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他來看自己,卻不讓他們叫醒自己。

所以——他到底是想見自己,還是不想見自己?

冉小玉想了想,又輕聲道:「娘娘,皇上的樣子看起來不太好啊。」

「怎麼?」

「眼睛里全是血絲,聽說這幾天他一直在御書房,都沒去過後宮。」

尤其,她看到他剛剛抱著南煙的樣子。

好像恨不得把她吞下去。

那種佔有慾,明明和以前一模一樣。

皇帝是沒變的。

可他為什麼,要這樣對待貴妃呢?

就在他們兩的思緒都非常的紊亂的時候,彤雲姑姑突然從外面走了進來,急匆匆的道:「娘娘,奴婢查到了!」

「哦?」

她這幾天都沒怎麼露面,南煙當然知道,她是去查清這件事。

看來,是有線索了。

於是定了定神,讓冉小玉去將門關上。

冉小玉急切的道:「姑姑,到底怎麼樣?娘娘的守宮砂為什麼會不見的?」

彤雲姑姑走過來,對著南煙輕聲說道:「娘娘,奴婢這兩天去翻了一下自己收集的醫書,發現有一種特質的藥水,如果塗抹在女子的身上,會讓守宮砂暫時的消失。」

「暫時的消失?」

「對,只要女子還是完璧之身,過幾天,守宮砂自然又會顯現出來。」

「……」

南煙緊縮眉心,低頭看著自己的手臂。

所以,自己的守宮砂,就是這樣不見的?

彤雲姑姑道:「如果娘娘可以斷定,皇上沒有寵幸你,那應該是有人對娘娘使用了那種藥物。」

南煙想了想,道:「這種葯,查得到來源嗎?」

彤雲姑姑搖了搖頭,道:「很難,因為這種葯的配製雖然很繁瑣,但所需的藥材卻很普通。」

「……」

「前些日子入春,御藥房往各宮都分發了不少的藥材。」

「……」

「那些藥材,足以配製出這樣的葯。」

「……」

「而且——」

「而且什麼?」

「而且,這種葯塗抹到身上之後,不是立即見效,而是根據藥力的強弱,會延遲一些時候才會有作用。」

「……」

「所以,娘娘是那天看到守宮砂不見,但可能——」

南煙深吸了一口氣:「可能,我是在更早之前,被人下藥的。」

彤雲姑姑點點頭:「是的。」

冉小玉一聽就急了:「那,不是很難查明真相了?」

「嗯。」

「這可怎麼辦?這樣,怎麼還娘娘清白?」

「……」

看著她焦慮的樣子,南煙反倒很平靜,淡淡的說道:「這,並沒有什麼要緊。」

冉小玉詫異的道:「為什麼?」

南煙說道:「我並不關心下藥的人是誰。」

婚途漫漫 「……」

「只要我在宮中一天,甚至,做這個貴妃一天,就不斷的會有人想要給我下藥,甚至,想要給我下毒。」

「……」

「我對這些人,和他們抱著的心思,一點都不感興趣。」

「……」

「我只關心一點——」

彤雲姑姑道:「娘娘,奴婢正在配製解藥。事實上,那種葯的藥性也就只能持續一段時間,過一段時間,藥效過了,守宮砂自然會重新出現。」

「……」

「到時候,娘娘就清白了。」

「……」

「也可以跟皇上說明白了。」

「……」

南煙沉默了一會兒,搖了搖頭:「如果一定要這樣才能證明我的清白,那不是我要的清白。」

「……」

「我的清白,不是這麼一顆不知所謂的守宮砂。」

「……」

「我的清白,不在我的身上……」

「……」

一旁的冉小玉和彤雲姑姑看著她堅定的神情,一時間都有些詫異。

清白不在身上,那在哪兒?

