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他們做夢都不會想到,討論的林鴻飛之子就坐在他們對面。

「哥,他們說的是真的嗎?」林香茗小聲的對林岩問道。

林岩道:「應該是真的,蕭山如果沒死,那必然是他繼任掌教之位,畢竟他年輕。他一死,蕭浮雲繼任掌教之位倒也在情理之中。」

一旁小安也點頭道:「執法長老雖然年紀也大了,但卻是一群長老中最年輕的!」

林岩看著小安道:「以後叫他蕭浮雲,什麼執法長老,狗屁!」

林香茗嘆息道:「蕭浮雲是蕭山二叔,他繼任掌教沒什麼區別,肯定也會對我們趕盡殺絕!」

這半個月來,山海宗並沒有放棄捉拿他們回宗,如果不是三人躲在雲霧城,還真是凶多吉少了。

山海宗只是個下品宗門,在飄雪皇朝面前就是螻蟻,所以不敢再雲霧城放肆!

「哥,山海宗一直是我們林家的,一想到父親慘死,這些混蛋還要搶奪山海宗,逼得我們離家,我就好難受!」

想到一個半月後蕭浮雲繼任掌教,林香茗就忍不住的傷感。

林岩摸了摸妹妹的腦袋,說道:「你放心,山海宗是我們林家的,他們姓蕭的,奪不走!」

「想當掌教,那是做夢,他們一天也別想坐在那個位置上!」

聽到林岩的話,林香茗臉上露出了擔心,小聲道:「哥,我就是說說而已,你可別想不開做什麼傻事啊!」

林岩話語的意思,明顯是想要阻止蕭浮雲繼任掌教。

小安也是忍不住道:「少爺,一個半月後掌教繼任大典,你可不能去,那是自投羅網去送死啊!」

…………

…… 看到妹妹和小安的關心,林岩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

「你們放心吧,好不容易才逃出來,我當然不回去送死!」

聽到林岩這麼說,二人才稍稍放心一點。

不過林岩沒有說的是,一個半月後,他的確會前往山海宗。不過不是去送死,而是送別人去死!

從酒樓離開,三人來到了諸葛學院。

半個月前他們離開山海宗后,便加入了雲霧城的諸葛學院。

飄雪皇朝的實力和上品宗門相當,諸葛學院便是飄雪皇朝極為強大的一個勢力。

******主城,每個主城裡面都有一座諸葛學院,據說每個院長都是「無極」境界的強者。

像山海宗,連個「通靈」境界的武者都沒出現過,更別說「無極」境界了。

這半個月,林岩三人都是在諸葛學院生活的。

之所以加入諸葛學院,一是因為諸葛學院乃是飄雪皇城的一股強大勢力,山海宗就是找到他也不敢在這裡對他怎麼樣。

二是因為這裡面強者眾多,這個大人物召喚系統,必須要激怒強者,才能夠獲得怒氣值。

所以林岩這半個月有事沒事就惹那些導師發怒,倒也將怒氣值從13點累積到了48點。

當然了,他也不敢做的過分,只是從各個小事方面激怒導師,比如上課睡覺,吃東西,破壞導師講課等等。

雖然獲得的怒氣值不多,但是至少導師不會太過於懲罰他!

————————

諸葛學院,丙字型大小三班。

「林岩,你們又遲到了,這節課給我站著聽!」林岩他們的導師名叫王飛雲,看到林岩三人姍姍來遲忍不住的皺著眉頭。

林香茗和周安(小安的全名)還好,偶爾遲到,這個林岩幾乎是天天遲到,怎麼說都沒用,讓他氣的不輕。

雖然被呵斥了一番,林岩卻沒有難堪和尷尬,心頭反而是愉悅的,因為怒氣值又增加了2點,變成了五十點。

王飛雲看到林岩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不僅沒有絲毫的羞恥之心,反而似乎有點沾沾自喜的感覺,這讓他更加怒其不爭!

