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他們可是魔門啊!他們可是魔門四大貴族之一的幽冥一族啊!到底,啥叫好人?

出家人?

難道我們也該把頭髮都剃光了?

不對吧……

是不是這一任的幽冥尊者對“好人”這個詞,有點誤解?

“你們爲什麼不說話?是不是對我有意見?”江北挑了挑眉,一臉煩躁的問道。

突然!

通難渾身顫抖了一下,他突然感覺自己悟了!對!尊者說的話,那就是他們要走的路!

“撲通!”

通難直接跪了,雙手抱拳,“我幽冥族至尊!高義!”

肉眼可見,江北嘴角狠狠抽了兩下,好吧,誠然,他也懵了。

“我幽冥族至尊想做好人,那必定就是世間一頂一的大好人!誰敢爭這名頭,我通難第一個上去砍了他!”

“通難啊,你着相了,我都說了,我們應該做好人,哪能動不動就砍人呢?”

在場的人都有點懵,江北也有點無語,你們倒是給點回應啊!別特麼像我在這演二人轉一樣好嗎!

不知怎麼的,通難的淚水譁一下的就下來了……

“尊者教訓的是!是通難着相了!

我幽冥一族的至尊乃是威震修煉界的人!讓所有人恐慌!

但是!誰都不知道,我族至尊心存善念,遠給人一條活路!

這豈不是一顆極爲純良之心?這豈不是一顆讓人感動之心?

我通難!欽佩尊者!願以尊者所言爲做人之根本,一日三省吾身!

直到今日,我終於明白了,原來這纔是我們的尊者!他纔是個大善人!

與其他魔門中人相比,我族尊者就如同天上那烈日!耀眼到無法直視!

就如那十五的圓月,讓人嚮往而又不可得!但是!今日他是我族的尊者!

我通難!必將學尊者之品格,細品尊者之高義!領悟尊者之精神!

我通難!要做尊者之後的第二大善人!誰敢跟我搶,我必砍他!”

“……”

驚了!

都踏馬驚了!

在場的,有一個算一個,都被通難這段話給驚呆了好嗎!

草泥馬。

怪不得你能當左護法,我們佩服!

江北嘴角也是狠狠的抽了兩下,這通難,真踏馬是個人才,絕對的人才!

也就是在這,不然要是給他變成一個普通人,絕逼就是個大奸臣!

不行……

這種人才絕對不能埋沒了!

“通難!”江北直接站了起來,大聲喝道,也把懵逼的這些人都給震醒了。

“屬下在!”通難還跪在那,直接就嗑了個響頭。

“咔嚓……”

地磚都裂了。

衆人開始看笑話了。

舔狗,終將一無所有,我幽冥族至尊,能是你舔幾句就能舔到填上去的?

這不可能!

看着吧,這通難好不了,整不好就得把剛到手的左護法之位給擼下來。

一個個的,面露鄙夷的看着那跪在地上的通難,這種溜鬚拍馬之人能有好下場就怪了!

“通難,從今日起,你就代本尊處理幽冥族大大小小一切事宜!這幽冥族上下,要是敢有人反駁你,你直接砍了他!哦不……切記不能砍死,我們要當個好人!”

“是!通難必將輔佐好尊者!”

“不是,你理解錯了,以後沒啥事兒別煩我,這幽冥族就交給你了。”江北擺了擺手。

臥槽!

一飛沖天!這踏馬真是一飛沖天了!

說白了,這就是正八經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啊!

衆人都呆了,甚至比之前還要呆…… 這踏馬!是什麼鬼!

以前的九嬰,勢力滔天,都強橫成了那個逼樣了,他也沒說一個人管整個幽冥族啊!

但是現在,這通難……憑什麼!

他不就是舔的明白了點嗎!他還有什麼特長!他還能幹啥!

這一代的幽冥尊者,明明才二十一歲!對!這是他說的!

到底是多少歲,現在誰都不知道!

但是,如果他真的二十一歲,怎麼就跟個老糊塗一樣了!被這種小人的幾句話給舔成了這個樣!

可悲!可嘆!可惡啊!!!

到底是哪個畜生說的什麼舔狗舔到最後一無所有?

就如同現在的安冉還有那通劫,尤其是通劫,現在纔是最感覺噁心的,明明此前跟自己一個級別的。

但是現在自己雖然成了王座了,人家通難呢?直接踏馬起飛了!

以後就得管着自己了!

這不是要了親命了嗎!

這舔狗只要是舔對了人,那真是應有盡有啊!

這短短的時間,到底出現了多少出的鬧劇了!

但是……能因爲這個,就把幽冥一族的傳統,或者說萬魔宗的傳統給打破了嗎!

Www ★ттkan ★¢ O

不!這不可能!

一旁的通劫攥緊了拳頭,終於,他忍不住了,他覺得,他也得上去舔那麼幾下……

“尊者!不知您口中所言的‘做個好人’是何意?”通劫上前,一臉恭敬的問道。

“好人?就是字面意思,就是你想的那個意思。”江北一臉笑意的說道。

這終於可以繼續下去了,趕緊把這破事兒處理完了然後回去睡覺,太煩了……

而且這破地方還沒大別墅。

日子過得慘兮兮。

而聽到江北的話,通劫也懵了,字面意思?就是要做個好人?大善人?

造福社會?沒事出去給什麼貧困的修煉者捐點靈石?

這麼個意思?

這還叫魔門?

“可是……尊者,我們可是魔門啊,我們如何去做個好人?”通劫有些懵逼,舔都不知道該往哪舔。

總不能像通難那麼不要臉吧?聽到這話上來就跪地上來上一句“尊者高義”?

這特麼不能這麼舔啊!不能舔人家舔過的地方!

這太噁心了!

“怎麼?魔門就不能有好人了?通劫啊,你怎麼也着相了呢?”江北撇了撇嘴,一臉無語的說道。

“可是……尊者,我們可是魔門啊!就算我們知道您是個好人,那別人呢?他們只會認爲你是個大魔頭啊!”通劫一臉懵逼的說着。

說完,他下意識的就顫抖了一下,自己路好像走窄了……

江北淡然一笑,“既然我已經是大魔頭了,爲何還要在意別人的看法?”

“尊者,屬下不解,那做好人,意義何在?”通劫感覺自己被架住了。

“可以,那做魔頭的意義又在哪?”江北反問,在考慮要不要給這通劫砍了算了?不過合計合計,算了,這也是個人才。

常言道,良藥苦口,忠言逆耳,這不是假的……

這種敢於直言的諫臣,應該聽聽他要說啥。

嗯,其實也是正好,跟他好好地理論一下,還能給這些幽冥族的人洗洗腦。

要是把這種直性子的人都給勸倒了,其他的嘛,都好說了。

只是江北不知道的是,這通劫出場,就是奔着要當舔狗來的……

是自己把路給走窄了啊!他現在也覺得很委屈啊!

下一刻。

只見通劫的身子明顯顫抖了一下,當魔頭的意義?他哪知道?他今天才當上王座?

但是,大魔頭親自問了,他得答!

“做魔頭……無拘無束!逍遙於天地之間!我們可以快意恩仇!我們可以想殺就殺,毫無後顧之憂!我們不像那些所謂的正派一樣道貌岸然!比如尊者看我不爽,完全就可以砍了我!”通劫大聲說道。

是的!比如尊者看我不爽!完全就可以砍了我!

天知道這話說出來的時候,通劫是冒着多大的風險!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