南煙一字一字的道:「在他的心裡!」

冉小玉和彤雲姑姑對視了一眼。

他們兩,好像明白了什麼。

她不是要自己去證明自己的清白,而是要弄清楚祝烽到底是怎麼想的。

彤雲姑姑遲疑了一下,輕聲道:「娘娘,這樣太冒險了。」

南煙看向她。

彤雲姑姑微蹙眉頭,說道:「皇上對娘娘,雖然很寵愛,可這種事,開不得玩笑啊。」

「……」

「男人……都是在意這個的。」

「……」

「看看這世道就知道了,哪怕受害的是女人,到頭來受罪的,還得是女人啊。」

「……」

「還是先讓皇上知道真相吧。」

南煙沉默了一會兒,突然說道:「明天,是冊封魏王的日子,對嗎?」

不知道她為什麼要問這個,冉小玉還是點了點頭:「是的。」

「……」

南煙低下頭,輕輕的捏著自己的手臂,說道:「既然是冊封魏王的日子,我不想再出什麼意外。」

「……」

「等冊封完了,再說。」

冉小玉也沉默了下來。

的確,魏王的冊封也是一件大事,南煙的考慮是有道理的。

南煙又想了想,道:「明天的安排,是什麼樣的?」

彤雲姑姑道:「上午是前朝的冊封儀式,娘娘不必出席,不過,賀禮我們都已經準備好了,明天一大早就要送過去。只是——」

「只是什麼?」

「只是,明晚在承乾宮中,皇上要設宴。」

「設宴……」南煙沉默了一會兒,輕輕道:「也好。」

(本章完) 歐陽顏的話也說的非常大,有雷鳴之音震動,直上九霄,如洪鐘大呂,而且還非常的氣憤。

「哈哈大鳥,聽到沒有,連那螻蟻般的人類都敢威脅你,你還想爭第一妖仙的排名??」孔雀王孔仙發出冷嘲熱諷的大笑,似是在推波助瀾。

金翅大鵬王沒有回答孔雀王的話,仔細的與歐陽顏的目光對視了一瞬,他身在空中奔騰,卻在歐陽顏堅定的雙眼中看到了不屈不撓的那股子韌性。

他從歐陽顏的雙眼中看到了無所畏懼的氣勢,仿若初生的牛犢不怕虎般。

「小子,我毀你法寶這件事,秋後再算,到時候若是有緣再見,我再還你。」金翅大鵬王道出一聲,對歐陽顏反倒有點賞識般。

旋即他語氣一冽,大喝道:「孔麻雀,你少來這一套,我彭青洋豈是你三言兩語激將得了的,排名第一的妖仙席位,你還是趕緊給我讓下來。」

身為絕世妖仙,要爭奪第一妖仙王的存在,人生的經驗豐富到無法想象,或許他賞識歐陽顏,也是有自己閱人無數的道理。

孔雀王在掠過鋼甲精輪之時,對歐陽顏冷笑了幾聲,看到歐陽顏那憤怒的眼神,他不為所動。

或許若不是現在金翅大鵬王追的緊,他都要將歐陽顏的雙眼挖出來。

歐陽顏瞪著他,無懼的答道:「別囂張,螻蟻有一天也會把你的鳥毛拔光,烤著吃掉。」

孔雀王聽到這話,差點從天上掉下來,這也太大言不慚了。

金翅大鵬王在身後拍手叫好,讚歎歐陽顏回答的好,稱這是大補的血肉,吃了都可以霞舉飛升了。

他讚賞的話沒停,手中的方天畫戟也沒有閑著,斬出一道道撕裂空間的鋒芒,要將孔雀王拿下。

有了上次毀了歐陽顏的法寶的經歷,他出手也沒有再出現上次那樣的情況。

或許他不想賠歐陽顏多件法寶,也不知道歐陽顏還有沒有第二件法寶來抵擋他的鋒芒。

「若不是今日有要事纏身,你現在已經死無葬身之地了。」孔雀王瞪著歐陽顏道出一聲,聲音回蕩著,身影已經化做青光掠去。

他留下一句威脅極濃的話響徹天際,道:「螻蟻,我記住你了,別讓我再碰著你,否則你的下場將是下油鍋。」

「我等著烤了你吃。」歐陽顏也不甘示弱的回應,全然無懼。

笑話,他的女兒還在自己手上,歐陽顏根本不怕他,雖然歐陽顏並不想拿孔琳兒做為籌碼,但是這也確實是最好的擋箭牌。

「小子,到時候烤這孔麻雀吃的時候,一定要通知我。」金翅大鵬的話也傳來,帶著快意。

兩大絕世妖仙來得快去得也快,瞬間就消失在天際,歐陽顏也收回了目光。

他看到癱軟在地上翻著白眼的軒轅帥,感覺真是辛苦他了。

狼嘯天只是坐著,他是直接躺著,過了好久才鬆鬆軟軟的站起,全身都在打著冷顫,一副驚魂未定的模樣。

「公子,我真是太丟臉了,還是早點幫我與我先祖的遺蛻融合才好。」狼嘯天緩過了一口氣,臉色難堪,顯得尷尬而又憤怒的說道。

這種在別人面前連站都站不起來的滋味,令他無地自容的同時,也迫切的想要變強。

軒轅帥一臉驚魂未定的搖頭,嘆道:「不愧是天下十大妖仙排名第一二的存在,太恐怖了。」

軒轅帥的實力修為與歐陽顏不相上下,但是力量與歐陽顏卻有天壤之別。

三六九等中,歐陽顏是突破了九這個極限,肉身的力量也磅礴到不像話,在此時已達到一拳之力三十萬斤。

而軒轅帥卻是十萬斤不到,並不是每個人都如歐陽顏這麼刻苦勤奮,也不是每個人都像歐陽顏這般得到了寶貴的天雷液淬體。

最難能可貴的是,他在每個境界都激發出了當前境界的肉身全部潛能,把自己的肉身千錘百鍊了一番,達到了所有境界中的肉身極限才踏入下一個境界。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