林岩看到王飛雲再次發怒,有點無奈。

這個系統太坑爹,每天只能夠從同一個人身上得到一次怒氣值,所以王飛雲今天第二次生氣已經沒用了,不然還能得到怒氣值。

林岩的同桌,名字叫夏小雪。

因為和葉小雪那個賤人的名字有點像,所以林岩並不怎麼喜歡這個同桌,沒辦法,人與人之間第一印象很重要。

對林岩來說,夏小雪給他的第一印象就是這個名字,所以第一印象自然不好。

灼愛 「林岩,你們中午幹什麼去了?諸葛學院的午休時間那麼長,你們都能遲到?」夏小雪問道。

林岩幾乎從未主動和夏小雪說過話,但是夏小雪似乎對林岩很感興趣,經常找一些話題和林岩聊天。

事實上整個班級裡面都是一些乖寶寶,從來沒有人敢頂撞導師,也就林岩這個奇葩敢動不動惹怒導師,所以夏小雪才對林岩感興趣。

自古以來,有句糙話還是有點道理的,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即使不關乎愛不愛,僅僅是做朋友,女人也不喜歡那種規規矩矩的男人!

而林岩之前為了怒氣值做的一系列事情,顯然屬於「壞」的行列了。

「沒什麼,就是出去吃了個飯。」林岩明顯不想搭理夏小雪,索性閉上了眼睛。

站在那裡,不一會兒,竟然呼吸平緩了起來,似乎是睡著了。

夏小雪眼神裡面露出了光芒,除了林岩,她從未見過一個人可以站著睡覺的。

林岩的身體的確睡著了,但心神卻是在修鍊。

打坐修鍊,固然效果好一些,不過站著修鍊也有用,雖然效果差了點,但是聊勝於無。

他原本就即將突破到凝氣境界,之前在山海宗便打算一鼓作氣閉關到凝氣境界再出關,可惜出了些意外。

如今又過去了半月,他已經到了煉體後期的巔峰,甚至可以說半隻腳踏入凝氣境界!

講台上,王飛雲正在講解一些煉體境界突破凝氣境界的知識點。

「我知道咱們班級裡面,很多學生已經達到了煉體後期的境界,或許有學生已經著手要突破凝氣境界。」

「但是,突破凝氣境界,一定要慎重對待,不可有絲毫的麻痹大意。如果真的準備突破凝氣境界,首先要靜氣凝神,沐浴焚香,讓自己達到一個空靈的境界,這樣才能夠更容易感應到體內的氣機。」

「同時想要打通奇經八脈之一修鍊出真氣,那更加是重中之重。盡量空腹三日,忍住飢餓,讓體內一塵不染,才有更大的希望突破!」

…………

……

說著說著,王飛雲的臉色變了。

因為他看到被自己罰站的林岩,居然堂而皇之的閉上了眼睛,這還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小子居然無所顧忌的睡著了!

豈有此理!!!

「林岩!」王飛雲一聲怒吼,怒目圓睜。

這個林岩真是讓他受夠了,三番五次破壞課堂紀律,令他忍無可忍。這一次,自己一定要嚴肅處罰,絕不姑息。

林岩雖然是站在那裡打呼嚕,但是心神卻是沉靜在體內,正在捉摸著如何突破到凝氣境界。

奇經八脈,第一條經脈叫陽蹺脈,林岩之前已經嘗試了好幾次打通這條經脈,不過都失敗了。

這一次,他正再次控制著體內的一股「氣」,想要打通陽蹺脈。

一旦打通了陽蹺脈,這股氣就會變為林岩的第一絲真氣,正式踏入凝氣境界。

無論林岩怎麼用力,依舊很難打通這條經脈,這在他的預料之中,正如王飛雲所說,打通經脈正式踏入凝氣境界,非常艱難,需要諸多的準備。

就在林岩準備放棄的時候,王飛雲的一聲怒吼傳來。

「林岩!!!」

這一聲怒吼,是王飛雲含怒而發,不自覺的便使用了一絲真氣,聲音中蘊含了極為澎湃的力量。

林岩被這聲音嚇了一跳,體內那股氣猛然一震蕩。

陽蹺脈,居然就這麼神奇的被沖開了。

「嘭~~~~~~」林岩身上那股氣一震,整個人散發出一種莫名的氣息。

真氣!

