟悉的臉,就沒有什麼好的脾氣。

既然周鬆變成了靈體,雖然周鬆佔據了主導地位,但是林楓可是有着整個玉令,所以一點也不虛直接開始了戰鬥。

“不,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會在這裏用這麼大的能量,這絕對不可能的!”

“看來這一個空間,並不是自己想象的那麼簡單,如果有機會的話,那麼以後一定要抽出時間來,把這裏全部都探索完畢,到那個時候,也就不用再害怕,會突然的出現這種那種的問題。”

林楓將剛纔,那一個準備了很久的周鬆的靈魂給消滅以後,從他的記憶當中,看到了一些他原來並不知道的東西,那就是,關於這一些東西的來歷。

但是這其中的一些東西,非常的模糊,根本就沒有辦法變成一個完整的來歷聯合起來,只能夠從一些片段當中,可以看出無論是玉佩還是這一個玉令,都是經過一場大的改變以後被遺留了下來,而這些人的原來的主人,也在那一場大災變的時候,全部死了。

使勁的搖了一下頭,將周鬆的記憶全部都拋於腦後,既然這些模糊的影像不能夠帶來一些重要的情報,那麼留着這些也沒有什麼用處。

更重要的是,對於周鬆的記憶,林楓感覺到非常的煩,他從周鬆的腦海中得到的記憶,除了這一些零星半點以外,更多的卻是他是如何的設計,如何的讓那些姿色不錯的女人,乖乖的趴在他的牀上的場景。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