突破了。

從煉體境界突破到了凝氣境界。

王飛雲驚呆,他已經忘了自己是準備呵斥林岩的了。

「怎麼可能?」

林岩這小子,居然在睡覺中突破了凝氣境界?

這也行?

這傢伙是天命之子嗎?老天爺這麼垂青他?

導師尚且如此,更別說教室里的那些同學了!

睡覺睡到凝氣境界,而且還是站著睡,這註定成為飄雪皇朝的一段佳話啊,流傳青古。

如此同時,王飛雲剛剛的話語還在眾學生耳邊縈繞。

「突破凝氣境界,一定要慎重對待……」

「首先要靜氣凝神,沐浴焚香……讓自己達到一個空靈的境界……」

「盡量空腹三日,忍住飢餓……讓體內一塵不染……」

一群學生看著王飛雲,目光裡面透露出懷疑的色彩。

好像……不需要這麼複雜啊? 王飛雲的臉上也是尷尬無比,自己剛剛還把突破凝氣境界說的千難萬難,結果這林岩睡一覺就突破了。

這,簡直就是在打自己的臉啊。

不過他卻沒有對林岩有什麼不滿,反而是心頭充滿了欣慰。

畢竟是自己的學生,這種打臉多來幾次,把他臉打腫,他也會是笑著的。

這個林岩雖然有些不守規矩,但卻的確是個人才。導師固然喜歡乖巧的學生,但是更喜歡天才的學生!

天才,獨立獨行一點,似乎倒也不錯。

這麼想著,王飛雲對於林岩的不滿,反而消失殆盡。

「哥!」林香茗臉上露出了激動,她還是煉體中期的境界,沒想到哥哥居然突破到凝氣境界了。

突破到凝氣境界,代表著哥哥可以掌控山海印了。

雖然山海宗暫時被人搶走了,但是只有有山海印在,早晚還是可以拿回山海宗的!

事實上對於山海宗,林香茗的執念比林岩更深。

因為林岩說白了只是在山海宗生活了一個月,可林香茗卻是從小到大生活了十幾年,那是她的家,包含了她所有的情感!

小安同樣是激動無比,看到少爺突破到凝氣境界,他甚至激動的落下了眼淚。他沒出息,他知道,但是只要少爺有出息就行了。

王飛雲看著林岩,笑道:「站著能突破,這是好事,以後上我的課都站著上吧!」

林岩一愣,隨即無語。

夏小雪看著林岩,眼神中露出了崇拜了的光芒。

站著能睡覺,已經是她沒見過的事情了。可是站著睡覺還能夠突破到凝氣境界,這簡直是傳說一般的事迹啊。

諸葛學院,有三種班級。

甲字型大小班級,乙字型大小班級,丙字型大小班級。

其中丙字型大小都是連體境界的學生,乙字型大小是凝氣境界的學生,甲字型大小則是通靈境界的學生。

林岩突破到凝氣境界,便可以進入乙字型大小班級。

不過諸葛學院每半年才會有一次班級調動,距離下次調動還有三個月,所以林岩至少還得在丙字型大小三班待三個月。

放學的時候,林岩和妹妹以及小安一同離開教室。

「哥,你看,那是你同桌!」林香茗突然指著教室旁一顆大樹下。

林岩看過去,看到夏小雪和一個男生在一起。

那個男生穿著的院服,居然是乙字型大小班級的學生!

「九哥,我不回去!」

林岩聽到夏小雪聲音很大的喊出這句話。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